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盛世宠婚,韩先生娶我吧

第九章 新郎是他!

盛世宠婚,韩先生娶我吧 居将军 2267 2018-10-08 19:51:00

  白色西装,身姿挺拔,外观挺括,线条流畅。

  人靠衣装,马靠鞍。纪如卿看过他穿着休闲潮服,轻松舒展,见过他穿篮球队服,青春洋溢,看过他穿过笔挺军装,一身正气,就是没见过他穿过白色西装,英俊潇洒。

  蒋书言!真的是蒋书言!她唯一喜欢了六年的男孩蒋书言。

  到底是她爱的闪光少年,到哪里,穿什么都是那么的出色,那样的风姿迤逦。

  曾是她幻想过无数次的场景,她穿着飘飘白纱现在这头,他向他伸出手,彼此慢慢走近,不需要繁琐的典礼,不需要白色的玫瑰,只要在亲朋的见证下,好友的祝福下,把余生交给彼此。

  如今,现在那头的是他,是她爱的风华少年,穿白纱的却不是她。

  相识十年,她自以为对他的了解已经像她对自己那般的了解,她今天才发现她错了,其实她连蒋书言是谁都不知道。

  心痛到无法呼吸,仿佛时间静止,周围的一切都变成了慢动作,教父的嘴一张一合,她却听不清他在说什么。

  宾客在鼓掌,欢笑,记者们忙着记录,拍照,只有她像是一座雕塑,呆站在那里,像是被当头棒喝,一时懵掉。

  蒋书言是微微笑着的,自然那样好看,孩子气的温柔,他拉着新娘的手那样登对。在众人的纷纷祝福下,在春风和煦下,天造地设的一对。

  蒋书言笑着执起新娘的手,微笑着环视众人,接受众人的祝福。

  纪如卿在众人中突兀的存在,蒋书言发现了他,他也明显的一怔。

  纪如卿被发现了,第一反应很慌张,慌张到想逃离这里。

  可是一抬脚,竟然发现自己已经站不住了,扶了一下一直趴在镜头前的景新,景新发现了她的异样,一把扶住纪如卿。

  “你怎么了?”

  景新低声问。

  纪如卿没有回答,抬头看到蒋书言,已经抬脚要向这边走来。

  她仿佛身后有猛兽追来,不顾景新在后面低声的问询,不顾身后几个记者一样的目光,不顾蒋书言眼里的心碎恐惧,逃跑了。

  蒋书言想追,却被他美丽的新娘拉住,白色面纱下,倾国倾城的面容,朱唇轻抿,告诫蒋书言不可以轻举妄动,牵一发而动全身。

  随后就跑到了酒吧,遇到了韩海,发生了一系列的事情。

  景新本来不知道为什么纪如卿会这样的反应。直到他最后,又翻开烫金请帖,看到赫然的“蒋书言”三个字。

  “不好意思啊,采访稿没写成,拖累你了。”

  “没事儿,主编是你好朋友,台长是你爸爸,我不会被你拖累。”

  纪如卿瞪大了眼睛,景新怎么会知道?看了看左右同事,都在忙着自己的事,没有人注意到他们两个。

  压低声音问道。

  “你什么时候知道的,还有别人知道么?”

  “好久以前就知道,之前和台长去应酬,他结账的时候,我看到钱包里他和你的合照,你个主编是一个大学的,你和主编分别说过你们是吉他社的,还有去年年会,你们两个分别弹唱了一曲,你们两个指法都差不多,所以我猜要不是主编教的你,就是你们两个师出同门。”

  纪如卿看景新的眼神都慢慢的转变为倾佩。

  “高人啊。”

  “我当初每次警方跟踪侦查报道都是我跟的,耳濡目染,学了很多。”

  “我没告诉过别人,你放心。包括昨天的事,我也不会乱说。”

  纪如卿的眸色暗了暗。

  “被你说中了啊,新哥。”

  景新看纪如卿一个阳光活泼的姑娘,为情所困,面上都布满了阴云,他于心不忍。

  “哎呀,本来就是嘛,还有看你可怜,我告诉你一些天机,我昨晚夜观天象,彗星环月,水瓶座上升,水逆解除,纪如卿你有好事儿啊。”

  “借你吉言吧。”

  纪如卿托腮,还是提不起精神面上依旧蔫蔫的。

  叶琛的助手实习生小刘走到了她俩身边。

  “卿卿姐,主编找你。”

  “你看,好事来了,叶琛找你。不是升职就是加薪。人都说情场失意赌场得意。加薪了可一定要请哥哥吃饭。”

  纪如卿笑骂,有景新在旁边插科打诨,她也轻松了不少。

  提起精神进了主编办公室。

  “卿卿,我知道你最近状态不好,但是我找不到比你更何时的人了,老孔被恐怖袭击炸伤,你知道么?”

  老孔是驻战地马里的记者,最近这两天马里又突发暴乱,我们的记者不幸受伤。

  纪如卿心里一沉,马里问题一直没有得到妥善解决,马里人民也一只处于水深火热中,国家不仅派出了维和部队,保护马里人民,还派出战地记者,把真相告诉世界。

  纪如卿最崇拜的就是前线的战地记者,他们不仅仅是记者还是战士,伴随着危险,时常面对的是枪击,地雷,炸药。

  “如果你没有办法阻止战争,那么就把真相告诉群众。”

  这是所有战地记者的格言。

  “我去。”

  意料之中,叶琛却没有展颜,纪如卿这一去马里伴随着的是谁都不能预估的巨大危险。

  “明天下午一点的机票,现在回去收拾收拾吧,明天我市里有会,不能送你了。”

  离别总是伤感,所以选择不面对。

  “卿卿。注意安全,等你凯旋归来。”

  叶琛眼神很复杂,和将军一样,往最危险的地方派最优秀的将士,只是这位最优秀的将士是自己最好的朋友。

  “放心吧,我生命力强着呢,回来可要请我吃饭。”

  纪如卿出来看到景新坐在她的椅子上等她。

  “可算出来了,等你请吃饭呢。”

  景新一副悠哉悠哉的的无赖样。

  “你这个江湖骗子,主编可没要给我加薪,主编叫我明天去马里。”

  景新一副了然的表情。

  “那就更得请我吃饭了,明天我也去马里。”

  纪如卿很惊喜。

  “真的?太好了,有你我放心多了。”

  “不过你下个月结结婚,不知道能不能赶回来?。”

  “随缘吧,反正我未来的岳父也不愿意走和他女儿结婚。”

  景新仿佛无所谓的的耸了耸肩,像是说着别人的故事。纪如卿心里也不好受了,原来看似美满的爱情,也一定有裂缝,只不过在阴暗的角落,不为人知。

  纪如卿提前下班了,本想打车回家,路上却改变了主意。

  “师傅,去万维超市。”

  她推着车挑了一些去马里用得上的日常用品,旋即就去了果蔬区,挑选一些新鲜时蔬,准备晚上下厨给父亲做一桌好菜。

  心里盘算着买一些父亲爱吃的牛肉,自己爱吃鱼,只不过鱼太费时,等收拾好了鱼,来不及做别的菜,父亲也就下班了,想想还是算了。

  眼睛却还是瞟了一眼海鲜区。

  父亲那样乍眼,气质那样出众,纪如卿一眼就看到了,那边有一个和菜市场鱼腥味格格不入的男人,斯文高大,棕黄色风衣,黑框眼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