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残阳凄艳

第十三章 齐阳发烧

残阳凄艳 陌千橙 3574 2018-10-19 20:39:29

  齐阳住院的第二天……

  彦一心很早就来到了医院,只是她没有去齐阳病房,在候诊大厅坐了两个小时。她想去看看他的情况,但齐阳昨天让她走后就一直没让人联系她,她不敢擅自去打扰。

  到C市都是李楠和齐阳联系的,她也没有李楠的电话号码,李楠昨天就没回酒店,估计事情还没办完。

  不能去见他,自己又不想离开,就算离开了,她除了酒店也没地方去。

  她拿出手机翻开通讯录,里面只有3个人的电话,房东、李直、福利院,她犹豫了很久才点开李直的名字,发了一条短信“李直组长,能麻烦你把李楠的电话号码发给我”

  她其实想问齐阳的电话,最后还是改成李楠。那边很快就回复了一组号码过来,她存起来之后就把手机塞进了兜里。

  走出了候诊大厅、正寻思自己应该去哪里打发一下时间,看见门口风风火火走来的陈丞,她一脸的焦急,步子慌乱。

  陈丞也看见了她:“彦一心,阳让你来接我的吗?赶紧带我去病房”,说着就把手里的袋子塞给了彦一心,彦一心只能收起自己的尴尬,点点头回应:“陈小姐跟我来吧”,带着陈丞就往齐阳的病房放心走。

  一到病房门口陈丞就快步冲了进去,坐到病床前,泪眼婆娑地看着齐阳:“阳,你怎么这么不小心,昨晚听你说受伤了回不去我就担心死了,一晚没睡,订了最早的航班,你是不是很痛?”说完的时候已经泪流满面,小心的抱着齐阳没受伤的右手呜咽着……

  齐阳在她进来的那一刻,就已经露出了温柔笑意,看见自己的女人为了自己哭成这样他的心里充满了愧疚和心疼!平时深邃的眼神此刻也温柔得能滴出水,轻轻抽出自己的右手,用拇指将陈丞脸上的泪水拭去,轻柔的哄着:“乖,不哭了,妆都花了,我没事”,他的视线瞟到了门口的彦一心,只是眉头不易察觉的跳了一下,然后收回视线低下头关心着眼前的人:“吃早餐了吗?”

  陈丞这才想起还在门口的彦一心,赶紧回头招手:“一心赶紧把我的袋子拿过来”,彦一心本来就尴尬得不知道怎么办,进去怕打扰他们,不进去又不知道该把手里的东西放在哪。

  听着他们的对话她的心里闷闷的,现在听到叫唤,她赶紧应声把袋子送过去:“陈小姐这放哪”,陈丞直接接过袋子把里面的三个保温桶拿出来,一脸献媚的说:“阳这都是我亲自煲的汤,煲了三样,这个是牛筋人参汤,这个是猪骨虫草汤,这个是鸽子血燕汤,每一个功效都不一样,你一定都要喝完哦,我半夜就起来弄了,这个保温效果好,现在还温热刚好可以喝!”陈丞一边介绍一边把汤打开放在矮桌上。

  齐阳看着每一份汤都很清淡,香味也很浓,份量也刚好,他的心里一阵动容的拉过陈丞的手:“丞丞陪我吃一点,我知道你肯定还没吃饭的,让保镖去买点过来,好久没和你一起吃饭了”,

  陈丞娇羞的小脸红彤彤的,本来就生的漂亮,现在的样子更加迷人,她确实还没来得及吃早餐,所以乖乖的点了头。

  退到一边的彦一心,很自觉的自动忽略他们之间情意浓浓的互动。低垂着头想着别的事情来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可是她不是聋子。

  此刻她没有太多难过,有的只是深深的羡慕,羡慕陈丞能得到齐阳的爱。平时她很少看见他们在一起,也不了解他们的感情状况如何,不过今天看来,他们应该真的很爱对方吧!自己只能默默的祝福他们,可惜自己只是个孤儿,只是他的保镖,也许连祝福的资格都没有吧?

  “彦一心,你去买点吃的过来,清淡一点的”齐阳吩咐彦一心的时候,声音和表情都恢复了以往的严肃。

  果然每个人的温情都只会留给自己在乎的人。

  “好的”彦一心真的是个合格的手下,不管何时何地都能很快的调节自己的情绪!

  她很快买回了饭菜,她特意叫老板不要放葱姜蒜的调料,她没有去大酒店,只在医院附近的饭店买了几样,不知道他们吃不吃得惯!

  还好他们没挑剔,估计和自己的爱人在一起什么都是好吃的吧,她站在门外看着他们嬉闹的吃完一顿饭。心里五味陈杂,感觉空气变得特别压抑,她有点后悔自己不请自来的守在医院,不然也不会弄得现在这么的尴尬。

  中午,李楠和大头过来了,跟齐阳汇报工作,他们两人消失这么久就是在配合警方查秦老大的案子,秦老大赌场被警方查封,里面查出大量的毒P,现在的秦老大成了通缉犯,而他的手下成了同伙,根据不同的阶级也判了刑,所以这件事解决了。听完汇报,齐阳直接吩咐说要回A市,不管陈丞怎么阻拦他都保证自己没事,后来还是医生说短暂的飞行不会影响,只要回去继续住院观察直到拆线才能彻底出院,陈丞才允许他回A市。

  回到A市的彦一心又开始上夜班了,现在齐阳的手不方便,他又不肯住院只想在家里修养,所以陈丞白天工作晚上照顾齐阳,然后他们就变成夜晚3人同居的状态。

  彦一心经过了赌场假扮女伴的事后,她时常会怀念那短暂的甜蜜,哪怕知道是假的她也想留在心底当作回忆。看到陈丞和齐阳在一起秀恩爱,她心里有钝痛,表面有尴尬!

  夜班的第三天,陈丞出差了没过来,半夜2点多彦一心被床头的铃声惊醒,这是她第一次听到这铃响,陈丞不在这,她来不及多想,起身就往楼上跑,鞋也没穿,灯也没开,因为焦急,在楼梯上还磕了一跤,膝盖生疼也没理会。

  齐阳的房间也黑灯瞎火的,她什么也看不见,她没来过他房间,也不知道灯在哪,只能听见一阵阵痛苦的喘息声从最里面传出来……

  彦一心着急的喊了一声:“齐阳,你怎么了?”回答她的还是那重重的喘息声,她顾不得那么多,顺着那声音摸索着前行,膝盖顶到了床沿才停下来。她伸手往床上摸索,吓得本能缩回了手,床S的人身体滚烫,她惊慌失措的继续摸索到了床头,在墙上乱拍,终于拍亮了一盏橘色微弱的床头灯。

  齐阳的身影出现在她面前,此刻的他全身皮肤通红,嘴唇起了白皮,嘴巴张开大口大口的呼吸,神志已经不清,看样子痛苦不堪,刚才的铃声估计也是他不小心拍到的。

  “齐阳,齐阳,醒醒,能听到我说话吗?”彦一心急得眼泪直流,医生说过发烧是因为伤口发炎,不及时救治会很危险,她想起医生有配速效退烧药。

  她抹了把眼泪开始在床头柜翻找起来,找到药瓶后才发现自己的手都是颤抖的,强制自己冷静下来,打开药瓶按说明倒了两颗出来准备喂他,房间里没有水,她又急急忙忙跑去楼下倒了一杯温水,她把药放进齐阳嘴里再扶起他的头喂他水,可是他已经失去吞咽的本能,彦一心也不管那么多,拿起水杯含了一大口,对着齐阳的嘴慢慢给他喂下去,他的嘴里好烫,像个火炉。

  齐阳下意识的反抗,还咬了彦一心一口

  “呃……”彦一心忍着痛,把余下的水都喂完,做完这一系列动作之后,她才发现自己口腔里充满铁锈的味道,回神之际脸霎时爆红“砰砰砰……”心脏跳动的声音在这寂静的夜里十分明显,她懊恼得想逃跑,可是又放心不下齐阳。

  她用手捂着自己的心口处,呆呆地看着眼前的人,他眉眼分明,鼻梁高挺,嘴唇薄而有型。此时的他闭着眼睛,没有了平日里的凌厉,只有病痛过后的虚弱,脆弱得让人心疼,下巴和脖子还有刚才反抗弄到的水渍,彦一心用纸巾帮他轻柔的擦拭,想到刚刚那是自己的初吻,她的脸上情不自禁露出了温柔又娇羞的表情。

  她借着这橘色的灯光找到洗手间,打来了冷水帮他敷在额头上,然后帮他把睡衣拉高擦拭露在外面的手脚,这样的降温方法她会,毕竟自己一个人生活,生病了也只能自己照顾自己,一些简单的医护常识她还是懂的!

  十分钟之后齐阳恢复了正常肤色和体温,呼吸也平缓正常了,只是人还很虚弱,陷入了沉睡……彦一心又陪了他半个小时,确定他不会再发烧了。想了想,她又跑去楼下倒了一杯温水,扶起他的头慢慢的喂他,这次他能自己吞咽了。她不想让齐阳知道刚才的事,免得他心里会介怀,她也担心他知道后不高兴。所以离开之前她收拾好一切,所有东西都按原来的样子弄好,她才轻轻的离开了,仿佛一切都没发生过!

  回到房间她不敢睡,就怕他再出什么意外。

  六点钟,彦一心就起来了,一直注意着门外的动静。

  齐阳一醒来就感觉自己的喉咙特别疼,全身也没力,嘴巴里面还苦苦的,渴得厉害,他以为是自己这两天喝了太多补汤有些上火而已。昨天陈丞没来他只能自己洗澡,拿花洒的时候不小心把水弄到了纱布上,还担心伤口会发炎呢,结果一夜安好,他还在心里感叹自己的身体素质好!

  彦一心很早就在客厅待命了。

  “齐少早餐要吃什么?我帮你去买吧!”彦一心忍不住问了齐阳,她觉得他现在需要补充能量。

  “会做饭吗?我不想吃外卖!”齐阳难得的想吃家常菜。

  “会一点,味道不怎么好!”彦一心当然会做饭,12岁就要自己照顾自己,做饭就是生存最不可缺少的技能之一。

  “那就做两道拿手的,冰箱有食材”齐阳今天难得耐心的跟她说了这么多话,

  “好的,我这就去做”彦一心淡声答应,其实心里还是有一点小开心的,转身朝着厨房走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