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残阳凄艳

第三十八章 另一个阴谋

残阳凄艳 陌千橙 3890 2018-11-30 12:46:13

  彦一心被季飞关了起来,说是要等齐阳醒来后再处理这件事。

  季飞的行为其实就是强词夺理,他把彦一心关起来就是故意的,这种时候他才不管什么狗屁道理,反正他就想拿彦一心出气。

  在一间光线昏暗的屋子里,彦一心静静的抱腿坐在角落安静得就像不存在,这间屋子除了有一小抹光线从墙面上方透进来,十几平的空间没有任何设施,但是水泥地面还算干燥干净。

  门外还有两个保镖看守,送饭,还好季飞在吃食上没有虐待她,虽然没有大鱼大肉,但是起码没有给她剩饭馊水。

  也不知道过了几天,大门终于被打开了,彦一心坐在角落里仰头望向来人。

  “不错嘛,精神状态挺好的,啧啧啧……跟我走吧”季飞看起来心情还不错,没说什么难听的话。

  呵呵,状态好?她这带着伤又刚抽了血的身体没死就不错了!

  “去哪”彦一心声音沙哑

  “你老板醒了,要见你”

  他醒了?彦一心在心里悄悄松了一口气,踉跄撑起自己的身体,跟着季飞上了车。

  —————————

  这座城市的某一座豪华别墅里,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玩味的看着另外三个人:“你们说的是真的?齐阳身边的女保镖身份另有隐情?”

  “是啊,曾总,那次在我的赌场里我看得出齐阳很在乎她,还替她挨了一刀,而且那女的对他肯定有情”说话的正式秦老大。

  “没错,大哥,齐阳上次也是单枪匹的从我手上救了那个女的,最后应该是还和她做Ai了,不然那女的不可能活到第二天”那个给彦一心注射毒P的人也证实秦老大的猜测。

  “啊东,你说齐阳给那个女人解毒?有证据吗?”曾许琛眼里闪着精光。

  “大哥,我的眼线说齐阳送那女人去了酒店,第二天他才离开,而且衣服都换过了,绝对没错”啊东一脸愤恨的说道。

  “曾总,上次我们本来就偷袭成功了,谁知道又是这个女的跑出来闹事,还找了个帮手把齐阳救走了”另一个男人也愤愤不平。

  曾许琛听完他们的话,目光继而转向身后的大屏幕,上面是彦一心的照片。

  “啊东,秦老大,大刀,看来我们应该导演一场好戏,所有行动中,我们的人不允许伤害陈丞半根毫毛,懂了吗?”曾许琛语气不容置疑!

  另外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终一头雾水的答应:“是”

  “好玩的游戏要开始了,齐阳准备接招吧!哈哈哈”

  一场阴谋诡计在萌芽中……这座城市又会被掀起什么样的腥风血雨呢?

  ———————————

  医院高级VIP病房里,齐阳光着膀子,腰腹部缠着厚厚的绷带,靠坐在床头上,眼睛盯着门口。他右手边的桌面上放着一张照片,内容是彦一心抽血那天走进自助MTA机存钱的一幕。

  门被推开,季飞和彦一心一前一后的进来。

  “喏,人我带到了,没有你的吩咐我都不敢对她动刑”季飞说完后瞪了一眼彦一心才退出房间。

  彦一心看着齐阳,除了那不易察觉的关心,她目光坦坦荡荡。

  “彦一心,这次是怎么回事?我需要你解释,如果前几次是巧合,那么现在呢?你知不知道陈丞是个孕妇?”齐阳声音不大,还带着大伤初愈的虚弱。虽然人虚弱,但是那气势威严一点不减。

  “齐少,我说只是巧合你信吗?”彦一心对上他锋利的眼神,毫不躲闪!

  “那这个是什么?”

  话音刚落,一张照片就飘到了彦一心面前。她捡起来,看了一眼。

  “齐少这件事是我的私事,跟这件事无关!如果你是因为这次我对夫人保护不利而生气,你可以将我赶走”三番五次的被怀疑,她心里也不好受的!

  “可笑,事情没查清楚之前你以为你能溜吗”

  ……哎!彦一心只能在心底叹气。

  “彦一心,从今天开始,你必须寸步不离的在我身边,直到真相水落石出,我妻子那边我会另派靠的住的人过去”

  他是说她靠不住吗?呵呵,命都可以为他丢出去……居然说她靠不住!

  她从来都知道,齐阳决定的事情就没有收回去的意外,所以她不用表态也必须按他说的做!

  ——————————

  陈丞在家给齐阳煲汤,已经怀孕三个月的她开始出现孕吐的反映了,为了齐阳她忍着难受也要亲自熬汤。

  她将饭菜打包好准备出门,发现门口有一个信封,注明:陈丞亲启。

  出于好奇,她返回屋内,打开了信封,入眼那一瞬间她如雷灌顶,瞪着大眼睛不可置信。颤抖着双手将照片一张张抽出来,边抽边流眼泪……

  最后她失魂落魄的跌坐在地上,嘴里呢喃:“不可能,照片是合成的,骗子,我要去问阳,他不会骗我的,对…对、去医院”

  当陈丞跌跌撞撞打开齐阳病房大门的时候她看到让他差点奔溃的一幕,彦一心背对着门口,整个人的上半身都附在齐阳身上,她的手居然还抱着齐阳的脖子,两颗头靠得很近,彦一心还轻声问:“这样可以吗?”而齐阳却回答“嗯”。

  这一幕在陈丞眼里却十分暧昧,加上齐阳那沙哑的嗓音,就像每次情欲被挑起的时候!

  门打开的声音惊到了二人,彦一心感紧起身躲开,齐阳警惕的眯起眼睛,发现来人是陈丞才变换成温柔的模样。

  陈丞身后还跟着一个手足无措的保镖,连他都误会了:“齐总,对不起,我没拦住夫人”

  尼玛!这是什么鬼的解释,这解释简直就是年度最大坑。这手下肯定是猪投胎的,这点眼力都没有。

  “走吧别添乱,把门拉上”齐阳扶额,怎么有这么蠢的人。

  “陈丞,过来,你怎么了?脸色这么差”齐阳温柔的对还在门边一脸伤心的陈丞招手。

  陈丞回过神,看了一眼齐阳,又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彦一心,她总觉得他两有问题。

  人就是这样,要么不怀疑,一旦有疑心了就草木皆兵,看什么都有问题。

  其实刚才是齐阳让彦一心扶他躺下去,枕头没摆好,让彦一心给他调整一下,因为角度的关系被陈丞和保镖同时误会了。

  陈丞来到齐阳身边,她一肚子的疑问想要问齐阳,可是现在她又问不出口了!她说过要一直都相信他的,两个人要相互信任的。

  “怎么了?哭过了?”齐阳蹙起眉,盯着她布满血丝的眼睛。

  陈丞低下头,趴在他床边,用他的手覆在自己脸上“没事,就是太想你了,刚刚做了噩梦被吓醒,就跑来找你了”

  “我这样子是不是很好笑?呵呵”陈丞努力化解这份尴尬。

  “呵,胆小鬼,那要不要在这里陪我再睡一会,这床很大”齐阳拍了拍身边的空位。

  “这、不好、吧”陈丞吞吞吐吐的看向彦一心那边。

  彦一心秒懂,识趣的退了出去。

  直到彦一心的身影被门板隔绝,陈丞才收回目光,他这一举一动都落入齐阳的眼里。

  “没有外人了,能说说你到底怎么了,我才不相信你会被梦吓成这样,曾经陪你去逛鬼屋都没见你害怕过”齐阳视线拉长,好像在回忆当初的画面。

  陈丞:“阳,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齐阳:“当然,问一百个都可以”

  陈丞:“彦一心是你从哪找来的呀?”

  齐阳:“这个问题还真不好回答”

  陈丞心里咯噔了一下,齐阳的声音继续响起。

  “陈丞,你是不是听到什么,或者看见什么?误会什么?你今天这么反常是因为彦一心对吧?其实彦一心的背景我也查不出来,现在她是敌是友我也不清楚,将她放在眼前是最安全的选择”齐阳说这段话表情异常严肃认真。

  陈丞咬着唇,她有点无地自容,果然是自己被人利用了,她怎么可以怀疑自己的老公。第一次不信任他,害他们失去了一个孩子。以后她不可以这样,她不能因为误会让悲剧重演。

  “阳我收到了匿名照片,里面都是你和彦一心在一起的亲密照,所以我就,我就、慌乱了,对不起!我不该怀疑你,也不该小心眼!”陈丞眼眶里的泪水又要流下来了。

  “我不怪你,不过以后有疑问一定要跟我沟通,我站得越高,敌人就越多,有时候防不胜防,我自己的安危我可以掌握,可是你和孩子是我的软肋知道吗?所以只要不是我亲口承认的都不会是真的!现在你只管好好备孕,把自己和孩子的安危放第一知道吗?”齐阳说太多话,声音都有点无力了。

  “嗯,知道了”陈丞破涕而笑,露出美丽的笑容!

  陈丞听话的躺在齐阳身侧睡着了,在这温馨的房间里,忽然响起了一阵熟悉的铃声。

  齐阳拿出手机查看信息,原来是基地里的手下发来的信息,穆叔的事有眉目了。苦苦寻找了3年多,终于有消息了。

  齐阳马上打电话给穆叔:“喂、穆叔是我”

  电话那头的穆叔听到齐阳的声音开心得不得了:“哎呀……你小子终于想起我了,新婚把你幸福得找不着北了吧”

  “穆叔,你的事有眉目了”事情重要,齐阳就没和穆叔打哈哈斗嘴。

  “什么,哐铛”电话另一端传来穆叔激动的声音,同时也有物体倒地的声响。

  “穆叔,这件事在电话里不好说,你最好来一趟A市,还有就是有另一拨人也在找她,所以你确保这件事只能自己知道,连身边的人都要防着,我感觉这件事不单纯。我现在受伤不方便过去你那里,要辛苦你跑一趟了”

  “好好好,把你的位置发过来,我去A市找你”穆叔双眼通红,声音哽咽,手指颤抖,此刻哪还有平时的威严,现在的他和普通老人家没什么区别。

  挂了电话,穆叔就带了两个亲信往A市赶!

   3个小时之后,穆叔风尘仆仆的出现在齐阳病房里。

  陈丞已经被送回去了,彦一心则守在房间里随时听候差遣。

  当穆叔看到齐阳的现状十分担忧,一个劲的责备他:“小子,你怎么这么不懂得照顾自己呢,我一把岁数了你还想让我白发送黑发吗?是不是嫌我命长,要吓死我才甘心,你别着急,我的都会留给你,就安安生生让我见了孙子再走行吗,你个死小子”

  “好了啦,穆叔别念叨了,我这不是还没死吗?”

  “你父母也是的,你结婚了他们就萧洒的走天涯了,也不用管你这混小子了,下次再敢受伤我一定要给他们通消息”

  “可别,我错了还不行,绝对不再有下次”

  “这些都是补血愈合伤口的好东西,让人拿去炖了给你喝”随手就把几个大袋子放在了床边的柜子上。

  穆叔也是个刀子嘴豆腐心的人,因为年少轻狂,不懂得珍惜,弄得现在连个一儿半女都没有,他把齐阳当成了自己亲生的看待。

  “穆叔这次收到的消息是确信的,那个女人在J国出现过,我手下每天流连世界上所有的监控,人像对比塞选,前几天终于塞选出了一个模糊的侧脸,刚好那天她穿着露背晚礼服肩上的披肩滑落,露出了那朵黑色的花”

  “我等了20年,终于有眉目了,不管如何我都要找到她,如果不是遇到你,也许这遗憾我要带入棺材里了”穆叔开心得不得了,还好他知道要克制,不然肯定老泪众横了。

  彦一心站在远处默默低着头,二人可能太专注了,居然没发现彦一心还在房间里,所以都没顾忌到内容是不是需要保密。

  其实彦一心对他们的谈话一点也不感兴趣,所以低着头神游外太空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