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残阳凄艳

第三十四章 亲自出马

残阳凄艳 陌千橙 3641 2018-11-24 21:04:50

  晚上李楠独自来到了彦一心上班的超市门口,平时巴不得有机会找彦一心说句话都好的他,今天却踌躇着不敢进去。

  眼尖的张巧巧发现了李楠在外面犹犹豫豫的,她好奇的走到他面前“嗨!李楠你干嘛呢?”

  李楠尴尬的打招呼:“呵呵,巧巧”

  “你在这扭扭捏捏的干嘛?偷看一心吗?”张巧巧小声的问李楠,脸色还带着坏笑。

  “没有,我找一心有点事,你帮我叫她出来呗”

  “你今天怎么回事?平时不都是自己直接进去找她的吗?哦!我知道了,你是不是要表白,所以不好意啊?”张巧巧捏着下巴,一副了然的表情。

  “哎呀,瞎想什么,真找她有事”李楠真是服了张巧巧的八卦体质。

  张巧巧瘪瘪嘴转身进店里把彦一心换了出去。

  彦一心站在李楠面前一脸的疑惑:“李楠,这么晚找我有事吗?你不需要值班吗?”

  “一心,你喜欢现在的工作吗?想不想换工作?”

  彦一心纳闷了,陆星问她要不要换工作,现在李楠又来问她想不想换工作。如果这两人不是约好的,那也太巧合了吧?

  “李楠,我现在的工作蛮好的,没打算要换工作。你这么问是有什么原因吗?”

  “呃…就是总裁、想让你回去上班,让我来问问你的意见”李楠一直观察着彦一心的反应。

  彦一心垂下眼睛,沉默了两分钟,然后才问;“为什么?”

  “我也不知道总裁为什么突然要你回去,他这次只是让你陪着陈…总裁夫人”李楠挠挠头,他也很费解自己的老板为什么脸皮这么厚?

  总裁夫人?彦一心愣了一下,第一次听这称呼还真有点不习惯。

  如果是之前她肯定会毫不犹豫的答应,可是现在她不想离他太近,更何况他现在和陈丞朝夕相处。不管她给谁当保镖都免不了天天看他们秀恩爱,她可以将自己的感情埋起来,但是她没信心做到毫无感觉。所以现在的距离是最好的,双方不影响对方的生活。

  “李楠,如果我拒绝呢?”

  ……李楠真的被这话给问住了,彦一心当然有拒绝的权利,但是他没法给自己老板交代啊!

  “一心,你有你的选择权,我就来问问你的意思,你要不愿意我就回去转达给总裁就是了,呵呵!”

  “嗯,不好意思,让你白跑一趟”

  “呵呵,没事,那我先走了,再见”

  李楠蔫巴巴的离开了……

  ————————————

  第二天早上,

  “你说她不愿意?”齐阳听到李楠说彦一心拒绝回来,他眉头紧锁。

  “是的,她说她很喜欢现在的工作”李楠顶着压力如实回答。

  “你有说工资任她开吗?”齐阳不相信还有人跟钱过不去。

  “她没给我说的机会,就、就拒绝了”

  齐阳沉思了十几秒钟,他决定亲自出马,为了自己妻儿的安全,必须把彦一心弄回来。

  “李楠,约一下彦一心,这件事我亲自解决”

  “是”

  李楠乖乖的出去给彦一心打电话……

  彦一心接到电话听说齐阳要单独约她,她心里有过几秒的兴奋,但是又被理智战胜了。最终在李楠软磨硬泡下她答应了,她知道李楠也为难。

  次日中午,齐阳和彦一心约在齐氏附近的一家咖啡馆。

  彦一心下班后只补了2个小时的眠,整理好自己就准时的赴约,来到指定的包间里,她跟服务员要了一杯温开水慢慢的啜着。而齐阳却迟到了20分钟,以他今时今日的身份地位让人等一会也是没人敢有意见的,他自己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连个解释也没有,毕竟彦一心在他眼里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人物,还好彦一心也不在乎这些东西!

  齐阳坐下后点了一杯咖啡随手把餐牌推给了彦一心:“想吃什么喝什么自己点”

  彦一心看了他一眼,摇摇头:“不用了,我习惯喝白开水”她身上有伤,很多东西要忌口。

  “服务员,先一杯咖啡就好”

  “好的先生,请稍等”

  服务员走后,包房里静谧得让彦一心都不敢呼吸。齐阳则一直耐心的打量着彦一心,那眼神没人懂。

  彦一心感觉到了那炙热的目光,她双手握着水杯,低头小口小口的喝着,内心紧张的不行。

  气氛诡异又尴尬……

  直到服务员将咖啡送进来再离开,齐阳正了正身才先开口打断这尴尬气氛:“彦一心,昨天李楠说你拒绝了他,你能给我一个理由吗?”

  ……彦一心哪有什么冠冕堂皇的理由,她只是不敢面对他夫妻俩而已。

  看她不说话,齐阳又开口:“今天我亲自过来找你,你还要拒绝吗?”

  ……彦一心被他这话惊愕了,他这是逼她同意吗?如果她不同意他会怎样处置她?

  “我已经拒绝过了”彦一心闷闷的出声。

  “因为我曾经辞退你,所以你是在挣一口气吗”齐阳挑眉,

  “不是的,我只是不想放弃现在的工作”一提到被他莫名其妙辞退的事情,她的心里就有委屈,只是事情过了,她不想再拿出来当话题。

  齐阳勾唇露出一抹迷人的微笑,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小艾,给我把齐氏对面那家超市连带员工一起收购”不等那边说话就挂了电话,冲着彦一心挑眉“只要我想,没有做不了的事!”

  彦一心无奈,她知道他的财力能力强大到可以为所欲为,但是她不想牵连无辜的人和事。

  “齐少,为什么要选我,你想找个保镖很容易”她倒是不觉得他对她有什么别的感情。

  “不想麻烦再去找女保镖,你目前符合条件”

  齐阳停顿了几秒继续说道

  “我可以告诉你,我夫人怀孕了,但是这件事还不能公布,我的敌人太多,我怕他们打她主意,而且我知道你人际关系简单,话也不多,李直也说你身手不错,所以这件事我觉得你最适合”

  怀孕了?彦一心被消息虐到了,很快他们就一家三口其乐融融,难怪齐阳这么紧张她们,她真的一点也不想在他们身边当灯泡,她可不是受虐狂!

  “工资你可以随便开,多少钱都无所谓,只要你好好保护她们的安危”齐阳威逼完又赶紧利诱。

  “呵,齐少真是看得起我!”彦一心自嘲,其实她是想说:齐少真的很爱老婆!

  齐阳也没回她,他往沙发靠背上一靠,跤着二郎腿,两只手交叉放在大腿上,一副老神在在的等着彦一心自己考虑清楚!

  “齐少,我问你个问题可以吗?”

  “可以”

  “如果你的妻子真的出了事,你会用性命换她的安全吗?”彦一心眼睛盯着他,不想错过他任何表情。

  “当然”齐阳毫不犹豫坚定的回答。

  彦一心表面没任何异样,可是心里却翻江倒海的不是滋味。心里苦笑:你可以为了你爱的人牺牲性命,而我又何尝不是呢!我又怎么可能忍心让你做出这样的牺牲,既然这样就让我替你守护你的“命”吧!跟你的命比起来,痛苦,难过,委屈,又算得了什么呢?

  “齐少,我考虑一天,明天给你答复好吗?在这之前请你不要迁怒别的人和事可以吗”彦一心已经决定了去陈丞身边。

  “我的耐心有限,希望你不要让我白等一天,不然我不高兴也会让别人不痛快,代价如何我就不好控制了”阳脸色暗沉,说的话让人不敢怀疑。

  “嗯,我知道,那我可以走了吗?”彦一心心里闷得快窒息,但还是勉强自己微笑面对他。

  “嗯”齐阳点头

  彦一心如获大赦一般的逃离这个让她窒息的空间,刚准备打开门,齐阳又喊住她。

  “等一下,你上次的事想起来了吗?”齐阳想起来那次酒店的事,他试探性地问问。

  彦一心没有回头,她咬了咬唇,深吸了一口气:“齐少,上次谢谢你搭救,还有我被强的事还请齐少帮我保密”她以为齐阳想用这件事威胁她答应他。

  “被强?什么意思?”齐阳一脸的不悦,她明明是自愿的,怎么是强?难道她拒绝给他工作就是因为这件事,他齐阳什么时候在她心里成了**犯了。

  齐阳两步走到她身后,将她一把扯过来面对他,眼里的不满已经升级为刺裸裸的怒意。

  彦一心被这一扯猝不及防,重心不稳刚好摔在了门上,受伤的腰刚好顶在门把上,“嘶”她疼的忍不住吸了一口凉气,皱着眉强忍着痛楚,他不想让齐阳看到她脆弱的样子,毕竟在他面前窘迫丑陋的次数太多了。

  齐阳才不管她有没有撞痛,一双如豹的眼睛盯着她:“说清楚刚才的话什么意思?”

  “齐少,你这么生气干嘛,受伤害的人是我,难道事实如何你不知道吗?”彦一心很纳闷,受伤害的是她,齐阳那么大火干嘛?让他保密而已,有必要这么生气吗?

  “M的,那天明明是你百般勾引,我才上了你的,现在居然说老子对你用强的?你她M也不照照镜子,就你这样的货色我能看得上吗?那天要不是我委屈自己碰你,你以为你能活得到今天?我不嫌恶心救了你,你还真以为我碰了你,你就有资格在我面前装清高了吗?彦一心你记住了,我齐阳不缺女人,想爬上我床的女人没有一万也有一千,我需要用强的?还是强你这种货色,你真以为你那块膜很值钱吗?难怪不肯当保镖了,摆谱?原来你记起了这件事,想拿来当筹码?怎么你还想当我女人?情妇?还是我老婆?嗯?”齐阳越说越生气,口不择言,他齐大少从来都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哪里受过这种冤枉,能不气吗?他此时没灭了她都算仁慈了。

  彦一心瞪着大眼,被他说的话雷得外焦里嫩的,他话里的信息量太大了,情绪波动大得她差点承受不住。她开心自己没有被人轮J,但同时也心痛原来自己在齐阳眼里是如此的不堪和肮脏,再听到自己的第一次是给了自己最爱的他,她心里闪过的幸福还没成型又被齐阳的鄙夷和嫌弃活生生击碎。齐阳也许自己都没察觉他的话有多伤人和残忍,何况对象还是一个爱他如命,一直默默不求回报守护他的人。

  彦一心垂下头,睫毛轻颤,藏在衣袖里的双手用力握成拳,指甲已经将掌心掐出血丝。齐阳的话就像一把灭魂剑一样,一剑一剑的刺伤她的灵魂,毫不留情,狠得好像巴不得她灰飞烟灭立马消失!她默默消化着齐阳给的酸甜苦辣,她不能让他知道她对他的感情,这是她最后的尊严。强忍着想哭的冲动,逼退了自己欲掉的泪珠。安静忍受着齐阳的谩骂和羞辱,用自己强大的意念麻木那颗千疮百孔流血不止的心……

  果然!爱情就是一把杀人不见血的利刃,所谓的快!狠!准!应该就是这效果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