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残阳凄艳

第五十一章 世外桃源

残阳凄艳 陌千橙 3917 2021-01-08 12:19:30

  彦一心手心里突然的冰凉感让她很舒服,她低头看了一眼那块石头,原来是一块鸡血石雕刻着彼岸花的图案,鲜红的花瓣栩栩如生。

  彦一心从小到大都没见过彼岸花,直到第一次看见古月的那幅背影画,她只是一眼就对彼岸花有一种特殊的感觉,莫名的感觉很亲切。

  “一心,来把石头按这个图形的方向放进去,然后逆时针转三圈半”

  “啊?好”愣神的彦一心被御子清的声音拉回了现实。

  她对准了门边的凹槽,将石头放了进去,按照御子清说的方法扭动着石头,随着她手上的力道玉门发出了“咯咯咯咯”的摩擦声,在这夜间声音听着有点渗人,这声音也惊到了附近的鸟类,呼啦一声四面八方的鸟儿都飞散起来,还发出受到惊吓的叫声,彦一心被吓了一跳,默默的吞咽了一下口水,转头看见御子清淡定的表情她才安心下来。

  当彦一心将石头扭了三圈半之后,鸡血玉门在一阵轰响中慢慢的向上抬起,露出了一条仅一人能通过的黑暗通道。

  “走吧,我们回家啦”御子清满脸笑容的拉着彦一心走进通道。

  彦一心没有说话只是任由御子清拉着她往前走,当他们进入通道后,御子清在门边摸了一下,玉门又慢慢的落下将他们与外面彻底隔绝。

  彦一心在心里诽腹,她感觉自己怎么有种任人鱼肉、羊入虎口的感觉,万一御子清是坏人那她不就是在送死吗?突然觉得后怕,自己好像太容易相信别人了,被人卖了还要帮人数钱的样子。虽然心里这样想的,但是她就是肯定御子清不会害她。

  “御长老,这地方看起来好神秘,这都是族里的人建造的吗?”彦一心想通过聊天来化解一下气氛,这种时候不害怕是不可能的,在这只能一人通过的通道里那种无助感很强烈。

  “这条通道是大自然的杰作,只是那玉门是我们老一辈来到这里的时候装上去的,为了就是隔绝外界的纷扰。”

  “来到这里?之前不是在这吗?”

  “这里是清兵入关的时候才搬来的,听我爷爷说那时候因为战乱,我们之前的家园也因为某种原因遭到破坏,所以就迁移至此,从而加强了入口的安全系数,在这里已经300多年了”

  “我…你们的族人都可以活一百多岁吗?活这么久会不会很无聊啊?”彦一心差点就承认自己的身份了。

  “哪会无聊,容颜不老,岁月静好,这是多少普通人都想要的东西!我们的族人不会受病痛折磨,每个人都可以活到自然死亡,就像我现在虽然能感觉自己的身体越来越虚弱,但是没有任何痛苦,我们并不害怕死亡”御子清声音从容淡定,好像面对死亡的不是自己一样。

  “那我是不是也可以活100多岁,可是我平时也会感冒发烧啊!”彦一心真的越来越好奇自己到底是不是个怪物。

  “哈哈傻丫头,你是墨古其杰家族的血脉,那是神仙的后裔,你最少也有300年的寿命,我御家是外姓,当年靠着老族长给的长生丹才能活到一百多岁,御家是族里第一支没有血缘关系的族人,我们的后代生下来足月就会吃一颗长生丹,很久以前我的祖先们还能在50岁再吃一颗就可以再活个一百多岁,后来因为墨古家的后人越来越少,制药越来越困难,所以我们只能吃一颗的量”御子清说我还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御长老,是不是因为我父亲是普通人,我有可能也会是普通人呢?”彦一心一点也不信自己可以活300岁,那样太吓人了。

  “这个不太清楚、你们家族从来没和普通人结合过,你母亲破了先例,所以你会怎么样我也不清楚,但是既然你会有黑色彼岸花那就证明了你的血缘是默认了墨古其杰家的,你的血型也百分之百和你母亲一样!”御子清确实也不知道彦一心会不会有和其它族人一样的体质。

  “那……”彦一心话还没说完就听见御子清的惊喜的声音响起

  “一心你看,我们到了”

  彦一心收回心里的疑问,跟着也走出了通道。

  “好美呀!”

  她张大嘴巴不由得感叹起来,他们面前是一大片望不到边的血红彼岸花海,在月光的映衬下妖艳无比,还多了一抹神秘感!微风轻轻吹拂,花朵轻颤,那样子就像少女心动的感觉!

  “御长老,这里的花是你们种的吗?”彦一心太喜欢这些花了。

  “这些都是族人们种的,它也是你们墨古其杰家的族花,是一种象征”御子清耐心的解释着彦一心一切的疑问。

  “白天我可以来赏花吗?”彦一心歪着脑袋的样子特别可爱。

  此时此刻的彦一心没有了平时的冷漠,她就像一个在家长面前尽情释放天性的孩子。

  “傻孩子,这是你家,别说赏花了,你摘花也没人说你,哈哈哈,走吧里面更漂亮”

  “好吧,嘿嘿”彦一心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正宗的花痴,有点尴尬!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彦一心觉得穿过那堵玉门之后就真的有与世隔绝的错觉,甚至觉得这里连月光都要亮一些,起码他们现在不需要开手电筒也能看清道路和周身的环境,虽然跟白天无法比,但是也看的很清楚。

  这里面的风景真的很美,空气也特别清爽,走出窄小的通道之后就像穿越异世一样,感觉什么都跟她认知不一样,虽然她平时很少在意过周边的事物,但是感受上她还是感觉到了很大很大的区别!

  彦一心猛然一惊,她发现自己好像自从去到齐阳身边之后就变得会在意很多事情了,而且很容易就情绪化。不但有了喜怒哀乐的情绪,居然会害怕失去某些人或物!这种改变到底是好是坏?这种改变会不会让她的心失去控制,让她陷入感情的深渊?

  “御长老,你说古月吃了忘丹就会忘记所有的事情,那忘丹真这么厉害吗?有没有副作用?”彦一心突然想到了这一茬,她觉得到时候实在痛苦自己也吃颗忘丹。

  “其实忘丹是族里的禁药,忘丹吃了可以忘记一切,永远也不会再想起以前的事,这是为了克制黑色彼岸花带来的痛苦而研制的,不到万不得已是没有人愿意服用的,当年古月偷走了忘丹,估计也是以为你没了又不能和自己爱的人在一起,打击太大了才选择用忘丹。一心你不要恨你母亲,她当时的绝望我是看在眼里的,因为自责自己没有保护好你她抑郁了好长时间,她很爱你”御子清停顿了一下脚步,回头心疼地看了彦一心一眼,又继续边走边说

  “你们看到的那幅刺绣就是她在河边决定投河前的一幕,她一个人离开了这里,刚好她准备寻短见的时候被一位采风的画家看见,当时画家被她的背影吸引了,一直在她身后用画笔描绘了当时的情景,当你母亲跳下河的时候被画家及时救起,后来你母亲在他的劝慰下放弃了轻生的念头回到了族里!画家将那幅画送给你了你母亲,回到家你母亲自己亲手把画绣了下来!那也成了她最后留下的东西……哎!”

  “那她吃了忘丹之后什么也不记得了她怎么生活,万一遇上坏人呢?万一,万一……”彦一心不敢再说任何万一,虽然她不肯承认自己身份,可是此刻她却为自己那陌生的母亲而担心了,甚至有了要马上找到她的迫切。

  “你母亲的医术很好,她天赋异禀,在医术这块简直就是鬼才级别,仿佛天生自带神力一样,三岁她就能通过闻植物的气味来断定植物的药性,七岁她就能研制各种新丹药,她最大的心愿就是要将她制作的药物有用武之地。可惜族人都不会生病,所以你母亲就制作了让人生病的药,族里那些疼爱她的人不想她失望,大家都很乐意配合她先生病再治病,呵呵你母亲小时候可调皮了、因为他是下任族长的唯一继承人所以大家都无条件宠溺她!哎!好想念那时候的平静生活啊……”御子清是看着古月长大的,所以对她的感情也像自己的孩子一样。

  “您有家人吗?”彦一心真的感觉越来越好奇这个族里的一切了,感觉神奇得不像真的。

  “有啊,我的子孙们都在族里,他们都没出去过,如果不是有要寻找你母亲的任务,估计这辈子我也不可能出去。外面有什么好的呢,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当年真的不应该放任你母亲出去的,几百年来的平静就这么打破了,也许预言真的要变成现实了吧,造孽哦!”御子清摇摇头,本来就蹒跚的身影显得更加不稳了。

  “我一定会努力找到她的”这句话彦一心不仅是说给御子清听,也是她给自己许下的诺言,她的母亲她有责任和义务找到。眼神也不知不觉变得坚定起来……

  顺着那片彼岸花田边上的石板小道又走了半个小时,彦一心看见面前星星点点的篝火闪耀,照亮了整个村庄。

  这里的房子都是鸡血玉石堆砌的,石缝里长出了或多或少的各种绿植,每个房子中间都间隔了一小段距离,屋子两侧都种着颜色各异的彼岸花,彦一心以为彼岸花只有大红和黄色,没想到居然可以有十几种颜色,彦一心感觉美极了,简直就像进入了一个人间仙境。

  村口此时已经站满了一群穿着怪异又漂亮的大人和小孩,他们很安静,没有发出嘈杂的声音,静静的等待着御子清和彦一心的到来。

  彦一心看这情形她有点手足无措,甚至很紧张:“御,御长老,这是?”

  御长老笑得很和善:“一心啊,我今天一听说你答应回来就让信鸟带回了消息,这不,族人们都来迎接你回家呢!”

  御子清一说完,所有的人都两手叠在头顶然后弯腰整齐的呼喊“哒哒拉米”

  “御长老,这这这……”彦一心被他们突然的举动吓到了,她尴尬得语无伦次。

  “孩子,别紧张,他们说的是我们的族语,哒哒拉米的意思是欢迎回家,他们都会讲国语,只是他们跟你说族语是因为认可你,他们很高兴你能回来!”御子清好笑的解释,看到彦一心这可爱的反应他眼里的宠溺也毫不掩饰。

  彦一心尴尬的点点头,然后转身面对这大家,微笑着学着他们的动作“大家好,我叫彦一心!”

  “啪啪啪啪,欢迎回家”大家一阵热烈的掌声混着欢呼声响彻整个山谷。

  一个看起来20多岁的年轻男人走到了御子清面前“御长老,老族长已经等得很焦急了,我带您和灵女过去吧!”

  “好,带路吧”

  大家让出来一条道让他们三人先行,彦一心好奇的到处张望,她总觉得这里的一切很亲切,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御长老灵女是啥意思,是说我吗?”

  “是的,你是命定的下一任族长,被称为灵女”

  “我怎么感觉好玄幻哦,有点好笑,呵呵,那我们现在去哪?”彦一心真的觉得自己好像在拍玄幻剧一样。

  “等会你要见你的亲人,你的外公,外婆,表亲……”

  “为什么族长要选女的,我可不会答应当什么族长,你们不会强迫我留在这里吧?”彦一心欣赏美景过后开始担心自己的情况了。

  “哎!孩子,你、算了,先见你家人先吧”御子清想说什么,摇摇头又说不出口,害怕给彦一心太多压力。

  彦一心抿抿嘴,什么也没再问,乖乖的跟在御子清身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