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叛逆成长 黯暮的流萤

第二十一章.凋谢的花

黯暮的流萤 夙北之归 2458 2018-11-09 00:19:04

  撇开饭碗在饱暖中盖上被子,脉搏的颤动越来微弱,直至双耳失聪。

  中考后的一段时间,宋云哲对着走向四方的形形色色男女说:“我有故事,你有酒和肉吗?”那时所有轻狂的少男少女都自诩为诗人,写出的短诗普遍云里雾里不知所云,活的死的实的虚的像考完试的习题一样胡乱堆在一起,想是愁死了西方翻译家。我喜欢他后现代主义的故事风格,在那时的夏日森林里这只蟋蟀仿佛脱颖而出,吃遍了全城的料理和烧烤。

  那天,不富裕的我邀请他去吃关东煮,听到了一段回忆和梦境的故事。人的灵魂自幼便是分裂大陆,一块漂泊在忙碌;一块漂泊在睡梦,年幼时的襁褓长眠,或许是因为那段象征忙碌的大地还未浮上海面,纵而栖息与等待。十二三岁时双方的距离仿佛越来越远,中间隔着一条充斥着喧嚣的深黑海沟——或许只是两瓣眼睑中相隔的安心.....

  我会站在一道破悬崖边上......

  梦里的现实很美,现实里的梦很美,只可惜为何彼此割袍断义,如今的梦震颤心魂的同时不时惊醒着熟睡的自己,分不清噩梦与美梦。

  没有了梦的世界,始终无法躲避一场幻梦。梦醒之初,手上早已沾满着另一半灵魂无辜的鲜血,在一切的最后,复仇的火焰终究融化冰冷的城府。周遭的人明明知道不可缺少梦境的存在却仍然在现实中对她加以羞辱......我无可否认年轻时的财富便是忙碌,只是忙碌的多少洒在了心神的本源,又虚掷了多少于浮华的殿堂。

  梦境和现实必须相通!感官与念想的冲击永远贯穿两界,但或许梦里的直觉仿佛更加真实......

  凌晨三点的窗外寂静而凄惨,醒来意识清醒的自己坐在书桌旁,手掌平放滑出大致整齐的一角,翻开的《The Love Of Ripple》有着独特的外国墨粉的暗香,和翻译过的许多欧洲小说一样,开头普遍是简单而琐碎的小事,直到三四章时的荷尔蒙喷溅染红泛黄的轻质书页——夜晚的身躯被欲望缝合在一起或是欢喜在睡梦中天马行空,繁华的都市沾满了生活周遭难见的刺鼻气息,生活是一杯简单的啤酒,眼前的文字是百味调制的烈酒——掺杂着渐变的三种原色,迷糊与轻飘流淌在封闭的房间内,在昏黄的台灯下醉红了脸。把靠椅仰在最曲斜的角度紧闭双眼,虚无间两团蓝绿的火焰燃烧在黑暗的眼帘,缓缓睁眼时映着斑白的天花板渐渐褪色......

  纠缠已久的她,我是否震碎了她那心室的薄膜,露出《黑色沙滩》般最深处的情感,那一滴滴滴在衣衫上的泪水咸涩而又温暖,曾经的彷徨与清凉中如今又带着一丝最后深切的渴望吗,泪雨的酸涩认清了真正想要,泪滴的温暖读懂了真正的缺憾。

  我坚定了和斑纹海豚一齐沉入大海,在海蓝的发黑时看见鲸,在洋流中一睹珊瑚的多娇。

  再次小心地翻开《黑色沙滩》生怕这透明的书页破碎,倚着窗旁的平台,借伸入寒霜的暗黄灯光贪婪呼吸着字与字间的气息,她的心灵宛如呈现在我眼前,任凭抚摸与拥抱,在其中肆意挥霍着内心的炽热,原本彼此陌生的血液交织在一起疯狂滋养着缠绵与困扰的丛林,飞速流经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在凄惨与孤独中燃烧的心灵射穿了泪腺的失控,一滴滴透明的露珠洗去沉淀的浮躁。同样的一件衬衫上如今与曾经的泪痕相互重叠。

  我......许下属于自己的诺言。跳下深海,浪潮高涨,看不见沙滩与海岸线——故事......混乱中展开。

  时间在隔绝的角落里闯荡加速,深黑的睡意再次袭来,扣下书,充分地在窗上伸展绷紧的身躯。

  两天的时间在隐形的秩序中飞快流过,假期的时间过得很快,但每天的日子却异常地缓慢。和仿佛在无形安排下的人之间擦出普通的往事,来回反复的地点之间追随着渐深的足印。看着那两本书,翻译着各式的作品仿佛就是全部,其他事情的记忆想是早已淡漠。

  平淡无奇的早晨无意翻出了英语周刊中夹着的信纸——

  “下午三点,我在柳条巷边上的往来酒吧等你,我迫切想要见你.......

   By—刘晏”

  折回数个路口,在深秋午后清风下渗出少许汗水。酒吧宽敞,意味如同五六十年代的日本酒吧,嗓音巧妙介于轻狂与失意之间,富有节奏感的美国摇滚乐占据屋内每个角落。她定睛看着大口喝着啤酒弹着吉他的那位大学生,他周围的人就像水雾的轮廓一般看得见却抓不住,回头走向久别的另一半故乡。

  “怎么了啊?”我细声地问。

  “喝点什么?我请。”

  “橙汁汽水。”

  她叫来衣着正规地服务员,“喝什么饮料?喝酒。”她说,“一瓶鸡尾酒和啤酒。”

  “我跟他,彻底......没了。”强噙的泪堵塞咽喉,语无伦次。

  “究竟怎么了?”

  “他从没真心待过我。只是喜欢占有的快感。”

  “他和四班的班花从高二就一直卿卿我我。”

  “树大招风,这两人反正从前我看都敬而远之,不是什么好东西......”

  “你们男生是不是都那么混蛋?”她拱着鼻子,脸上的肌肉毫无规律地扭曲。

  “你不能一下把我们都否定掉啊......我认为,班花、班草这种树大招风的人,没多少不是骄矜浮躁的人儿,这种人天生就是来挥霍和占有的,都是祸害。”我平和地讲,没一丝愤怒的意思。

  “你是在骂自己吗?”

  “我哪是班草,平平常常普通人儿,哈哈。那你不也在骂自己吗......”

  昏沉的脸轻轻一笑带过话语,一口气喝完一瓶紫色的鸡尾酒。瞬间沉重的头靠在胸口之上,抽泣着的寒冷的泪瞬间冲破堤坝,努力压制着咽喉震颤的声音,脉搏无规律地上下律动。记忆一角暗光乍现,这一幕在不久前的今天仿佛似曾相识。

  我坚定着的,我不能像他一样下流龌龊,祸害别人祸害自己。

  空气的分子结成晶体,每一阵呼吸带着微微的痛感与粗糙。一我们言不发,周围沉默的可怕,放在我腰间的手臂越来越紧,我附和着的左臂调整着包围的力度,一切出于怜悯之心。

  “一切都会过去。”

  “能一直陪着我吗?”

  “就像现在。”

  一切出于怜悯之心,我深知当时痛苦的钻心。

  空气渐渐柔和,时间在音乐与酒精中移动,两人面前的酒瓶逐渐增多,在彩灯下反复折射出缥缈抽象的光芒。随后,静看周围的一切和面前的人,直到她在桌上拍下纸钱与硬币,分道扬镳。

  日夜兼程地写出了第一版《the love of ripple》的翻译,努力还原了荷尔蒙的浓度和英文的简练,交给宋云哲。

  “这么快?看着上瘾是吧?”

  “我知道了,你就是个反革命流氓犯。我不懂你们这些邪恶的想法......”我苦笑道。

  “这都是名著,都是好书啊。”他装着一副煞有介事的样子。

  “辛苦了。”塞给我一沓厚厚的稿纸包好的毛票,够我喝上一个月的啤酒或是可乐。

  挣脱了大人口中的生存规则,内心无比爽快。在家于未醒的微醉中小睡,做着逃离现实的梦,嘲讽着脚下被奴役的一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