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浮生若白头

第一百零八章 日思夜想的人

浮生若白头 归九tyng 2061 2018-11-20 14:07:37

  她们坐上大巴后,辅导员就让王羽阳把手机归还给同学们。

  华笙歌拿过手机,开了机。暮夜池看到自己给他发的信息会怎么想呢?他会回复什么呢?想着,华笙歌一时失了神。等她回过神来,手机已经开了机,还有不停闪烁地呼吸灯。

  华笙歌有些疑惑,她点开那些未接电话,那些未接电话全部来自一个陌生电话,还有来自夏安安,暮子轩,徐阳,刘楚夷和苏洛泽的。她点开微信,发现暮夜池没有给她回过信息,反倒是暮子轩他们给她发了信息。一连七天,每天都有人给她打电话,发信息。她点开信息,一条一条的看,所有人都在问她去哪儿了?直到看见了最新的那条信息,她的脸上由疑惑转为了震惊!

  她的手在抖,她告诉自己要冷静,然后给夏安安打了个电话过去。

  “喂,安安?”电话立马被接通了。

  “笙歌!你这几天去哪儿了?手机为什么关机了?你知不知道,我们一直在找你……”夏安安的语气显得十分着急,她连忙问。

  “安安,你给我发的短信是什么意思?”华笙歌握着手机的手紧了紧,她没有立马回答夏安安一连串的问题,因为现在她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确认。

  “小池他出事了,现在在B市人民医院,你知不知道……”

  出事!医院!华笙歌在听到这些词后,大脑都停止了运转,不过七天,到底发生了什么,她的心思全被暮夜池出事这件事给占据了,夏安安后面还说了很多很多,可是华笙歌一个字都没听进去。

  “笙歌?笙歌?”许是华笙歌一直没发出声音,夏安安担心地叫着她。

  “安安,我可能还要很久才会过来,你帮我照顾好他!先挂了!”华笙歌此时竟带了哭腔,说完,她立马挂断了电话,随后,眼泪一滴一滴地打在手机上。

  “笙...”夏安安还想说些什么,华笙歌已经挂断电话了。

  “笙歌怎么说?”一旁的暮子轩在夏安安垂下手后急忙开口问道。

  “她说还要很久才能过来。不过她没告诉我她去哪儿了?”

  “等她过来了再说吧!”暮子轩拥着夏安安,轻轻开口道。

  夏安安回抱着他,在他的怀中点了点头。两个人此时在病房外面。

  车上

  “笙歌,怎么了?”唐雨时察觉到华笙歌的不对,急忙扯了耳机,关心道。

  “雨时,十二他出事了,现在在医院里!”

  “怎么会这样!”唐雨时知道华笙歌口中的十二是指暮夜池,因为她曾告诉过她。唐雨时也被惊到了,不过她告诉自己不能乱,现在的华笙歌很脆弱,她整理了一下情绪,用肯定的语气对华笙歌说:“笙歌,等待会儿到了学校,我就陪你去找他,他肯定没事儿,别哭了,哭也解决不了问题!”

  她一边说,一边用纸巾给华笙歌擦去泪珠。

  “嗯。”华笙歌点点头,努力抑制眼泪,不让它落下。

  后来,华笙歌把头别过去,看向了窗外,第一次觉得时间过得这么慢,三个小时的车程,竟然像三个世纪那么长,在坐立不安的三个小时候,大巴车终于停下了。

  等到了学校,华笙歌和唐雨时急忙下了车。

  “笙歌,你在楼下等着我,我回去放一下东西。”

  “嗯。”华笙歌点点头,示意唐雨时赶紧去。

  唐雨时得到了华笙歌的同意,也没有耽误,立马向宿舍跑去,不到三分钟,她便下楼来了。随后,在唐雨时的陪同下,华笙歌来到了B市人民医院。

  在出租车上的时候,她已经给夏安安发过信息,问了暮夜池的病房号。于是,下了出租车,唐雨时就扶着华笙歌往暮夜池的病房走去。

  “安安,子轩哥!”等到了病房外,华笙歌一眼便看到了夏安安和暮子轩。

  “笙歌,你的腿和额头这是怎么了?”夏安安看到华笙歌后,一眼就注意到了华笙歌身上的伤。

  “十二呢?他怎么了?”华笙歌来不及解释自己身上的伤,现在的她,满脑子都是暮夜池。

  “在里面。”暮子轩指了指病房,“在睡觉!”

  “笙歌,你这么多天干什么去了?那个周末,小池去学校找你,在宿舍楼下等了一天一夜,那天又下了雨,他就淋了一晚上的雨,结果没等到你,给你打电话,你也没接,后来他回来了就病倒了,好不容易身体好了点,他又出去找你,等我们找到他的时候,他已经晕倒了。”暮子轩在说这些话的时候,语气中满是心疼,那是他的弟弟啊,因为她,现在成了这副模样,一说到这儿他就来火,语气也重了很多。

  “对不起!对不起!”华笙歌现在除了对不起,不知道该说什么。

  “子轩!”夏安安怨恨地看了暮子轩一眼,又转过头来看向华笙歌,“笙歌,你别在意子轩,你先进去吧,小池他也快醒了!”

  “嗯。”华笙歌点了点头,又看了看暮子轩,然后唐雨时扶着她进了病房。华笙歌在他的病床旁边坐下,唐雨时拍了拍她的肩膀,然后便走出去了。

  华笙歌就那样坐在那儿,看着病床上的人,他的嘴唇失了血色,脸色也极苍白。可是他睡得并不安稳,眉头总是皱着。华笙歌看到这样的暮夜池,眼泪又簌簌地掉过,打在地板上。

  “七七,你在哪儿?不要丢下我!”暮夜池似乎做了噩梦,说了梦话。他的语气竟是那般的无助,听了让人心碎。

  “我在,我在!”华笙歌握住暮夜池的手,想让他放下不安。

  暮夜池又挣扎了几下,随后睁开了眼睛。他想着刚刚的那个梦,动了动手,感觉到手被谁握住了。他转过头,一眼便看到了日夜思念的人儿。虽然她低着头,可是只需一眼,他便能知道,那就是华笙歌。

  “七七!”暮夜池的声音有些发抖。“七七!”

  “十二,你醒了!”华笙歌听到暮夜池的声音后,立马抬起了头,来不及擦干脸上的泪!

  暮夜池有些激动,连忙坐起身来,一把抱住了让他日思夜想的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