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愿你一世风华两不负

五皇妃秘密

愿你一世风华两不负 指尖梦魇 2881 2019-02-13 20:11:12

  “诶,头好痛!”昨夜回到宴上得知,因我不慎走失害伺候我的宫女受了罚,心存愧疚便多喝了几杯,导致今日醒来时头昏脑胀,甚是难受!

  “紫莹,现在什么时辰了?”我揉了揉太阳穴,问道。

  “回小姐,已过巳时!”紫莹边回答边倒了杯茶来到床边递给我:“小姐这是夫人特地熬的解酒茶,您快喝了,身子会舒服些!”

  “什么?这么晚了!”我急急忙忙下了床。喝了口紫莹递来的茶,这一口下去,果然清醒很多!

  “紫莹快给我更衣!今日我还有事得出去一趟!”

  “小姐,这是要去哪?”紫莹边帮我穿衣边好奇的问。

  “五皇子府上。”我如实相告。

  她突然停下帮我穿衣的动作:“小姐,夫人是不会让您去的!”

  “为什么?”

  “刚五皇妃派人来请小姐了,结果被夫人赶了出去!”

  “什么?母亲怎么能这么做!我去找她!”我气急败坏,想去找母亲大人问清楚,好歹我们叙府也是大户人家,哪有将人赶出去的道理?

  我还没到门口,就被紫莹拉住,她略带哭腔道:“小姐,夫人这么做也是为了您好,再说、再说……”

  “再说什么?”

  “夫人因为这件事已经气晕过去一回了,您不能再去刺激她了呀!小姐……”

  什么?为了这点事气晕过去了?我起初满是不解,后来转念一想,这叙夜瑶跟五皇妃算是情敌啊,当初叙夜瑶大病就是因为五皇子成婚,如今好不容易失忆了,叙家自然是不愿意让我与这五皇子与五皇妃有任何牵扯的,这样想来母亲大人气的把五皇妃派来的人赶走也是情有可原!

  可这五皇妃今日我是必定要去见一面的。想到这我再次迈开步子,紫莹见状急忙使力拖住我,这小丫头今天铁了心要和我作对啊!

  “哎!”我无奈的叹了口气“放心,我只是去看下母亲,不是去刺激她的!”

  紫莹略显怀疑的盯着我,抓着我的手迟迟没有松开,我愠怒地瞪了她一眼,她这才缓缓放手。

  我推开房门,疾步前行!行至母亲院落,看见她正坐在院内做女红,看来身体并无大碍,我也就放心了。

  向母亲请安后,我又拖着紫莹匆匆赶回的闺房。

  “紫莹,将你的衣服脱与我!”我边说边脱自己的衣服。

  “为、为何?”

  “无需多问,按我说的做便是!”

  我穿上紫莹的衣服,又梳了个丫鬟头,吩咐道:“我出去会,这期间若有人来,就说我昨日饮酒多了些,有些头疼,需要休息,谁也不见,听到没?”

  “是,小姐!”

  我偷偷摸摸地溜出了将军府,一路上东问西问,当我来到五皇子府门口已过午时。

  “守卫大哥我是来找五皇妃的,麻烦通报下!”

  门口的守卫上下打量了我一番,疾言厉色道:“五皇妃也是你想见就能见的吗?快走快走!”

  我低头审视了下自己,立马知道原因出在哪了:“这位大哥,我是叙将军府的丫鬟,今日皇妃派人来请我家小姐,我家小姐身体不适便派我来与皇妃回句话!”

  “的确,今早李管家奉皇妃之命是去了趟将军府!”另一个守卫大哥想了想说道。

  “那你在这等着,我进去通报一声!”

  “好的好的!”

  没一会,一位年纪稍大的男子走了出来:“我是府上的管家,姑娘请随我来!”

  我跟着管家来到大厅,在厅中等了一会,五皇妃与五皇子便一前一后走了出来。

  五皇子悠闲地坐在厅中主人位,饮茶。五皇妃走到我面前问道:“你家小姐让你带了什么话!”

  我微微上前一步,拉了拉她的衣袖,小声说道:“是我是我!叙夜瑶啊!”

  她眯起眼,凑过来仔细瞧了一番:“你怎么打扮成这样?”

  我一脸无奈:“一言难尽啊!”

  “走,去我房间聊!”五皇妃一把搂住我的肩朝厅外走去,就如多年不见的老友,倍感亲切。还未走出门口,她又想起了什么,转身道:“鋈游,我与妹妹有私事要聊,你自己玩吧!”

  翘着二郎腿的五皇子宠溺一笑:“你们俩什么时候如此亲密了!”

  “这是个秘密!”五皇妃调皮的吐了吐舌头。

  我这单身狗午饭还没吃,现在却硬生生被塞了一大把狗粮啊!哎,饱了饱了!!

  五皇子府不算大,甚至比我们将军府还小了两个院落!府内一派喜庆,大红灯笼,红纱幔依旧挂在走廊与墙头。

  “还好我不是她,不然看到这景象估计又得病一场!”

  五皇妃看看我:“怎么你也知道她暗恋我家鋈游?”

  “待在这一个月了我当然得对我这副身体的主人有所了解拉!”

  终于来到了五皇妃的寝室,她支开了所有下人,房间里只剩下我们两。

  她伸出右手道:“你好,仇奕欢,杭州人士!”

  我亦伸出右手,与她相握:“上有天堂下有苏杭,你好,慕籽夕苏州人士!”

  这种打招呼的方式让我们更确认了对方,相视一笑。

  我径自坐下倒了杯茶,跑了一路渴死了。

  “昨日你说你是实体穿越?那你是怎么穿越来的?”我好奇的问道。

  “大半夜走在路上掉进了窨井盖,醒来就在这都城的西郊了!”仇奕欢一脸苦笑。

  我刚喝到嘴里的茶,在听到这个回答后不自觉的喷了出来:“还有这种操作!”我擦了擦嘴巴:“那你就没试过如何回去吗?”

  “怎么没试过?”她激动地坐到我边上:“刚来这的三个月我是撞墙,跳河,跳井我都试过了!根本没用!”

  “试了这么多你还没死,真是奇迹啊!”我在一旁一脸崇拜地鼓掌。

  她给了我个白眼:“最后想跳城楼,结果被叙夜祈救了!后来我也就放弃了,不再折腾了!这一呆就已经是一年多了,哎!”

  “叙夜祈?不就我现在的大哥?”

  她点了点头。

  “我大哥救了你,你怎么不趁机以身相许呢?”我嬉皮笑脸道,本是开玩笑的一句话,谁知她脸一沉无限惆怅道

  “只能说我们有缘无份吧!”

  “咦,”难道他两真有故事!

  正想打破沙锅问到底,她却用手一推我的额头:“收起你那八卦脸,这个说来话长,改日再告诉你。现在说说你吧,怎么样,来这里一个月了,生活习惯吗?”

  我失望的扁了扁嘴:“差不多了!还好我适应力强!”

  “对了还不知道你几岁了?”

  “十八!”

  “那跟这叙夜瑶一样呀!”

  “对呀,你呢!”

  “今年十九了!以后我们就以姐妹相称如何!”

  “甚好甚好!”

  …………

  聊着聊着不知不觉太阳已经落山了。

  我起身道:“姐姐,时候不早了,我该回去了!”

  “要不要留下尝尝我们府上的饭菜?”

  “不了不了,我是偷偷溜出来的,得早些回去,以免多生事端!”

  仇姐姐微微犹豫了下:“那好吧,你得空就来我这坐坐,在我心里你已经是我的亲人了!”

  听到这句话,我鼻子一酸,眼泪险些流了下来,上前抱住她:“嗯,一定!在我心里你也是我的亲人!”

  她欣慰的笑了,表示要送我出府,我欣然答应了,经过厅堂时并未看见五皇子,仇姐姐问了下人,方知五皇子一下午都在书房。

  “五皇子知道吗?”我没头没尾的问了句。

  仇姐姐点了点头。

  “那我……”我欲言又止。

  她看出我的担忧,立马安抚我道:“放心你的事我不会告诉他的!”

  “嗯!”我这才安心继续朝外走,这种事越少人知道我越安全,毕竟跟这五皇子不熟,万一他是个大嘴巴我不要死翘翘的呀!

  我们还未行至府门口,便远远看见一位衣着高贵的男子走了进来,渐行渐近间我瞧清了他的长相,这不是六皇子吗?我赶快低下头怕被他认出来。

  “姐姐,留步,我走了!”我向五皇妃行了礼,就加快了离去的脚步。

  “路上小心!”她在我身后轻声道。

  当经过六皇子鋈翼身旁时我停下脚步将身子压的更低,道了句:“参见六皇子。”

  他没有停留也没有低头看我一眼,径自向里走去。

  只听身后的仇姐姐阴阳怪气道,:“六皇子大驾光临,不知有何贵干?”

  这六皇子也没好气的冷冷问道:“我五哥在哪?”

  终于我踏出了五皇府,也没再在意府内那两位在剑拔弩张地说些什么!

  我沿着白日里来的路成功回到了将军府,还好府内一切正常。

  当我推开房门的那一刻,紫莹像见到救星般冲了过来,抱住我的腿:“小姐,你总算回来了,吓死奴婢了!”

  我摸了摸她的头将她扶起来:“我走后可有发生什么事?”

  她拼命摇头:“没有没有,就刚夫人派人来请小姐去用晚膳,我不知小姐何时回来,便称小姐还再睡觉。”

  “嗯,回答的不错!”我点了点头,将衣服脱下,换上自己的服饰:“走,去用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