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残阳凄艳

第四十五章 彦一心的身世

残阳凄艳 陌千橙 3657 2018-12-13 01:26:11

  穆叔的话让年轻老板惋惜得频频摇头,他拿出手机,调出一张照片“你说的古月可是她?”

  穆叔看着老板举在自己面前的手机,那张照片就是古月的正面照,照片里她化学精致的妆容,挽着漂亮的发髻,身后还披着半头乌黑的长直发,眼睛又大又亮,面无表情,这时候的她应该还很年轻,估计只有十几岁吧。古月五官分开看长得都很好看,可是凑在一张圆脸上就变得很普通,可以说姿色平平,身材姣好她身着一袭繁琐的异域盛装,有少数名族特色,但是又不像现在所能见的那些名族服饰。这张照片像是在某种仪式或者活动上拍摄的,周围还有类似祭坛的高台。

  就算如此打扮,穆叔还是确认这就是古月。

  穆叔目光流连不舍,眼神深情而复杂,声音哽咽:“古月,月儿…你去了哪里?”

  “看来你没认错,她就是墨古其杰月儿,这幅画你带走吧,以后不要来了!”老板收回了自己的手机。

  “老板,请问古月在哪?你为什么说晚了?我想见她!”穆叔眼里的期待非常浓烈。

  “对不起,你的问题我无法回答你!你们带着东西走吧!”老板说完就自顾自的走出了房间,也不担心他们会顺走他的其他东西……

  老板下了逐客令,纵使穆叔还有诸多疑问也问不出口了,毕竟不能强迫人家。

  彦一心和穆叔面面相觑,最后只能抱着古月的那幅刺绣走出去。

  保镖们想要接过相框,可是穆叔坚持要自己抱着不让任何人碰,还好相框不算太重穆叔一个人也抱得动。

  ——————

  某星级酒店里……

  穆叔他心有不甘,所以他没打算返回A市,暂时先住一晚,第二天再去找那个年轻的老板。

  穆叔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连晚饭都没吃。

  相框被他立在床头,自己则坐在床边深情的凝望着相框里的人,好像在自己面前的就是活生生的古月,平日里精神抖擞的他,此刻尽显颓废。

  “古月,你在哪里,你恨我吗?为什么要让我在失去你之后才明白自己的心,为什么我找不回你?20年了,整整20年了,我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几个20年,有生之年我还能再见你一面吗?你回来看我一眼、好不好?”穆叔雾气蒙蒙的眼睛里全是痛苦和思念。

  也许年轻气盛的他不懂得爱,但是此刻他明白了,却没人给他机会去爱了。

  世界上最遗憾的感情就是:我爱你时,你没发觉,我念你时,你不知晓。错过终究就错过了……

  “月儿,你说可不可笑,找了你20年,终究只找到了你的背影!呵呵!这是老天爷在惩罚我吗?这是不是太残忍了……”一滴泪毫无防备的低落下来。

  世人都说天下男人最无情,其实男人只是感情迟钝罢了,他们总是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的感情,又或者大男子主义作祟,让他们习惯性的享受被爱,以至于不懂如何付出,如何去爱。男人要么冷血无情,要么情深似海!

  此时的穆叔应该就是典型的:君回头情深似海,可惜佳人已不再。

  彦一心没去打扰穆叔,她能体会那种爱而不得的感受,只是她心态比穆叔好很多,至少她不会将自己钻在得失的死胡同里,爱人的方式有很多,她聪明的没有禁锢自己的灵魂!

  浴室里准备洗澡的彦一心,看着镜子里瘦弱的小人儿,腰侧的伤疤还没有完全愈合,洗澡也不能淋水,她只能用保鲜膜一圈一圈的缠在腰上。

  这间浴室除了洗手台上的大镜子,旁边还有一面可活动的伸缩化妆镜,刚好角度对着彦一心的后背,侧身扭头间彦一心惊吓的失声尖叫“啊!”的一声,同时保鲜膜也掉到了地上。

  她捂着嘴巴,瞪着大眼盯着镜子里的自己,透过洗手台的大镜子看到身后的化妆镜,自己背上居然有一朵和古月一摸一样的黑色彼岸花,为什么?

  “这、这、这怎么回事?”

  这一刻太玄幻了,她从来都没想过有一天自己也会和这朵花沾边,一时间她惊呆了,大脑里一片混乱,忘记了自己还赤身裸体,呆呆地就这么站了十几分钟才接受事实。

  等她反应过来之后她赶紧穿好衣服,一刻也不想耽误就外跑,她要找古董店老板问清楚。

  出酒店前保镖将她拦下:“彦小姐,你这是要去哪?”

  “我有事要去找古董店老板”

  “可是现在已经很晚了,你还是不要单独行动,不然出事了就不好了”保镖好心的提醒。

  “谢谢你,我的安全我负责,也许我这一趟能问出穆叔想知道的事!回来我自己会跟穆叔交代”

  “好吧,那你注意安全”

  保镖虽然没再阻拦,却也偷偷的跟在后面保护她,毕竟自己的老板交代过不能让彦一心和穆叔出问题。

  ———————

  彦一心来到古董店,此刻这里大门紧闭,她在门口焦急的敲着门板,本来老旧的门板看起来就很不结实,此刻被她敲的砰砰响,感觉随时都可能破门而入。

  “老板开门,开门呐,我有急事”彦一心敲了几分钟没动静,她开始喊门。

  足足喊了十几分钟,门才“吱扭一声从里面被拉开:“是你?不是让你们不要来了吗?”

  老板披着一件外套,睡眼惺忪,打着哈欠,脸色不好,估计是不满自己睡梦被吵醒,毕竟此时已经十一点多了。

  “老板,我有急事,我可以进去说吗?拜托!”彦一心眼神带着恳求。

  这眼神好像月儿?老板为这似曾相识的眼神动了恻隐之心,不忍心拒绝:“进来吧!”

  内室的茶桌前,老板眼光灼灼的盯着彦一心的双眼若有所思,而彦一心则迟迟不知该如何开口,尴尬的转着手里的茶盏。

  两个各怀心思的人就这么一言不语的坐了半个小时。

  “噗哧…小姑娘,你不是有急事吗?怎么现在不着急了?”老板看她那可爱又尴尬的模样,忍不住笑了出来。

  “老板,身上长黑色曼珠沙华必须具备什么条件?”彦一心试探性地开口。

  “为什么这么问?难道你还见过除了古月以外的人也长了吗?”老板这么随意反问,到让彦一心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彦一心知道这朵花是特别的存在,只是为什么偏偏会和她扯上关系。她也听到齐阳和穆叔的对话,这朵花的出现必定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最主要是不能让齐阳知道,当初穆叔说只有跟不爱自己的人发生关系才会长出黑色曼珠沙华,所以她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老板我今天是为了自己来找你的,今天我们之间的谈话内容你能为我保密吗?你答应我、我才能说!”彦一心不弄明白的话估计以后她会寝食难安,索性豁出去了。

  老板望着这双熟悉的眼睛,仿佛看到了18岁的古月,曾经也是用这样一双无辜又热切的眼睛看着他说:“御长老,让我出去看看吧,我想去外面的世界,我保证平安回来……”可是谁又知道几年后她拖着一身的伤痛回来,不仅是身体上的伤还是心理上的伤,都让那个单纯善良快乐的古月死了。

  “老板,老板,你怎么了,干嘛这样看着我?”彦一心唤醒了盯着她不自觉陷入回忆的老板。

  “呃,不好意思,刚才想起一些事情,小姑娘,你说吧,我答应你今天的事绝对不会让第三个人知道”老板不好意思的收回自己的眼神。

  “老板你先告诉我什么人才会有这黑色曼珠沙华,你应该知道吧”

  老板点点头“和古月有血缘关系的才会有”

  “什么!”彦一心激动的站起来,声音提高了好几倍,嘴巴张得老大,眼睛瞪得很大,只差没尖叫了。

  “也就是说只有墨古其杰家族的人才会有!”老板感觉到了彦一心的古怪,但是他没点破。

  “墨古其杰?那是什么样的一个家族?”彦一心自知失态,震惊过后又慢慢的坐下来,神情也恢复过来。

  “小姑娘想听墨古其杰家的故事吗?”

  “你会说吗?”

  “当然!只要你告诉我你来的目的?”

  彦一心心想,看来不把自己的事说清楚,老板是不会透露太多的信息的。

  “就在刚刚我发现自己后背也有一朵黑色的彼岸花!”

  “你,你说你也有”这次轮到老板震惊的站起来,他甚至激动的想亲眼所见才好!

  他以为彦一心是见过另外的人有,怎么也没想到就是彦一心自己。

  彦一心怕老板不信,她把外套脱了,里面特意穿了件工字背心,衣袖位置稍稍拨开一点就能看见。

  老板激动的一时间说不出话,他看清楚了那不是纹绣上去的。他的眼睛一刻也没再离开彦一心,上下来回的打量着彦一心。

  “像,越看越像!这眼睛最像,难怪我第一眼看见你的眼睛就觉得很熟悉。也许这就是老天爷保佑啊……哈哈…月儿你终于可以不用自责了!”

  “孩子,你今年多大,你的父母在哪?”

  老板态度突然转变,言语中透着浓浓的疼爱,就像一个长辈对晚辈的疼爱。

  父母?彦一心眼睛微眯,脸色瞬间变的阴沉下来。

  “其实我是一个孤儿,从来没有父母,我一个人生存于世,不过看来你能解开我的身世之谜!”彦一心想到自己刚出生就被扔了,脸色变化后跟着语气也冷冰冰的。

  两人的态度突然间出现了极大的反差,不过彦一心的态度一点也没影响到老板,他还是一副慈祥长辈的模样看着彦一心!

  彦一心很纳闷,这老板看起来也就30多岁,为什么会让她觉得他像古稀之年的老人家呢?

  “不,孩子,你有母亲的,你的母亲是墨古其杰月儿,墨古其杰家族从来都是一脉单传,所以除了月儿是你的母亲别无二者。你的父亲?如果没出错就是今天和你在一起的那位先生,月儿此生就跟过他!”老板也不拐弯抹角,该说不该说的统统都说了,这事八九不离十,而且墨古其杰家的血脉无法冒充的。

  一个比一个重磅的消息砸得彦一心脑子短路一般,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面无表情,她完全失去了思考能力,震惊!无法置信!因为没有享受过亲情,所以她没有别的情绪,也许曾经有羡慕过别人有父母,也许某时某刻期待过幻想过……当事情真正发生的时候她却没有感到开心!

  当初发生了什么?一个刚刚出生的婴儿会被扔掉?20多年来他们可曾想过、念过、找过?当她忍受饥寒交迫,遭到虐待的时候他们在哪?

  有父母又如何?她还不是要一个人艰难的在这世界上生存下去!如果她运气差一点,内心脆弱一点,她根本活不到现在!

  她该庆幸吗?她该兴奋吗?

  呵呵呵……如今她好像已经不需要父母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