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西方奇幻 龙裔一废柴学霸的恶龙饲养手册

EP.03 传说中的真爱之力(误

  “法阵……”

  阿丽卡半晌才回过神来,“他是说让我再试一次启动法阵吗?可是……”可是再试一次能有什么用吗?总不能是会出现故事书里那种觉醒了“真爱之吻”的力量吧?不会吧……真有这样的事吗?阿丽卡使劲拍了拍自己的脸试图让自己清醒,内心已经充满了吐槽,就当她的手从身侧放下,接触到地面上她自己绘制的法阵之时,从指尖传来一些异样感觉。阿丽卡不受控制的打了个冷颤,“法阵有反应了……这奇妙的感觉……难道就是……”

  “难道就是书里写的真爱的力量吗?”阿丽卡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双手,“这种浑身都充满能量和活力的感觉太令人兴奋了,原来自己真的是被封印的公主,就差王子的真爱之吻来救自己?”

  猎人有点不懂,这少女法师有了能量为啥还不动手,但还没来得及开口提醒,魔像又发起了进攻,猎人只好再帮少女挡了一击。魔像与短刃碰撞的声音提醒了阿丽卡,她的“王子”还在苦战中并且刚被魔像甩到她面前不远处。

  “好嘞”阿丽卡用力吐出一口气,把双手放在法阵上准备发动“就让你这个坏蛋尝尝恋爱中的美少女的厉害吧!”阿丽卡从未有过如此充盈的魔法能量,自然也不知道自己现在有点亢奋过头,嘴里的自言自语也变得多了起来。而且几乎是想到什么就立刻说出口,因为前所未有的充盈体验,她全身每个细胞都处于亢奋的状态,身体变得轻盈,头脑运转的飞快,心里也觉得自己无所不能,通过联接法阵,阿丽卡似乎能感受到整个世界都在回应自己,自己仿佛就是冒险故事里的传奇法师,摆出帅气的姿势还随口起了一个放平时她绝对不好意思喊出口的招式名称。在这种亢奋感达到巅峰之际,不停变换颜色并聚集在法阵之中的魔法能量也达到了顶峰,然后按照她的心意朝着魔像倾泻而出。

  经过法阵增幅后的奥术魔弹准确地命中在魔像胸口的核心上,一阵耀眼的光芒之后魔像核心发出破碎的声音。魔法电火花从核心处扩散开来,随着电火花的扩散,魔像失去了活力,成为了普通石块并一一粉碎掉落在地。阿丽卡被自己释放出的魔弹威力震慑到了,没有发现从魔像晶核处掉落了一块闪闪发光的碎片,在阿丽卡身前不远的猎人顺势倒下把碎片纳入怀中。阿丽卡看到猎人倒下慌忙想起去查看他的伤势,怕刚才的爆炸有误伤到他。只见他紧紧捂着腹部,昏迷不醒,阿丽卡想掰开他的手查看伤口却掰不动,不过看外衣并没有血渗出来,应该没有重伤只是昏过去了。阿丽卡长舒一口气,魔像的危机算是解决了,虽然采集任务失败学分被自己吃了,但好歹命保住了。只是眼前由于魔像爆炸,这个洞穴开始时不时落下碎土碎石,一副马上就要坍塌的样子,而眼前这一大一小两个男人又全都晕过去了。

  “故事里晕过去的不都是我这种少女吗??”阿丽卡一边自言自语,一边发动了自己平时练习性质的在鞋子和手套上制作的附魔法阵,注入魔力后成功发动了风属性魔法。“幸好平时学习认真,在附魔课上把自己的装备全都做了附魔。”有了附魔的协助,阿丽卡轻松的扛起猎人放在肩头,另一只手捞起蒂姆夹在腰间,迅速撤离了山洞。路上看到不少草药,可是自己两只手都占着,身后的洞穴也越来越不稳定一副要坍塌的样子,阿丽卡也不敢再去采集,只得专心逃命。好在洞穴不是很深,很快就逃了出来。阿丽卡看着坍塌的洞穴,感觉心里在滴血,原本还计划着回头再来采集草药卖钱的计划一点一点的在自己眼前破灭……贫穷的感觉可真不好受啊QAQ

  ……………………

  蒂姆迷迷糊糊中觉得自己在空中晃荡,睁开眼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摇晃的地面,还有一双皮靴“这鞋有点眼熟啊……”蒂姆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迷迷糊糊地盯着鞋子想着,突然就想起以前好像被这双鞋踢过!!自己以前在附魔课上教训(欺负)怪力女时被她踢飞过,当时她穿的好像就是这双鞋!蒂姆仿佛回忆起那天被踢飞的情景,立刻就想本能后退。可是全身都离地还没有着力点的他做出来的动作只是在空中有失贵族风范地扑腾了几下,还正好被觉察到动静的阿丽卡看了个正着。

  “你醒啦?”阿丽卡因为自己之前做的附魔装备大成功而心情不错,看向蒂姆的时候甚至还带着微笑。蒂姆看清楚自己是在被阿丽卡用一只胳膊夹在腰间的情况后,如同一只炸毛的猫一样在空中挥舞着胳膊和腿并大喊“你这个怪力女要干什么?快放我下来!”阿丽卡皱了下眉,然后无奈的撇了下嘴,蒂姆感觉到阿丽卡手上的力道松了的同时一个不好的预感在他脑海中迅速成型,“这女人不会是要把我扔在地上吧?”

  在阿丽卡的手松开的同时,蒂姆本能的闭上眼睛,但并没有预感中的事请发生,反而是双脚及时的感受到了地面的稳定。原来阿丽卡有稍微屈膝,配合蒂姆的身高把他安稳的放在地上。蒂姆意外之余有点不知道该说什么好。阿丽卡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心想原本也就没想着这倒霉孩子能谢谢自己,右手把扛着的猎人又往肩膀上抬了抬,然后径直越过蒂姆向着主道路旁边的一条小路走去。

  “前面不远就是城门了。”蒂姆被阿丽卡的话点醒,发现自己已经出了森林,前面隐约就能看到城市正门了。怎么就到了这里呢?刚才不是遇到了怪物的袭击,怎么就到城市的边缘了?“天色不早了,你早点回家吧”阿丽卡回过头嘱咐蒂姆,虽然不是很想理他,但是万一他出了什么事,身为贵族的他家里人也会找自己麻烦的吧。阿丽卡见蒂姆还在愣神,提高了音量问“这么点路,你自己回去没问题的吧?”

  蒂姆被阿丽卡的声音拉回现实,看着眼前的少女竟然单手扛着比自己块头大很多的猎人,回想起刚才自己好像也是被她单手抱着。看起来三人中只有她平安无事,难道……是她打败了怪物救了自己么……?

  “喂,大·少·爷”阿丽卡有点不耐烦,又提高了音量“您自己能回家的吧??”

  蒂姆不知道为何觉得阿丽卡好像跟以前不太一样,莫名的突然紧张起来,张嘴竟然有点结巴“楞!……能回家”不知道是刚才一直头朝下血上头,还是开口说话舌头突然打结,蒂姆觉得自己的脸颊有些烫,瞬间有点恼羞成怒,平时的小脾气又回来了。他使劲向前踏出一步,大声喊着“本、本少爷又不是小孩子,当然能自己回去了!!不要你这个怪力女管!”

  “哦哦,那你可真棒。”阿丽卡心想真是太好了,其实自己根本就不想送他回去,而且自己扛着个大男人招摇过市也不合适。“那你要乖乖回家哦,姐姐我就先走了,拜拜~”既然他说不用送,那自己还不赶紧开溜,毕竟接下来要走的小路可是只有自己和老师知道的秘密通道,刚才还在头疼怎么甩开他,现在他要自己回去真是太好了。这么想着阿丽卡觉得自己脚底生风,为了走的更快,顺势把猎人调整了一下,换成背着他的姿势,一路小跑似得溜了。

  蒂姆看着阿丽卡逃跑似得背着猎人一路小跑,莫名的觉得生气,但又不禁在想真的是她救了自己吗?……

  阿丽卡确定蒂姆没有跟着她来之后,放慢了脚步。抬头看了看天色,太阳只剩最后一丝还在外面,周围的天色也暗了下来。心里暗自估算了一下,守卫现在应该也不严格了,天色也暗了,正好适合走自己和老师发现的“后门”。阿丽卡所念的魔法学校,是建于这个城市的边缘,而毕夏普老师的工作室又处于学校的边缘。位置偏僻再加上毕夏普老师学负责的课程也很冷门,基本上就只有阿丽卡这一个弟子,平时师徒二人经常出去寻找魔草而错过关城门的时间,后来就干脆翻自己家工作室院子的围墙进出。

  平时都是靠老师翻墙的阿丽卡这次有了能自己发动的附魔装备,很轻松的背着猎人越过了围墙,甚至发型都没有乱。阿丽卡不禁感叹,原来魔法师们的生活都这么便捷,唉真的好羡慕啊,要是能一直这样就好了。一路胡思乱想着,人已经走过了老师自己开垦的小花园来到了工作室的小房子跟前。

  因为毕夏普老师平时课少,弟子也少就很闲,加上又是个老光棍没有家人,除了上课看管图书馆之外的时间精力都用于开垦这个小花园上了。后来阿丽卡的父母,也是老师的朋友去世后,老师算是领养了阿丽卡,把她接到学校来,这里也算是阿丽卡第二个家了。

  不大不小的花园种满了常见的魔草,并且被种植的整整齐齐,每种魔草种植面积也都一样大小,看起来井然有序。花园靠近学校的一端,建造了一栋简单却不简陋的二层小屋。说是二层,其实也就是一层加一个阁楼而已。一楼主要是日常起居吃饭的地方,二楼阁楼用来睡觉休息。小屋旁边挨着的就是一个玻璃温室,里面种植着比较稀有的植株,温室里摆放着一个大桌子,上面摆满了炼药的器材和书籍。

  阿丽卡见小屋里没有灯光,看起来是没有人的样子,径直推开了屋子的门。因为平时真的没有人会来这边,所以工作室的门一般都是不上锁的,盗窃事件什么的倒也真的没有出现过,可能在现在流行魔精的环境下,魔药学产物真的不值钱了吧。

  进屋后,室内的灯光自动逐一亮起,这是老师平时自己研究法阵回路时做的小道具,日常生活倒也是及其方便。暖色的灯光映着熟悉的环境,阿丽卡顿时觉得很安心。她先把猎人放在沙发上,发现猎人还是紧闭着双眼没有醒来。小心的试探了鼻息和心跳之后发现他只是昏过去了,再次检查一下没有发现明显外伤,阿丽卡扯了一个靠枕垫在他头下面。

  “虽然他衣服看起来真的好脏……但毕竟是因为自己才被打晕的,就让他好好睡一觉吧。”阿丽卡安顿好猎人之后,转身打开自己的背包把里面的东西一一收拾出来。

  一边收拾一边一阵阵的肉疼,刚进山洞的时候发现了那么多珍贵的药草,都被自己保命的时候吃的差不多了。而要求去采集魔草“岚铃”的任务也失败,不仅损失了药草,赚学分计划也泡汤了,真是吃了大亏。阿丽卡真的是好想大哭一场啊,_(:з」∠)_。自己当时还那么阔绰的花了一个银币雇佣了佣兵,虽然他还挺厉害的吧也有救了自己的命。可是他受了伤到现在都还没醒,如果他醒来后有什么后遗症要自己负责怎么办啊啊啊。这么想着真的是马上就要哭出来了。

  既然钱和学分都已经凉透了,最起码要保住不会再赔偿治疗费给猎人了。希望他睡一觉起来什么事都没有,阿丽卡一顿胡思乱想甚至想要对着躺在沙发上的猎人祈祷了。

  阿丽卡看着把脸侧在一边睡着的猎人,心里想着要不等他醒了帮他缝补下衣物,修复下装备吧。先下手为强,自己主动施恩惠,也许人家就不好意思要赔偿了呢?“嗯嗯”阿丽卡觉得自己的想法很完美,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猎人平躺在沙发上,脸朝向沙发内侧,隐没在黑色的长发和破烂的兜帽里,左手放在自己的腹部,右手垂在沙发外侧都要接触到地面了。沙发小猎人个头大,左腿耷拉在沙发扶手上,右腿已经一半都掉在沙发外面。阿丽卡皱了下眉,这个沙发有这么小嘛?印象中自己躺在上面就像躺在床上一样宽松啊。一边想着一边不自觉的把猎人的右腿往沙发上塞了塞,希望他能舒服点。虽然初见的时候觉得他穿着破破烂烂的,但这时仔细看发现他是全副武装,全身上下都穿着皮甲。阿丽卡不禁靠近仔细的观察着,盘算着自己能给他修补多少。

  兜帽就是普通的粗布,缝补一下就可以。护额……阿丽卡觉得看起来像是皮制,上面又有着一些隐约的暗纹,看起来像是法阵又不是很确定。平时对法阵就很喜欢研究的阿丽卡忍不住好奇,一只腿压在沙发上,一只手扶着沙发靠背,整个人趴在猎人的上方试图靠近仔细观察猎人的护额。空出来的一只手伸出食指轻轻摩挲着护额上面的暗纹。

  “唔…………是皮制没错,但市面上没见过这么厚的兽皮呀”阿丽卡小声的嘟囔着,摸不出来材质习惯性的凑近了闻了闻。“唔唔……到底是什么材质呢?”

  闻了半天也没闻出什么来,突然阿丽卡一拍额头,“我傻吗?他是龙裔猎人啊,那这十之八九就是龙裔的皮吧!”阿丽卡离开沙发,上上下下又仔细地查看了猎人的装备一遍,发现他全身的皮甲似乎都是这种材质做成的,上面也都有着暗纹。上面的法阵阿丽卡认得几个,都是一些常见的增幅魔法抗性的法阵,另外一些法阵图案确是自己完全没见过的。在惊叹可以近距离观察这种实战性极强的专业附魔装备的同时,阿丽卡也隐隐担忧起来,他这一身装备得多少钱啊,要是真有哪里坏了维修要多少钱啊,惨了自己肯定要赔的本都不剩了,这可怎么办啊?明天要怎么先下手讨好他啊……

  阿丽卡觉得自己头上的焦虑大的已经快能实体化了的时候,远处学校里的钟声击碎了她的思绪。

  “不好!”阿丽卡猛然想起,这钟声是宿舍门禁的钟声,自己不知不觉间沉迷观察装备太久了。完了,错过宿舍门禁可是真的大难临头了。本来就没赚到学分,再因为破坏了门禁而扣学分的话,自己是真的毕不了业了。阿丽卡赶紧抓起外套就跑出门,小屋的灯光在她离开后就熄灭了。待她跑远之际,灯光却又再度逐一亮起。

  沙发上躺着的猎人此时正睁大眼睛看着天花板,半晌他抬起双手捂着自己的脸,然后翻身把自己全身都蜷缩进沙发内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