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翼龙之路

(七)

翼龙之路 狮啸狼嗥 4383 2018-12-08 22:18:34

  这天早上五点,我起了床,简单梳洗了一下,就坐上了前往草原的飞车。大约过了十分钟,到了最偏僻的草原。我自告奋勇当探路者,麦穗辅助我,帮我探出大概线路。我们闻了闻以前六位伙伴用过的东西,立刻开始搜寻。麦穗在一片茂盛的草地中断了嗅源,我立刻上前,调到半空中闻了闻,发现还有一点桑强的气味,我跳到麦穗背上,继续在空中嗅闻,并不断指挥麦穗的方向。在一块石头下面,我也中断了嗅源,我和麦穗围着石头闻,在一处貌似石头缺了一块的地方嗅到了桑强浓烈的气味,我用了一招“黑虎掏心”击碎了石头,看见了桑强正躺在里面!我连忙上前一步,诊断他的生命体征。我大大地松了一口气:“没事,只是暂时性的昏迷。”凌云问:“为什么桑强会被压在这里?”“等一下,我查一下黑暗事迹宝典。”“什么黑暗事迹宝典?”所有人都转过头来,惊讶地看着我。“黑暗事迹宝典主要有黑暗动物做的坏事,事情会被记在宝典上,方便查清是谁做的。但是我的心灵已经变光明,不知道还能不能查出。”我说着闭上眼睛,蹲坐在地上,口中念念有词。过了七八分钟,我站起身,说:“龙们是由刀疤的六个徒弟分别封印的。刀疤是黑暗之王,他只收了六个徒弟,云宇就是其中的一个。这些资料是云宇叫我认识黑暗事迹中谁的地位高,谁的地位低,以及之间的关系是怎样的时候,我记下来的。”疾影迫不及待地问我:“你可以查到龙们都被封印在了哪里吗?”“不能。我还是以云宇的大徒弟的身份来查的,如果以随便一只黑暗动物的名义去查,这些事就根本不会显示出来。”

  正说着话,桑强就醒来了,疾影赶忙问桑强:“你怎么……”恺撒打断了疾影的话说:“好了,我们先回去吧,要给你仔细检查一下。”壮月,你来背一下桑强吧。

  到了医院,恺撒拿着贵宾卡,直接找到了院长,院长扫描以后,带我们去了一个摆满机械的地方,给桑强做了至少十几项检查。我们在旁边看得一头雾水。过了一个小时,终于检查完了,桑强一下瘫在病床上:“这么多检查项目就是没病,也查出病来了。”他的话把我们都逗笑了。恺撒仔细看了检查单,良久,他抬起头来,舒了一口气:“没什么大问题。就是被石头压久了,身体有些僵硬罢了。桑强,你先好好睡一觉,醒来之后我要问你些问题。”“不,你现在问吧。我怕睡了一觉之后忘了。”桑强连连摇头。“我们会皇宫,你先睡一觉,身体可是大事。”恺撒坚决地扶起还比较虚弱的桑强:“走,回皇宫。黑雾,你出去开动车。”“明白。”我飞快地跑到医院门口,走进驾驶座上,按下“启动”按钮,把后车门卧倒打开。刚好恺撒他们扶着桑强来了,桑强把翅膀分别放在疾影和白猛的背上,金叶在前面引着他们,钻进了车里。等他们都坐稳了,我就关闭了车门,开着车走了——嘿嘿,我当然不会开车,但我按下了“自动驾驶”。输入了终点,一边听着车上放的音乐,一边舔着红枣味酸奶。要是人类世界也这么先进,该多好啊!

  到了皇宫,狮王马上给桑强安排了一间卧室。桑强好像是真的累了,进了房间,倒头就睡。恺撒担心桑强用隐身术再次失踪,就让白猛和凌云守在房间里,我埋伏在窗户外面。

  一个小时过去了,没有任何响动,我站起身朝屋里看了一眼,发现桑强在睡梦中似乎很不好受,痛苦地扭动着身体。就在那一刻,我立马转身射出一团现身药水,同时又喷出了一团黑暗火焰。果不其然,一只老虎扭着身子现身了。我立刻使出“定身法”,把它定住了,又上前去,用“魔绳”把老虎捆了个结实。我再转身看桑强的时候,他伸了个懒腰,醒了。

  我把爪子往空中一捏,老虎就被拉到了空中,跟在我后面飘到了皇宫会议室。

  走到会议室门口,我把前爪在地上踩了踩,尾巴一摇,老虎就飘到了会议室桌子上,猛地落了下来,它“嗷”地叫了一声,挣扎着。我用心术语给大家发了消息:来会议室!然后卧在靠边的一把椅子上等着。

  大约三分钟后,恺撒出现在门口,后面带着狮王等一大堆动物,不一会儿,会议室就座无虚席。恺撒问桑强:“你是怎么失踪的?”“我们准备睡觉时,突然窗外闪过一道白光,房间里突然充满了很浓的香味。飞酷马上判断出来危险,正要按床头的呼叫铃时,一只黑狮子窜进房子,喷出一团气体,空气顿时变成了雾,浓的像牛奶。我动弹不得,全身软绵绵的,很快就昏了过去。醒来后就发现你们找到我了。”桑强讲述着。

  “黑狮子,黑狮子……”我嘴里念叨着,喊了一声:“是刀疤!”“好了。我们先去审问这个桌子上的家伙吧。”狮王说。

  我又用刚才的办法,爪子一捏,他就飘了起来,跟在了我后面。“狮王,麻烦你引一下路。”“没问题。”狮王带着我们走到了皇宫后面的监狱里面的审问室,我把老虎提了提,往下一摔,老虎“啊”地大叫一声,来回翻滚着。我用心术语对大家说:“据我看来,这老虎应该是刀疤的一个没出息的小弟,非常凶猛,性子比较烈,必须狠狠心,才能问出来一些情况。”

  “现在除了我和恺撒,其他人都出去,到外面看着。”我说道。

  等他们都出去了,我把门“砰”地一关,吓得老虎哆嗦了一下。我吼了一声,老虎又飘了起来,我一伸前爪,魔绳就到了我爪子里,而老虎像被一只手提到了半空,只能踢蹬挣扎,根本移动不了。我把后爪往前面一移,魔绳就飘到了老虎面前。我在喉咙里低吼:“说,你叫什么?”那老虎狠狠地瞪着我,说:“放开我!”我冷笑了一声:“不说是吧!打!”我一声令下,魔绳立刻像一条灵活的大蛇,抽在老虎背上,打一下,他背上就隆起一条红蚯蚓。没几分钟,老虎背上肿了一大片。“说!”我朝着疼的“呜呜”叫得老虎喊。“我叫……蓬耳。”老虎忍住疼痛,低声说道。我注意到他的耳朵上的确毛十分多,很蓬松,远远地看,像盛开的花朵。我一摆头,魔绳就消失了。“今天就到这儿吧。走!”我举步向门外走去,蓬耳又到了半空,跟在后面。我把它带到一间监狱的房间前,说声:“开!”锁着的门就开了。我指挥老虎进去,然后“咔”一声,将门固定住了。我对蓬耳说:“你什么时候相通了,就什么时候告诉我。我有的是时间。”说着我一甩尾巴,转身走了。

  又回到了会议室,白猛替我担心:“蓬耳不会逃出来吗?”“不会。云宇早给我办了黑暗档案,我拥有了属于自己的黑暗力量,只要是我锁住的东西,就是把阎王爷请出来都没用。另外,我把房间六面都封住了,其他动物不可能穿进去,更不可能破解。”我蛮有把握地回答,“再说了,即使有人用术语破解我的封印,我也会第一时间感受到。”“散会。”恺撒说道,“明天再说吧。回屋休息。”

  早上醒来时,窗户外面朦胧不清,起雾了。我立刻翻身起床,连毛都没顾上梳洗,就直奔隔壁恺撒的房间。恺撒已经起床了,看见我来了,惊讶地问:“黑雾,你怎么来了?”我二话没说,狠狠一爪子抓在恺撒脸上。塔巴顿时现了身,捂着脸“哎哟哎哟”地叫唤。我猛地一转身,喷出现身药水,又一爪子抓在前面,宙恒也暴露在我面前。我马上喊了声:“定!”他们两个就都定住了。我控制他们飘到审问室,把他们用铁链吊到空中。

  我卧到审问室的床上,仰躺在上面,舒服地眯起眼。过了几分钟,传来塔巴的求饶声:“大哥,饶了我吧。”“说,你们来这儿做什么?”宙恒瞪了塔巴一眼,示意他不要做声。我站起来跳下床,说:“可不要忘了,作为大哥,我可以查到你们的内心想法。我不想把你们怎么样,老实交代,饶你们一命。”塔巴用眼光征求宙恒的意见,宙恒盯了塔巴一会,摇了摇头。我恼火了,变出魔绳,擒贼先擒王,抽起了宙恒。打了一会儿,我停止魔绳,飞到宙恒面前,眼睛威严地瞪着宙恒,宙恒开始以牙还牙,盯住我看。后来,他突然没有了勇气,把头转到了一边。塔巴见状,吓得腿都软了。他一向怕我,那次比赛时,我早已把他打垮了,如今我又是大哥,害怕也是当然的。我飞到塔巴面前,低声命令道:“说!”塔巴连忙说:“昨天中午,云宇让我们去捉住恺撒,说他的师傅刀疤的一个去打探的小弟蓬耳被你们捉到了,让我们抓恺撒做人质,把蓬耳换回来。”“恺撒现在在哪儿?”“在监狱的C019号。从这儿出去左转就到了。”我出了审问室,左转之后,经过了六个房间,在第七个房间里发现了恺撒,他被定在了床上。我沉了沉气,吐出黑石,把锁子砸坏了。进去后,我仔细看了看,说声:“放!”恺撒舒了一口气:“谢了,黑雾!”“没事。我已经抓到了凶手了,是我在森国时结拜的两个兄弟。”我立刻给凌云他们五个发了信息:“快来监狱审问室!”之后扶起恺撒,向审问室走去。

  我和恺撒等了一会儿,白猛第一个到,壮月慢吞吞的,最后一个到。“他们两个是我在森国结拜的兄弟。”我指着宙恒和塔巴说,“我想假扮成宙恒,到森国打探打探。你们有什么意见吗?”“这……没什么危险吗?”“我在黑暗世界待过,熟知宙恒的习性等,只要我把机械翅膀改成金雕翅膀,自己再变成宙恒不就好了。”我回答恺撒。“好吧,我们把皇宫看好。”“塔巴,跟我走!”我说着,解开了铁链的封印,塔巴掉到地上,立刻站了起来,跟在我后面走了。我回头对低着头的宙恒说:“敢捣乱的话,有你好看的!”

  下午一点,我伪装成了宙恒的样子,和塔巴一起飞到了森国,我嘱咐塔巴别进去独自进入城堡,上了第八层。门没有关,我直接走了进去,云宇抬起头问我:“事情进展的怎么样了?”“塔巴被抓了。”我撒了个谎。“先到那儿去,你明白。”我转身奔到森国大门口,领着塔巴,到了刑罚场。我让塔巴藏在了一间禁闭室里,自己到长椅上等着。

  过了几分钟,云宇飞落在了刑罚场门口,让我站到了地上,双翅张开。趁他转身拿鞭子时,我悄悄地蓄力,在他抓起鞭子的一刻,我猛地转身,死死地咬住了他的翅膀。狼牙可不是吃素的,一口下去,云宇翅膀上皮来肉绽,短时间内飞不成了。我赶紧用心术语召唤塔巴,他跑了出来,用魔绳把云宇捆住了。我仍不敢松口,咬住不放,等快把他的神经都咬断了时,我松开了嘴,又立刻咬在他的另一个翅膀上。僵持了约十分钟,云宇的翅膀动弹不得,已渐渐开始麻木时,我才张开发麻的嘴,“呼哧呼哧”地喘着气。不知在什么时候,我已经变回了狼。塔巴抬着云宇,飞向梦之国,我不敢拖延,怕云宇再跑了,也跟了上去。

  云宇一路上动都不动,大概是疼得没力气了。到了皇宫审问室,塔巴一下把云宇扔到了地上,喘着气。恺撒问:“这就是云宇?”“是。”我回答,“我得马上回森国处理黑暗团队的另外几个动物。你们一定得看严云宇,不能松懈。”“你去吧,我们一定看好他。”凌云向我保证。我顾不上歇一歇,又腾飞起来,到了森国大门口,我决定采用智取,摇身一变成了云宇的模样,大摇大摆地走了进去。我先到了云宇的办公室,坐在软椅上,感觉真不错。接着,我广播:“所有动物集中到训练场上!所有动物集中到训练场上!”等了十分钟左右,我飞到训练场上空,撒下“天罗地网”,擒住了所有的黑暗动物。我用心术语把网里的动物连同网一起移到了空中,飞了回去。我对狮王说:“这些动物怎么处理你看吧。恺撒,武大说给我们留下了线索,那次走得太匆忙,我们要再去一回,看看有没有遗留下什么。”“我也有这个想法。我们现在就出发吧,不要耽误。黑雾,你累的话,就在车上先睡一会儿,到了草原我叫你。”“好吧。”

狮啸狼嗥

如果发现错别字可以及时告知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