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星罗之陆

第五章:一曰——梦起云乡!

星罗之陆 盛世邓少 2026 2018-12-02 13:30:25

  快速地,如风驰电擎一般,两个月的时间转眼就流逝得无影无踪。毕业之际,薇娜感叹着幕后的黄昏。

  “开学了呀,我也该······毕业了吧······”薇娜轻轻地抚摸着头上的发夹,深邃的双眼深情地望着黄昏,嘴上泛起了笑意,但面容还是有些不舍。“想好了毕业该走去哪吗?”延隼剑轻轻地拔起被黄昏上色的小草,随着薇娜的双眼看着地平线。终于,水天相接的地方吞没了最后一抹朝霞,盖上了昏暗的凄凉。

  正当他们准备回去的时候,延隼剑感到了一丝异样。“不对!”他警觉的竖起灵武,指向身后的茫茫草海。“怎么啦?”薇娜好奇的从延隼剑的身后探出头来。“你看!”延隼剑的脸上冒起了汗。“刚刚三万点四排的草竟逆风而行,继续,旁边的草虽然都有晃动,但与旁边的茫茫草海却截然不同。那一排的草竟然有些许弯曲,还有些灵力的残痕······我们······遇上大麻烦了!”突然,像凭空出现一般,草受到灼烧,纷纷飞散开来。几股紫色的火焰刺向他们。“去!”延隼剑手持蔚尨戟,挡住了火焰,但身子竟失去了平衡。

  “死亡······都得死······成为死神的奴隶······”光影之中,一位身披黑披风的人从光芒万丈中走来。它的手非常苍白,似乎涌动着一股死亡的气息。“你·····你是谁?”薇娜惊恐地看着黑衣人。“是谁并不重要,但我知道······她可不是什么好人!”“亡!”黑衣人的斗篷向空中浮起,紫色的烈焰从脚下升起,向薇娜他们猛攻。“喝啊!”延隼剑一跃而起,蔚尨戟熠熠生辉。薇娜在一旁干着急。

  “一曰——戳!”一道光迅速地向火焰刺去,火焰削弱了几分。“嗷!”紫黑色的火焰像有生命一样,入魔鬼般嗷叫。“唔!”延隼剑粘上了紫火,痛苦地呻吟。“薇娜!”他大吼着。“使用灵武!”“可,可我没有灵镯······”“你有!催动灵力!”薇娜抬起手臂,才发觉手上多了一条金红色的花镯。“一曰——梦起云乡!”霎时,大片大片的鲜花飞舞,在薇娜与延隼剑的身旁游荡。“舞动起来吧,九瓣心樱!”花瓣像得到指示一般,疯狂的向他们两个涌去。“太棒啦!我的技能好棒!”薇娜一边吸收着九瓣心樱,一边开心的欢呼。

  “啧,两个臭小鬼!活够了是不是!”黑衣人恢复了理智,紧攥着拳头,紫黑之炎从手里冒出。“你们,终究都得死,早死早超生吧!二曰——紫炎之龙!”“吼!”一声响亮的龙吟,响彻九霄。云海翻滚,一条五米长的紫色大龙从天空中飞下,通体燃烧着紫黑色的巨炎。“吼!”巨龙咆哮着,张牙舞爪的挥舞着,喷出一条巨大的火柱。那条火柱直向薇娜燃去。“不要!”延隼剑奋力奔去,挡在了薇娜的身前。

  “延······隼······”“砰!”一声巨响,血雾一片,鲜血染红了薇娜的锦衣。他们被击退百米,从悬崖上跌落。

  ······

  ······

  “薇娜,这一个灵武公式是这样的吗?”延隼剑披着一张金色的大袍,轻轻地拍着薇娜的被。“这个······这样,灵魂系连接黑属性灵武,天使属性嘛······连接这个,这我也不太清楚呀,上课好好听吧!”霎时,赵天恒请起延隼剑。“这位同学:请问,蓝印风灵武属于哪一个?”“资本纤弱,有蓝色之颜,优点:属有毒气类别,能麻痹对手的神经系统。大陆十分普遍,但有灵力的却是少之甚少。”“非常好,请坐”······“谢谢你!”延隼剑轻轻地在薇娜的身后说着。“呵呵!”

  “谢谢你······”

  ······

  ······

  “延隼剑,”薇娜的大脑一片空白,但仍紧紧地护着眼前的延隼剑。“谢谢你······”她轻轻地靠着延隼剑苍白的楚额,一滴滴晶泪从眼眶溢出。“或许······”她的双眼开始模糊,神志逐渐分散。“我们······命该······如此·······”

  ......

  ......

  “任务已完成,报酬.......”一片宏大的教堂,庄严肃穆的信徒们向教堂的最顶端——教父鞠躬。黑衣人在重重座椅中半弯腰着,手恭敬地攥成团。

  “嗯,任务很不错,但,你是不是忘了什么!”“!”黑衣人的身体一震,豆大的浓汗流下额头。“不好,需要采集的灵力样本......”

  教父重重地将拳锤在尊椅上,浓厚的白眉扭成一团。“放肆!竟敢忘记如此大事!杀人灭口,也得将灵力的情况报道圣皇!你竟敢忘却!”

  “小的......”没等黑衣人说完,教父便愤怒地起身,揪起他的衣领。“滚!”教父狠狠的将黑衣人摔下教台。“把它处理掉!”“是!”信徒中,两个灵力浓郁的人将黑衣人架起,拴在十字架上。

  “我的主啊,让他的黑暗灵魂得到永世的万劫不复!”数道金光之下,黑衣人紧抓着身上乌黑的斗篷,发出了惨骇人缘的痛苦叫声。“灭!”教父大手一挥,黑衣人便变成了一缕黑烟,灰飞烟灭。“我忠实的信徒,知道该怎么做吧!”教父重新坐到他的尊坐上,眼眸的目光严厉的目光扫着堂下的信徒,悠悠讲述。“明白!”信徒中,一人走了出来。“你是......”信徒中一个人站了出来。“你是......”教父欲言又止。那个信徒将盖在头上的青紫斗篷揭开,露出额头上的那抹红色的血玫,教父立即心领神会。

  “当任务完成之时,必有重赏!”“遵命!”那位信徒快速飞出教堂,赶向灵岭村。“就看你,回得回来么……”教父坐着,嘴角裂出了一抹残忍的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