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我有空间和大佬

第十章:重入社会(一)

我有空间和大佬 竹林陈酒 2300 2018-09-20 17:00:00

  街边路上人来人往,靠近马路的一边栽种着一排整齐有序的行道树,虽然树上叶面上不可避免地粘着些许灰尘,但一眼观去,画面仍是葱葱郁郁富有生气。

  还有那宽宽敞敞的大马路中间,各种颜色各种大小各种品牌的车辆正各自东来西去,川流不息络绎不绝。

  而街边整齐的大小商铺,一溜溜的客人正进进出出着,店主老板迎来送往好不热闹。

  这就是尘世人间,所有的繁华喧嚣尽在眼前。

  眼前出现的这一切声音与画面,带出了乐溪脑海里面关于人世间的所有记忆与印象,一时之间让她心里面产生了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跟在白渊的身后走了好长一段路,乐溪回过神来,看着走在她前面仿佛是在自己的家里面闲庭信步的白渊,心里不禁慢慢地纳闷奇怪了起来。

  一路上看到了这么些他应该从来没有见过的事物,白渊怎么看起来这么淡定?

  而且,这一路他是怎么知道怎么走的?就好像他比她还要熟悉这里的路一样。

  还有,为什么,为什么没有人看白渊?!

  这么高这么帅的一个大帅哥,明明在人群之中如此鹤立鸡群的一个存在,为什么好像都没有一个人注意到他?

  不说驻足观看,至少也应该给一两个视线吧。

  然而这一路上,经过的人简直就像是集体失了明似的,完全没有一个人注意到他们俩。

  怎么回事?

  “为什么,他们都好像看不见我们呀?”

  乐溪几步走近,靠到了白渊身边小声地问了一句。

  “不是看不见,只是没有注意我们俩的存在,障眼法而已。”白渊淡淡地解释道。

  “哦。”乐溪点了点头,想了想又问他,“那你怎么知道这一路怎么走的?我怎么感觉你对这里这么熟悉呢,不应该呀……”

  白渊轻轻笑了一下,转头看着身边一脸疑惑的乐溪,说道:“对于我来说,要想在最快的时间里面熟悉了解一个地方,是有很多方法的。”

  “比如呢?都有什么办法?”乐溪追问。

  “比如神识感知,再比如查看人的记忆,方法有很多。最简单快速的,便是神识感知,我刚刚所用便是,神识一展,这方圆万里之内发生的所有事情我都能知道。”

  白渊说完,看了乐溪一眼,那一眼里眼神淡然,颇有一股高人风范。

  这么厉害?

  该说不愧是神兽吗?

  乐溪点了点头,想了下又抬头问他:“那你干嘛不直接看我的记忆啊?那不是更快吗?”

  白渊摇了摇头,说:“查探一个人记忆对人的神魂有碍,你刚刚融合肉身,查探你的记忆不妥。再说,你一个人的记忆难道还能比这方圆万里所有人的记忆来得完整齐全?”

  乐溪“哦”了一声,撇了撇嘴,这是嫌弃自己知道的太少了吗?

  啧。

  不过,仔细想想白渊说的前面一句话,既然查探记忆对人的身体不好,那就还是算了吧。

  她可不想才与自己的新肉身融合,就立马神魂不稳了。

  乐溪叹了口气,语气里带点遗憾,“那你现在不是什么都知道了?比我还懂得多?这么厉害的吗?要是谁都能像你这样,那现代社会里谁还愿意读那十几二十年的书啊,直接读取下别人的记忆就什么事都懂了知道了。”

  “你以为随便谁都能做到这些吗?当神兽是街上的大白菜?”

  嗯?

  乐溪抬起头,睁着双大眼睛盯着白渊看。

  “你什么时候改说普通话了?”

  之前白渊和她说话的时候,乐溪就觉得有一点奇奇怪怪的感觉,但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

  现在她反应过来了,白渊说话竟然不再“吾”啊“汝”啊“之”啊“者”啊的了,他居然改说现代普通话了!

  妈呀!

  说得简直比她这个土生土长了十几年的现代人还要流利标准。

  “不会也是你神识一感知,记忆一查看,就全部都学会了吧……”乐溪一脸微微惊讶地问道。

  白渊偏头看她,嘴角轻轻地勾了勾,没有说话,只给了乐溪一个“你觉得呢”的眼神。

  乐溪叹了口气,对大佬的敬意又上了一层楼。

  之后的一路,乐溪仔细地观察了一下,发现他们俩所在的地方就是她生活的B市,而且离她家还挺近的,就隔着几条街的距离。

  由于白渊施了障眼法,没有人会注意他们俩,于是乐溪便也不再怕会有熟人认出她来了,带着白渊一路往她家走去。

  沿途路过的街景人情,逐渐与乐溪记忆里面的画面重合。

  街道边上的银杏树,路口开着的老饭店,街道转角处的鲜花店,还有一路走进慢慢变窄变深的小巷子,一直到两人走到了那栋她生活了十八年的熟悉的居民小楼,乐溪才稍稍回过神来。

  上了楼,两个人停在了乐溪家的门口。

  停了半晌,看着门上的锁头,乐溪眼眶慢慢地便红了,眼睛慢慢变得湿润了起来。

  没有钥匙,她进不去啊。

  白渊跟在乐溪后面,一路随她上了五楼,到了眼前这扇紧闭着的门前,然后便看着乐溪站在门前面半晌没有动静。

  “里面没有人,可以进去。”

  楼道里面安安静静的,隔了一会儿乐溪才瓮着声音低低地说了一句:“我没有钥匙,进不去。”

  听到乐溪的话,白渊才想起来凡人进门是得需要钥匙才行。不过,他堂堂的白虎神君,让人进个门有何难。

  乐溪正伤感着,突然眼前一晃,再抬头看去就发现自己已经进屋里来了。

  转过头,看着身后跟着的也进来了的白渊,乐溪自然想明白了是他带她进来的。

  之前她就光顾着触景生情,哀伤于自己家门无法进了,一时居然没想起来自己身边还跟着个大佬。

  虽然对于白渊来说,带她进来或许只是一个小小的法术便能解决的小事情,但乐溪还是转过身看着白渊,脸上带着很诚挚的感激之意对他说了一声,“谢谢你。”

  “不用谢。这就是你过去生活的地方?”

  白渊转头看了看房屋里的四处陈设,很简单的装修样式,而且因为长时间没有人住没人打扫,各处都已经落满了厚厚的灰尘。

  “嗯,”乐溪轻声应了一声,转头看了看四周的家具窗帘,“以前我和奶奶一起在这里生活了十八年呢。”

  乐溪在出车祸之前,本来是准备要去S市上大学了的,所以房子里的东西她都稍微整理了一下,该收的收了该捡的捡了,因此整个房间看着除了落了灰尘也没有凌乱的感觉。

  家还是当初的那个样子,装扮小而温馨,但无奈物是人非,奶奶已经不在了,空荡荡的房子独显一片寂寥。

  而且,才短短一年时间过去,现在就连她也已经不再是过去的那个乐溪了。

  连人都不是了,还能说什么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