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翼龙之路

(六)

翼龙之路 狮啸狼嗥 6195 2018-12-08 22:08:00

  我们坐上车,十分钟后到了城墙,我们都穿上了坚固又轻巧的护身衣,一个侍卫掏出了钥匙,打开了厚重的城门,我们走了进去。

  刚一进去,身为嗅觉灵敏的狼的我,就闻到了一股邪恶的气息,小声提醒大家:“有邪恶存在,要小心。”侍卫就用保护罩把我们围在了里面,前面那两只老虎和黑熊组成的军队,似乎更小心翼翼了。

  随着生命检测仪测到离一个活的生物越来越近时,邪恶的气息也越来越浓,连没有嗅觉的凌云都感到了这种气息。走了十分钟后,我们靠近了一个水塘,旁边站着一种动物,很大,仔细一看,好像是金雕,浑身被邪恶的气息包裹着,两只充满凛然杀气和极度仇恨的眼睛死死地盯住了我们,爪子不停地在地上刨土,刨出了两个深深的沟。不用说,这就是曾经触犯了辛凯的金雕宙恒。

  一个老虎军队队长走出来问:“你这几天在做什么?”宙恒沉默着,不回答。他立刻转身从一个士兵手里抱了一个什么小动物,放到了宙恒面前。我伸头看了看,好像是一只小金雕。老虎队长对宙恒说:“这是你妻子今天生下的小儿子宙斯。”听到这话,宙恒的眼睛变得不再冷酷,慢慢温柔起来,脖子靠在小宙斯的身上,缓缓地摩挲着。许久,他抬起头,回答老虎:“我这些天只是和平常一样,时不时地打猎,到水塘喝水。只是最近不知怎的,脾气好像变得比以前更暴烈了,每天都要找一件东西发泄怒火,我也想我妻子,想我的两个儿子,我不想发火,争取一个好的表现,早日回到妻子身边,可就是控制不住自己。”老虎对他说:“你身上有一股邪恶的气息。我用机器检测了,你并没有说谎,说明你有忏悔过,现在我把你先送往医院,看你没有了这种气息,就可以放你回家,但仍要带着监控器,等三个月后你没有动静,你就可以恢复正常生活了。我们先撤吧。”说完,老虎又轻轻抱起了宙斯,放回了士兵手里。一挥手,我们就走向回去的方向。

  回去后,恺撒对狮王说:“城外受到邪恶干扰,我们下次还得跑一趟,真是麻烦您了。”“没关系。黑雾,你们就别去了吧。”“不用,我们去了,看紧急情况能不能帮得上忙。”“好吧。”辛凯却不住我们,只好同意了。

  过来几天,我们又动身去了城外,所不同的是,又加了一支狮子军队,所有的动物比上次更加谨慎了。

  当生命检测仪测到一个生命时,我们都大吃一惊:除了宙恒,还会有谁呢?

  狮王回忆着:“好像在我很小的时候,梦之国发生了一次混乱,很多动物都在一夜之间死去,我父亲亲自侦查了半年之久,才查出来凶手。”

  “凶手是谁?”我们迫不及待地问。

  “凶手不是一只动物,而是一个强大的黑暗团队,虽只有二十只动物,但个个凶残无比,阴险狡诈,为首的是老奸巨猾的雕鹰云宇。”辛凯一字一顿地答道。

  “他们后来到哪里去了?”

  “云宇好像一直待在他的国家——森国。其他的手下我不太清楚。”

  “难道翼龙们被云宇抓去了?”我们异口同声地喊道。

  “我也不太清楚。”辛凯摇摇头。

  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恺撒,武大和飞速现在怎么样了?”

  我的话打断了恺撒的思考,他回答我:“有些好转,但可能仍要昏迷些日子。”

  说完,恺撒又陷入了沉思。

  我感慨道:“凌云和云宇同为雕鹰,性格却有天壤之别。”

  不知不觉间,已经到了森林边缘。那个动物身上散发着比宙恒身上强大百倍的邪恶气息,应该是一只金钱豹,它看见了我们,突然以极快的速度扑向了狮王辛凯,从嘴里射出几团黑球,然后敏捷地一扭身,三窜两窜就没影了。看到离辛凯越来越近的黑球,我来不及多想,快速地跑向黑球,我向前一扑,就被击中,往左边滚了几圈,倒在辛凯脚上。辛凯蹲下来扶起了我,把我弄到车上。“快去医院!”恺撒喊道。

  车子以最快的速度奔向医院,而我早已昏迷。

  在医院里抢救了一阵,已是深夜。我睁开了眼——此时的我已经收到了邪恶的影响,就挣扎着站了起来,轻轻地走向窗户,跳到了窗台上,没有任何犹豫地跳了下去,只发出了一丝轻微的声响,然后我轻快地小跑着,消失在浓浓的夜色中。

  我一口气跑到了城外,到水塘边去喝了一些水,用黑暗中发光的眼睛捕捉到了一只兔子的身影,猛地扑上去,饱餐了一顿,又凭强大的磁场跑到了森国,门口没有守卫,我进去后,直奔森国城堡。天空黑压压的,猫头鹰站立在树枝上,刺耳地叫着。我直截了当地对城堡守卫说:“我来找大王。”他们就打开沉重的大门,放我进去。我跑上楼梯,到了第八层,我抬起前爪,敲了敲门。

  “请进。”里面传来了一个低沉的声音。

  我走了进去。我先对坐在黑暗宝座上的云宇做了一个标准的行礼姿势:前半部分身子压低,头低下。然后站起来,对云宇说:“小的受内心邪恶召唤,特意来投靠大王。”

  云宇笑着对我说:“欢迎你加入黑暗团队。过几天有一场比赛,我将从中选出大徒弟,二徒弟和三徒弟,你要好好表现。”说着,亲自拿起一枚黑暗徽章,替我贴在了胸口上。

  我又对云宇行了个礼,就走出了城堡,在训练场上锻炼,累了就卧在床上歇一歇,饿了就跑到草原上捕只羚羊,斑马什么的,渴了就到小河边喝水。森国说说天气不怎么好,但人工培育的河水,青草使动物都挺健壮的,环境也很好。

  过了几天,隆重的比赛拉开了序幕,凭着我健壮的体魄,聪明的头脑和超高的反应了及判断力,我在比赛中只剩两个对手:塔巴和宙恒——塔巴是在梦之国的卧底;宙恒的话,我好像听说他是在几年前被流放到城外时就投靠了云宇,至于其他问题我就不清楚了。我和塔巴对比很明显,我只单单围着它转圈,每转一圈就咬一口,它不一会儿就退下去了;在和宙恒一决胜负,我使出像“兔子蹬鹰”似的方法:仰卧在地上,前爪护住了胸口,后腿弯曲,等宙恒飞近,就猛烈蹬一下,虽只有两次蹬中了,但都特别狠特别准,宙恒的胸口献血淋漓,也战败了。

  就这样,我成了大徒弟,宙恒成了二徒弟,塔巴则成了三徒弟。我们三个结拜为兄弟,我为大哥,宙恒为二哥,塔巴为三弟。我私下问宙恒:“二弟,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宙恒回答我:“我只是撒个谎骗他们。至于我妻子和儿子,在我靠云宇给我的隐身药水进城时,就听说他们都出车祸死了,那些人还骗我妻子儿子都还活着,不知哪里抱来了小金雕,难道我连我自己的亲生儿子都认不出来了?”

  第二天,云宇把我们叫到训练场去,在皇室专用训练室里给我们教功夫。过了一个月,他又给我和塔巴安上了翅膀,给我们教另一种功夫。又两个月后,等我们精通了所有的功夫,就教我们术语,一个月过去,我们已把术语都熟练地掌握,他把我单独叫到皇室训练室,教给了我神功。我非常地努力,所以只用了两个月就全掌握了。在我练成神功的那天,他给我们每人发了一枚金徽章,我的上面写着“狼王”,形状似狼。他们两个的分别写着“雕之精英”和“熊之精英”。还给我和塔巴发了机械翅膀,我的更轻巧精密些,一直装着,没有时不用管,要用时就可以随时打开。

  过了些日子,云宇给了我们三兄弟三瓶隐身药水,让我们去打探梦之国的情况,嘱咐我们一定不能被发现。

  我们进入城内,来到了时光水晶球前,知道了过去发生的事:我失踪的第二天,恺撒才发现我不见了,记得团团转,狮王派人在城内查了一圈,不见我的踪影,恺撒怀疑我去投靠云宇了,就闭门预言我什么时候会回来,现在都没出来。

  看完后,我们又到皇宫去打探。刚进到里面,就听见恺撒激动地喊声:“狮王,黑雾现在就会到皇宫!”我们听到,慌忙往后退,塔巴心急火燎,一下踩中了红外线,警报立即刺耳地响了起来。

  “快跑!”我们什么都不顾了,我和塔巴启动翅膀,飞向天空,一眨眼就没了踪影。

  我们一口气飞回森国,上了城堡第八层。我向云宇报告:“那些人已经知道我投靠了您,恺撒预言到我们今天会去梦之国,我们往外退时,塔巴踩中了红外线……”“好了,不用说了。”云宇打断了我的话,对宙恒说:“你应该知道怎么做吧,告诉黑雾。明天再说,都回家休息。”

  晚上,待我们都躺在床上时,紧挨在我的床旁边的宙恒轻声说:“云宇是要我们明天早上六点去刑罚场。谁做错了事就要挨罚,云宇是很严厉的。”我问:“那么云宇为什么不立刻罚,非要留到明天早上呢?”“因为云宇知道他的暴脾气,介于我们都是他的徒弟,过一夜他就不那么生气了,要知道,云宇的力气很大,可以把几十斤重的羚羊从悬崖边移动到草地上。今晚我们就好好睡一觉。”宙恒看了我一眼,发现我已经睡着了,塔巴也早已沉睡,自己就打起了盹来,进入了梦乡。

  早晨五点半,闹钟叫醒了我们,我们起来出了门,奔向训练场后面的刑罚场。刚走进刑罚场,我就忍不住打了一个冷战:那些助刑工具是由铁做成的,早已生锈,旁边有几个小小的房子,上面写着:禁闭室。宙恒对我说:“我们顶多被训斥,塔巴可能会被关禁闭一天,可能会被鞭子抽两下,我不确定。”

  过了一会儿,云宇来了。他降落在我们面前,先训了我和宙恒,然后挥挥翅膀让我们先坐着,就去惩罚塔巴。塔巴爬到一架很像床的倾斜的铁器上,云宇找了根鞭子往塔巴背上抽了五六下,就停止了。但即使这样,塔巴背上还是血迹斑斑。云宇从旁边拿起一瓶特效药,在塔巴背上一擦,就把伤口都合好了。塔巴站起来,低着头说:“我以后会小心。”云宇向我们三个说:“宙恒,塔巴,你们这两天就在城堡附件站岗,黑雾你继续在梦之国打探情况,可以被发现,但千万要小心。”我们都应了一声,就各奔东西。

  我一进入城内,就启动机械翅膀,降落在皇宫门口,大摇大摆地进去了。警报响了起来,士兵包围了我。我毫不畏惧,用术语打通道路,继续走向里面。

  到了皇宫尽头,辛凯还是坐在宝座上面,问我:“你是谁?”他已经完全认不得我了:眼睛外圈一轮黑暗火焰图案,肩头上的暗黑标志和那高超的术语,胸口的金徽章——狼王。我笑着回答辛凯:“我就是黑雾啊,狮王。”辛凯一惊,大喊:“恺撒,你们快来!”恺撒跑了出来,上上下下地打量我,问辛凯:“他是谁?”“他是黑雾呀,你不认得了?”狮王奇怪地问。“恺撒,我都不认识了?”恺撒压低声音凑到狮王耳边说:“黑雾投靠了云宇,已经变邪恶,没什么好意。抓起来再说。”狮王立刻一声令下:“上!”我反应极快,一个三百六十度射黑暗火焰,击退了士兵,摇摇头说:“不要来硬的,有事慢慢商量。”辛凯一挥手,我们进入了一个大房间,坐到了里面。狮王仿佛知道我的心思,让士兵都退了下去,只留下凌云他们和恺撒。

  “你们有什么问题尽管问吧。”我开门见山地说。

  “你的术语为什么这么高强?”狮王首先问。

  “实话跟你们说,云宇收了我当大徒弟。这几个月来,我已经练成云宇传给我的所有功夫和术语,包括神功。”

  旁边的凌云不服气,坚持要和我来两下,我答应了。

  我选择了在一片草地上战斗。“我不会用术语,以免伤到你的内脏。”我做了提示。

  战斗开始了。我立即和他撕打起来,故意让他抓伤我,然后装作有气无力的架势仰卧在草地上,后腿却暗暗蓄力。凌云飞近是,我猛然一蹬,凌云腹部受伤,降落了下来。我站起身,往凌云受伤部分一吹,伤口就好了。凌云这下服气了,用钦佩的目光看着我。“我只用了一点小把戏。凌云,你有点鲁莽,下次要谨慎点。我们自愈能力很强,不用担心这两个伤口。”

  谈了一会儿,已是黄昏。我走到皇宫门口,突然射来一支箭,我来了个前空翻,启动机械翅膀飞了回去。

  我回去后,恺撒担忧地说:“唉,黑雾怎么办?”所有的动物都摇摇头,一脸茫然。“看来只有打开锦囊了!”恺撒坚定地自言自语。“什么锦囊啊?”大家不约而同地问。“那是我父亲给我的,嘱咐我不到万不得已时最好不要打开。我想已经到时候了!”恺撒从身上掏出一个口袋,解开上面的绳子,缓缓开启了它。

  突然,从里面掉出一张纸条和一个召唤器。恺撒细细地看了一下纸条,大吃一惊:“这是召唤神兽的召唤器!”狮王“呼”地站了起来,对恺撒说:“太好了!黑雾有救啦!”恺撒接着说:“神兽是我们的祖先用尽心血,花了五百年的时间造出的神奇生物!传说它只有两只,一只雌兽,一只雄兽。它们神通广大,寿命无限,连龙王见了它们都有表达敬意,非常尊重神兽。拥有了召唤器,就等于拥有了整个宇宙!”大家都惊呆了,一张嘴成了“O”型,眼睛睁得老大,惊异地看着桌上的召唤器。“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试试吧!”恺撒慢慢按了下去,只听“嘀”的一声响,我们会议室门口就站着一只雄神兽:羽毛是彩虹的颜色,金喙又长又亮,翅膀巨大,后面拖着两条长长的羽尾,这,这简直是凤凰啊!

  恺撒低声说:“快跟我的样子做!”大家见恺撒趴卧在地,头稍低了一点儿——这正是标准行礼,就都跟着做了。狮王开口:“欢迎神兽。”神兽急忙把狮王扶起来:“快起来!”大家一起站立起来。

  “神兽,我有个朋友,被黑暗动物喷出的黑球射中了,变得邪恶,怎样才能让她恢复原来的样子?”

  神兽转过身来,仔细打量了一下恺撒,问道:“你就是恐龙王的儿子!久仰久仰。”恺撒连忙回答:“正是,只是有些事我无法完成。还需神兽鼎力相助。请坐下商量。”

  大家都坐了下来,刚好坐满了座位。神兽思索了一下,问恺撒:“你那个朋友是什么时候被射中的?过了多久醒过来?”恺撒回答:“是在九个月之前,在监控上可以看到他是凌晨两点醒来,大约过了八个小时醒来的。”神兽点点头:“哦,那过了很长时间了,恢复得可能比较慢。我知道梦之国的一座雪上有一块大石头,在石头上面奇迹般地生长了一朵雪莲,它把根从石头中间扎穿了一个洞,伸到雪下的泥土里吸收养分,你把雪莲最大,最光滑的三片花瓣摘回来,用水泡,每天给你朋友喝一口,十天之后便可清醒。你可以把你的朋友麻醉后再灌,这是没办法的事。”“可他已经跟云宇学会了功夫、术语,很难伤到他。怎么麻醉他呢?”神兽笑了笑说:“那我就把好事做到底吧。我在晚上时,在他的梦境里召唤他,他肯定来。我作为百兽之王,统管黑暗和光明,他必然听我的。”狮王长舒了一口气,说:“真是谢谢了。天不早了,我先安排您休息吧。谁都知道您来得容易,回去可就难了。大家也都休息吧,明天早上我们要去雪山呢!恺撒,我们去准备东西吧。”“好,走!散会。”

  再看看我,夜幕刚刚拉开,我已上床睡觉了,这会儿,月亮都升上半空了,我已经睡得很沉了。突然有一只凤凰向我走过来,我连忙趴卧在地上,恭恭敬敬地行了礼,谁都知道凤凰是百兽之王啊!凤凰充满威严地对我说:“黑雾,我要你在明天早上八点到梦之国皇宫!不可耽误!”我连忙点头答应:“是!是!”我睁开眼,原来是场梦,琢磨了半天决定去看个究竟。此时,天空已泛起了鱼肚白,我仔细地把全身舔了一遍,冲了个澡,等毛都烘干后,出了门。

  说实话,我还在怀疑是不是有真的凤凰来梦里告诉了我这些信息。但我凭着第六感,非常确定我应该去梦之国。会有什么事呢?我加快了速度。

  一眨眼,我就到了皇宫,我对门卫自报家门,他们立刻放我进去了。这是我第三次进皇宫了,依然是金刚石,晶莹剔透;依然是长长的走廊;依然是坐在皇宫尽头宝座上的狮王。与众不同的是,宝座旁边特配了一个软椅,上面坐着神兽。我慌忙又做了个行礼:“神兽好!”狮王说:“你先起来,到会议室去。”

  大家落座后,神兽对我说:“你把这个拿回去,用水泡喝十天,每天中午一次,不能间断。”我应了一声,接过用保鲜膜套着的三片花瓣,启动机器翅膀,飞了回去。

  我走后,恺撒对大家宣布:“我们因为这件事滞留了几个月,把找翼龙们的事都忘了。这十天里,大家做好准备,因为我们等黑雾回来后就去草原看看。时间比较紧,大家抓紧时间养足精神就出发。狮王,麻烦你借我点钱做盘缠,回头我一定还你。”狮王回答:“不用了,这么客气。神兽,我送你一程吧!散会。”

  十五天之后,我幡然醒悟,回到了伙伴中间,一场风波总算平息了。但我的外貌没有变,功夫依然是很厉害的。恺撒帮我把翅膀改装了一下,全天二十四小时开动,一旦发生紧急状况,可以立刻起飞。还安装了感应系统,不用再开口命令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