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一枕黄粱书

宴会

一枕黄粱书 喃蝻 1212 2018-10-11 19:30:04

  凭什么,南风在心里面把制定钟离国规矩的那个人暴打了一顿,怎么可以这样?品衔低不能吃肉,品衔低不能接见邻国来客,品衔低不能见皇上,这制定的规律有漏洞好不好,那这些品衔低的妃子该怎么办?一辈子老死宫中?还是一辈子出家当个带发修行的尼姑?

  不行,我绝不能让自己变成那个样子。

  在心里暗自做了决定的南风,趁着月黑风高的时候偷偷溜出了自己住的地方,来到了距离大殿不远处的一个凉亭内,她瞅了瞅附近的树,找了一个不算特别高的树爬了上去,当她站在树枝上的那一刻不知为何心里腾起了一股骄傲感,遥想当初自己只不过是一个职场新人而已,这才过了多少天居然都会爬树了。

  她看了看坐在高位上的钟离伊,为何竟会觉得如此熟悉南风趴在树上想了很久,依旧想不起来自己到底在哪里见过他。

  “来人,为陛下献上我北冥为他带来的礼物。”一道女声从远处传来,听到这声音的南风立马回过神来,先是在心里一个机灵,抱着树,身子向前倾着想要看清说话的女子到底长什么样子。

  可惜,以她这个角度只能看到一张侧脸而且还有些模糊,不过单从这个侧脸,南风得出了一个结论“此女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

  大殿上的蓝胭脂并不知道南风此时心中的想法。

  一名宫女缓缓的从殿外进入到殿内中去,她低着头,双手举着一个锦盒,那个锦盒是一个长方形的,有半个手臂那么长。待到女子走进蓝胭脂的时候,人们才知道原来那个锦盒里面装着的是一直玉萧,这个玉萧通身晶莹,没有一丝杂质。在萧的末尾坠有一个彩色的流苏,更加将萧衬得雪白。

  突然,不知是谁说了一句,“这是在百年前就以不见踪迹的碧落啊。”

  “不错,此萧正是碧落,这碧落乃是家师留给本宫的,后来家师云游四方,这一把碧落倒成了唯一的念想,本宫听闻陛下一向一次音乐,所以,今/RB宫觉得没有什么比这碧落送给陛下更有意义的了”

  蓝胭脂的话音刚落,大殿之上便由安静变为了吵闹。

  钟离伊命人接过锦盒,把玉萧从盒中拿了出来,看了看,便把它重新放入锦盒内,并交给身旁一直站着的公公,“哈哈哈,北冥皇帝有心了,此物寡人甚是喜欢。来人,快为北冥皇帝逞上寡人为他准备的礼物。”

  同时,钟离皇帝身边的公公便把手中一直拿着的锦盒递给了他。他接过锦盒后打开它,在大殿上烛光的照耀下,盒子里发出五彩斑斓的光。

  “这瀼乃是世间美玉,在这世间只有一块,偶然被我钟离国的玉匠得了,打造成三只镯子,今日寡人便将这瀼芷当做寡人与北冥交好的礼物赠与北冥皇帝。”

  蓝胭脂命身旁的宫女接过以后递给了蓝胭脂,蓝胭脂看了一眼盒子,盒子里面的镯子上雕刻一朵芷,想必这位玉匠一定是一位大师级别的,因为,镯子上的芷雕刻的活灵活现的,仿佛真的一般。蓝胭脂慢慢的从大殿中央退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去。

  北冥皇帝看着自己身侧的妻子,宠溺的笑了。

  不远处还在树上坐着的南风,咬了一口自己从桌上顺道带出来的苹果,不禁在心里吐槽道,“这国家级的宴会真无聊,除了歌舞就是喝酒,除了喝酒就是交换宝物,而且每个人脸上那标准式的笑容她就想问他们一句不累么?而且得而且刚刚北冥皇帝看自家女神(对,在看了一眼蓝胭脂之后,颜狗南风把她定义为自己的女神)那宠溺的眼神,活脱脱的吃了一口的狗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