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残阳凄艳

第四十二章 李楠获救

残阳凄艳 陌千橙 3734 2018-12-05 22:03:17

  彦一心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一间地下室里,头顶只有一盏老旧黄色的灯泡。

  她检查了自己一遍,除了身体酸软无力之外,没有什么异常,她的手机就扔在她身边。

  她努力回忆起昏倒前的点点滴滴:“这是怎么回事?”

  拿起手机发现一格信号也没有,她慢慢爬起来打算找到门口先离开这个地方。

  “水……呼……”虚弱的声音从一个黑暗的角落里传出来,声音很小,但是她还是听见了。

  “谁?”

  彦一心一步一步朝那里走过去,因为角落里太黑她看不清,只能大致看到那是一个人形。

  打开手机电筒,照亮眼前的人那一瞬间她激动的差点落泪:“李楠?李楠,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李楠已经神志不清,无法回答她,他鼻青脸肿,身上都是血迹斑驳的鞭痕,光着膀子,手脚都被绑着。

  “到底哪个王八蛋把你伤成这样,李楠你坚持一下,我带你出去”彦一心没有时间伤感,她调整好自己的情绪,将绑着他的绳子解开,扶起李楠准备带他出去。

  地下室的门居然没有锁,他们很顺利的就出去了,一路上也畅通无阻,彦一心虽然感觉到了不对劲,但是她没时间去分析那么多,她只想快点将李楠带出去。

  原来他们被关在一家超市的地下仓库里,彦一心连拖带扛的将李楠带到了马路边,她立马给大头打了电话说明了情况,还好她昨天保存了大头的电话。

  很快季飞和大头他们就来了,当看到李楠的样子,一众兄弟们都特别激动,一个个气得将拳头捏得嘎嘎响!

  李楠是齐阳的贴身保镖,跟季飞也很熟悉了,这么多年还是有点感情的。

  看到李楠被折磨成这样他也心疼着,他巴不得亲手折磨死那个对李楠下手的人。

  “怎么回事?”季飞盯着彦一心,那眼神就好像地狱阎王要发怒的前兆。

  “季少,先送李楠去医院吧,他伤得很重,一会我再跟你们说明情况”

  ………

  医院里,李楠已经被推进抢救室……

  “彦一心你现在可以说了吧?”

  其实这一切发生的太奇怪,彦一心自己都莫名其妙,她犹豫着要怎么说!

  脑海里再三回忆,也没多少内容。

  “季少,我昨天夜里被人骗到酒店后门,然后被袭击弄晕了,等我醒来就发现李楠和我关在同一间地下室里,然后我把他带了出来,后来就通知你们了。”

  所有人都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她,好像她的话是天方夜谭,看这些人的表情没有一个人相信她说的话。

  “就这样?彦一心你当我们傻子?”季飞皮笑肉不笑的追问,他们找了好几天都没头绪,彦一心就这么轻而一举的将李楠找到了,这一切顺利得让人想骂娘!

  “就这样!”彦一心肯定的点头,不管他们信不信,反正事实就是这样。

  大头看彦一心的眼神变了几变,最后所有心思都化成冷漠的眼神。

  季飞转身走到楼道里给齐阳拨电话…

  “阳,你的女保镖能耐真大啊,我们费时费力都找不到李楠,现在她一来就找到李楠了,而且还不费一兵一卒”季飞语气带着揶揄。

  齐阳正在看公司里秘书带来的文件,听了季飞的话,不由皱眉:“别阴阳怪气的,好好说话。”

  “你的女保镖有问题,你打算怎么处理,还是我帮你处置?”季飞笑得一脸泛滥。

  “等李楠醒来再说,李楠情况怎么样?”

  齐阳语气平淡,听不出他的情绪。

  “李楠都是皮肉伤,没有什么大问题,等他醒了我就带他回去,你最好想清楚怎么处理你的女保镖,反正我不介意代劳的!”

  季飞和齐阳通话后,心里一直不舒服,他本来就看彦一心不顺眼,现在看她硬是扎眼,要不是为大局考虑他真想捏死她算了。真不知道彦一心哪来的天赋异禀让他第一次有想打女人的冲动,而且是那种见一次想打一次的感觉。

  李楠的伤口处理好了,彦一心一步不离的亲自照顾他。

  李楠因为伤口得不到及时处理有些发炎溃烂,导致他发高热,目前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

  晚上彦一心接到了张巧巧的电话

  “一心,我好多天没见到你了,你在忙什么?怎么也不回家啊?我好想你哦!”

  彦一心嘴角上扬,起码在这人情清冷的城市,还有张巧巧这么一个视她如亲人的姐妹,她心里一切委屈和难过都烟消云散了。

  “巧巧,不好意思哦,最近我有点忙,李楠受伤了,我要照顾他,可能好几天都不能回去看你了?你自己照顾好自己知道吗?”

  “啊?李楠受伤了?我明白了,那你好好照顾他,还有他在哪家医院,我下班去看他?”

  “巧巧,我们在B市呢,等他伤好了我们就回去了”

  “那好吧,先这样,有顾客来了”张巧巧看到超市门口有人,赶忙先挂了电话。

  “欢迎光…哎?陆星?”原来是陆星来了。

  “怎么,不欢迎啊?你那什么表情?”陆星拿了一瓶水拧开就咕噜咕噜的喝起来。

  “你来找一心吗?她已经辞职了”张巧巧一副不咸不淡的样子。

  “我知道,我来找你的!”

  听了他的话张巧巧像见鬼一样,找她?找她吵架还是打架?

  “干嘛?”张巧巧一脸防备。

  “喂,你那什么表情?我知道你是彦一心的好姐妹,我对你没兴趣!”陆星往收银台上放了几个硬币付刚才那瓶水的钱。

  “哦!原来你也喜欢一心哦,不过不好意思,你不适合一心,找我也没用!哼!”比起这老不正经的陆星,她觉得还是李楠适合彦一心。彦一心是她唯一的朋友,她可是要好好把关她的幸福才行。

  “嘁!”陆星朝她翻了个白眼就走了,本来还想找张巧巧这大喇叭打探一下行情,真是失策啊!想他陆大少纵横情场多年,什么女人没见过?什么女人搞不定?一个纯情小白兔级别的彦一心只需要他花点心思,他才不相信搞不定。

  ———————

  李楠醒来已经是第二天的事了,当时病房里只有彦一心在。

  李楠睁开眼睛,缓慢移动自己的身子,喘息声惊到了正在打盹的彦一心。

  “李楠,你醒了?太好了,你别动,我来扶你!”彦一心从沙发处两步跑到病床前,她小心的想扶起李楠。

  “一心?”李楠看着眼前这个他默默喜欢的女孩,如果是平时他肯定高兴得手舞足蹈,可是此刻他的心情很复杂,想起他这几天经历的事情,眼神里闪过失望,渐渐变得生疏。

  他默默抽回被彦一心扶着的手臂,客气又生份的说:“谢谢,我自己可以的”

  彦一心笑容一僵,看着自己空空的手掌,尴尬的停在半空。最后她放下双手,静静的站在一边。

  季飞带着大头刚好进来“李楠你醒了,感觉怎么样?”

  “季总,我没事了,都是皮外伤”李楠自己慢慢的坐了起来,他眼神不由自主的飘向彦一心。

  彦一心感受到了他的生疏,她猜想可能是因为他害羞,所以也没放心上。

  “李楠,你这几天到底经历了什么,是哪个G娘养的把你伤成这样?我一定给你报仇血恨!”季飞已经血脉喷张,有了要血洗沙场的冲动。

  “季总,这件事我想见到总裁后再说,我现在也醒了,您带我去找总裁吧!”李楠表情有点不自然,有些事情能拖多久算多久吧,他知道总裁的手段。就算事关他喜欢的人他也不能对总裁有所隐瞒,而且这件事不是一般的小事。

  “好吧,那你再休息一下,我安排晚上的飞机”

  季飞带着大头走后,留下彦一心和李楠尴尬的不知如何是好。

  最后还是彦一心打破了僵局,她给李楠倒了杯水:“李楠,你饿不饿?要不要我去给你买点吃的!”

  “一心,我不饿,你…你是怎么找到我的,谢谢你救了我?”李楠吞吞吐吐,他想先试探一下她。

  “我也不知道?昨天有人给了我一张字条把我引了出去,我被弄晕了,醒来的时候就和你都在那个地方。”

  “哦!”李楠垂下眼皮好像不打算再说话了。

  彦一心察觉到了他的反常,好像故意疏远她,她不知道自己哪做错了,自从找到李楠之后好像大家看她的眼神都很奇怪。她不是傻子,她怎么可能感觉不到!

  晚上一行人回到了A市,李楠被安排在齐阳隔壁的病房,由于齐阳还不能下床行走,李楠被大头用轮椅推到了齐阳的病房。

  齐阳让所有人都出去了,只留下他、季飞,李楠三个人。

  “李楠说说怎么回事吧?”

  李楠点头,然后将整件事说了出来。

  他当天晚上在酒店里睡觉,半夜接到了一个兄弟的求救电话,他赶过去的时候,发现人不见了,而自己还来不及做什么就被扎了一针麻醉剂。

  等他醒来的时候已经被关在一个废旧的厂房里。在那里的三天他们每天除了打他什么也没说,而且每次都打到他承受不住晕死过去为止。

  但是他被救的前一天晚上,他没有完全晕过去,但是那些人不知道。他清楚的听到了他们的对话,其中一个被称作曾总,一个叫阿东。

  他们说“那个人”确定齐阳已经受重伤住院,现在是他们行动的好机会。还说“那个人”已经到了B市,让他们把李楠先放了。

  然后第二天彦一心找到他救了他。

  李楠知道他们说的“那个人”其实就是安插在齐阳身边的人,当时他没有怀疑过彦一心,当得知是彦一心救了他的时候,他心里充满了不可置信。

  李楠没有说出自己的想法,他只是陈述了整件事情。但是齐阳和季飞都明白了“那个人”应该就是指彦一心,毕竟这么明显的事。

  “呵,我就知道那个女人不是好东西”季飞掐着腰来回走,他的气没地方撒。

  “李楠,他们还说什么了吗?”

  “没有,就说了那么两句”

  “你确定他们不是故意说给你听的?”

  “我确定,因为当时他们以为我已经晕过去了!”

  齐阳没再说话,他一只手摩挲着下巴,略有所思。

  “阳,你难道还觉得这是误会吗?你看看每次你出事都少不了那个女人,而且你在抢救的时候那女人消失了两个多小时,我派人去找她,她居然在银行存钱,反正我就觉得是她”看齐阳不相信,季飞都开始跳脚了。好不容易有个机会惩罚彦一心,他当然不想错过。

  “你说我在抢救期间她在存钱?”齐阳突然想起上次在秦老大那里受伤了她也去过银行,有时候巧合多了就不是巧合了。

  “对啊,这种人你还是早点处理吧,放在身边就是个危险!”季飞那是巴不得代替齐阳来处理彦一心才好。

  “总裁,这事,您还是再调查一下吧,我不太相信是一心!”李楠跟彦一心接触过好多次,他从心里就是不相信彦一心会害总裁。

  “你们先出去吧,让彦一心一个人进来”齐阳依然很平静,看不出他对这件事的态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