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推理侦探 心脏记忆

part.30 游戏

心脏记忆 Morn清晨 3327 2019-03-15 00:56:05

  虚弱的鹿昱被塞进后座,纤玥随即坐在后排,肖艺伦没有驾照,自觉上了副驾驶座。

  穆凡一打起火车子就飞了出去,这速度堪比飙车,还好车不算太多。窗外并非陌生的场景掠过,纤玥意识到到行驶路线有些偏离,发问:“不去人民医院吗?”

  “不,去AI私立医院。”穆凡决绝回复,丝毫不容反驳的意味。

  “可是……人民医院比较近吧!”

  “隐私泄露几率也高。”

  既然穆凡斗这样说了,纤玥也不好再追问什么。AI私立医院的保密问题处理的确比人民医院强太多,也没再深究。

  然而只有鹿昱和穆凡清楚,AI私立医院多了什么,一个人,一个底细不明的人,一个和任何事都有关联的人,一个足以毁灭DM的人……

  十分钟后……

  早晨六点半的医院依旧弥漫着浓浓的消毒水味,大厅没什么人,安静的很。纤玥搀扶着鹿昱走在前面,肖艺伦心事重重的跟在后面。

  穆凡牵住肖艺伦的手腕往后拉了一下,“纤玥,纤玥,你们先送鹿昱去急诊,我和肖艺伦去挂号。”

  纤玥点了点头,“也好,这样比较快。”

  穆凡看着三个走远后,“艺伦,一会儿补完急诊挂号,顺便挂一个耳鼻喉科,不然等到七八点就得排队了。”

  穆凡想从绕过肖艺伦欲走,却被肖艺伦挡住去路,肖艺伦眼神里的质疑覆盖以往的温柔,看起来有些执拗,语气也冷冷的,“你去哪儿?”

  “你不必知道。”

  “为什么是耳鼻喉,不会是肠胃科?”

  “猜的。”

  “穆凡……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穆凡知道有人会失声,而且现如今预言又实现了,所有事都积压在穆凡心底,穆凡的耐心早已耗尽,不想解释,也无法解释,“没有,你多虑了。”

  “你知道吧!知道今天会有人失声,所以今天早晨,你才会那样紧张。对吧?”

  穆凡没回答肖艺伦的问题,态度冷漠,掰开肖艺伦的白嫩纤细的手指,“肖艺伦,你现在先去照顾鹿昱,我有急事要处理,这些事以后再说。”

  “喂!穆凡!”

  穆凡没有理会肖艺伦的叫喊,自顾自得往前走,最终消匿在转角口。肖艺伦讽刺的勾了勾嘴角,以后?哪有什么以后?不过就是缓兵之计罢了。

  穆凡上了二楼,找到电梯口,环绕四周,进入电梯按下15层。带电梯开始缓缓上升之后,肖艺伦才从楼梯的转角处缓缓地走向电梯。

  “4,5,6……15。”

  正在肖艺伦等电梯的同时,到达15层的穆凡已走进旁边的电梯,按下六楼。肖艺伦根本不会跟踪,甩掉他很容易。

  穆凡左拐右拐来到不起眼的杂物堆放处,绕过细小的通道,来到一扇黑色的门前。那个人估计已经恭候多时了。

  推门进去,黑色的窗帘被拉开了,男人坐在转椅上,背对门口,看着窗外渐渐初醒的晨光,极其惬意。

  “你果真来了,我的……哥哥。”

  穆凡虽然是一副面瘫脸,但眼神里隐隐透出努力被压制愤怒,“李鋆泰,是你干的吧?”

  男人转过座椅,用手指支着脸颊,眉眼带笑,饶有兴味的心伤穆凡此时此刻的的表情,“抱歉,哥哥,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鹿昱的嗓子,是你干的吧!”

  “那哥哥可真是冤枉我了,我最近可没有接近过鹿昱。”

  “那柯尔易的出现,可真是太巧合了。”

  “那就与我无关了,你还是好好调查一下柯尔易和鹿昱的恩怨吧!祝哥哥一切顺利。”

  穆凡讽刺得勾勾嘴角,“真可笑,我怎么会忘了,别人的命,与你何干?”

  “哥哥真是聪明,只可惜,哥哥,你做不到。”

  “你到底想做什么?你想要我死就来杀我,别牵扯其他人!”

  李鋆泰走到穆凡面前,近在咫尺的距离,李鋆泰仰起头,笑靥如花,如同一个得到礼物的孩子,“这么轻易的让你死,太没意思了。我亲爱的哥哥,这场游戏,你不得不陪我玩。”

  穆凡往后推一下李鋆泰,恶狠狠的盯着李鋆泰,“别叫我哥哥,这个哥哥,我当不起。”

  “就因为我是私生子,对吧?爸不认我,哥也不认我。”李鋆泰的语气里带着嘲讽,李鋆泰往后退了两步坐到办公桌上,眼底里尽是失落。

  “李鋆泰!你的问题不是因为……”

  还未等穆凡说完,李鋆泰一扫眼底的沮丧,换上一副无辜的微笑,“没关系,我习惯了。”

  李鋆泰翻开桌上的文件夹,抽出一张牛皮纸信封,在手里把玩着。穆凡的目光落在信封上,皱着眉,“这一切不过是你的一场游戏对吧?”

  李鋆泰嘟嘟嘴,像一个有些动怒的孩子,不过穆凡可不想用可爱这个词形容面前的恶魔。李鋆泰用食指和中指夹着信封,送到穆凡眼前,“李釸阖,我期待你的表现。”

  穆凡压根没碰那封信,潇洒转身,“这场游戏,我不想奉陪了,再见!”

  “那……慢走不送!”

  ☆★☆★☆★☆★☆★☆★

  穆凡回急诊室找到鹿昱纤玥,唯独不见肖艺伦,转身问纤玥,“艺伦呢?”

  纤玥摇摇头,“还没回来,大概还在挂号。”

  穆凡低头看了眼手表,“这也花了太长时间了吧?这个时间应该没有多少人看病吧?”

  “AI私立医院也挺大的,时间长点也没什么稀奇的。”

  这时候,肖艺伦拿着一个透明文件袋闯进急诊室。没错,闯这个词一点都不夸张。肖艺伦喘着粗气从一些不知何用的单子中翻出挂号卡,送到医生面前,“抱歉,绕了几个圈子,慢了些。”

  “没关系,目前可以确定是药物引起的声带损毁,不过你们最好还是去耳鼻喉科再仔细检查一下。”

  生着几根白发的医生刷了两下卡,笨拙着敲着并不熟悉的键盘。数字化时代可真是难为了老医生。

  穆凡的目光忽然定在了肖艺伦手中的物品上,塑料文件袋下若隐若现藏了一个牛皮纸信封。穆凡瞳孔猛然发大,脑子里一片空白,那封信怎么会在肖艺伦手里?

  纤玥扶起鹿昱,“那我们再去耳鼻喉科看看吧。”

  穆凡抢过肖艺伦手里的塑料文件袋和信封,把塑料文件袋塞给纤玥,“这里先交给你们了,肖艺伦也有点感冒,我带他去开点药。”

  纤玥还没来得及回应,穆凡就已经拉着肖艺伦出了急诊室。

  “怎么了?凡?”

  “喂,凡,你走那么快干嘛?”

  “喂!穆凡,放开我,我自己会走。”

  “穆凡,你弄疼我了!”

  “穆凡,你要带我去哪儿?”

  不管身后的肖艺伦怎么喊叫,穆凡都自顾自得往前走。奈何穆凡一米九的个子绝非摆设,肖艺伦索性放弃挣扎,只能加快步子尽力跟上穆凡的步速。两个人拉拉扯扯来到了医院后花园。

  穆凡将肖艺伦甩到假山上,左手按在肖艺伦的右颊旁边,活生生来了个壁咚。

  “肖艺伦,你刚刚去哪儿了?”

  肖艺伦仰起头,他从未如此近的端详过穆凡,挺拔的鼻梁,高耸的眉骨,只是皱着的眉头和微张的瞳孔写着些怒意。暖暖的气息扑面而来,肖艺伦忽然觉得自己脸颊发烫,急忙扭头把目光移到一侧,“我……我刚刚去……挂号啊,还能去哪?”

  穆凡用食指和拇指勾住肖艺伦的下巴,强迫肖艺伦直视自己,“肖艺伦,说实话!”

  “我真的是去挂号了!”

  “挂号需要那么长时间吗?”

  “我说了……我……我绕了些路……”

  穆凡摸了摸肖艺伦越来越红的脸颊,“肖艺伦,你不会说谎。”

  “我没说谎……”

  “那你脸红什么?”

  肖艺伦推了一下穆凡,逃出那令人窒息的磁场,“你离我太近了……”

  穆凡转过身,举起那封牛皮纸信封,“那……你是不是应该解释一下,这封信为什么在你这里?”

  肖艺伦深吸一口气,低着头摸了摸自己发烫的脸颊,试图将那颗翻滚的心平复下来,“刚刚交款时撞到一个人,单子都散了,那个人看起来很赶时间的样子,帮我捡起来后就匆匆离开了,这封信……应该是他的。”

  “那个人长什么样子?”

  “我记不清了,好像是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

  穆凡很庆幸肖艺伦只是一个传讯通道,并没有卷进这件事,但坏消息是信息链就此断了。

  “算了,我们回去吧!”

  “穆凡!你到现在还是什么都不肯告诉我吗?”

  “好了,走吧,我带你去看看医生,拿点药。”

  穆凡伸手去拉肖艺伦的手腕,却被肖艺伦无情地甩开,“就不能告诉我点事情吗?比如:你的困境,鹿昱的状况,这封信……哪怕是你的家庭也好!”

  “操心这些对你没什么好处。”

  “是啊,不管怎么样,你是个少爷,你从小到大过得怎么样我可以想象。反正你从来都没把我当兄弟,我不过就是你眼中一只善解人意的宠物罢了。所以,我不用牵挂什么,也不用为你分担什么,我只要乖乖在你身边哄你开心,听你的指令讨好你,这就就够了。对吧?吴大少爷。”

  “艺伦……你没必要把自己说得那么不堪。”

  肖艺伦的眼睛荡起些温热,面对怀着歉意表情的穆凡,还真是于心不忍。肖艺伦的语气稍作缓和,“凡,对不起,我刚刚太激动了,我只是想知道而已。”

  穆凡伸手给肖艺伦一个拥抱,“好了,别闹了,我带你去拿点药。”

  穆凡比谁都清楚,肖艺伦很聪明,只是在正确和善良之间,他总是选择善良。肖艺伦太在乎别人的感受,以至于所有的伤痛都会选择隐忍。

  现在的肖艺伦已经爆发了,穆凡不知自己的秘密还能瞒多久,只能默默祈愿,面前的人依旧会站在善良这边,不过问,也……不作为。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