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执君手,定江山

第七章 高堂明镜选人才,太守二试储君威

执君手,定江山 九天寻月 1421 2018-09-20 23:18:22

  李逸然道:既如此,待我审过王员外,在做说法。便道:下跪可是王员外,今李氏状告你合谋秋娘毒死李二牛,你可认罪?王员外道:草民冤枉啊,大人。草民与秋娘清清白白,何来私情之说?再者,草民与李二牛无冤无仇,为何毒死他?请老爷明察。李逸然道:既如此,为何李氏说你与秋娘有私?只见台下一妇上前道:回大人,小妇人知道王员外和秋娘的私情。李逸然道:你如何得知?

  那妇人道:小妇人李曹氏。几个月前,我出门去地里干活,看见王员外和秋娘在村口鬼鬼祟祟。秋娘哪了什么东西给王员外,王员外又回了什么给秋娘。看见我来了,秋娘转身就走了,王员外也匆匆离去了。定是那时勾搭上的,于是便将此事告知李大娘,李大娘便不相信。谁知两个月前,我又一次撞破了秋娘和王员外的奸情。这一次,是在城里王员外帮秋娘赶跑了几个流氓,并给了秋娘许多银子。可秋娘说什么,太多了,会被家人看出来,只拿了一锭银子。王员外说什么也是,什么考虑不周。故此,小妇人才认定是秋娘和王员外偷情。

  秋娘和王员外齐呼道:冤枉,大人,小的冤枉。李逸然隧道:既是冤枉,却把这一段是由说出来。否则,便按罪力处。秋娘看了看王员外,一时犹豫不定。道:是民妇考虑不周,连累了王员外。如今也顾不得脸面了,遂将事情从头说了一遍。

  原是秋娘在村口拾的一玉佩,正待寻原主归还却毫无头绪时,王员外因丢失已逝妇人所赠玉佩而原路返回寻找。经查实,确实是王员外丢失玉佩后,秋娘将玉佩物归原主。王员外见秋娘衣裳褴褛,便给了一些碎银,作为答谢。秋娘推据不受,王员外不允,正推搡着,看见曹氏过来,并只得接了。因这光天化日,拉拉扯扯不成样子,便先后离去了。

  后一次是因为李二牛生病了,家中无钱为他寻医,孟氏便上山采了些野果,到城里去卖。刚到城里便被无赖欺负,恰好是王员外经过,赶走了无赖。王员外询问才得知李二牛病了,无钱医治。话毕,王员外便给秋娘二十两银子,让她拿去给丈夫看病。秋娘千恩万谢,不敢要那么多,怕家里人知道,无法交代,便只拿了十两银子。王员外也意识到这点,才说是自己考虑不周。秋娘道:王员外本是一番好意,可却被我连累了,还请大人还他一个公道。李逸然遣衙役到药店取症,有着王员外取玉佩来证实。得出孟氏和王员外所言是真的。众人不禁疑惑,那李二牛是被谁毒死的。李逸然叫来仵作重新验尸,得出是中了蛇毒而非食物中毒。检查李二牛尸体,果在后腰处发现了两个毒蛇咬过留下的齿痕。

  现下,真相大白了。李老太拉着儿媳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到:好儿媳,是婆婆冤枉了你。都是婆婆的错,婆婆不该错信他人。孟氏也哭到:是儿媳的错,儿媳不该私自接他人救济,是儿媳考虑不周,才惹下这事。连累了王员外,还让婆婆误解。李老太遂道:王员外无错,是老婆子瞎了眼,冤枉好人。遂拉着儿媳妇向王员外道:王员外,我老婆子瞎了眼,轻信他人,冤枉了你。你大人大量,还请原谅老婆子这一回,老婆子给你磕头了。说罢跪下向王员外磕头,王员外忙往旁一闪。道:都是误会,查明就是了,李大娘何必如此,且听大人如何断案。

  这一句,众人都将注意力放到李逸然身上。李逸然一拍惊堂木道:肃静,今李氏状告儿媳、王员外谋杀李二牛之案,经查实,系冤枉,凶手另有其人。故孟氏无罪释放,嘉其贫贱不移其志,赐牌匾:贞洁孝义,已正其明。王氏员外,仁善有余,因思虑不周致被诬陷,也无罪释放。现罚王氏员外认李氏母为干娘,已证孟、王清白。另赐仁善守义牌匾。曹氏,偏听误信,挑拨离间,罚脊杖15,当堂执行。断毕,众百姓拍手赞道:断的好,果真是一青天大老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