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残阳凄艳

第十四章 怀疑她

残阳凄艳 陌千橙 3568 2018-10-20 14:58:11

  彦一心在厨房做着早饭……

  齐阳坐在沙发上看早报……

  很快,彦一心就把菜端上了桌,西红柿炒鸡蛋,蘑菇炒青菜,清炒土豆丝,她还煮了粥,她觉得齐阳应该吃点粥比较好,把碗筷摆好,她走到沙发边叫齐阳吃早餐:“齐少,早餐做好了”,齐阳放下报纸起身走向餐桌。

  彦一心站在餐桌不远处注视着齐阳的表情,看着眼前清淡的小菜齐阳觉得胃口都好起来了。这几天他真是喝腻了补汤,拿起筷子每一样菜都试吃了一口,味道还不错,心情大好的吃起来,吃完一碗粥然后扭头问彦一心:“还有吗?”彦一心点头,齐阳自己起身去厨房又乘了一碗!吃饱后他站起身对彦一心说:“很好吃,谢谢”然后就转身上楼了,如果他此时回头就会发现身后有个笑得一脸幸福的傻女人!

  彦一心收拾好碗筷就坐在沙发上发呆,齐阳在自己房间也没下楼。彦一心发了一会儿呆,目光就投向了电视柜的那个抽屉,她魔障了一样,起身缓缓走了过去,伸手打开抽屉,她第一天上班帮忙买的杜蕾斯还待在里面,包装还没拆,顿时心里莫名的轻松,她微笑着关上抽屉。

   8点半李楠来换班了,彦一心从C市回来后,对李楠的态度还是不冷不热,不过她心里开始不排斥这个真心照顾他的同事,两人礼貌的打过招呼后彦一心就离开了。

  在电梯里,彦一心又遇到了之前那个机车夹克男陆星。她不想理他,直接装看不见。可惜,陆星的厚脸皮也是发挥到了极致,他今天又是一副杀马特造型的打扮,就差化个妆了……他看见彦一心,两眼放光:“嗨,好巧哦,又遇见可爱的杜蕾斯保镖小姐了……”同时还张开手掌晃了几下,彦一心听见这称呼真的要气炸了,内心把他诅咒了一百遍!目不斜视打算将他当空气!

  “美女,你要嘛告诉我你的名字?要么我见你就叫刚才的称呼,也不太好吧?一个名字而已,何必呢?名字不是用来叫的吗?你干嘛这么介意?我又不是坏人,我只想和你交个朋友,要么我带你去兜风吧,我开车技术很好哦!嗨,你别总是一脸面瘫嘛,哪有女孩像你这样的?”陆星就像大话西游里的唐僧一样,不停的唠叨,彦一心真的快要吐了,电梯终于到了一楼,彦一心出电梯之前,转身拉住他的手就给他一个过肩摔“啊”“砰”陆星被摔出去两米远,在原地哀嚎半天也起不来……用手指着彦一心吱牙咧嘴,疼得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彦一心走到他面前,低头看着他面无表情吐出一句话:“记住,我叫彦一心,下次再乱喊,我就打的你妈都不认识你!哼!”说完就挺直腰潇洒的走了,她感觉好解气,一会要多吃点早餐!

  陆星好几分钟后才能爬起来,后背疼得不行。他感觉今天真是丢脸丢大了,居然被个小姑娘丢到地上,这下手还这么狠……陆星冲着彦一心离开的方向大吼:“彦一心,你逃不出我的手心!”然后掏出手机播了个号码:“青蛙,我今天不能跟你们去玩了,有事走不开,对!哥今天死女人身上了,滚!”挂掉电话一瘸一拐的又回到电梯里。

  彦一心回到自己住的附近,在早餐店吃饱喝足就回去睡觉了,毕竟昨夜后半夜都没睡觉……

  彦一心睡醒的时候下午3点钟了,也正好肚子饿了,她一星期没回来家里也没吃的,在外面吃过饭之后彦一心去了一趟银行。

   8年前,齐阳的父亲给她500万,作为她给齐阳输血的报酬。18岁以后她就可以将那笔钱全数取出来,当初齐阳的父亲,为了不让她跟他们家有任何的纠缠,用她的身份办理了国外的银行账户,钱也是拿着外币现金存进去的。由于当时她年龄太小又是黑户,不知道齐阳父亲用了什么方法,可以通过指纹和面部识别来开户,而且都不用她出面就搞定了。现在她成年了可以一次性全部取出,她想把这笔钱拿出来,给福利院捐一点。福利院也算是她的再生父母,他们养了她9年,她用自己卖血的钱去回报他们,也算天经地义,生恩总是大不过养恩!

  对于这笔钱,其实她也想等自己有能力养活自己的时候,把这笔钱如数归还。当初是自己用血和齐阳的父亲做交易的,人家给她钱就是不想欠人情,她要是真还回去他们也不乐意吧,有钱人最怕的就是和穷人纠缠不清!所以她当年的行为是卖血而不是捐血……她对这件事耿耿于怀!

  彦一心去银行办理了取款手续,她拿着这笔巨款心里的苦涩没人能懂。当年买了房子用了50多万,自己这些年来比较节约,没乱花过大钱,最大的开销应该就是那几年的学费吧!学费一年1万,自己每个月生活费300-500的样子,这笔钱还剩430多万。她把这笔钱重新存进了自己新名字的银行卡里,取出十万匿名存进了福利院的爱心账号。做完这一切从银行出来的时候,她没发现身后跟着一个若有所思的陌生男人,随后他掏出手机发了一组信息出去。

  晚上她去上班,陈丞还没回来,齐阳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放的是一部有关间谍的电影。彦一心也坐在另一侧的沙发上,她什么也看不进去,客厅里除了电视的声音之外,他们两之间一点交流都没有。气氛很诡异,齐阳看电视的表情也怪异!

  彦一心猜想他是不是不舒服、还是因为陈丞没在所以心情不好?

  “彦一心,我们聊聊天吧,我感觉这几天好无聊”齐阳终于开口了。

  彦一心虽然奇怪他今天的行为,不过还是接受他的提议:“聊什么?”

  齐阳想了几秒钟:“听说你是孤儿,我们聊聊你吧?”

  “我没什么故事”彦一心担心他发现了什么

  “我很好奇,你12岁之前为什么是空白档案”齐阳一脸的好奇

  “12岁之前我没有任何身份”

  “那你又是怎么拿到身份的?”在齐阳的认知里,没有任何身份就是特工人员,哪怕是福利院的孩子也该有记录。

  “因为有个好心人看我可怜,帮助了我”

  “哦?那你很幸运”齐阳认为彦一心并没有说实话

  “不是幸运,而是我用东西和他做了交易”彦一心这么说的时候眼里闪过一丝苦涩,虽然很快,但还是被齐阳扑捉到了

  “你一个孤儿能有什么东西做交易”齐阳觉得有点好笑

  “用血和良心的代价,换来了我新的生活”确实是用自己的血赚了一笔钱,到现在她的良心都不安。

  齐阳听了这解释之后,更加确定自己心中的猜想,他瞥了眼她脖子上的戒指,眼神变得幽深“你脖子上的项链是你很重要的人送的吧!”

  “你怎么知道?”彦一心震惊的瞪大双眼,以为齐阳认出了她就是当年的艳艳。

  齐阳看她这样的反应,心里冷意飙升!不过现在他还愿意多留她一段时间,想玩?他就陪他们玩!

  “这是戒指你却挂胸口,证明你很珍惜”齐阳假意理解她的行为。

  “嗯,确实很重要,和我的命一样重要”彦一心手握着戒指轻轻呢喃,这句话更像是说给自己听。

  齐阳也不在乎她现在的心情,站起身就直接往楼上走,在楼梯上又说了一句:“关电视早点睡吧”。

  彦一心关了电视回到自己的休息室里,却怎么也睡不着,她总觉得齐阳今天很怪,好像是针对她。直到半夜她被楼上的一声巨响惊醒,她二话不说就光着脚跑到了楼上。

  因为光着脚,并没发出太大的声音,加上房间隔音好,齐阳并没有听见她的声音。她刚到齐阳房间门口,门突然打开了,里面微弱的光透出来,齐阳一脸诧异的问:“你在这干嘛?”彦一心则是一脸的尴尬和欲言又止,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自己连鞋也没穿就像个做贼的一样……:“我,听见响声就上来看看”

  经过今天的事,齐阳已经断定她就是有心人安插在他身边的眼线。而且他刚受伤,她就拿到巨款,身份也是不清不楚,他根本查不到她12岁之前的任何一件事,只知道她12岁那年上的户口,晚上他们对话她也是漏洞百出。现在又偷偷摸摸的出现在他房门口,不让人怀疑都难!

  他刚才就是口渴想起来喝水,开灯的时候不小心碰倒了椅子,一出门就看见这女人鬼鬼祟祟。齐阳忍不住一个壁咚把彦一心压在了门上,眼睛像把刀盯着她:“说吧,你费尽心思的混到我身边有什么目的?”

  彦一心被他的动作吓得不轻,这么亲密的接触害她心里一顿慌乱,加上他有伤,她不敢反抗,就这么乖乖的让他压在门上,心里微微发紧,他的问话也让她心惊:“我没有什么目的,请相信我,我真的只是担心你才上来的”她不想让他知道自己对他的心思!

  “我要怎么相信你,有事我自然会按铃,你不知道吗?”在这昏暗的灯光下,这姿势怎么看怎么暧昧。

  彦一心知道现在很难证明清白,微微平复自己心里的慌乱:“你要我怎么证明”

  齐阳低头看了一眼她脖子上的戒指,想到她平时总是一副讨厌男人的样子,他嘴角勾起坏笑,凑近她的脖子,在她耳边暧昧的轻吐气息:“敢吻我,就信你”。

  什么鬼?彦一心惊讶的瞪大眼睛看他,她确实不敢吻他,她真的害怕他这个样子,他今天真的好奇怪!

  “怎么不敢么?还是怕被某人知道?”齐阳今天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抓着她的小辫子就不想轻易放过她。

  彦一心心脏剧烈的跳动着,难道她的心思被发现了吗?他这是为了逼她承认吗?还是他只是怀疑而试探她?她不能让他知道,她要保持清醒,她不能让他瞧不起,她强迫自己镇定下来,然后平静的开口:“齐少你先放开,我再给你解释好吗?”

  齐阳见她刚刚明明就很慌乱,才几秒钟又恢复了,心里直赞叹她的心理素质真好。齐阳知道这一招对她没用,直接放开了她:“说吧”

  彦一心退离他两步才说话:“齐少,我第一天上班就跟你说过,我没有任何目的!也不会做任何伤害你的事,我确实是故意来到你身边,但我真的没恶意,日久会见人心的!”

  齐阳眼神变化了好几下,最终冷冷的丢下一句:“最好是这样,不然有你受的”然后大力的把门关上。

  彦一心回到休息室又是一夜无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