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盛世宠婚,韩先生娶我吧

第四十四章 风云变(1)

盛世宠婚,韩先生娶我吧 居将军 3031 2018-10-21 22:42:28

  韩海再回基地的路上,回想起刚刚的事情。

  刚从纪如卿屋子里出来,韩海能想象纪如卿是怎样的气急败坏的小模样在门口跳脚。

  嘴角不禁弯起一跳弯弯的弧度。

  手揣兜里,摸到了刚刚没收的纸条,被他皱皱的卷到一起。

  韩海又变得很不爽,只是他也不知道这不爽从哪来的。

  下楼的时候,迎面走来看到一个黑人服务生,韩海就想起那张纸条上刺眼的写着。

  “美丽的姑娘,我喜欢你。”

  你的国家都炮火连天了好吗?还想着撩妹?

  太不以国家为重了,风花雪月什么的都放一放好嘛?

  韩海瞪着那个无辜的黑人服务员,也不管这个黑人服务员是不是送纪如卿仙人掌的黑人服务员。他就是有一股不知道哪来的火,噌噌直上头。

  黑人服务员被瞪的莫名其妙,也被韩海周身冷冽的气质,竟有种冷阎王的样子,黑人被吓得不敢多看,慌忙逃走。

  一走神,就没有注意迎面走来的人。

  韩海身材高大,像一堵墙,撞到了人,被他撞到的人跌倒在地,好在这一层台阶,韩海已经走了大半,只剩下两级台阶,没受太重的伤。

  撞到了人,韩海这才回过神来,收回了目光,赶紧上前,查看那人的情况。

  被他撞倒是个娇滴滴的皮肤白皙的小姑娘,黑直的头发散落在肩膀上,穿着白色吊带裙,她跌坐在地上,可以看见若隐若现的胸口。

  是个黄种人,韩海用英文赶紧说对不起。

  那个小姑娘,扶着脚腕缓缓抬起头,等韩海看清她的脸才发现这个女生认识,刚刚与纪如卿同车的那个女生。

  “中国人?”

  韩海问道。

  “是,韩队长,我叫甘莹盈。”

  甘莹盈抬起眼睛,眼里泪光潋滟,像是极力隐忍着脚上的疼痛。

  “对不起,伤到哪里了。”

  “没事,脚有点疼。”

  韩海想看一眼她的脚腕伤得多重,甘莹盈捏着她的脚腕,他看不真切。

  “还能动吗?”

  韩海半蹲在哪里。

  甘莹盈试着动了动脚腕。

  “不能动,太疼了。”

  甘莹盈咬着嘴唇,像是疼痛侵袭得厉害。

  韩海陷入深深自责,自己走路不看路,溜号还撞了人。自己伤害了人家就一定要弥补,要不然他良心不安。

  “你住在哪?我扶你上楼。”

  “住在312。”

  和纪如卿住在同一层,还要往上爬两层。

  韩海托着甘莹盈的胳膊,作势将他扶起来。

  甘莹盈好似脚一点都使不上力,怎么问站不起来。

  “不行不行,太疼了。”

  韩海更加愧疚,低声问:

  “那我去给你叫人,我认识景新。”

  “别。”

  纪如卿赶紧制止韩海的建议。

  “他们都太累了,我想他们都歇一会,他们知道我受伤了,肯定不得安宁,我不想因为我纪组长也不得休息。”

  韩海思忖着,他心疼纪如卿这两天真的憔悴了许多,他真的希望纪如卿能好好休息一下。

  他低头一下子抱起甘莹盈,一个女人的力量和他平时武装负重比轻了许多。

  即使是抱着这个女人,爬了两层,以韩海的身体素质,薄汗都没出。

  甘莹盈双臂如藤蔓般缠上了韩海的胳膊,妩媚惑人。

  在他怀里,宽厚温暖的胸膛里,甘莹盈贪婪的吸着韩海身上那股子特有的茶香气。

  往上看,随着咽口水的动作韩海上下滚动喉结,尖锐如刀削般线条硬朗的下巴,挺拔的鼻子,利剑一般的眉毛。

  太man了!太帅了!

  甘莹盈在车上的时候,被吓的神志不清,完全没有注意到,拉着纪如卿走的男人居然这么帅。

  刚刚甘莹盈不甘寂寞跑到楼下遛弯,心里埋怨着这真是个鸟不拉屎的地方,连个高楼都没有,路过的男人都面色猥琐的看着她,吓得她赶紧往回跑,心里的不甘更加浓厚。

  远远的看韩海下楼,甘莹盈心里就起了念头,太帅了,一身正气的军装下,不羁的眼神,坚硬的寸头,每走一步,都撩拨着甘莹盈心,在这这荒无人烟的马里,甘莹盈终于感受到了美好,她想接近他。

  甘莹盈设计成功,成功的倒在韩海的怀里。开心得心头好似有一股甜丝丝清亮的风吹过,自己就要在这凉丝丝的风中飞起。

  “谢谢你啊,韩队长,刚刚救了我们一命。”

  “应该得,人民解放军为人民。”

  韩海面色依旧如水般冷静,无波无澜。

  甘莹盈搂着他的脖子,一开始没有感觉到什么异样,但他不是木头,他也感觉到了暧昧的气息。

  他没有低头看甘莹盈,也感受到甘莹盈炙热的视线。

  他被她的视线,看的浑身不自在,这样的暧昧让他有些受刑的感觉,又不能在此将甘莹盈放下来,毕竟是自己刚刚不留神将她撞倒。

  就这样,他怀里抱着甘莹盈别扭的走到了三楼,快到甘莹盈门口,他松一了口气。

  可是,抬头就看到了纪如卿的目光,像是凌迟一样的感觉袭来。

  韩海没由来的就感觉一阵心虚,有种做坏事被抓包的感觉。

  明明没有做什么,平白就是有一种在外面偷喝醉酒调戏了女服务生的丈夫被妻子撞上的那种尴尬。

  无从解释,无法解释,该不该解释?

  他和纪如卿到底是什么关系,他要不要解释?

  电光火石之间,他的小世界翻涌成夏。

  就那么一会儿,就来不及了,来不及解释,军令如山到,他不得不回军营。

  韩海回到基地,第一时间去报道。

  进了中队长的帐篷,韩海发现大家已经整整齐齐坐在那里开会了。

  韩海立正,标准敬军礼。

  “报告。我来晚了。”

  大队长手一挥。

  “坐。”

  “王参谋,将刚刚的情况再与韩海队长重复一遍。”

  “是!韩队长,我们监听到阿塞奔的电台,他们以为刺杀首脑是马里政府所为,正在密谋报复。准备发动恐怖袭击。”

  “具体位置知道吗?”

  “差不多在东四区到东三区。”

  “能不能更具体一点。”

  “后来他们好像察觉到我们在监听,以后的事他们都是秘密商议,没有通过电台,我们电台什么都没有监听到。”

  “我们安插的线人呢?”

  韩海追问道。

  “线人已经四十八小时没有与我们联系了,恐怕凶多吉少。”

  韩海沉吟,事情发展已经渐渐脱离控制。

  “报告!”

  通讯兵走了进来。

  “线人传来消息,说袭击地点是海关大楼。”

  在场所有人都面色一沉。

  “海关大楼?”

  海关大楼是马里重要的政府机构,主要负责对进出口货物、旅客行李和邮递物品做通关管理;征收税务;查缉走私。

  那里总是人满为患,虽是战乱时局,人民还要照常生活,国家还要照常运转。

  海关是政府要地,如果阿塞奔要政府付出代价,报复政府。阿塞奔组织属实很有可能选择海关大楼。

  可韩海敏锐的直觉总觉得哪里不对。

  “猎影小队全体都有!立刻脱去常服,穿上战斗服,全副武装。”

  大队长已然下了命令,韩海一时间也说不出哪里不对劲。

  “是!”

  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

  等猎鹰小队全员赶到直升机机坪,两台米171直升机已经准备好,巨大的螺旋桨在空中呼啸,卷起的飓风卷着沙子直直拍在每个人身上,脸上。幸而每个人都带着护目镜。

  “现在就等马里政府发求助函了。”

  中队长说道。

  “为什么我们现在不能出动,明明已经知道要发生什么,早一步就少一些损失,那些无辜马里百姓就能少一些伤亡。。”

  周振南率先提出了质疑。

  “我们冒冒然出动,有干涉国家内政的嫌疑!”

  “可是……”

  “别可是了!服从命令!还有回来把维和驻外守则抄十遍。”

  身为驻外军人的中立性,就是联合国维持和平部队在执行任务时,除进行自卫外,不得擅自使用武力。必须严守中立,不得卷入冲突任何一方,更不能干涉所在国内政。

  规矩就是规矩,谁也无可奈何。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

  分分秒秒,度秒如年,对于他们,每分钟都是煎熬,再多一分钟,都会有更多的人员伤亡。

  十分钟后,马里政府终于传来求助消息,要中国维和部队出动军队,帮忙对抗阿尔奔对海关大楼的恐怖袭击。

  猎鹰A组周振南六个人上前面的飞机,猎鹰B组也就是韩海的那组坐另一台直升机。

  飞机扶摇直上,飞机上的十二个英雄,又要去为了马里这片土地抛头颅洒热血,而他们已然习惯了刀头舔血的日子,永远在祖国需要的第一线战斗!

  中国军人!

  忠于祖国,忠于人民!

  在直升机上,韩海拿着地图给他们分化任务。

  “恐怖分子一共十六人,初步统计已经死伤了三十人。”

  “他们一共分成四个小组,八个人从正门攻入,到了一楼大厅分为两路,一路攻向左边缉毒科长办公室,另一路攻向右边缉私处长办公室,另外两个小组则在楼侧上楼,准备击杀海关署长和副署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