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盛世宠婚,韩先生娶我吧

第六十六章 订婚(1)

盛世宠婚,韩先生娶我吧 居将军 3019 2018-10-30 23:11:47

  蒋凡尘提到韩海的时候,眼里都是崇拜的光,眼里像是有两团小火苗簇簇的燃烧,愈演愈烈。

  在他心里,韩海就是个顶天立地的真英雄,特种兵的传奇,是他的榜样。

  纪如卿听到“队长”两个字的时候,耳朵就竖得挺直,生怕落下一个字。

  没想到韩海居然是个这么厉害的人物,心里将那个不正经得但是充满魅力的男人与蒋凡尘口中的英雄慢慢重合。

  “你和我们队长生气了吧?”

  蒋凡尘话锋一转,没有任何防备就转到了韩海这里。

  纪如卿一愣,低头默默喝了一口鸡汤,没有说话,蒋凡尘自顾自说了下去。

  “队长这两天很反常,俺们这两天去邻国执行特殊任务,以往的队长都是谨慎小心的行事作风,这次他自己孤军深入,深有一种不要命的架势,我们都在后方被吓得半死,好在最后有惊无险。”

  纪如卿听他讲,心都要跳出来了。早就知道韩海的工作危险,是搭上命的,但是真真的听他的队员这么一说,还是忍不住心惊胆战。

  “平时我们庆功宴的时候,韩海队长十分克制不怎么喝酒。这回,队长和了多多酒,像是故意想要喝醉,想忘记庆幸时候的痛苦。”

  纪如卿又想到昨天晚上沙丘前,月光下那个挺拔的影子。

  “其实我们都能看出来队长很喜欢你。那天你中弹受伤之后。你们是头一回见到韩寒队长那么不理智,那样的歇斯底里。”

  “我们一起经历过那么多危险的时刻。韩海队长一直都是一个神一样的存在,他不会害怕、不会恐惧,他只会在前面给我们做榜样,用命将任务造成,从来没有那样惊慌失措,那样撕心裂肺过。”

  纪如卿依旧默默无言,低头看着鸡汤。但是,蒋凡尘知道她听进去了,自顾自又说了下去。

  “俺不知道你为什么和韩海队长吵架。”

  他试探着开口。

  “可能干我们这行金。每天都刀头舔血。不能像一个正常的丈夫那样那样,陪在家人身边。但是我们是军人,我们可能回归家庭的时间会少一点。因为我们有使命,我们别无选择。”

  “可是队长是个专情的人,为人又温柔又体贴,他认准的事拼了头破血流也会做到,他认准的人也会不遗余力的去对她好。如果你们是真的相爱,如果你是因为他的工作性质,不想和他在一起的话。我想说,不要错过彼此,真心喜欢的话如果因为困难而低头,而选择分开的话,你们以后会后悔的。”

  “不过这到底是你们两个的事,我说的话仅供参考。”

  纪如卿心里如一块乱石丢进一汪深潭却搅起了滔天巨浪。

  蒋凡尘这一段话说的句句真情实感,或许换作周振南讲座讲这番话,可能会讲的更感人肺腑,更加生动。

  但是他将凡尘这样的真挚,他说的他的每句话却都让纪如卿都听到了心里。

  “可是我不是因为这个,才跟韩海冷战的。”

  “那是因为什么?”

  纪如卿仔细观察了一下蒋凡尘的脸,看他一脸茫然,好像真的不知道潇潇所说的和韩海订婚的事

  “你不觉得……”

  纪如卿觉得吃醋这件事,一点都不光明正大,说出来就小家子气,所以还有些难以启齿。

  蒋凡尘看出来纪如卿的犹豫。

  满脸和善的笑道:

  “你放心,我不会和别人说的。”

  看着蒋凡尘又善解人意又真诚的眼神。纪如卿这才吞吞吐吐的说了出来。

  “你不觉得韩海和潇潇有一些。特别的关系吗?”

  蒋凡尘一定是不知道韩海和潇潇将要订婚,才过来做说客。

  他们两个有关系吗。”

  果然蒋凡尘对潇潇和韩海的关系一无所知。纪如卿刚想将潇潇对她说的话再对蒋凡尘说一遍。

  可一想。韩海之所以没有告诉蒋凡成那一定有他自己的道理,自己说出来好像感觉自己像个东家长西家短的大嘴巴。

  只婉转的问。

  “你不觉得他们两个有一些暧昧吗。”

  蒋凡尘真的歪头想了一想,然后认真的摇了摇头,那眼神真挚的,仿佛不掺一滴水的冰激凌。

  纪如卿想是不是因为蒋凡尘当兵时间长了周围都是一些男人,所以神经也相对大条。对潇潇和韩海这点暧昧的小心思,根本不在意。

  “那你听潇潇,平时总喊韩海哥哥哥哥的,不觉得有点儿那什么吗。”

  说完,还是觉得自己太小家子气了,赶紧低头用喝鸡汤来掩饰尴尬。

  蒋凡尘单纯但是不傻,立刻就明白了纪如卿的话,好像也明白了两个人为什么冷战。

  “其实我一直觉得潇潇医生叫队长“哥哥”的时候,有点儿像李逵叫宋江的那个意思……”

  纪如卿一个没控制住,嘴里的鸡汤就卡在了喉咙。她万万没想到。蒋凡尘还有这样的幽默细胞。她一边咳一边笑道。

  “没想到你还能做出这样的比喻。”

  蒋凡尘有点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如果纪记者你是因为这件事跟我们队长冷战,其实大可不必在意。我跟队长的时间虽然不长,但是我看得出来,韩海对潇潇医生一点男女之情都没有。”

  蒋凡尘走后,纪如卿在病床上发呆,心里一直纠结着这件事。

  今天的病房格外热闹,一会儿,又有客来访。

  周振南那些一筐果篮在纪如卿病房门口偷偷摸摸的。

  纪如卿好笑。

  “请进。”

  周振南发现被人发现了,这才进了屋。

  “怎么不进来?”

  “我怕被队长发现啊,我擅自来看他的心上人。”

  周振南的贫嘴纪如卿早就见识过,也不搭茬,双手接过果篮。

  他这个果篮和纪如卿之前见过的篮子都不一样,是那种马里大街上随处可见的被老人妇女小孩顶在头上的那种,大肚子棕色收口果篮。

  把手上也不是纪如卿常见果篮上的鲜花或者blingbling闪闪的彩带,而是绕了一圈带着藤蔓的西红柿,纪如卿看的一头黑线。

  好别致且带有西非宗教特色的田园风果篮。

  周振南满怀期待的看着纪如卿,像是等着要糖的孩子。

  纪如卿沉吟了一会儿,憋了半天糯糯道:

  “好……别出心载的果篮啊。”

  周振南抚掌大笑,这才放过纪如卿,不再用那一双大眼睛直勾勾的看着纪如卿。

  后来听韩海说,纪如卿才知道,周振南这个人最爱搞什么仪式感,给女朋友过生日一定要讲排场,并且要别出心裁,显出自己与众不同。行事之奇葩程度出乎普通人的范围。

  周振南同学在年少不更事的时候,为初恋女友过生日,为了排场,为了热闹,为了难忘。

  为女朋友请了一个京剧团,到了女友家里

  手边是香槟,牛排,耳朵里听得是国粹。周振南得意洋洋的看着女盆友看不出颜色的脸,好不惬意。

  结果他最后也难忘的,不出意外的。

  被!

  甩!

  了!

  相对于蒋凡尘,周振南算是个情场老手——屡战屡败的情场老手也是一个老手。

  “你跟我们海子冷战呢吧?”

  相对于蒋凡尘,纪如卿对周振南感觉更放松一些,能讲的话也多一些。

  一回生两回熟,吃醋这种事,她直截了当问:

  “潇潇和蒋凡尘什么关系?”

  周振南并不意外的挑眉一笑,显得特别高深莫测。

  “我先给你讲个故事吧……”

  ……

  纪如卿在病床上一动不动躺了四个小时,一直盯着天花板,脑海里一直转换着一些画面,像是一部电影,不停的回放。

  一个小男孩与一个小女孩恶劣的雨天里,后面有一个黑衣服的人给他们撑着雨伞。

  面前是三座冰冷的墓碑,墓碑上的人或是威严,或是慈爱只是再也没有了温度。

  四岁小女孩痛苦的大哭起来,她还不懂死亡是什么,只知道以后再也见不到爸爸妈妈了。

  七岁的小男孩已经懂事,任已经结成冰碴的雨水在风的推波助澜下,像刀子一样狠狠的刮在小男孩稚嫩的脸上,嘴唇紧紧咬着,死命隐忍着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他紧紧的握着小女孩的手,像是无声的给小女孩安慰,更像是再给自己安慰。

  突然小男孩一回头,狠狠的瞪着后面这个给他们撑伞的高大男人,使劲一推他,尽管他只有七岁,盛怒之下的力气不容小觑,男人也没有多加注意,一下子被推了个踉跄,堪堪不让自己摔在泥坑里,伞却已经歪了,让自己和小男孩小女孩都淋在了雨里。

  三个人脸上一片潮湿,分不清雨水还是泪水。

  小男孩终于失控,疯狂的,愤怒的冲着男人反复的重复一句话:

  “都是你,都是你害死了我妈!都是你,都是你害死了我妈!……你浣我妈妈!”

  小女孩被吓坏了,哭得更加大声,,仿佛她得天都塌了下来。

  那男人眼睛看着他,手里却一把拽来小女孩,搂在怀里,给她温暖。

  嘴上却一字一句的对着发狂的小男孩冷静得有些残忍的说道:

  “韩海,你妈死了,你该长大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