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残阳凄艳

第四十四章 怪异的古玩店

残阳凄艳 陌千橙 3698 2018-12-09 15:42:18

  穆叔惊愕的看着齐阳发给他的照片,他激动得热泪盈眶,嘴角颤抖……

  穆叔立马从酒店赶到了齐阳的病房,当时季飞和齐阳在病房里正讨论着世界上到底存不存在黑色的曼珠沙华这种花。

  “齐阳,快告诉我这幅画是哪里找来的?这上面的人是不是古月?”穆叔的身影才刚到病房门口就迫不及待的追问齐阳。

  “穆叔,这是还原组织搜寻到了一台电脑里保存着这张照片,IP是云南丽江,只要您这边确认了这个就是黑色彼岸花,那我们就立马联系这台电脑的主人,向他打听这张照片的出处。”

  “是是是,这个就是的,和我当年看到的一摸一样,就算这个是刺绣图案我也不会认错,不得不说这个刺绣师绣工极好,里面的人被他绣的栩栩如生。”穆叔一个劲的点头示意,这张照片是他这20年来得到的最好的消息,也给他这颗不甘的心带来了希望。

  “穆叔您别激动,我立马叫人联系这个人,我相信只要在这世上存在过的人就肯定会被找出来,何况还原能力这么强大,我和阳一定会帮您找到的”季飞立马安慰道。

  “穆叔您说这世界上真有这种花吗?如果有的话我们为什么一点资料都找不到?如果说没有的话那古月他们身上自己长出来的花又是怎么回事?我是一个相信科学的人,可是古月的事让我对神怪之事有了怀疑的态度!”

  这件事何止是齐阳好奇,所有在调查这件事的人,都被这件事激起了好奇之心,一个个都特别的上心,就像人类第一次听说UFO一样的稀奇。

  “我也不知道有没有这种花,这件事我知道的不多,古月留给我的信息就这么多!当年我也查遍了所有关于彼岸花的资料,甚至还找过几位研究奇花异草的教授,他们都没见过甚至都没听说过黑色彼岸花,当我问及他们的时候,他们都坚信世界上肯定有很多我们都还未发现的事物,万事皆有可能!”

  齐阳和季飞都点头认同这种说法,万事皆有可能。

  “我已经让人联系照片的主人了,应该马上就有消息了”

  滴滴滴……

  齐阳话刚说完手机就传来了信息,原来那个人只是一个旅客,这几天刚好在云南旅游,在一家古玩店里发现了这幅画,当时觉得漂亮就想买下来,可惜老板说不卖,他就趁老板不注意偷拍了下来,刚刚才保存半天时间就被还原的人发现了。

  齐阳的人已经给了那人一笔钱让他将这件事情保密,所以不用担心消息被另外那一帮人知道。

  穆叔听齐阳说了原委,他马上提出要亲自去那家古董店一趟,他不想错过这次机会,哪怕白走一趟他也要亲自去确认。

  齐阳知道穆叔决定了就不会改变,即使他很是担心穆叔的安危,也不忍心劝阻,毕竟这是穆叔这辈子最大的执念。

  “穆叔,你要去云南我不反对,但是你把我的人带上,他们一个能顶你十个保镖有余,另外我让彦一心跟着照顾你。”

  齐阳的安排穆叔也不拒绝,齐阳就像他的儿子一样关心他,他心里确实很欣慰。

  “好,都听你安排,你那女保镖我挺喜欢的,有她陪着解解闷也好,我一刻也等不了,现在就出发吧!”

  当彦一心听到是陪穆叔去寻找古月的消息,她挺感兴趣的,所以很干脆地答应了。

  临走前齐阳交代彦一心:“彦一心,我命令你一定要以穆叔的安全为主,一路平安!”

  ——————

  彦一心和穆叔乘坐的是季飞家的豪华私人飞机,在彦一心眼里季飞就是个谜。

  彦一心和穆叔原本都各怀心思看着机窗外的蓝天白云……

  突然耳边响起了穆叔的声音:“小姑娘,你叫彦一心是吗?”

  彦一心立马礼貌的转过脸回答:“是的穆叔。”

  “我可以叫你一心吗?其实我第一次见到你就觉得挺有眼缘的,你板着脸的样子其实挺像古月的……”

  “穆叔,您可以叫我一心,我不是对您板着脸,我只是习惯了没有表情,抱歉!”

  “呵呵,没事,我此刻只想找个人陪我说说话,其实这一趟我心里好紧张。”

  “您要不嫌弃就把我当聊天对象吧,齐少让我来照顾您,这陪聊应该也算照顾的范围吧!”

  彦一心傻乎乎的语气瞬间逗乐了穆叔,差点让穆叔那保养不错的脸上笑出褶皱来。

  “哈哈哈哈哈……小妮子你真可爱,我好像心情没那么紧张了!”

  气氛轻松下来,穆叔话匣子也打开了,他和彦一心说着记忆中和古月一起做过的事情,而彦一心也听得很入迷……

  两个半小时很快就过去了,飞机落地。

  彦一心扶着穆叔走下飞机,后面跟着齐阳安排的5名外籍保镖,这几名保镖曾经都是凶狠的亡命之徒,各个身材魁梧高大,身手了得,虽然长相并不凶神恶煞,也够威慑到旁人不敢随便靠近了。

  云南丽江,这里不是齐阳和季飞的势力范围,所以没人来接待他们,一切都要靠他们自己安排打理。

  “哎呀,我还是十几岁的时候跟着我母亲来云南丽江旅游过一次呢,现在几十年过去了这里变化应该很大吧!”一出机场穆叔就感慨起来。

  彦一心第一次远行,她完全不知道云南丽江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所以只能安静的跟在穆叔身边。

  “一会我们去哪?”穆叔扭头问身后的保镖们。

  其中一个保镖走出来用国语恭敬的回答:“穆先生,照片所在地方在丽江古玩城,我们先去那里,我们的租车已经在停车场候着了!”

  ……

  一个小时后,一行人来到了一家名叫“古奇缘”的古玩店,比起其它的店这家店铺显得十分破败清冷,门头招牌特别的旧,上面的蜘蛛网都没清理,店铺里面乱糟糟的,光线还很暗,一点也不像开门做生意的地方。

  “穆先生就是这里”之前那名保镖指着这家店。

  “嗯,你们在外面等我,一心你跟我进去瞧瞧”

  “好”

  穆叔进到店里就迫不及待的要找那幅画“老板在吗?有人吗?”

  彦一心跟在穆叔身后总感觉这家店很怪异,她观察周围的事物,这里说是古玩店,可是压根没见到什么古玩,倒是复古的桌子板凳这类的家具比较多,而且这些家具都落了好大一层灰,说难听一点就像废墟……

  “丫头,这里好想没人呢?”穆叔喊了几声也没听见有人回答。

  “是不是搞错地…啊!穆叔你看!”彦一心本想说是不是搞错地方了,结果眼尖的发现了放在一张龙凤古床上的框画,在飞机上穆叔给她看过那张照片,她此刻用手指着那张画。

  “就是它”穆叔话还没说完就朝着那张龙凤床走去。

  没想到近看这幅画的效果更加美,这刺绣的功夫真的是登峰造极了,简直就像脱脱的一个真人在玩水,好像画中人随时都有可能回过头来!那朵黑色的彼岸花也仿如真花般鲜嫩!

  穆叔情不自禁的身手想要摸上去,结果被一个苍老的声音阻止了……

  “喂,不要碰”

  穆叔和彦一心同时回头,看见一个年轻男子从内室里走了出来,可是刚才那苍老的声音不像是他发出的,直到男人走到他们面前才再次开口说话:“不好意思,我是这里的老板,请问你们是要买东西吗?”苍老的声音再次响起。

  没想到这年轻的人居然有一副这样的嗓音,这样的搭配让彦一心觉得好诡异。

  “老板你好,刚刚看到这幅刺绣图案非常喜欢,请问这个什么价?”穆叔客气的询问价格。

  老板没有说话,而是一边打量穆叔和彦一心,一面不知道在想着什么,眼神带着防备。

  “我是很有诚意的要买它,请你开个价吧!”穆叔看他不说话,有点着急了!

  “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我再决定要不要卖给你!”老板不慌不急。

  “好,你问吧”

  “我想知道你为什么想要这幅刺绣,你看它的时候为什么那么激动?”老板目光锁着穆叔的眼睛。

  “不瞒你说,我见过这朵花”

  “什么?你在哪见过?”老板激动的抓住了穆叔的手。

  彦一心见状赶紧上前一把拨开了他的手,然后挡在了穆叔面前,眼里充满防备:“你干什么?”语气也很不好。

  只见老板收敛起自己激动情绪,他不好意思的的道歉:“对不起,刚才我有点失控,冒犯了!”

  “没关系,你刚才激动,是不是因为你也认识她?”穆叔从彦一心身后走出来指着那幅刺绣。

  “看来,有些事情就是冥冥之中注定的吧,有些秘密始终是守不住的!”

  老板自言自语说着奇怪的话,穆叔不解的看向彦一心,彦一心瘪瘪嘴,耸了一下肩表示她也不知道什么情况。

  “老板你这是什么意思?”

  “罢了,我们去里面坐着聊吧!”老板转身朝他刚才出来的地方走去。

  穆叔和彦一心跟着老板来到了内室,里面的每一样摆设都很奇特且漂亮,不像古代的那些精美工艺品,也不像现代的风格。

  彦一心是一个井底之蛙一样的人没见识也很正常,但是连穆叔这样见多识广的人也不认得这些东西是什么。

  年轻老板看到他们两人都一脸好奇和疑惑,他只是轻笑不语。

  “两位请坐”老板客气的邀请穆叔和彦一心在一张雕刻有彼岸花的茶台前坐下。

  “谢谢”穆叔和彦一心同时道谢并坐下来。

  老板边泡茶边说话:“两位是不是觉得我这里很奇怪,其实我这里并没什么古董宝贝,就是些老旧的家具,也不值什么钱,过来买卖的都是本地附近的一些人”

  “确实很特别,你这里的东西我都没见过,难道这都是当地的名族特色吗?比如这件像犀牛角一样的东西是什么?”穆叔指着旁边一个超大的犀牛角一样的东西,上面有几个硬币大小的孔。

  “呵呵,这并不是任何动物的角,这是用阴沉木雕刻的,这是一种乐器,他能模仿各种野兽的叫声,它可以用来娱乐、也可以用来驱赶外敌。”老板耐心的解释,脸上还有骄傲。

  “哦?这么神奇的乐器,还是第一次听说,也不知道是谁发明的?”穆叔并不是迎合,他确实觉得这个很神奇。

  “这确实是一个很伟大的发明!二位这次来是为了那幅刺绣上的人吧?”

  “她是古月吗?”说出这个名字,穆叔明显的很激动。

  “她叫墨古其杰月儿,也许就是你口中的古月,也许不是……”

  “古月,我找了她20年,虽然没确定是不是她,但是我不想错过任何一个线索,何况她背上那朵花我认得”

  “可惜,你来晚了,只剩一副刺绣又有何意义呢?你爱她吗?”老板问穆叔的时候,眼里有一丝悲痛划过。

  “我爱她,我想爱她,可是我找了她20年都没机会告诉她,我爱她!”穆叔语气充满了无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