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残阳凄艳

第五十七章 无法忍受的痛

残阳凄艳 陌千橙 3329 2021-01-14 13:42:48

  彦一心疼到快要休克,齐阳也发现她不对劲,但是自己此时肯定是无法扶起彦一心的,还好彦一心刚好在电梯口。

  他拖着彦一心的手臂,一点一点缓缓的将她挪进了电梯才给李楠打电话。

  电梯到达一楼,刚好碰到外出回家的陆星,陆星一眼就看到了躺在地上的彦一心。

  “彦一心?齐阳你对她做了什么?”陆星蹲下准备扶起彦一心,摸到了她手臂上的血渍,看着自己鲜红的手掌,一股怒意直冲脑门。

  齐阳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淡淡的说了句:“担心她就赶紧送她去医院”

  “你,禽兽”陆星以为齐阳是默认了自己弄伤彦一心。

  陆星抱起彦一心就往自己的车库跑,没一会儿,陆星的跑车就风驰电掣般飞出了车库。

  李楠驾车赶来带着齐阳直奔医院。

  ————————

  彦一心躺在病床上发出微弱的痛吟,她大脑很清晰,但是心脏像被一双带刺的大手使劲的挤捏,疼痛让她丧失了一切行动力,任由浑身疼得筋挛,甚至眼皮都没力气睁开。

  此时的她只能默默地承受这无妄之灾,她不知道会持续多久,对于她而言简直就是炼狱般的难熬。

  “医生她到底怎么了,你都检查那么久了,难道还不知道她怎么了?”陆星急死了,看见自己喜欢的人在受病痛的折磨他心疼啊。

  “陆少,她手臂上的伤不严重,主要是她现在这心脏衰竭我们查不到病因啊,她随时有可能停止心跳”

  “M的,一群饭桶,赶紧去找专家过来”陆星听到这话,气得跳脚,他怎么都不相信一个活奔乱跳的人说死就死了。

  齐阳和李楠在病房外也听到了医生的话,李楠一个大男人红了双眼。齐阳双眉紧锁,盯着躺在那气若游丝的彦一心他也觉得不可思议。

  “李楠,让季飞派专家团队过来!”

  “是,总裁”

  李楠听到齐阳大声,起身冲到齐阳面前,揪着他衣领:“齐阳你到底对她做了什么?现在你满意了?”

  “陆少,你放开,这件事跟总裁无关”

  齐阳没有做任何反抗,李楠站出来掰开了陆星的手。

  “陆、星、别……”

  彦一心艰难的吐出这三个字,尽管声音几不可闻,但三人都听见了。

  “一心,彦一心,你怎么样,你想吓死我啊?”陆星跑回彦一心身边紧紧抓起她的手,生怕一放松她就飞走了。

  彦一心,用最大的意志力又溢出两个字“没、事”

  其实她知道自己不会死,刚才她怕陆星会对齐阳动手齐,齐阳现在毫无抵抗力,万一再让他旧伤复发是很危险的,所以才用尽全力出声阻止。

  想到彦一心自己都这样了还要护着齐阳,陆星开始嫉妒齐阳了。

  季飞安排的专家团队很快就到了,一番检查下来大家都是纷纷摇头。

  “齐总,这种病例真的全球都还没出现过,看特征属于自然心肌萎缩,病因不明,有可能是基因问题。就算要研究出解决方案,看这位小姐的样子估计是等不到了”

  所有专家低下头表示惋惜与抱歉。

  “你们看看有没有什么方法能缓解她的痛苦?”齐阳接受了这样的结果,想让她少一点痛苦。

  “之前医生已经给她注射了止痛的,但是起不到作用。只能……”

  “好了,辛苦大家了,你们先回去吧”齐阳打断了专家,他不想听到最后判死刑的话。

  ———————

  大家都以为彦一心死定了,李楠通知了张秀秀,齐阳也守在病房里没离开,陆星就是认为彦一心这样和齐阳脱不了关系,所以他打算誓死与齐阳为敌。

  “一心,一心,你这个骗子,你说了要和我永远做姐妹在一起的,我才几天没见你就这样了,你让我怎么办啊?呜呜呜,一心你快起来,我新学了一道菜,你肯定喜欢”

  张秀秀哭的稀里哗啦,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她的哭声让陆星红了双眼,让李楠悄悄抹泪,让齐阳眉头深锁。

  病床上的彦一心本来疼得就是满身大汗,坚强的她都没有哭,此刻她的泪水像决堤一般,她在心里对秀秀说了一万次对不起和感谢,此时她真的很感动大家对她的在乎。

  “一心不哭,不哭,你会好起来的,我们都等着你好起来”张秀秀看见一心眼泪哗哗的,她心疼死了。

  “各位老板你们出去吧,我想帮一心擦洗一下,她浑身衣服都湿透了肯定不舒服”张秀秀的提议得到了大家的同意。

  锁上门,张秀秀打来温热水,小心帮彦一心脱掉脏衣服:“天啊,这是什么鬼”

  张秀秀看见彦一心的后背心脏位置一朵黑色的花有拳头那么大,在慢慢的旋转,那朵花通体全黑,妖娆妩媚,秀秀盯着那朵花越看越怕。

  “啊”一声尖叫,吓得门外的三个大男人还以为彦一心没了。

  啪啪啪,陆星在外面大力的拍门……

  “秀秀开门,一心怎么了?”

  彦一心猜到秀秀看到那朵黑色彼岸花了,用尽力气抓着张秀秀的手,艰难颤抖吐出两个字:“保密”

  “什么?”秀秀以为自己幻听

  “保、密,我、没、事”彦一心说完这几个字整个人又瘫软下去。

  嘭的一声,门被陆星撞开了。

  张秀秀赶紧用被子将彦一心裹得严严实实的,然后破口大骂:“陆星你找死啊,一心衣服还没穿呢,快出去!”

  “呃,那你刚才叫那么大声干嘛,我以为一心出事了。”

  陆星给张巧巧吓死,不过他现在没心情跟张巧巧拌嘴。

  “没事没事,我刚才不小心把水洒了一点在被子上,你们先出去”张秀秀最终还是选择听彦一心的话。

  经过一番折腾,张秀秀终于将彦一心弄妥当。

  陆星又回到病房里守在床边,齐阳则靠在走廊上发呆,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秀秀,秀秀,秀秀”

  张秀秀一直在想着彦一心背上那朵花矢神,陆星喊她几声都没听见。直到陆星不耐烦,推了她一把她才回神。

  “干嘛,你想吓死我哦?”

  “我还想问你干嘛?喊你那么多遍你都没听到!”

  “我,我、是、是担心一心所以难过啊!”张秀秀吞吞吐吐,差点没办法圆谎。

  陆星也懒得跟她计较那么多,直接问秀秀有没有彦一心家人的联系方式,她病成这样应该要通知家人吧。

  张秀秀瘪瘪嘴,把彦一心是孤儿的事说了出来,惹得陆星又是一阵怜惜。

  —————

  入夜,大家都留下来陪着彦一心,因为他们都不知道彦一心还能拖多久,所以都想陪她最后一程。

  为了让彦一心舒服一点,张秀秀和陆星轮流给彦一心筋挛的四肢按摩,他们没有人知道彦一心到底在承受着多大的痛苦折磨。

  陆星现在怎么看齐阳怎么不顺眼:“我说齐大总裁你不回家陪小娇妻吗?”

  “丞丞国外出差了”意思他可以不回去。

  “你一个有妇之夫在守着其它女人不太好吧?”

  “彦一心是我的员工”老板关心员工很正常。

  陆星气死了,感觉齐阳有气死他不偿命的本事,奈何自己拿他没办法。

  此时陆星的手机响了,来电显示“宝贝奶奶”

  陆星迅速接通电话,一副乖宝宝模样:“亲爱的奶奶,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啦?

  电话那头陆星的奶奶笑容灿烂:“我的乖乖,你赶紧回来,你刘伯伯家的女儿回国了”

  陆星回头看了一眼彦一心:“奶奶我这边有事走不开”

  “什么事能比你的终身大事重要,别给我找借口,赶紧给我回来!这是命令!”

  “奶奶,今天说什么我也回不去,我的终身大事放改天吧!”

  “不行,你要是不回来我的心脏病发作了就都赖你,万一我嗝屁了你就等着去我坟头哭好了!”

  陆星最怕的就是奶奶拿这招威胁他:“奶奶你简直就是我的克星,一小时后到”

  “哈哈哈,这才是我的乖乖嘛,我们大家都等你哦!”陆星的奶奶毫不掩饰得逞后的快乐心情。

  陆星挂了电话走近彦一心身边:“一心我先回去一趟,也就两三个小时我就回来陪你,你一定要坚强一定要等我!”

  “秀秀照顾好一心,这是我电话呀,有什么事一定要打给我!”陆星递了一张名片给张秀秀。

  张秀秀接过名片点点头,陆星走出病房越过齐阳身边停顿了几秒欲言又止,最后什么也没说跨步离开。

  凌晨一点,张秀秀熬不住困意,趴在一心身边睡着了,睡梦中都还在喊着:“一心你快点好起来”。

  齐阳此时轻轻的走进病房,他站在床边,紧盯着彦一心那张因为病痛折磨得惨白的脸。

  这是他第一次这么仔细看这张脸,一个属下死了他顶多觉得惋惜,只是彦一心的病来得太突然,太蹊跷了。他一整天都在回忆是哪里出的问题,最开始他怀疑过是001带来的副作用,可是医生说跟手臂上的伤无关。再后来他又怀疑是彦一心背后的组织用什么药物控制了她,所以他让季飞安排专家团队过来,结果证明他的猜测都不对,所以他很闹心。

  “彦一心,你到底怎么了,我不相信你真的生病了!”

  彦一心虽然像个垂死之人,但是她的脑子无比清醒,那么痛她能不清醒吗?她感觉晚上的痛感比白天减轻了一大半,也不知道是不是痛久了就麻木了。

  “彦一心,我不希望你死,要死也不该死得这么窝囊,所以我命令你不准死!”此时齐阳霸道的语气就像在闹别扭的孩子。

  “好”彦一心艰难的回应他。

  齐阳震惊:“彦一心你醒了吗?”

  回答她的只是彦一心那几不可闻的缓慢呼吸声,看来是他出现幻听了,彦一心都这样了怎么可能说话。

  彦一心此刻多想跟他说话,可惜她实在没办法。

  齐阳搬来板凳坐在张秀秀的对面,他们一左一右的陪着彦一心。

  当天晚上陆星没有回医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