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残阳凄艳

第五十六章 20年前的秘密

残阳凄艳 陌千橙 3485 2021-01-14 13:41:03

  第二天一大早,彦一心跟着齐阳去了卢教授办公室。

  齐阳见到卢教授就熟络的打招呼:“卢教授好久不见,别来无恙啊”

  “齐总好久不见,来赶紧坐”

  二人落座,卢教授打量一眼彦一心:“这位是?”

  “我的保镖”

  “卢教授好”彦一心鞠躬问好。

  “哦,这个女娃娃不错,不错”卢教授见彦一心这般礼貌懂事,赞不绝口。

  齐阳直接掏出那本无字天书放在桌上推到卢教授面前:“教授,这次来是想您帮我看看这个东西,我觉得它的材质很奇怪。您见多识广,又经常与一些稀奇古怪的物品打交道,所以麻烦您了!”

  彦一心看到那本子,心里咯噔了一下,看到卢教授拿在手里各种摆弄,她生怕被看出什么端倪,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

  卢教授拿着放大镜研究了十几分钟才停下:“齐总这个确实有些不寻常,它不是纸,我刚刚看了下更像是某种动物的皮,但是这手感和柔软度让我不敢下定论。”

  “这东西我试过了,用火熏,用水泡,用酒泡都没有任何变化,甚至撕不烂”

  “这东西你从哪里得到的?”卢教授对这东西也充满了好奇,好久他没遇到这么有意思的物件了。

  齐阳撇了一眼彦一心,后者心虚的握紧了拳头。

  “这是一个古董店的老板送我给的,至于是什么,估计他自己也搞不清楚,也许觉得不值钱就拿来做了个顺水人情”

  “齐总,这个东西我一个朋友应该能为您解惑,他就喜欢研究这种神秘异物,我现在立马叫他过来”

  “那好,麻烦教授您了”

  二十分钟后,一位50多岁胡子拉碴蓬头垢面穿着睡衣拖鞋的男人飞奔而来。

  “老卢,你说的那东西在哪里快让我看看,快!”男人冲进办公室就抓着卢教授激动的不行。

  “呃,老吴,你这什么情况,你怎么这样就出门了,也不怕让人笑话,你先放开我”卢教授被眼前的人吓了一跳。

  “您好,吴教授,东西在这”齐阳尴尬的举着手中的本子。

  “这位是?”吴教授这才后知后觉发现办公司里还有其他人的存在。

  “老吴,这位是齐氏企业的总裁齐阳,我说的那个东西就是他的”

  吴教授听到卢教授的介绍,不好意思挠了挠自己的鸡窝头:“齐总不好意思,我本来在家睡觉,接了老卢的电话就跑出来了,真是矢敬,抱歉,呵呵…抱歉!”

  “吴教授哪里的话,是在下打扰了您的清休,对了,看您这么激动似乎认得此物?”齐阳不急不躁。

  “您先让我看看它,我不确定这个是不是我见过的那个?”

  吴教授接过齐阳手中的本子,一顿捣鼓后激动开口:“没错就是它,20年前我有幸见过一次,今天能摸到真的感觉像做梦一样,这个东西我心心念念了20年啊”

  齐阳和卢教授感觉莫名其妙,而彦一心一颗心悬得老高。

  “吴教授,这是怎么回事?”齐阳和卢教授的好奇心也被勾起。

  吴教授没有回答他们,他激动的抓着齐阳的手问到:“齐总这本子是它的主人给你的吗?她现在在哪?她还活着是不是?”

  吴教授越来越激动,最后眼泪泛起了泪花。

  “他?是谁?吴教授你这是怎么了?你干嘛这么激动”齐阳被整懵了。

  “对啊老吴,这怎么回事?”卢教授也在一旁干着急。

  彦一心表面平静,内心也很激动,眼前这个疯疯癫癫的人肯定认识古月,也许自己母亲20年前遭遇的事就要浮出水面了。可是她现在不能去问,也不能表现任何情绪。

  吴教授缓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左右看了一眼两人,最后低头盯着手中的本子陷入了回忆:“这本子的主人是我的救命恩人呐,20年前我被确诊胰腺癌晚期,听到这个消息我整个人都崩溃了,我不敢把这消息告诉任何人,我从医院出来就沿着城南的护城河一直走,我还沉侵在死亡即将来临的恐惧之中没缓过来,就听见身后的花坛里传来一个女人求救的声音。当时那个女人已经怀孕八个多月,她虚弱的躺在花坛中,肩胛那里插着一把匕首,流了很多血。她向我求救,让我带她离开,但是强调不能去医院。

  看到我的犹豫,她居然说了一句让我无敌震惊的话,她说:“我知道你身患绝症,我可以帮你治好,但是你必须先救我一命”,就因为当时我的求生欲很强,所以将那女人带去了我家。

  那女人很坚强,她自己处理了自己的伤口,还让我帮她抓药,两三天时间她的伤就奇迹般的痊愈了。那女人也实现了她的承诺,帮我开了一个药方然后还给了我一小瓶瓶血液,让我每天煎好药之后倒两滴血进去,连服三个月就会痊愈。我半信半疑,问她为什么知道我生病的事,她说看我的眼睛和肤色就知道了。她在我家待了一个星期就离开了,没有告诉我要去哪,也没有说过自己叫什么名字。临走前我将自己的名片给了她,让她需要帮助之时随时联系自己。

  半个月后的一天,半夜2点钟接到了一个陌生号码打来的电话,我一听声音就知道是她,那边她向我求救,我赶到的时候她倒在血泊中。

  那天还下着大暴雨,她奄奄一息地说自己的孩子刚刚出生就被抢走了,让我帮她把孩子追回来,她还拿出了这个本子给我做报酬,当时在雨里我见她咬破手指将血液涂抹在这个本子上,下一秒本子上就出现了好几个字,由于当时雨太大了,我震惊的瞬间那几个字我还没看清就被雨水冲没了。

  那女人让我去追孩子,她会告诉我这本子里面的秘密。我冲着她手指的方向跑了很远也没发现孩子的踪迹,再返回的去找那女人的时候她已经不知去向。

   20年前的监控设备不够完善,我查不到那女人的任何踪迹,后来我的病真的好了,我想把那个药方献给医学,结果人家说那就是一个清热解毒,活血化瘀的方子。我想了很久才觉得肯定是她给的那瓶血的作用,我又带着那装过血的瓶子去检验、结果显示它仅是阴性RH的血除了比较珍贵没什么特别的。

  这一切都像黄粱一梦,那么的不真实,20年了,再回想起来我还是觉得像一场梦。”

  听完吴教授的话大家都震惊了,这是活生生的玄幻故事啊,要不是因为吴教授的身份,估计会被认为精神不正常胡言乱语。

  彦一次指甲都已经扣破了手掌,原来她的母亲是在那样的遭遇下被迫离开她的,她不是没人要的孩子,反而她的母亲在生命受到威胁还要先救她。

  她好心疼自己的母亲,她迫不及待的想要找到她。

  齐阳大脑迅速的整理了一下吴教授讲的内容,加上彦一心说过这本子是古月的东西,那女人肯定是古月。

  “吴教授,谢谢你提供的信息,其实那女人是我干娘,我干爹找了她20年,这个确实是她留下的唯一的东西”齐阳不急不慢的解释这东西的来历。

  “吴教授,依你觉得这本子里会有什么内容呢?”好奇心这种东西一旦有了就停不下来,更何况像卢教授这种职业病的人。

  “这还用问,肯定很重要,不重要不值钱的话她怎么可能拿来做为救她孩子的报酬”吴教授眼睛瞪的老大。

  “齐总这个本子可以借给我回去研究吗?”吴教授真的特别稀罕这个东西。

  “吴教授,不好意思,这个不方便给您,今天很感谢您把自己的故事分享出来,改天我做东邀请您二位喝两杯作为感谢,还请二位不要拒绝”齐阳今天觉得收获很大。

  “好的好的,齐总相邀肯定到”

  “那我就不打扰二位了,先走一步”

  “齐总慢走不送”

  ———————

  齐阳刚坐上车,彦一心就听到齐阳给季飞打电话:“飞,你帮我查一下20年前吴桂军吴教授的病例,还有他确诊那一年发生的事,越详细越好”

  “喂,齐阳,你是真的觉得本少爷很闲吗?”季飞在电话那头捶足顿胸了,尽让他干这么无聊打破事。

  “这个很重要,吴教授见过古月”

  “什么?好的我马上去查”

  挂了电话,齐阳漂了一眼默不作声的彦一心:“彦一心,算你识相,这次没骗我”

  彦一心被点名,瞬间提起十二万分精神,手臂的疼痛随时提醒她别惹齐阳。

  阳一心不敢答话,因为她怕自己说错话,沉默是此时最好的选择。

  很快车就开到了齐阳家小区,两人刚走到小区足球场附近,一颗足球就朝着齐阳飞过来,由于齐阳的伤在腹部,身子没有以往那么灵活,危机时刻根本来不及躲避这颗急速飞来的足球,彦一心想都没想就用自己的身体挡在齐阳前面。

  那颗足球不偏不倚刚好砸在彦一心受伤的手臂上,彦一心忍着没喊疼,瞬间伤口撕裂,黑色西装外套又湿一大片。

  闯祸的孩子捡起足球一脸愧疚的站在他们面前深深的鞠躬道歉:“叔叔阿姨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刚才是失误导致球踢偏了,希望你们能原谅我”

  这里的住户非富即贵,孩子们的家教还是挺好的。

  看到他诚心的道歉,彦一心摆摆手说:“没关系,不碍事,下次一定要注意,不要伤到其他人”

  孩子听后脸上露出笑容:“谢谢阿姨,我记住了”孩子又鞠一躬然后转身跑回了足球场。

  齐阳只是挑挑眉,继续往前走。

  在电梯里,彦一心突然感受到心脏突然揪痛起来,刚开始还能忍受。

  刚刚走出电梯,彦一心就疼得忍不住半摔到地上,她一只手捂着胸口一只手掌撑着地面,疼得呼吸都变弱,痛都喊不出来。

  齐阳发现不对劲,还以为彦一心是因为被球撞裂伤口想博取他的同情故意装的:“彦一心,你要不要这么矫情,不就是伤口裂开吗?至于这样吗?难道还想我抱你走”

  彦一心现在根本无法理会齐阳的嘲讽,她想到的就是每个月都会经历一次撕心裂肺的疼痛,她没想到会来得这么突然。

  “喂,你哑巴了?赶紧走,别给我装”齐阳用脚尖轻轻怼了一下彦一心的手,这动作成了压垮彦一心最后的一根稻草,她摔倒在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