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残阳凄艳

第四十三章 往事揭露

残阳凄艳 陌千橙 3704 2018-12-07 00:04:32

  齐阳并没有立马断定这件事就是表面看到的结果。

  这么拙劣的手段,这么明显的陷害,傻子也不可能上当。

  季飞先入为主的对彦一心不满,所以不管这件事是不是真的他都会把气撒她身上。

  他只是不明白,这件事为什么对方要扯上彦一心,明明知道这漏洞百出的陷害连小学生都看得出来,那为什么还要做呢?更何况彦一心也不是什么重要的角色,这样多此一举的陷害又寓意何为?

  考验他齐阳的智商吗?还是在告诉他对方的智商只有如此而已?

  曾许琛?他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一个集桑码头应该不至于让他如此大动干戈,感觉事情越来越有意思了!

  彦一心进到病房,站在床尾:“齐少你找我?”

  齐阳抬头打量这个其貌不扬的女孩,身材干瘪,生性冷淡,一头笔直的黑发永远扎着马尾造型,不打扮,普通到不能再普通。这么普通的女孩到底有什么值得让曾许琛费心思的?

  “彦一心,听说在我昏迷期间你又去银行存款了?”

  这种事也要管?彦一心脑子真不够用,这员工存个钱也要汇报老板吗?

  “是的!”

  “你哪来的钱?为什么我每次住院你都要去银行?”

  彦一心真是醉了,这是不是管得太宽了点。

  “齐少,这都是我的私事,好像没有报告的必要吧!”纵使心里再多不满,彦一心也只能不动声色。

  “没什么,我只是担心我的员工赚了不义之财,败坏人品”齐阳低头玩着手机,其实是在用余光观察彦一心的表情。

  不义之财,这四个字深深刺进了彦一心的心里,她垂下眼皮,默默消化来自内心深处的难过。

  果然又心虚!齐阳心里不仅嗤笑,他现在对彦一心越来越好奇。

  “彦一心,大家都怀疑你是我的对手安插在我身边的间谍,你对这件事怎么解释?”齐阳眼神灼热,说出来的话却冷冰冰的。

  彦一心知道肯定是因为李楠这件事大家对她有怀疑,她自己后来也分析过整个事情的经过,确实矛头都指向她,但是她问心无愧,她不怕任何流言蜚语,她只怕齐阳也不相信她。

  “齐少,那你是怎么想的?”彦一心目光复杂。

  “我怎么想没必要告诉你,我只想从你口中听到实话”齐阳眼睛微眯,眼睛里像有一潭深不见底的幽潭水。他表情微微不悦,一个高高再上的王者,哪有能容忍别人来试探他的道理!

  彦一心知道是自己矫情了,她哪有资格这样和他说话,吞下那一缕苦涩,收起自己的情绪:“齐少,从我跟在你身边第一天起我就说过,我不会做任何对不起你的事,此生都不会!”

  “此生?有意思,你知道一生有多长吗?我很想知道你拿什么保证”齐阳听了很多次这样的话,在他的认知里绝对没有谁是天生就要为谁而活的,所以他更想知道自己跟彦一心到底有何渊源,以致她总是这样豪言壮语!

  “我……”彦一心语塞,她真的不知道该拿什么保证,总不该说用自己的心和爱保证吧?她一无所有,除了有颗爱他的心让她能坚持下去,别的她还真的拿不出来,甚至这颗心都不敢拿出来!

  “呵,一个人说大话也是需要有底气的,彦一心,你还不打算说实话吗?其实你早就认识我对吧?至于你为什么到我身边我还是很好奇的?我最后再给你一次机会,说还是不说你自己看着办!”

  彦一心不擅长说假话,但是她担心不说个所以然的话,齐阳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内心几经挣扎,彦一心妥协了。

  她从怀里掏出了那颗卡地亚戒指,本来她已经把这戒指放回首饰盒收藏起来了,几天后她还是忍不住拿出来,虽然不适合再像之前一样戴在脖子上,但是她可以放在自己的贴身口袋里,只有这样她才有勇气面对他的一切。

  彦一心走到齐阳面前,慢慢摊开手掌“齐少还记得这个吗?”

  第一眼齐阳便认出了这是彦一心之前戴在脖子上的戒指,他好久没见她戴过了。

  齐阳不明所以,用眼神示意彦一心她这举动是什么意思?

  “这是8年前你送给我的,齐少还记得吗?”彦一心还真怕他忘了。

  齐阳接过戒指,仔细查看戒指内壁上的刻字,回忆就像倾泄的洪水般涌来,一幕幕浮现在齐阳眼前,那段灰暗的日子是他不愿意再去触碰的记忆。

  那一天发生了太多不幸,他和陈丞的孩子那天没了,他差一点因为车祸丢了性命,他的组织也遭到重创,原来彦一心就是当年帮他紧急求助的那个女孩。

  他已经不记得当时的她长什么样了,唯一还清晰的就是当时他躺在血泊里看见的那双睁得大大的给他力量的眼睛。难怪彦一心第一次跑到他面前主动要做他保镖的时候,他觉得她的眼睛漂亮。

  有了这层关系,齐阳看彦一心的眼神都柔和了一点。

  “当年幸亏你及时帮我求救,后来听我父亲说你走了,按理说应该是我欠你一个人情,还有你的资料为什么显示12年前空白,别告诉我你还有另一个不可告人的身份,当年也是故意接近我?”当初他醒过来的时候曾问起过自己的父母救他的女孩哪去了,他父亲说她拿了一笔感谢费就走了。

  当年齐阳的父亲压根没说他需要输血的事,因为齐阳要是得知一个小女孩用自己的命换回他的命,他肯定会良心不安,肯定会将当初还是孤儿的艳艳带回家收养。有钱人家哪里容得下一个小叫花子一样的人,所以齐阳父亲宁愿用钱买断这份救命之恩。

  彦一心其实很不愿意再去揭开那不堪的过往,她连自己都嫌弃自己的曾经。原以为自己可以用一个全新的身份再去认识齐阳,没想到最后还是要说一切。

  与其让齐阳怀疑她图谋不轨,还不如让他鄙视一回吧,起码她以后不用那么辛苦的守着这个秘密了。

  “你父亲还说了什么吗?”彦一心是个通透的人儿,她记得他父亲曾跟她说;“小丫头,我希望这件事不要让我儿子知道,他是个善良的孩子,他要是知道了一辈子都会良心不安的,你的条件我都会满足你的”所以才有了后来的帮她弄户口买房子的事。

  “就这么多,难道还有别的什么事?”齐阳将项链和戒指放进自己的公文包里:“这戒指还给我吧,当初我欠考虑,我之后再补一个礼物给你吧!”

  彦一心心想,这本来就是他的东西,貌似确实不适合她,所以她没有意见,只是点头默许。

  “说吧,现在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

  彦一心退离她床边一些距离,她才慢慢开口:“我是一个孤儿,在一家很破旧的福利院长大,差不多十岁那年被人贩子抓走了,他们将我卖给了一个偷盗团伙。在那里两年被他们魔鬼式的训练偷盗技术,几次三番差点被打死。遇到你那天是我第一次出任务,当时看你走路不方便所以想去帮你,之后发生的事你都知道了……你被送去医院后,你父亲为了感谢我,给了我500万,我拿着钱躲了起来,为了重新开始生活,我改名换姓。所以你查不到彦一心的过去。”彦一心避重就轻,心里还是有点心虚的,所以眼神有些许闪躲。

  “500万?我爸还真大方!那你现在来找我是为了让我报恩?可是我记得当初你说不要工资也愿意做我保镖,还信誓旦旦说要保护我!我可以理解为…其实你早就对我有爱慕之心吗?”齐阳那张好看的脸此刻笑得不怀好意。

  彦一心如遭雷击,她面上虽然不动声色,心里却已经慌乱不已。

  “齐少,你别开我玩笑了,我只是感恩你父亲当初的帮衬,如果没有那500万我就无法重新开始,也许早就被那些坏人打死了,在我心里你父亲就是我的再生父母,能有这样的改变也多亏了遇见你,所以我只想履行当初对自己的承诺,我没什么文化,只会些拳脚功夫所以想给你当保镖。”不知道齐阳会不会信,反正她不能让齐阳知道她的心思,他只要不嫌弃自己曾经的不堪她就心满意足了,至于别的她也没资格肖想。

  “呵,看不出来你还有情有义啊!还算你聪明,没学那些胸大无脑的女人用肉偿!待在我身边不是不可以,哪天你想离开我绝对不阻拦,但是没离开之前必须对我忠诚,这条路是你选的,所以你需要遵守我的原则。”齐阳说的一本正经毫不客气,有人要忠心于他他哪有拒绝的道理,里心别提多美了,只是他不能那么嘚瑟的表现出来。

  彦一心站在一边,尴尬的绞着手指。

  ————————

  病房里,季飞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一脸的不服气:“你说这是什么天方夜谭,那讨厌的女人居然是你的,你的救命恩人,你在和我开玩笑吗?”

  “飞,以后你不要再针对她了,她没问题”现在彦一心身份清白了,齐阳看她也顺眼很多,想起他们蚀骨缠绵的那一夜他的厌恶感也消失了,突然生出了一种渴望感。

  “阳,你居然一脸淫笑,你不会想以身相许你的救命恩人吧,那颗干瘪豆芽菜你也有胃口不成?”季飞真是一针见血,齐阳刚才不经意的出神那么几秒钟居然被他发现了。

  “收起你那些心思,我可是有老婆孩子的人了”他不想背叛陈丞,上次就是一个意外,如果不是性命攸关他肯定不会松懈自己的意志力。

  “最好是这样,看在你的面子上我以后尽量少看她几眼,免得我忍不住!”季飞说得苦大愁深的“不过这次的事情你怎么看?”

  “曾许琛已经不再是我们认识的那个人了,这几年他做了什么需要去查一下,反正不管他玩什么把戏,哼!我都奉陪到底!”齐阳很久没有遇到对手了,当一个高手能棋逢对手确实是件让人热血沸腾的事情。

  “对了,有件事忘了告诉你,刚才我收到消息,在云南某个地方有人拍到了一张照片,就是你要查的那个黑色曼珠沙华。喏,你自己看!”季飞将手机递给齐阳。

  手机上是一张刺绣图案,一个**的女人坐在繁花似锦的河岸边,又黑又直的长发批洒在身后,身下松垮的覆盖着一条大红色的纱裙,半边身子都被黑发遮住,刚好露出了左边的那朵黑色的曼珠沙华,很显然女人并不知道身后有人看到了这幅香艳美景,她依旧用脚丫子踢起水花,半截藕白纤细美腿暴露在空气中,光看腿型就能知道女人的身材一定也不差,可惜的是看不到女人的长相。这幅画不管是环境还是人物都很美,看一眼就有想掰过女人正的脸的冲动。

  齐阳没有见过那黑色的曼珠沙华是什么样子,但是这个线索也许很重要。

  于是他将这张照片发给了穆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