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残阳凄艳

第五十三章 世代诅咒

残阳凄艳 陌千橙 3726 2021-01-09 19:46:37

  “哼,真不知道你从哪听说的有长生不老药?”

  “你是不是疯了,这世上根本就没有这种东西”

  “你个恶魔,为了莫须有的东西滥杀无辜”

  “我们要你偿命!毒妇,畜牲”

  ………………

  徐芸儿不怒反笑:“你们不承认没关系,很早之前纯儿就已经把你们可以活两百多岁的事说出来了,你说是不是啊?我的好姐妹纯儿?”

  纯儿一双充满怒火的眼睛死死盯着眼前猖狂的女人:“没错,我们确实有长寿之方,杀了我们这世上再也没有长寿之法”

  “纯儿你?”众人来不及阻止纯儿,他们想不明白纯儿为什么要承认。

  “各位长辈,你们别急,比起族人的生命,一个长寿之法算不了什么,她要、我们给她就是了,这场灾难是我引来的,就让我来结束吧!”纯儿淡定的安抚大家的情绪,还给了一个眼神。

  “还算你识时务,只要把药方交出来我保证不杀你们”其实徐芸儿是想着拿了东西之后把他们都杀了,然后绑走敬然。

  被称为族长的白胡子男人这时候开口道:“我族的长生秘药研制起来十分困难,由于药材极其稀有珍贵,好几年才研制出一颗,所以你现在就算真杀了我们也没有现成的。”

  “你当我三岁孩子那么好骗?”

  “信不信由你”

  “好,我给你们时间研制,但是我要纯儿在我这当人质,反正她现在也是没多少年活头了,在有生之年还能为你们做点贡献也算死得其所。”

  徐芸儿的嘴脸让在场的人都憎恨无比,敬然和子书面上不动声色,但在心底已经盘算着自己的计划。

  徐芸儿让他的手下清理了村寨,带着他们驻扎了下来,纯儿被她软禁了起来。

  ————————

  彦一心的床边站满了人,之前的老妇人着急的询问着自己的丈夫:“坤,她怎么样了,怎么睡了那么久还不醒来,你看她满头大汗,还时不时的受到惊吓,好像梦魇了”

  御子清也满是担忧:“族长,这孩子来之前好好的,怎么才刚到这就这样了,这都过去一晚上了,不会出事吧?”

  族长收回给彦一心号脉的手,叹了口气:“哎,这孩子注定了要承受这千年之后的劫难啊!可怜的孩子”

  “哎呀,死老头子,你说话能不能别卖关子,我都听不懂你说什么鬼话”老妇人急的团团转。

  “彦一心应该是纯儿的转世,但是她却是双脉,两股气息同时在碰撞,意思就是一个身体里住着两个灵魂,如果她自己是本体还好,但如果纯儿是本体的话,彦一心恐怕会被纯儿完全取代。”

  “啊!还有这种事?”

  在场的人都被这话惊呆了,甚至有些小辈无法消化这件事。

  御子清眼神转换间问出了另一个问题:“那徐芸儿也会出现?我听祖上说过,当年徐芸儿让纯儿胎死腹中,纯儿用计将徐芸儿骗至祭坛趁她不注意抱着她一起跳进了圣炉里,当时祭坛上空只听见徐芸儿的惨叫声和诅咒声。”

  族长也点点头:“是啊,因为是祭坛圣火,所以徐芸儿的诅咒是会应验的,因为纯儿腹中有胎儿所以她还会转世回来。”

  “舅舅,御长,那这个诅咒是什么,为什么你们都那么担心。”红樱做为小辈不太了解这个故事的具体内容,他们只知道墨古其杰家族被下了诅咒。

  族长和御子清两人对视了一眼,他们并不想把那诅咒内容说出口,

  —————————

  梦里的彦一心看到徐芸儿每天都往纯儿的饭菜里加一种东西,她的直觉告诉她那是不好的东西,但她无法阻止,因为她现在只是一个像在看电影的观众,她无法改变一切。

  看到纯儿吃了那些饭菜,彦一心忍不住焦急大喊:“不要吃,别吃,不能吃”

  可是纯儿还是一口一口的吃下去了,看见她吃完没有任何异样,彦一心才缓了一口气。

  画面一转:徐芸儿和敬然面对面坐着,桌面上摆满了下酒菜,徐芸儿也不管敬然的脸色有多难看,自顾自地端起一杯酒:“敬然,我知道你看见我就恨,但是我爱你就够了。”

  “无耻!”敬然冷冷的吐出两个字

  “呵呵,你骂人的样子好迷人啊,你的每一个表情都让我欲罢不能!”徐芸儿说完将酒一饮而尽,起身扭着腰走到敬然的身后,伸手搂住他的脖子用脸在他颈侧磨蹭着。

  敬然忍着心底的一阵恶心,咬着牙警告:“徐芸儿,你不要太过份,你这样真的让人反胃!”

  “哦?反胃,那你不是也得妥协吗?纯儿要是知道你为了她愿意任我摆布,你说他会不会也觉得你反胃啊?哈哈哈”徐芸儿此时笑得多大声,心里就有多痛。

  “住口,我只答应陪你吃饭而已”

  “你不想来我不勉强啊,你可以走啊”

  “你!如果不是你用纯儿和孩子威胁我,我看都不想看你一眼”

  “你走,马上给我走,滚啊!”

  徐芸儿像抽风一样、瞪着大眼突然就一副要吃人的样子。

  “不可理喻”敬然甩手头也不回的走了。

  看到人走了,徐芸儿歇斯底里的将桌上多有的一切全都砸了,最后她坐在地上抱着腿任由眼泪狂奔。

  而彦一心好像能体会她的心情,自己的心也跟着痛了起来。为什么?

  画面一转:纯儿抱着肚子疼痛难忍的在地上打滚,徐芸儿居高临下的看着纯儿,她没有一丝表情,眼睛里也不起一丝波澜。

  纯儿疼痛的时候,彦一心居然也能感受到自己的小腹也在收缩疼痛。

  直到纯儿最后归于平静,徐芸儿才开口:“我之所以让你肚子里的孽种死掉是因为我对敬然不再有任何感情,所以也不需要用你去威胁他,其实我要拿到药,根本不需要你做人质。现在你没有任何利用价值了,从今天开始,我每隔三天杀一个人,想要活命你们就加快制药的速度,今天就拿你短命的孩子开刀”说完徐芸儿直接转身离开。

  纯儿在地上还没缓过劲,此时的她满头大汗,湿润的头发将她绝美的容颜都遮住了,她虚弱得连呼吸都很微弱。徐芸儿的话她都听进去了,所以她也下了一个决心。

  画面一转:一个高高的祭台上面,纯儿身着祭祀的时候才穿的盛装,她绝美的脸蛋画上了精致的妆容,此时美得惊心动魄,她甚至用朱砂和着自己流产时流出来的血在胸口位置画了一朵血色蔓珠莎华。由于有鲜血的原因,那朵花现在已成紫黑色,这朵紫黑色的蔓珠莎华似乎在衣服下酝酿着神秘的力量。

  徐芸儿带着两个侍卫来到祭台下,她环顾了四周,发现一个人也没有,心里还在嘀咕这纯儿搞什么鬼。

  “上来吧,不要看了,这里没有埋伏,你要的东西在我手上”纯儿转过身面对着他们,顺便将手里的锦盒亮出来。

  徐芸儿想也没想就兴奋的跑了上去,这祭坛足足有30多米高,徐芸儿气喘呼呼的来到芸儿面前。

  “你就这么跑上来了不怕我有什么阴谋诡计吗?”纯儿绝美的脸上尽显嘲讽。

  “亮你也搞不出什么阴谋,今天要是你不给我满意的东西,那么死的就是御子书”比残忍徐芸儿简直就是无人能敌,至少在这里她最狠。

  “你真的一点不念我们曾经的旧情吗?你是我的第一个朋友?”纯儿还想试探着唤醒她的良知。

  “旧情?那是什么东西,能吃?能长生不老?别那么天真了好吗?我最见不得就是你一副天真浪漫的样子。”

  纯儿不再犹豫自己最后的决定,她故意生气的骂着徐芸儿,然后慢慢的将她逼到圣炉边:“徐芸儿,你这种忘恩负义的卑鄙小人,真的不该得到任何人的爱,敬然不爱你是对的,你心狠手辣死后一定下地狱”

  “啊……”

  纯儿突然扑上徐芸儿,将她抱紧一起跌入了身后的圣火炉里,刚刚赶到看到这一幕的御子书和敬然都惊叫起来。

  “纯儿不要啊……”

  无论如何他们都来不及救援、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两个女人抱团跌入了圣炉内。

  祭坛上空只飘荡着徐芸儿临死前的哀嚎:我诅咒墨古其杰家族断子绝孙,所有女子都要受尽自己爱人的折磨,承受锥心之痛而死!啊!啊!月儿下辈子我也不放过你。

  圣炉的火世代不断,里面的石头都被烧得通红的,温度极高,人掉进去几分钟就化成灰。

  子书和敬然跪在地上痛哭绝望的呐喊着月儿的名字,两人的手因为捶打地面导致血肉模糊。

  ————噩梦分割线————

  “啊,不要”

  彦一心突然大叫,接着一个打挺之间坐了起来,她全身都湿透了。

  “醒了,醒了”

  “一心你怎么样?”

  “一心你饿不饿?”

  “孩子你这是做噩梦了吗?”

  大家都关心已经睡了一天一夜的彦一心,生怕她出什么问题。

  彦一心还沉侵在刚刚火海里被烧灼的痛苦没缓过劲来,对大家的问候充耳不闻,她赶紧摸了摸自己的身子,然后才松了一口气:“还好是做梦,还好,太可怕了”

  “一心,你还好吗?”老妇人轻推了彦一心一把,才将她的思绪拉回现实。

  “你是?他们是?”彦一心看到这么多人围着自己她感觉莫名其妙。

  “一心我是你外婆,你昨天晕倒了,睡了一天一夜了,你一直在梦障里痛苦的挣扎,我们怎么也叫不醒你。可把我给担心死了”老妇人耐心的解释着。

  “我睡了一天一夜?我做梦、不对,那不是梦,可是……确实是我梦到的?”彦一心语无伦次,她自己都不知道是真实的还是梦,她能那么清晰的感受到梦里两个女人痛苦和悲伤。

  “好了好了,大家都散了吧,让一心先休息一下。她肯定饿了,夫人你赶紧去给孩子准备点吃的来”族长发话了所有人都立马离开了,老妇人笑着去厨房给彦一心准备食物。

  房间里只剩下了族长和御子清,彦一心满脑子的疑问,她忍不住还是开口提出自己的疑问:“御长老,那个、族里有没有一个用石头堆砌高高的祭坛,上面还有一个很大的火炉?”

  御子清和族长都惊愣了一下,他们连忙问彦一心怎么知道的,他们并没有带彦一心去过,而且那里是禁地,不是特殊节日是不能去那里的。

  彦一心将自己梦见的内容都说一遍,原来彦一心梦到的和当年发生的事一模一样,甚至还看到了一些他们都不知道的事,比如纯儿在胸口画的那朵花,是没有人知道的,因为两人掉入了圣炉被烧得灰飞烟灭,连渣都不剩。

  两位老人惊讶得下巴都要掉下来,他们更加认定了彦一心就是纯儿的转世。

  “族长,我能去那个祭坛看看吗?我想亲自验证一下这是梦还是真实的?”彦一心从醒过来就有那样的想法。

  “可以可以,但是你先把东西吃了吧,吃完了我们带你去”

  “好”

  彦一次吃饱喝足,洗了澡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跟着两位长辈前往家族圣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