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残阳凄艳

第五十二章 亲人们

残阳凄艳 陌千橙 3608 2021-01-08 23:42:29

  彦一心跟着御子清被带到了村落里最里面的一座大石屋面前,这座屋子明显豪华很多,屋顶还用大块全红的鸡血玉雕刻了一朵栩栩如生的彼岸花,看着这朵花儿彦一心脑袋一阵晕眩,脑子里像闪电一样闪过一些画面,她看不清,但是脑袋突然胀痛起来……

  “啊!啊!啊!”彦一心一声大叫就捂着头跪在了地上,痛苦的甩着脑袋。

  “一心,一心,你怎么了?你别吓我”御子清见状吓得不轻。

  “御长老,灵女这是怎么回事?”那位年轻人也满满的担忧。

  估计是听见门口的动静,原本等在屋里的人都全部走了出来。

  “子清,这是怎么了?”其中一位看起来面相威严的男人开口询问着!

  “老族长,这就是您的外孙女,他看见屋顶上的圣花之后就变这样了,看起来很痛苦!”

  御子清的话刚落音,这位老族长就立马冲到彦一心面前,抓着她的手腕给她号脉。

  一分钟后,老族长在彦一心的眉心按了一下,她就失去意识瘫软了下来,老族长轻轻松了口气,然后不急不慢的开口:“没事,她就是思绪混乱,心神不宁造成的气血逆行,带进屋喝杯安神茶就可以了!那个啊晴,你扶她去月儿的房间吧!”

  “是的,族长”一位看起来才十几岁的小女孩立马就过来扶着彦一心往屋里走去。

  “坤,我去看看这孩子”之前站在老族长身侧的那位妇人开口说话了,身边还跟着几位看起来比她年龄更小的女性。

  “夫人你去吧,这孩子也受了不少苦,我们要好好补偿她,你好好照顾她,我和子清去偏屋聊聊”

  “夫君放心吧,我有分寸”

  ———————

  偏屋内,老族长和玉子清盘腿坐在矮桌前,两人都啜了一杯茶才进入话题。

  “子清,这孩子你是怎么找到的?”

  “机缘巧合,她跟着她不相识的父亲来寻月儿”

  “不相识的父亲?”

  “是的,她并不知她的老板是她父亲,但是当晚她去而复返告诉我她发现自己有和月儿一样的黑花,她才知晓自己的身份,她不愿与她的父亲相认,也让我替她保秘。哎!这孩子过得很苦……”

  “回来就好,我们会好好补偿她,子清谢谢你!”老族长眼眶都红了。

  “谢什么,这是我应该做的,我的使命,我的职责,可惜我没能找回月儿,那孩子现在也不知道过得好不好?”

  “月儿那孩子就是太有主见了,不然当初也不会……算了,这应该就是命吧!好在她的孩子找到了,我相信他们会相遇的!”

  “一定会的,对了,月儿的那个男人也在找她,我看他不是个简单的人,应该有能力找到月儿的,您也放宽心吧”

  “我现在担心的是另一个问题”老族长的语气瞬间变得严肃和谨慎起来。

  御子清不明不白他的意思,但是他感觉到了事情的严重性,神奇跟着也认真了起来

  “你还记得几千年前的那场灭顶之灾吗?那个诅咒和预言,我感觉快要实现了,估计跟这个孩子有不可忽视的关系”

  “这,为什么这么说?”御子清吓得眼睛都瞪圆了。

  “刚刚我给那孩子把脉,她的是双脉,一股脉性正常,另一股脉性却很古怪,一会强一会弱,像是人为的在控制着能量。总之我在担心,墨古其杰纯儿是不是要回来了,刚刚那孩子看见圣花的反应太古怪了!随着纯儿回来的肯定还有那个女人徐芸儿,我真的好怕我们的族人好不容易平静了几千年又要经历灾难。”老族长担忧的望着御子清。

  几千年来大家都在防着这一天,曾经的这场灾难他们没有见过,光听老一辈说着都毛骨悚然,现在要重现的话是件多么可怕的事,多少无辜要受牵连!

  御子清张了张嘴、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只能一脸忧伤的盯着自己的茶杯。

  ———————————

  一间古色古香的房间里,彦一心安静的躺在一张精心打磨的石床上,床边坐着一位满眼宠爱之光的妇人,她轻轻按摩着彦一心的手背,嘴里呢喃着:“好孩子,回来就好,乖乖睡一觉,外婆给你做好吃的,你看你怎么这么瘦,怎么着也有20岁的人了,长得好像个营养不良的小孩子身材,外婆一定好好照顾你,把你养的白白嫩嫩水淋淋的!”

  “哎呀舅妈,你这样会不会太夸张了、没有女孩子会喜欢人家说他身材不好,不够白嫩,表侄女听了肯定该不高兴了”说话的这位是古月的表姐,老族长的妹妹的女儿霍尔尊红樱。

  “红樱就你话多,赶紧去给你的表侄女准备几套漂亮的衣服吧!”

  “嘿嘿,好的,我这就去”说完红樱就开心的跑出了房间

  老妇人就这么安静的守在床边,一双眼睛盯着彦一心的脸一秒都不舍得移开视线,这可是他们家失而复得的宝贝疙瘩,

  彦一心做了一个梦……梦里一身异族打扮长相极美的女子欢快的穿梭在一片大红色彼岸花海中,嘴里还哼着不知名的小曲……身后不远处有一名与她穿着一样面无表情的男子安静的站着,细看之下这男人眼里满满的爱意。

  “子书,你来追我吧”女子的声音很好听,真正的人美声甜。

  “纯儿,我们该回去”男子右手握拳好像在隐忍着什么,声音极其平静。

  女子瞬间变了脸,一脸委屈的冲到男子跟前大吼:“御子书,你一定要这样吗?明明我们是相爱的,你为什么要逃避,现在就只有我们两人,你就不能放下一切让我短暂感受快乐吗?”

  男子动了动嘴角,最后默不作声的转身走了几步才开口:“纯儿,我今生今世都只是你的朋友”

  女子瞬间泪下:“你还在生气我和敬然的事吗?”

  男子听到这话,脸上痛苦的神情一闪而逝:“纯儿,你们两早有婚约,而且那件事也是天意,今生我俩注定无缘,剩下的日子我会尽量研制出可以让你身体好转的药物。”

  男子说完后独自离开了,唯独女子跌坐在花丛里悲伤哭了起来……

  画面一转,又是之前的那名女子在花园里不停的干呕,看起来很难受,刚好被那个叫子书的男子路过看见了,男子担忧的表情毫无掩饰,他快速跑到女子身边:“纯儿你不舒服吗?快坐下,我给你看看!”他此时的声音温柔得让女子想哭。

  “子书,你还是心疼我的对吗,你好久没这么温柔对我说话了”女子说话的同时眼里已经蓄满了泪水。

  男子没有回答,他迅速给女子把脉,号脉的同时他的脸色瞬息万变,女子一直盯着他的脸,所以他的表情被女子尽收眼底。

  “子书,看你的表情是我身体出现什么问题了吗?是不是情况恶化了?难怪我这几天都不太舒服,总是恶心想吐”

  “你怀孕了”男子虽然平静的吐出这四个字,但内心已经疼痛得无以复加。

  轰……女子只觉得五雷轰顶,她震惊的说不出话,只能用一双不可置信的眼睛死死的盯着男子。

  可是男子的表情告诉她,这是真的。

  画面一转,整个村子欢天喜地敲锣打鼓,到处都沉侵着喜气。先前的女子身着当地的精美又高贵的婚服,化了妆之后更加美得无法形容。可是她的表情却没有新娘子该有的辛福和开心。

  画面再转,一大群官兵打扮的人冲进了村子,二话不说就砍S,本来都沉侵在大喜之日的人们都毫无防备的被杀害,惊叫哭声,痛苦哀嚎声,刀剑碰撞声………这场面真实得让彦一心惊恐,就像一双大手扼住了她的喉咙,她痛苦的挣扎却又醒不过来。

  梦还在继续,屠S结束后,整个村庄S横遍野,血流成河,彦一心在梦里都能闻到那股呛鼻,令人作呕的血腥味。

  一群手持利器的官兵围绕着仅剩的二十几个人,这些人虽然赤手空拳,但他们一个个都眼神凌厉,对这些官兵毫无畏惧。

  “徐芸儿是你?”叫纯儿的女子认出了藏在官兵当中的人。

  叫徐芸儿的女子索性站了出来:“没错就是我,你没想到吧”

  叫子书的男子也愤恨的开口:“徐芸儿,我们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怎么会变得这么残忍,你还是人吗?”

  “哈哈哈,无冤无仇,确实!但是我就是不会让纯儿这贱人嫁给敬然,我得不到的她也休想得到”徐芸儿红着双眼,歇斯底里的样子就像个疯婆子。

  “疯子”这时一名年轻的男子冲了出来,冲着徐芸儿就是一巴掌扇了下去。

  “敬然……”身后的人都惊喊着男子的名字,生怕他的行为引来杀身之祸。

  徐芸儿被一巴掌打懵了,还是被自己心爱的人打的,她把这份屈辱和恨都归根结底到了纯儿身上:“敬然你就真的那么爱纯儿那贱人吗?她除了会装纯装可怜还会什么?”

  “住口,你个毒妇,你连纯儿一个手指头都比不上,你就为了个人感情问题要灭我全族?我告诉你,就算我死也不会看上你这种恶毒的女人!”敬然用着嫌弃又坚定的语气吼出这段话。

  “呕…呕…”

  正在此时纯儿被血腥味熏得无法忍受,怀孕的女人对气味很敏感,更何况这么浓烈的血腥味,她止不住的打干呕。

  敬然紧张的跑回纯儿身那边,替她轻轻拍着后背。

  子书双手紧握,站在原地紧张的盯着纯儿。

  徐芸儿反应过来,他知道纯儿和子书是相爱的,现在居然会答应嫁给敬然?心里想着纯儿是不是怀孕了?她心里瞬间有了其他的打算:“哟,纯儿这是怀孕了?这孩子的父亲是敬然还是子书的呀?哈哈哈,敬然你娶她回家不怕白白替别人养孩子吗?”

  “你,住口”敬然和子书同时愤怒的朝徐芸儿怒吼。

  “哈哈哈,真有意思,纯儿你真是艳福不浅啊,自古只有男人左拥右抱,你纯儿真是开了先河呀,不过就你那破败只有十年寿命的身体能满足两个男人吗?”徐芸儿表面笑得狂傲,但心里嫉妒得要命。

  此时一个白胡子年长的男人开口了:“你们到底想感干什么,我不信你们大动干戈,如此残暴只是为了个人感情?”

  “族长,这女人趁我们都没有防备就偷袭,杀光了我们的族人,可见多歹毒,既然如此我们拼了吧,为族人们报仇,能杀多少是多,就算死了也死得其所!”其中一个壮年咬牙切齿的样子恨不得将徐芸儿生吞活剥了才解恨。

  徐芸儿不屑的眼神将剩下的二十几人扫了一遍才傲慢的说:“不错,我其实这次是为了长生不老药而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