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残阳凄艳

第十二章 齐阳受伤

残阳凄艳 陌千橙 3602 2018-10-19 11:36:33

  齐阳重新入座,脸色一直臭臭的,不管对面的秦老大如何扯话题,他都是冷哼一声,不愿过多搭理。他一直玩着彦一心的小手,连他自己都没察觉有点爱不释手!

  齐阳貌似耐心磨尽,懒洋洋的开口:“秦老大就爽快点,说正事吧?如果只是喊我来玩牌的话那你就找错人了,毕竟除了钱,我什么都输不起”一副玩世不恭。

  “好吧,我想要跟齐总谈的生意和你的集桑港口、码头有关,你先看一下我的合作条件”秦老大边说边招手,让人直接把文件放在齐阳面前。

  齐阳也不着急拿起来,好像根本不感兴趣:“呵,你倒是说说要干嘛?不然你把我坑了怎么办,这可不是钱的问题!”

  秦老大没想到他这么谨慎:“齐总不看看我开的条件先吗?做生意不就是为了赚钱?”

  “赚钱也得看情况,你知道我不差钱!”齐阳身体前倾,伸出食指将文件推到了桌子中间

  “我只想运点东西而已……”秦老大知道他不好搞,只能退而求其次。

  “哦,据我所知,秦老大可是黑道人物,这运的不会是?违禁品吧!”齐阳嘴角带着轻蔑的笑,就是瞧不上他!

  秦老大立马睁眼说瞎话:“瞧这话说的,我虽然混黑道,那也是正儿八经的黑道,从不乱来,齐总这玩笑可是开大了!”

  “既然不是违禁品,那你何必搞这么麻烦,正常运输,按规定交税不就好了,你很缺钱吗?”齐阳这是刺裸裸的瞧不起人,眼神还充满鄙视!

  秦老大脸都被他气绿了:“齐总何必挖苦我呢,我不过是想多赚点钱而已,看来齐总也并不像大家所传的果敢啊!”居然改用激将法了。

  齐阳觉得刺激差不多了,就示意彦一心:“亲爱的帮我去把东西拿过来!”

  彦一心走过去刚拿到手上,齐阳好听的声音又响起:“你看就行了,是否要合作都由你开心了”

  这简直是给现场所有人,狠狠撒一把狗粮,秦老大更加确定彦一心的身份了。

  彦一心瘪瘪嘴,心想他这假男朋友还演上瘾了,真是苦了她还要无条件配合。

  她站在原地打开文,里面有一份中文的她看懂了,还有一份英文的她完全看不懂,装模作样的看完了。中文的意思是,秦老大要从南非运输30吨的钻石原石,想用他的港口走私,合作时间3个月,给他利润的百分之二十,合作期间无条件任意进出港口和码头,还会给他1吨的原石做为分红。

  彦一心对30吨到底是什么样的价值完全没概念,所以一点惊讶都没有,她平静的对齐阳说:“看完了”

  “那我们要合作吗”齐阳还是一副宠溺的模样

  ……彦一心转思一想,立马一副嫌弃的表情:“不要,还没上次签的赚的多!”说完就把文件往桌上一丢,然后走回齐阳身边,俯身将唇贴在齐阳的耳根:“房间暗处有埋伏小心”吐出来的馨香软语,让齐阳心房有骚痒一瞬而过,所有人都以为她是汇报合同内容。

  彦一心说完,齐阳就把脸转向秦老大:“秦老大你也听见了,我女朋友不喜欢,我也没办法,毕竟好男人不该让心爱的女人不开心,何况我也不缺钱”真是气死人不偿命,一句话不仅夸自己是好男人,还说别人穷,换谁能接受这接二连三的被嘲笑?

  秦老大这次真的忍无可忍了,齐阳一点没把他放眼里,连他的女人也看不起他,简直欺人太甚!本来自己弟弟的事他就恨他,为了这次利用钻石运毒的事情,他还特意先把弟弟的仇放下,对他够客气了,没想到他居然这么目中无人。更可气的还是在自己的地盘就这么嚣张,简直欺人太甚,欺人太甚啊!

  啪的一下拍桌而起,身后的手下也全都立马上前一步,威胁的架势十足!

  见状大头和李楠也打起精神,进入备战状态,就算他们人少也不能输了气势!

  “齐阳你今天既然进了我的地盘,那就轮不到你耍脾气,而且我都不计较我弟弟的事还跟你合作,你又何必逼我呢,今天你就带了两保镖你走得出去吗?为什么不爽快点呢?三个月的港口使用权对你而已又不是什么大事,而且你也不吃亏,你答应合作我让你走,不然,就别走了!”这强买强卖的流氓习性耍得真是脸不红心不跳的,真不知道怎么练出来的!

  齐阳一点也不受他的威胁,从容不迫的慢慢站起来,薄唇微启:“那、又、怎、样?”齐阳看了眼手上的江斯丹顿纯金手表估计着时间差不多了!

  “呵,那就对不住了”话音刚落,彦一心就发现有一颗红点对准了齐阳后背对应心脏的位置,她根本就不知道那是什么,只是本能的扑上去推开他,身后的李楠和大头下一秒就抓住了身后开枪的人,直接被大头一拳闷晕了。

  彦一心和齐阳躲过一劫,齐阳盯着眼前被微型狙击枪射出来的黑洞,他的周身瞬间燃起熊熊怒火,眸子幽深冰冷的吓人。拉起彦一心确认她没事之后,在她耳边轻声命令:“戏还没结束”意思不准她暴露。

  齐阳扭头对着秦老大怒吼:“找死”,就以鬼魅般的速度冲过去,跟秦老大交起手来,他今天只想过来探探虚实,看来这家伙真要教训一下才行,而他只是刚刚跟秦老大打平的状态,没必要暴露自己的实力。

  彦一心小心的躲在人群外,第一次遇见真枪实弹的她真的吓到了,刚才要是她多犹豫一秒齐阳就会被打中,现在想想都后怕!她视线紧跟齐阳,生怕他有危险,虽然自己以保护他为理由来到他身边,但是真的遇到危险他都不需要她保护,她是不是负担和多余啊?不知不觉她开始反思很多事,她的思绪越飘越远,最后眼前打斗的人都只是模糊一片。

  “小心”突然传来的惊吼声让彦一心终于回神,毫无防备的她看见一个服务员拿着一把匕首冲到了她面前,她大惊的同时也忘了本能的反抗,就这么呆呆的看着危险到来,齐阳惊吼的同时,已经甩开秦老大的纠缠,用自己最快的速度把彦一心推开,而自己却无法再避开,“嗯…”闷哼一声只见齐阳西装从左肩至左胸被划开20厘米左右的口子,里面顿时一片殷红,齐阳同时一脚也踢飞了那个服务员。

  此时房间门被齐阳的人踹开,为首的就是季飞,他黑着一张脸狂傲不羁的开口:“谁他妈不长眼的,活腻了?”接着身后带来的人都加入战局,他则朝着齐阳的方向走过去担忧的问:“怎么样?”

  齐阳踢飞那个服务员之后,就一直站在原地,也不管那伤口如何,甚至眉头都没皱一下,就好像受伤的不是他,他也没再管过彦一心,眼睛深邃的看着秦老大他们抵死反抗,抿唇也不和季飞说一句话。

  彦一心神色也恢复了平静,低头站在刚才的位置,也没第一时间跑过去关心齐阳。而她的心,早在他受伤的那一刻就痛的无法呼吸,她不是不想去查看他的伤势,而是不敢去,她怕自己会控制不住哭泣,心疼,最后无法自拔…所以她只能克制自己!

  齐阳今天本就怀疑彦一心了,刚才他为救她而受伤,她确看也不看他一眼,脸上一份担心都没有,连做为下属最基本的自觉都没有。他很懊恼自己今天的行为,也不满彦一心的反应,他知道自己是犯了最低级的错误,他在跟自己怄气……

  因为季飞救援及时,两分钟就把秦老大他们制服了,秦老大一脸的不服和怨恨死死瞪着齐阳:“有本事就弄死我,不然你会后悔”

  “季飞放了他,他的手下都送警局”齐阳意味深长的看了秦老大一眼就走了出去。

  医院病房里……

  一名医生给齐阳包扎,一边叮嘱他伤口不要碰水,不要动,不要吃刺激食物,要准时换药,注意体温变化,按时吃消炎药……最后还后怕的说“真是好险啊,这一刀就这么挨着胸肩峰动脉血管而过,不然真的不敢想象后果,你的血型特殊,以后要注意一点,这血型全球都很稀缺!”别说是医生了,所有人都被吓了个半死!

  医生们都走后,齐阳才淡淡开口问:“飞,事情都处理好了吗?”

  季飞一脸不甘心的说:“放了那家伙真是便宜他了,你怎么想的?不过那两个伤你的已经不得好死了!”

  彦一心听得心生恐惧,手心直冒冷汗,她好不容易脱离了小时候那种生活,她以为来到他身边保护他,顶多就是打架维持秩序之类的,怎么就变成杀人了呢,而且他们说起来还那么的理所应当?谅她自控能力再强,此刻也无法掩饰那份恐惧,脸色煞白,身体微颤!她完全沉侵在他们杀人的恐惧中,完全忘了要心疼齐阳的伤。

  齐阳注意到了彦一心的反映,瞪了季飞一眼:“说话注意点!”

  季飞顺着他的视线看了彦一心一眼,嘴角的嘲讽一点也不掩饰:“没点本事当什么保镖?阳、这可是你第一次被人伤得这么重,就像医生说的还差一点你可能就没命了!还是为了个女人,值得吗?要是你家的那位知道了你怎么解释?”说完又撇了彦一心一眼。

  彦一心被季飞的话提醒才想起,齐阳和她一样的熊猫血受伤会很危险。

  脑子里回放,齐阳毫不犹豫奋不顾身救她的画面。那把刀本来是对准她心脏位置的,如果不是他奋不顾身的话,自己就已经是一个死人了!眼里瞬时热泪盈眶,内心深处的感动和悸动同时冲击着她的理智,心口热热的,眼睛涩涩的,鼻腔酸胀得难受!她知道都是自己的过失才害他受伤,她也知道她不能过多的关心他,因为她本来就没立场,加上他还有女朋友,她更加没资格这么做。

  她用力压下自己心里所有的情绪,低下头认错:“齐少,是我的错,对不起,你处罚我吧!”

  齐阳眼神好几次变化后,并没有处罚彦一心,只是让她先去休息,最后就赶走了所有人,只留了个看护。

  他躺在病床上,眼睛盯着天花板,心里也是五味陈杂,他今天利用了她,帮她挡一刀也算扯平了,以后她的日子应该不会太平了,她只能听天由命,看自己的造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