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冰戟之粟念

第四十一章:手执一花之人

冰戟之粟念 美丁姑娘 3175 2018-12-06 21:49:40

  二人便一起向月流的大门处走去

  “灵猫呢”罂粟问道

  “应是在风渊池里吃鱼呢,前几天罚他了,委屈的不行,便赏了条鱼吃”

  “在玉溪山我经常捉鱼给他吃”

  “风渊池里的鱼可与玉溪山的不同,风渊池里的鱼有灵性,他吃了,会提升灵力,所以,那是他最爱食的”

  “走得时候也见不到灵猫了”罂粟说道

  若宇一个人笑得很是开心“他一会定来,怎么能不来送你”正说着,便看到灵猫跑了过来,急匆匆的。

  “罂粟姐姐”

  罂粟看了看他,看那眼睛里眼泪汪汪的,便抱了抱他

  “你要小心”

  “放心吧,我会照顾好自己的”罂粟安慰他道

  “那姐姐怎么回玉溪山啊,当初我可是带着你离开了”

  “我去找南烛,既然那天我是掉落在山下了,便还从那里回去”

  灵猫撇了撇嘴“谷芽峰的人那么害你,你还要回那里”

  “南烛是不会害我的”

  “姐姐,你为什么不去找颜师兄啊,枯草峰最安全了”

  “灵猫,我本来就是谷芽峰的弟子”罂粟语气很是坚定

  “罂粟姐姐你太傻了,我都看出来了,玉溪山上,只有颜师兄是对姐姐最好的,当时你不但受了剑伤,还中了金蝉蛊,我都以为你要死了,是颜师兄去取的白鸽血,那里可是有凶兽螭吻,他回来时受了伤,都没让姐姐见,脸上的伤姐姐难道看不到吗,他一天一夜未休息,亲手给你熬药”

  罂粟忽觉的心中一颤,本以为他脸上的伤是下山时受的,没想到竟是这般“灵猫,你不要再说了”

  “姐姐,你为什么这么讨厌颜师兄啊”

  若宇在旁,像是旁观者一样,听得最明白“灵猫,真是越来越过分了,不该你问的不要问,回去吧”

  灵猫撇了撇嘴,很是生气,便离开了。

  罂粟看了看若宇“若宇哥哥,我走了”

  “好,一路小心”

  罂粟一路向南走去,先经过月流镇,从月流镇一直走,便会到达顺天府,她骑着若宇给她准备的骏马,很快便到了月流镇,之前听若宇说这月流镇都是些能人异士,说的罂粟到很是好奇,月流镇只有只有一家饭馆,很多客栈,罂粟便去饭馆吃些东西。

  罂粟走近那饭馆,老板倒是很热情“姑娘,来点什么”

  “来壶茶就好”

  “好嘞,您做”

  罂粟随着店小二的指引,来到了楼上,一楼说书的人说的正热闹,大家也听得正认真,罂粟坐在那里,自然也无意间听了听,讲的竟是传说中的赤炎海,只见那说书之人讲的格外入神

  赤炎海谁都可以去,唯独这皇家血脉的人不行,听说,曾经有一王爷,寻找了十二年的赤炎海,最后找到了,在哪里待了一天便跑了出来,说是那赤炎海日日吸他的精气,那疼痛植入骨髓。

  店小二上了一壶茶,罂粟倒了杯茶喝了一点,味道还不错,她笑了笑“赤炎海只是传说中的,那人说的如同真的一般”

  罂粟看了看下面那些听书的人,倒也与寻常人没有什么区别,正当四下打探,竟然看到了一个认识的人,正好奇他怎么会在这里,只见一个紫衣女子恶狠狠的指着他“终于让我找到你了”

  玉衡坐在那里,倒是不慌不忙,看了那紫衣女子一眼“我不找你,你倒是自己送上门来了”

  只见那紫衣女子冷冷的笑了笑“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施展了禁术,现在你是打不过我的”

  “这都被你知道了”玉衡一脸不正经的笑

  罂粟看了看玉衡,心想这人都死到临头了,还这般不正经,可是他不是在玉溪山吗,怎会来到月流呢

  “受死吧”

  说罢,那紫衣女子便拔剑向玉衡刺去,玉衡扔出手中的酒壶,酒水瞬间撒了一地,趁那女子惊慌之际,他便急忙跑了出去,那女子看玉衡的眼神就想把他杀了,自是不会放过他,这么好的机会,玉衡两个月才可以施展一次禁术,自是不能放过他。

  罂粟看他们跑了出去,便又喝了杯茶,心里却还想着刚才的样子,那玉衡倒也不是坏人,若是在他没有功法的时候被人就这样杀了,倒也挺可怜的,可是她与玉衡只有数面之缘,要不要管这闲事呢。

  罂粟站了起来,朝二人离开的方向追赶了过去,只见玉衡竟被那女子咬了一口,走近了看,原来那女子是妖,那女子正要再像玉衡打去时,罂粟看准时机一脚将她踢到在地。

  那女子倒在地上,慌乱之中看到罂粟“你是谁,管老娘的闲事”

  “你走吧,若是你再不依不饶,我便杀了你”罂粟道

  那女子刚才毫无防备,着实被伤着了,便起身离开了

  罂粟看了看玉衡,伤口不大,应是无碍,便没有多说什么,或许玉衡也已经不记得自己了,便要离开。

  “罂粟,别走啊”玉衡喊道

  罂粟停了停脚步,他竟然还记得自己

  “她已经走了,你喊我还有何事”

  玉衡走向前“她咬了我,蜘蛛可是有毒的,救救我”

  罂粟看他那样子,明显是故意的“给你”她拿出自己在谷芽峰时用草药做的驱毒丸

  玉衡直接便吃了下去

  “你也不怕我给你的是毒药啊”

  玉衡笑了笑“谢姑娘救命之恩”,看罂粟不理,便又道“你怎么会在月流镇啊,我还以为你真死了呢”

  “怎么,玉溪山的人都以为我死了”罂粟脸色变得冰冷,沉沉的道

  “可不是嘛,看你好好的,我就放心了”玉衡一副很关心她的样子

  “我好不好与你何干,你不是在玉溪山驱邪吗”

  “是啊,前几天我便又使了禁术,发现啊,那邪物又不在玉溪山了,这不,才来到了月流镇”

  罂粟心里猛然一紧,看来,玉衡找的人很有可能就是自己

  罂粟看了他一眼“那你在月流镇找吧,我走了”

  “你去哪啊”

  “不告诉你”她语气坚定,让玉衡这般的人也不再自找没趣,继续问下去。

  罂粟径直的向前走,玉衡就一直在后面跟着

  罂粟听脚步声就知道他始终在后面,头也不回的说道“跟着我干嘛”

  “你救了我,我可是有恩必报的人,我要跟着你”

  罂粟听他这般说,怕是要赖着自己了,停下了脚步“你再跟着,别怪我对你不客气”她冷冷的说道

  玉衡看了看她,一副质疑的样子“你不会是要回玉溪山吧”

  “不用你管”

  “看来被我说对了,正好我也去,一起啊”

  罂粟无奈的叹了叹气,她知道玉衡是不会离开的,便径直的走,没有理他

  走了有两个时辰,玉衡在后面喊她“你等等我啊,我可是受了伤的人”

  罂粟并没有理他,可是感觉那脚步声离自己越来越远,便回头看了看,看样子,那伤口果然在疼,便走了过去

  “你这人也太狠心了吧”玉衡看她回来,埋怨的说道

  “在这样说我可走了”

  “别走别走,帮我看看伤口”

  罂粟看了看他的右臂,伤口处竟然开始发黑,看来自己的药丸并解不了这毒

  “你说,怎么办”罂粟看着玉衡说道

  “那女子可是个蜘蛛,毒性很大的,现在我们两个都没有可以解毒的药,这样,你给我吸出来,就好了”

  罂粟一双水灵的眼睛看向他,眼睛睁的大大的,好像在确认他刚才说的话可是真的

  “你说什么,让我给你吸出来”

  “对啊,不然你总不能看着我被毒死吧,怎么着在玉溪山我就便与你相识了啊”

  罂粟白了他一下“伤口在手臂,你又不是够不到,自己吸”

  玉衡用嘴巴去够手臂,就差一点,他示意给罂粟看“你看,够不到”

  只见罂粟看向他,眼中没有一点感情

  “你要干嘛”玉衡反倒吓着了

  罂粟拿出那把匕首,在他的手臂上方割了一道口子

  “你要干嘛呀”

  “别动”她厉声道

  罂粟在玉溪山的藏书阁里看过,玉衡的伤口倒是伤的很是地方,那里是血液流通的必经之路,那毒液淤堵在那里,所以这么长时间了,伤口才开始发黑,罂粟又朝自己手臂上割了一刀,将血滴到自己的衣服上,将衣服割破,放在玉衡的伤口处

  “你这是为何”

  “那女子咬的正是好位置,这便把毒血吸出来了”

  听到她这般说,玉衡没好气的看着她。

  果真,当那毒血流经伤口处,便自动留到了沾着罂粟血的布条上

  毒血吸出来后,罂粟给他包扎了一下“走吧”

  玉衡笑了笑,突然严肃了起来,罂粟看了看他,这样子看着倒还挺舒服,人模人样的

  “你这丫头还挺聪明”

  “谢谢夸奖”

  玉衡笑了笑

  来到顺天府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二人便找了一家客栈住下了,罂粟刚收拾了一下,便听见了敲门声

  “不好好歇着,来干嘛”

  罂粟打开门看到的是玉衡,她差点误以为是自己看错了,那个头发毛散,满脸胡茬,一身宽袍的人竟然变了样,玉衡见她惊讶

  “怎么换了件衣服,收拾了一下就不认识了”

  罂粟看了看他,还是那般讨人厌的样子,便没理他

  “怎么,是不是觉得我长的也是很英俊啊”

  “你到底什么事,没事的话我要休息了”

  玉衡在罂粟百会穴上一点,她便倒在了桌子上

  玉衡看着她,看了好久,他把了把她的脉搏,许久嘴里才说出了一句“为什么偏偏是你啊”

  玉衡像是确认了什么,将罂粟抱到床上,给她盖好被子,便离开了。

  与那蜘蛛精演了一场戏,倒也真是有些收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