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入行深似海

第7章 深似海?

入行深似海 百特三三 2144 2018-10-28 16:26:37

  “彭朋!彭经理!我别的银行理财刚到账,赶紧帮我买一个你们那6.5的!”一位似乎与彭朋相熟的阿姨顾客急匆匆地闯进行。

  “阿姨,不好意思,这款理财募集期截止到今天3点,现在都4点50啦,系统额度已经上收啦!”彭朋起身迎接。

  “我知道今天最后一天募集,这不钱刚到账就来了嘛,把系统再打开呀。”阿姨脾气略显急躁。

  “系统不是我能随便开的啊,这是总行集中控制的。”

  “我可是老客户了吧,彭朋,之前也是你打电话告诉我这期理财利率高,我才来啊,看我这跑一身汗。”

  “阿姨,我知道,可是我和您联系时可说明白了,今天是募集期最后一天,就到下午三点,您别的行理财到期的款到账晚,这也没办法啊。”

  “那这么说你今天不给我办了啊!我知道了!因为你们要下班了,故意推脱我啊!”阿姨像突然掌握了真理!

  “阿姨,这和下不下班没关系!我们理财就是到点上收额度,不是我故意为难您,或者怎么样!”彭朋一边苦笑,一边无奈。杉杉在旁边看得也是惊心动魄,阿姨的情绪明显高涨了。

  “你把领导给我叫来!都说小银行服务好!这哪儿好?!”阿姨脸已胀红。

  哪里需要去找领导,阿姨嚷嚷地全行都听得见。

  “阿姨,别急,别急!杉杉去给阿姨倒杯水!”魏姐满脸堆笑迎过来,她早在掌握时机过来救火。

  “阿姨,来坐哈,别着急!先喝口水,看您脸上都有汗了啊,着这么大急干什么呀。”

  “你们银行骗人!我把钱取出来了,理财买不了!”

  “阿姨,不是我们为难啊,理财系统的事我们掌握不了的啊。你看现在5点20了,我们款车都来了,您在这,我们现在都没关闭结账系统,就等您有没有需要办理的业务,但凡我们能控制的,我们都会为客户把系统留到最后,可是理财的系统咱们没办法控制的。”魏姐满脸真诚。

  “那我这钱在活期里放着呢!没买到理财,我这利息就损失了啊!这怎么办!我要是早有钱,早就过来了!”

  “是,阿姨,没错!因为您看好我们产品,您才来!这是看得起我们!我们特别感谢您这些老客户啊!我总是能看到您来我们行咨询!这样吧,我做主了!给您拿桶油,这个油可是好品牌,多少钱您也有底,差不多能弥补一下您的损失,下周二我们这产品继续开卖,下周二您准时来,绝对买得上!”

  “那行吧,我看你诚心解决的面子上,今天就算了,彭经理,下周二我可顶门来!”阿姨终于是有所收获!

  “好好好,阿姨,我等您!”彭朋算是长舒一口气。一边给客户拿礼品,一边将客户迎出门外。杉杉帮着去为阿姨推开沉重的玻璃大门,目送阿姨瘦小的身影消失在黄昏中,抬头看了一眼时间,都6点了,阿姨墨迹了一个小时,收获了一桶食用油,厉害!

  “好了,后面开始结账吧,赶紧装款箱,款车师傅都不乐意了。”魏姐发话。柜员们开始抓紧结账、装箱。

  “彭朋,这阿姨我看她总来吧。”魏姐问道。

  “对啊,每次都来问,我们比别的行理财高个0.5%就过来,低了就不来,成天几个银行跑。最多就买5万多了也没有,天天觉得自己是VIP。”彭朋无奈地解释。

  “呵,小市民。赶紧收拾回家吧,我走了啊。”说着,魏姐走出行,驾驶她的大奔GLK远去。

  “彭朋姐,这大娘太牛了,你和魏姐配合太好了!”杉杉感叹。

  “嗨,成天看多了,有些人来了找茬无非就是贪图小利,见怪不怪啊!以后你会看到更多的!”彭朋摘下领花,长吁一口气。“不早了,你也抓紧下班吧,入职第一天,就见到这么现实的一幕,入行深似海哦~”彭朋完全没被这个插曲打扰,反而还和小徒弟开起玩笑。

  这时,大堂的电话响起,“哎呀,王行!”彭朋念到,随即接通电话,脸色都变了。随即,跑去了二楼主管行长办公室。

  杉杉在二楼的更衣室里,听到了领导的怒吼,虽然听不清说了什么,但是能感觉到,领导很生气,事件不简单。

  过了一阵,彭朋垂头丧气进入更衣室。“今天真是太背了!”

  “啊,怎么了呀。”更衣室里其他同事们一起前来慰问。

  “昨天那个中年大叔,她妈妈买了我们理财,回到家和他说,他觉得我们银行太小,不靠谱,说我们骗她妈妈钱,要取走。我告诉他已经起息了,没办法赎回,他就一直在大堂不走嘛。”

  “对对,我记得。”对公会计崔璞说道。

  “当时我看他年纪不大,就和他解释了我们的产品流程,感觉他也是明白了,后来就送他出去了。嘿,结果,不知道他咋想的,今天可能觉得还是不服气,直接打了总行投诉电话。”彭朋气得直跺脚。“总行电话打给王行,王行这暴脾气可了得,让我赶紧打电话给客户做解释,做安抚。”

  “那打一个先吧!”崔璞说道。

  “在王行屋里就打了,根本不接,可能以为是骚扰电话吧,被迫害妄想症,典型的!这个月咱们行就会被扣分了,妈的!我这绩效估计也得被扣下!”彭朋砰地一声,关上更衣柜门,感觉想赶快和这一天说拜拜!

  “哎,咱们赶紧坐地铁去吧,这个时间,又是高峰了,不知道能不能挤进去了。”崔璞安慰道“晚上给魏姐打电话再说一下,要不明天晨会她肯定也要骂你。”

  随即,大家离开了行。杉杉跟在后面,并没有多说什么,道别后自己去公交回家,公家站等车的时候,似乎在一辆路虎车里看到了陆狄的身影,旁边的男士很眼熟,但看不清。作罢,一天的工作,见识了太多故事,好像和自己以前印象中银行的工作差距有些大,入行深似海,杉杉回味着彭朋那句玩笑。到家,已经晚上7点半,妈妈做好饭菜,等她一起,这十多年的传统,一定要让杉杉进门吃到热乎饭。

  “今天怎么样?”妈妈问道。

  “哎呦,见到很多奇葩,大堂这活真不好干!”杉杉疲惫地回应一声,狼吞虎咽起来,这一天消耗巨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