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生无尽头

奇怪的村子

生无尽头 花零暮天 2302 2018-09-30 02:34:59

  第九章

  瑾笙本来是想让黎洧好好记记教训,凡事不可硬拼,毕竟她刚刚才惹了铭昘,看见她的徒弟,应该不会心慈手软。事实也确实如此,铭昘听见黎洧要在他的药峰待上几个月的时候,冷哼了一声,用上好的药把黎洧尽快织好了之后,就一直奴役着他,采药,碾药,这些苦活就让黎洧一个人全做了,还给他的弟子放了好久的假,所有的琐事全都推到了黎洧身上。黎洧也知道,铭昘有心要为难他,也算是瑾笙的惩罚。每次让黎洧干事情的时候,都会假仁假义的问一下“黎洧,是吧,干这些小事,是不是有些委屈你啊!”

  “师叔公说笑了,做弟子的能为长辈做事,谈何委屈。”

  “哦,我心想也是,但总想着,你要是不愿意的话,我就让你好好休息了,既然这样,那这段时间负责采药什么的,就交给你了,去找你的那些师叔说一下吧,我还有其他的事要他们去做呢!辛苦你了!”铭昘和蔼地笑着。

  黎洧“,,,,,,,,,,,,,,,,不辛苦。”

  一个多月以后,瑾笙到药峰的时候,也没看见黎洧,一问才知道去了后山采药,因为采药要求不能弄坏它的根,所以采药都是一棵一棵的用锄头挖出来,但是黎洧又不会采药,用锄头肯定会弄坏它的根,所以只能用手去挖,早上挖伤了手,铭昘晚上就给了他治手的药,敷上第二天就好了,连休息的机会都不给。瑾笙去的时候,黎洧正在跟一棵艳玲草做争斗,脸上也脏兮兮的。

  “啧啧啧,你说你,怎得这般蠢笨,要是什么都不管,先把这一片药给毁个七七八八,师叔肯定不会再让你干这些事情了。”瑾笙靠在一棵树上看着黎洧努力地刨着土。

  黎洧并没有因此停下手上的动作,而是反问到“瑾笙这样的事应该没少做吧!”

  “喂,没大没小的,瑾笙是你叫的吗?”

  黎洧站起来双手撑在瑾笙两旁,凑到瑾笙耳边,低声唤到“瑾笙,瑾笙,瑾笙,瑾笙。”

  瑾笙被这样的举动弄呆了,瑾笙用手按住自己的胸口,妄想控住自己狂跳的心,愣了小会儿,一把推开黎洧,“你,你,你有病啊,回去了。”瑾笙逃似的离开了药峰。

  而黎洧还偏不自知,笑着问道“瑾笙是来接我回去的吗?”

  瑾笙的回应是跑得更快了。黎洧这边简单给铭昘说了一声,虽然,铭昘一脸幽怨,但黎洧没管,直接就走了。

  铭昘嘟囔着“这一个二个的都小心眼儿。”

  瑾笙会来找黎洧,是因为,幽琹给她传了消息,说是那个书生在百里皇朝当官,而他要等的妻子,马上就要进宫当妃子。(昆仑的时间与外面的时间不一样,昆仑的时间要比外面慢一些。)瑾笙想着去看看,毕竟这是自己续的缘,总要知道结果,还有就是,黎洧与百里皇朝之间的渊源,也应该解了。所以这次,瑾笙打算带着黎洧和清末一同前去。听到要去百里皇朝的时候,黎洧眼中闪过一丝暗芒。因为刚才的事,瑾笙有点不敢直视黎洧,自然是没看到。

  瑾笙一行人在百里皇朝的帝都附近落脚。第二天清晨瑾笙见前面有一个村庄,便带着徒弟走了进去,这个村庄比一般的村庄要繁华许多,但不知为何这个村庄却少了些热闹气,整个村庄虽然有许多人走动,却都是一脸冷漠,即时买卖货物,也是交谈甚少。瑾笙觉得整个村子透露着古怪,可是村里也没有魔气,这些人也确确实实是人,并且魂灵也健全。清末也是看着这些人一脸疑惑,因为街上异常安静,清末也小着声说话“师傅,他们是不是中邪了?”

  瑾笙想了想,用着正常的声音回答清末“没有。”

  虽然瑾笙的声音在这里显得很突兀,却还是没有一个人注意他们,仿佛在他们的眼中,只有与自己有关的人和事。

  清末原本很紧张,见没一个人注意他们也就松了口气。

  黎洧轻声叫了瑾笙一声,清末一脸惊奇,而瑾笙因为在想事情有些入迷,也就没注意到黎洧的称呼,而是微微往后靠了一些,示意他说事情。黎洧见状,嘴角微微扬起“我们先找个客栈吧,在街上站着很奇怪。”

  瑾笙仿若恍然大悟“有道理,走吧!”

  三人来到一家客栈,客栈里的人和外面的一样,即使人不少,却也是安静的异常。

  三个人按照小二给的房号都去了自己的房间,见师傅进去了,便小声叫住了黎洧“师兄”

  黎洧转过头来微笑的看着她“师妹有什么事吗?”

  清末被黎洧笑的有些发憷“师兄对师傅的感情似乎有些不一般。”

  黎洧听此,笑得更加灿烂“师妹你想太多了,我只是与师傅更加熟稔罢了。”末了,给了清末一个威胁的眼神,便进了自己的房间。

  清末咽了咽口水,沉浸在刚刚的恐惧中,愣了一会儿,才回过神,“天啦,太可怕了。”

  正午时,三人在客栈吃着饭,瑾笙捧着自己的碗,边刨着饭边对清末说“你下午去城里打听一个叫桃夭的人。”

  “打听打她做什么?”

  “你别管,哦,对了,如果碰巧遇见她,别试图去跟踪她,你干不过她。”

  “哦。”

  本来三人早就辟谷,但瑾笙说,不吃饭不正常,就硬拉着两人下来在这饭桌坐着,清末得到了任务,就立刻走了,留下黎洧一个人宠溺的看着瑾笙。

  瑾笙吃着吃着感觉不对劲,一抬头,就撞进黎洧漆黑的眼睛里。瑾笙不自然的别开眼睛,“你怎么还不走?”

  “师傅又没说让我跟着,况且,我觉得这种小事,师妹会做好的。”

  瑾笙默默地咽一口饭,语重心长地说道“黎洧啊,我毕竟是你师父,传出去不好。”

  黎洧,用手撑下巴,往瑾笙那儿凑了凑“什么不好?”

  瑾笙往后列了列,重重的叹了口气“黎洧啊,我和你不会有结果的。”

  黎洧认真的看着瑾笙“为什么?”

  瑾笙痛心的说道“我们是师徒啊!”

  “师徒就不能有结果了吗?”

  “一日为师,终生为父,你,你怎么能对你父亲产生这种想法呢?”

  黎洧简直都要被气笑了,收起认真的模样,回了原位,“瑾笙啊瑾笙,我真是小看你呐!”

  瑾笙对着黎洧笑笑“过奖过奖,”突然反应过来,板着脸“黎洧,你真是越来越没大没小了,你师傅我的名讳,是你能随便叫的吗?”

  黎洧轻笑一声,揉了揉瑾笙的头“你才反应过来,师傅你真可爱。”

  瑾笙一把打开黎洧得手“闭嘴,”接着把手中的筷子一放“不吃了,你结账。”然后就回了客房。

  黎洧慵懒的看着瑾笙的背影,勾起嘴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