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颜墨悦兮

遇见旧人

颜墨悦兮 嘉饭卜 2151 2018-11-09 11:28:10

  “好久不见”却见国师深邃黝黑的眼瞳里闪过一丝淡淡的光芒,随即又恢复原样。忽然嘴角微微一扬,面露微笑地朝着隋翌缓缓道。

  花红痴痴地看着国师百年难得一见的笑容,顿时欣喜地一把抱住国师,欢呼雀跃地嚷嚷“哈哈……你终于笑了……你终于笑了……”

  她满脑子都是国师终于笑了,完全忘记了她们费尽心思来这里的目的。

  隋翌瞥见国师的眉毛微皱、面露尴色,遂连忙三步作两步地走过去拽开花红,无奈地喊了句“你好歹注意一点啊”。

  花红楞楞地盯着隋翌,后悔她刚才粗鲁的举止,又悄悄地瞥了一眼国师冷淡到极致的绝美容貌,忽然释然了,开始佩服自己刚才的行为,想到刚才抱着国师的触感,有骨感、挺结实。立马乐开了花,眼睛没有焦点地盯着隋翌傻笑,她的心温暖得如沐阳光,周围散发着香甜的气息。

  “你没事吧!”

  花红望一眼隋翌严肃地小声道“你认识墨屿?”

  “何止是认识啊,简直就是熟悉!”隋翌听罢仰头大笑,骄傲道。遂缓缓走到墨屿身边往屋内瞧了一眼,嬉笑道“不请我进去坐坐?”

  墨屿侧过身衣袖一挥,淡淡道“请”。

  隋翌瞥了一眼花红缓缓走了进去,随口说了句“早知道国师是你,我就不必那么辛苦了,又是被人赶,又是被人拽,看看我质地柔顺的衣服都不堪入目了,唉”遂低着头面露忧伤地整理他那皱巴巴的衣袖,时不时还瞄几眼门外杵着的花红。

  隋翌这话看似是在向墨屿诉说自己悲惨的遭遇,实则是说给花红听,这一切都是拜她所赐。

  花红听罢有点不忿,立马跑到隋翌身旁,用力胡乱地扯了扯他的衣袖后,翻了个大大的白眼,缓缓道“这才叫不堪入目”

  隋翌口惊目呆地看着他那皱巴巴得像一坨烂布的衣袖,缓过神来盯着花红,气得说不出一句话来。深吸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快要爆发的火山。却无意间瞄见墨屿嘴角微微一扬地盯着她们,急忙走到墨屿的面前愤慨地道了句“你不管管她?还笑话我”

  “关我何事?”墨屿走到桌前坐下后,悠悠地倒了三杯茶水,端起其中一杯茶水抿了一小口,缓缓抬起头淡淡道。

  “她……”隋翌顿了顿,思忖片刻后甩了甩衣袖无奈道“算了,自认倒霉遇到了一个疯人”。遂走过去坐下,端起一杯茶水猛地饮了一口,瞥了一眼嘻嘻直笑的花红缓缓道“你是不是忘记了什么?”

  花红止笑一愣,随即拍了一下她的脑袋顿悟,凑过去一屁股坐下,一脸严肃地盯着墨屿,食指指着隋翌道“墨屿,你敢不敢和他比一比书法?”

  “我为何要与他比?”墨屿瞟了一眼隋翌缓缓道。随即悠然端起瓷杯一脸平静地饮着茶。

  “哈哈哈……”隋翌瞥了一眼花红笑着道“恐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花红被他这么一说,突然变得紧张起来,确实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舌头有些打结道“我,我就是,就是想知道谁的书法厉害”。

  墨屿放下雕刻有纹理的瓷杯淡淡地扫了花红一眼,缓缓道“想必苏公子是偷偷跑出来的”,随即偷偷向门外喊了一句“来人,送客”,忽然门外出现了一个小厮,那小厮看到花红的瞬间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她惊叹道“苏公子,你可真是坚持不懈”,接着便过来请她走。

  花红见状,有丝不愉,为什么只叫她走。忽然想着天色也不早了……起身看了一眼隋翌,拍了一下他的肩,不怀好意地笑了一下叮嘱道“隋翌兄,改日再见”,遂跟着小厮走了出去。出门的时候问了一句小厮“怎么没见你们府里的青衣姑娘?”

  小厮想了一下,缓缓道“回苏公子,白姑娘今日不在府里”

  “那她去哪里了?”花红边走边道。

  “这……我不知”小厮跟着花红恭敬道。

  花红觉得遗憾,又想着来日方长,不急不急。接着又想着隋翌在这里,以后来这里就不愁没理由了。接着心情大好快步走出国师府。

  隋翌待花红走后仰头一笑,接着笑意盈盈地看着墨屿缓缓道“这丫头喜欢的人居然是你,我就纳闷了为什么硬要来国师府和里面的人比试,索性是个借口啊。”

  他其实一开始就知道花红是女扮男装,在花红第一次带着他跳进国师府里时,便知道她是妖物,原本只想逗一逗她,却没想到这丫头那么精明,引来了国师府里的家丁,遂就对她有丝感兴趣,也好奇和他比试的人是何方神圣,让这小妖不辞劳苦地想要见他,遂也就陪了她演了这场戏。

  “怎么,你云游到此地了?”墨屿不理睬他的打趣,微垂着头往他的瓷杯里添了一些茶水,掺杂一丝笑意缓缓道。

  “是啊,可我没想到在这里碰到你,也更没想到你还成了国师”隋翌望了一眼漠然的墨屿,轻轻叹了口气,端起茶杯饮了一小口,神色凝重道“自从那事过后,我们一别就是一百年,你却变得比以前更为冷淡了……世上无悔药,好好珍惜眼前人吧”。

  隋翌觉得花红这丫头不错,仔细想了想,眼眸又灰暗了起来,怪不得见着花红时觉得有丝熟悉感,以至于后来莫名其妙地答应了她的要求。遂抬头正准备说话,却听到墨屿低沉的声音“她不是她”

  “你为何确定她就不是她呢?”隋翌疑惑。

  却看到墨屿取出一块晶莹剔透的白玉,盯着玉缓缓抬头道“这是我用半生修为从妖王那儿换来的转世玉,在里面注入一丝她头发的气息,若是转世的她触碰到此玉,此玉必定从白色瞬变为红色”墨屿说完,浓长的睫毛微微下垂,眼中神色暗淡地盯着手中的玉。

  “你给她试过了?”隋翌想再次确定一番。他听说过妖王有一块玉,能寻转世之人。遗憾没有见过,今儿一见却没有太多的激动,心情反而是有点低沉。

  “嗯”

  “这又是何苦呢”隋翌叹息一句,又饮了一口茶水喃喃道“好久没见你了,怎么一来这气氛那么低沉呢,不提过去的事了,今儿我来,你可要把我给招待好了”

  隋翌走过去一把夺过墨屿的玉,放进他的兜里,拍了拍他的肩“走,喝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