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盛世宠婚,韩先生娶我吧

第七十三章 订婚(8)

盛世宠婚,韩先生娶我吧 居将军 3020 2018-11-02 23:54:31

  阿塞奔第五大巨头是何等人物,她绝对不会束手就擒,韩海深深的看了一眼纪如卿,转身就奔向了老五。

  对不起!我不求你的原谅,只希望你能安全。

  只要你活着!

  老五转身一跃上飞机,但是因为他受伤,所以动作都慢了许多,他刚刚忍痛手扒上直升机栏,想要一跃上飞机。

  可韩海已经到了跟前,拽住老五的脚,就往地上拖。

  老五本就伤了一条胳膊,臂力剪了一大半,他狼狈的摔在了地上,伤口正好沾到沙地,火辣辣的疼。

  他的帽子刚刚掉了,露出一头的长发,编成了脏辫,显得特别桀骜不驯。

  韩海用脚踩老五的胸口,老五依然能闪展腾挪与韩海对上几招。

  不过,他很快就没有了回手之力,任韩海对他拳脚相向,韩海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拳拳到肉,拳头在皮肉上的声音让人心惊胆战。

  周围韩海的兵看到队长这样,都吓得不敢说话,不敢上前。

  韩海现在眼里血红,渐有杀意,恨不能生吞活剥了眼前这个杂碎。

  老五哼也没哼,只抱住了自己重要的部位,那是一个常挨打所以自己琢磨出来的一个动作,最大限度的保住自己的一条命。

  周振南上前,抱住还要上前揍人的韩海的腰。

  “海子,够了,最要紧的纪记者。”

  韩海这才停手,老五居然笑了起来,他已经没有力气反抗,非常顺从的被蒋凡尘带上了手铐,蒋凡尘架起他的时候,他回头非常邪魅的笑道:

  “她不会原谅你的。”

  韩海现在那里胸口上下起伏,周振南拍了拍他的肩膀。

  “纪如卿会理解的。”

  在担架上,刚捡回了一条命,失去意识的前一秒纪如卿还有空想:

  最近是真的犯太岁,三进三出军医院,再多几次可能就赶上武神赵子龙了。

  等她醒来的时候床前是一张憔悴的脸,他紧紧握住她内心扎吊瓶的手,心疼和愧疚写满脸上,青黑的胡茬扎在纪如卿的受伤,有些刺痛。

  麻药还没有完全过劲,纪如卿转眼就昏昏睡去。

  根本分不清是梦中还是现实,但是梦中那嘴唇有些干裂,熨在她的唇上的感觉又熟悉又陌生。

  等她再次完全醒来,已经是次日的中午,她被正对着的太阳刺到眼睛醒来。

  纪如卿只感觉这太阳的温暖实在美好,或者能感受阳光,感受风,感受旁边的叽叽喳喳的甘莹盈在耳边炸炸霍霍。

  “纪如卿!你醒啦,可吓死我了,你知道你睡了多少天嘛?我们在这轮流照顾你,可累死我了。”

  纪如卿又闭上了眼睛,感觉平时最不对付的甘莹盈都顺眼了许多,她的聒噪也让人享受。

  “你能不能给我一杯水。”

  纪如卿闭着眼睛,准备尽情享受甘莹盈这两天伺候。

  “醒了事儿多。”

  纪如卿一边翻着白眼,一遍老老实实给纪如卿到了一杯水,又在纪如卿的要求下,把床调到舒适的角度。

  “你呆着,我去叫一声。”

  纪如卿乖巧式点头,老老实实小口喝起水来。

  她脑袋里开始高速旋转,老⑤被抓起来了,阿塞奔现在是真的群龙无首,只剩下两个巨头,据说那两个巨头,一只貌合心不合,老五在的时候还能压制,现在老五被生擒,大概阿塞奔也干不出什么幺蛾子了。

  最大的反动派已经被解决,马里群众的生活应该能好过一点了吧。

  如果这样,自己受的伤真值!她美滋滋的想。

  心里把自己夸了无数遍。

  突然老五的脸又回放在脑海,纪如卿发了个冷战。

  可怕!

  那一个可怕的晚上。

  黑洞洞的枪口,危险的指向她,她有一丝害怕,也有一丝的义无反顾。

  如果就这样铲除老五这个马里的毒瘤,她死不足惜。

  她不是一个胸怀天下,“先天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人。

  在来马里之前,他们都评价她是一个富有正义感的记者,难得可贵不惧强权的记者,一个锄强扶弱的记者……

  可没有说她是一个悲天悯人的记者。

  可来了这里,生灵涂炭百姓如蝼蚁一样,打起仗来,南来北往的流民好似被大水冲了洞穴的蚂蚁。

  战乱中的老百姓们,往日里是被压在世道的下头,吃苦受累,将大人们的锦衣玉食都扛在肩上,得弯着腰、贴着地一点一点从石土缝隙里往外扒粮食。如今,却又集体飘到了世道上头,像根基柔弱的飞蓬,无处抓挠,稍有风吹草动,就得随着狼烟黄土一起上天。

  当沉时浮,当浮时沉,想那蝼蚁,百世百代,古今中外,过的可不都是这样的日子吗?

  这些纪如卿以前不懂,她只在新闻上,在课本上了解过这些。但是来到这里她切身体会了,明白了,也真心实意想为这里的人做些什么。

  腿上的上开始作痛,原来韩海对他的开枪意思她已经明白了。

  腿受伤的人质,对于老五无疑是个累赘,他是在救她。

  想到这纪如卿心里暖暖的,原来不是她想的那样。

  韩海不是真的想牺牲她。

  门推开了,潇潇在甘莹盈身后,进来,依旧沉着脸,像是纪如卿欠他八百万,甘莹盈不知道,潇潇和纪如卿之间的过节。

  站在纪如卿旁边。

  “医生,她怎么样啊?”

  潇潇没有说话,看了一下纪如卿的伤口,一句话不说,给她消毒,药水抹在伤口上,潇潇是用了着力的,想要报复纪如卿,刺激的纪如卿“撕”洗了一口气。

  甘莹盈不干了。

  “你是怎么做医生的啊?手不会轻点啊。”

  潇潇也不乐意了,使劲一按纪如卿的伤口。

  纪如卿没忍住。

  “嗷呜”一声,哀怨的看向老五甘莹盈。

  意思是:求你别说了,我跟她本来就有过节。

  甘莹盈不懂,以为纪如卿委屈,更不干了。

  撸起胳膊袖,指着潇潇鼻子骂。

  “你算是什么东西,你干什么呢,你算是医生吗?手这么重,你之前是干兽医的吧。”

  纪如卿简直想给她鼓掌,真不愧是记者,口条真好,这一句话,一语双关,两个人都骂了。

  潇潇把消毒器具坑到盘子里,“咣当”一声金属碰撞的巨响。

  “你有本事你自己上!”

  把潇潇气走了,甘莹盈在后面骂。

  “诶,你怎么这就走了,伤口怎么办!你给我回来,我要投诉你!”

  潇潇真的走了,走的毅然决然,一副不怕投诉,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

  甘莹盈愣住了,没想到潇潇这么钢,病房里甘莹盈和纪如卿大眼瞪小眼。

  两个冤家啊!

  伤口尴尬的放在那里。

  “我去找别的医生。”

  甘莹盈跑了出去,纪如卿前脚刚走,后脚就闪进来一个人。

  这个人高大,又憔悴,有些踌躇的站在门口,不敢向前。

  纪如卿看向他,两个人同时愣住了,四只眼睛无声的交流。

  那天,韩海焦急如焚,眼睁睁看着老五挟持着纪如卿,一步一步走向直升机。

  “那怎么办……”

  一时间陷入了僵局,时间一分一秒滴滴答答的过去,韩海头上的汗也滴滴答答像是流水一样从头上滴落下来。

  纪如卿!

  纪如卿还在他手里面!想啊!一定要想出办法来,一定要将纪如卿毫发无损的救出来。

  “可以这样。”

  韩海急中生智,他带着歉意,开了那一枪。

  他伤了纪如卿,这是他最不想的事,可他更不想的就是看着纪如卿去死。

  或许她会恨他,或许会留下一生的阴影,可他没有机会了,手起枪响,纪如卿倒下那一刻,血喷溅出来的那一刻,韩海感觉自己心都碎了。

  组织上要给他处罚,虽然他立了功,将老五抓获,可他还是伤了人质。

  韩海没有一丝不甘,这样会让他心里没有那么愧疚。

  他想起,当初进去特种兵宣誓的誓言:

  “我宣誓,我是中国陆军特种兵,中国人民解放军最精锐的战士!

  我将勇敢面对一切艰苦和危险,无论是来自训练还是实战,无论面对什么危险,我都要冷静,并且勇敢杀敌。

  无论发生什么情况,我都牢记自己的誓言。敢做军人表率,绝不屈服。

  如果需要,我将为国捐躯;

  如果必要,最后一颗子弹留给我,最后一颗子弹留给我,最后一颗子弹留给我。”

  可这最后一颗子弹,本是要留给自己的,却留给了纪如卿。

  上面带来的惩罚还在待定,这期间,他不得外出,没有任务。

  倒是难的闲了下来,他又不敢来找纪如卿。

  他远远的用战斗使用的望远镜,作用军事作战计划,找了一块高地,远远的看着纪如卿的病房窗子,观察纪如卿的情况。

  所以刚才的一幕一幕他都看在眼里。

  他飞奔来病房,他心提到了嗓子眼,想着一会儿见到潇潇一定狠狠的骂她一通,真不知道她这样的医德,是怎么做到主治医生的,是不是都靠自己那个做司令的爸爸。

  是了到了病房他才感觉自己,难迈出那一步,他对自己的无能,保护不了纪如卿而后悔,对伤了纪如卿追回万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