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盛世宠婚,韩先生娶我吧

第五十一章 风云变(8)

盛世宠婚,韩先生娶我吧 居将军 2031 2018-10-24 23:30:50

  甘莹盈突然间感觉大脑一片空白,腿不自觉的发抖,所有的注意力都在黑洞洞的枪口上。

  她想逃,但是她动不了,她想移开视线,但是她做不到。

  突然胳膊上感觉一股力气,将她使劲向下拉,将她脱离了枪口的控制。

  一阵风从甘莹盈头顶飘过,凌厉又凶猛,甘莹盈头皮一麻。

  果然!

  一枚银色晶亮弹壳紧紧的冲了过去,划过甘莹盈一细软的发丝,流了一身白毛汗,汗津津的贴在身上。

  嵌在墙上,仿佛就是那块墙的一部分。

  “你傻了!?”

  要是这枪正中甘莹盈的眉心,或者咽喉怎么办?

  与死亡堪堪擦肩而过,甘莹盈半天回不过神。

  “别乱动。”

  纪如卿缓缓抬起头,只露出眼睛,看看外面的情况。

  一个政府军老兵模样的人,拿着一个黑色警棍,企图与那阿塞奔那个杀人不眨眼的持枪灰绿色青年对抗。

  虽然他老了,腰杆依旧挺得很直,政府派他们来保护威尔酒店,他就要堵上军人的尊严保护好这个酒店。

  对得起飘扬的绿黄红三色国旗,对得起肩膀上的徽章,对得起威尔酒店里受着威胁的来自各国各地为马里努力的勇敢者们。

  哪怕没有配枪,哪怕生死未卜,哪怕凶多吉少,哪怕力量悬殊。

  马里需要我守护,我必身先士卒!

  纪如卿的相机恰如其分的拍下了这临危不惧,取义成仁的一幕。

  虽然知道老兵将要到来的必然结局。

  纪如卿还是挺身而出,她会后悔的,如果她没有做什么的话,她以后一定会自责的夜夜睡不安稳。

  她顺手抄起旁边长势喜人的仙人掌,手一扬一个抛物线就扔了出去,直直的对着灰绿色青年的脑袋。

  这仙人掌带着花盆也很沉,如果砸到人的脑袋上,最少也一定会见血,这些杀人狂魔一定要付出代价。

  事情的发现并没有向纪如卿想要的那方面发展。

  青年头都没有抬,只一抬手,对着仙人掌花盆就是一枪,仙人掌破碎在半空中,绿色的仙人掌离开土壤,花盆摔裂在地上,说不出的破败。

  老兵趁着灰绿色衣服青年抬手的功夫,用尽力气抡起警棍,直直的往他身上砸,带着家仇国恨,老人使了最大的力气,鱼死网破。

  家国如风飘絮,都是尔等之罪!

  只可以这位视死如归的老兵,还未近身就已血流如注。

  灰绿色青年眼神恨戾,扫射各各窗户。

  纪如卿连忙蹲下来,胸前剧烈的起伏,老兵死不瞑目的样子,在她面前一直浮现。

  她拽着自己的衣服,逼尽快冷静下来,她要活着!

  纪如卿看着不远处的箱子,她不管不顾的掀开,取出一件暗色polo衫,扔给甘莹盈。

  “穿上!”

  甘莹盈的白色吊带裙实在是目标太明显,活脱脱一个活靶子。

  甘莹盈已经吓得说不出话来,纪如卿说什么就是什么,生死当前,还管什么时尚,什么搭配。

  箱子里有一件防弹衣是来之前电台给配置的装备,纪如卿想了想,还是自己套上了。

  什么大义凛然,舍生忘死对她来说都太假。危难关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她在防弹衣外面又套了一层衬衫,遮住防弹衣上“Reporter”的标识。

  她拉着甘莹盈准备去找景新和陈歌,他们两个是男人,怎么的都比他们自己有安全感,绳子已经系好,要跑也是四个人一起走。

  她纪如卿不会放弃任何一个人。

  只是刚刚打开门,一只给黑洞洞的枪口就塞了进来。

  纪如卿和甘莹盈都被吓了一跳,再像关门已经来不及了。

  灰绿色的青年手上拿着手枪,拎这一只八五步枪,脸上依旧带着变态一样的灿烂笑容,笑得更发毛。

  “哦,我漂亮的小美人们,见到你们很高兴。”

  纪如卿眼神警惕,将甘莹盈护到了身后,没有说话,一点一点往后退。

  那青年的枪一直对着她们两个人。

  “别害怕,我喜欢美人,我轻易……”

  他说话大喘了一口气。

  “不杀美人的。”

  平心而论,他长的一副俊朗的蛊惑人心的长相,灰绿色半袖上衣,下身是黑色收腿灯笼裤,浓眉大眼,微长的卷发。

  如果因为他手里拿着枪,他的长相还是很帅的,有些像是街头的朋克少年。

  他压低声音说着哄人的话,却干着取人姓名的事情。

  纪如卿步步后退,那黑人步步紧逼,直到纪如卿和甘莹盈无路可退。

  被逼到背后就是墙,那个黑人一台手,掐上纪如卿的下巴,嘴凑近纪如卿的耳朵。

  像是情人间温柔的呢喃。

  “我最喜欢东亚女人了。”

  说完又带着一丝惋惜,得不到回应。

  “不知道你们听不听得懂。”

  纪如卿在三十八摄氏度的高温里,冷汗不断从鬓角留下来。

  那青年用手,将她额上的汗擦掉在这样的高温里,那青年的手竟凉的吓人,好似死人手,冰得纪如卿一个机灵。

  青年不以为意,继续用温柔至死的声音蛊惑道:

  “你们要是简简单单死了,那多可惜。”

  说完抬起头,看着纪如卿的眼睛,带着一丝变态嗜血的暴虐,他的嘴是笑的,可那嗜血的欲望从未改变一丝一毫。

  纪如卿心里一阵发冷,甘莹盈已经抽抽搭搭地被吓哭了。

  那个青年转过头来看甘莹盈,甘莹盈害怕,拽着纪如卿的衣服往后缩。

  纪如卿挺身而出,用阿拉伯语说:

  “请你走开。”

  那青年语气里带着一丝欣喜,可眼里的残暴没有消退一丝一毫。

  “原来你听得懂我说话。”

  纪如卿没有说是也没有说不是,嘴角紧紧抿着,瞪着那个青年,浑身肌肉紧绷,充满警惕。

  “那就滚开!”

  青年突然褪去一身的嗜血温柔,一巴掌将纪如卿扇倒在地,纪如卿的头嗡嗡作响,耳朵也暂时的听不见,明显感觉脸肿了起来。

  摔倒的时候,纪如卿依然保护着身上的摄像机,对于记者,这就是第二条命。

  甘莹盈尖叫一声,转身要扑向纪如卿。

  却一下子被一个黑洞洞的枪口顶住了下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