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盛世宠婚,韩先生娶我吧

第八章 那天

盛世宠婚,韩先生娶我吧 居将军 2455 2018-09-27 20:48:25

  纪如卿的椅子往后拖了拖,这才睡眼惺忪的睁开眼。

  昨晚宿醉,本来脑子就昏沉沉的,醒来就被残酷的现实轰炸,刚刚又哭过那一场,累得不行,心中郁结被稍稍解开,回来趴在办公桌上悄悄哭着哭着就睡着了。

  “新哥。”

  景新是纪如卿的摄像搭档,一起工作两年,工作彼此像哥们一样默契,对彼此的性情十分了解,对彼此的私生活却没有太大交集。

  “诶,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只花呢?听你新哥一句劝,这男人管他是兵是匪,是富二代还是官二代,没有一个好东西,伤心可以,别太过度。”

  纪如卿勉强挽唇一笑。

  “新哥,你好像也是男人。”

  “对,所以千万别迷上哥,哥是有未婚妻的人。”

  想起昨天恍如隔世。

  纪如卿和景新被指派去做轰动京城的政商联姻的专访。

  市长公子和京城首富的千金结婚的场面自然是无比恢宏,无比浪漫,无比奢华的。

  记者们等待采访的专区都是花团锦簇,白玫瑰束的篱笆与花球随处可见,香槟塔更是晶莹剔透。记者们都长枪短炮,这一场婚礼声势浩大,无处不彰显着主人高贵的身份。

  他们记者所在的地方在宾客的后方,正对面是宣读誓词的十字架下,正宗的西式草坪婚礼,面前是倒“T”型红毯,中间有一个用白色玫瑰堆砌的花台。

  一会儿穿着圣洁婚纱的幸福新娘就站在这里,等待着她的白马王子迎她,与他携手欢度余生。

  纪如卿看景新一直在宾客席寻找着什么,脖子都要扯断了。

  她说着她的目光看过去,都是衣鬓香影的宾客,还那里寒暄,俨然一场官僚会,都是对着市长和首富的面子来的,前来的人都是官场过场与联络感情,真正来祝福新人的有几个人呢?

  “啪”纪如卿一把哥们式的拍在景新的背上。

  “看啥呢?”

  “看你未来嫂子呢。”

  纪如卿疑惑的皱眉,环顾四周,非富即贵,怎么看都没有一个和他们这种小穷吊有关系。

  “难道你的有一个高傲的理想?傍富婆?”

  景新的目光终于聚焦在她身上,脸上带着鄙夷与不屑,仿佛纪如卿说了一些什么幼稚至极的话。

  “是啊。”

  他的回答反而坦坦荡荡。

  “不过我已经实现了。”

  景新回答得云淡风轻,他看不清宾座上的人。拿架子上的摄像机当望远镜看。

  纪如卿听见笑的不行,腰都要直不起来了,扶着新哥的肩膀,笑得气都喘不匀了

  “新哥,新哥那个你是不是有什么妄想症之类的。”

  景新看都没看她,依旧摆弄着他的长枪短炮。

  不一会儿一个窈窕的美女,气质不俗,衣着上乘。姿态万千的走到了他们记者台的旁边,引得一众记者纷纷侧目相看。

  景新见到她,立马眉眼弯弯,纪如卿都没看清,景新就已经跑到了她的身旁,两人言笑晏晏,蜜里调油,原来景新真的没有骗他。

  那个女人身材高挑,银黑色亮片礼服,身上GUCCI最新款春季包包,Balenciage最新款巧克力色羊皮高跟鞋。

  “果然是富贵人家的小姐啊。”

  再看景新不知名运动裤带还带着褶皱,杂牌子运动鞋上还有一块泥,身上是卫视记者的工作马甲。

  两人份反差属实太大,纪如卿看得直砸舌。

  枝头金凤凰和村口小土鸡的巧妙结合?

  两人谈了半条才恋恋不舍的吻别。

  “你说她是看上你的风趣幽默呢?还是看上你身为记者的职业操守?”

  “她是看上我的英俊潇洒。”

  景新回答得面不改色,景新面相不丑,但也仅仅是普通那一类,唯一出彩的是他的眉眼气质是脱俗的,但他从不打扮,身上的衣服更是“接地气”。

  “我刚才看了她没瞎啊。”

  纪如卿又怼人了,景新很是无语。

  “我们俩从小认识,是青梅竹马,只不过我家道中落,高二那年家里破产欠下一屁股债,所以我现在才现在你面前,要不然我现在早就是青年产业家了。”

  纪如卿万万没想到,对面有这个有些屌丝气质的人原来是前富二代。

  “而且,我们下个月就结婚了。”

  景新一直给纪如卿的印象都是不太正经的感觉,可提到未来的妻子,景新眉眼中带着对婚姻的庄重,看得出。他很爱她的未婚妻。

  景新是一个好人,未婚妻也是一个好人,她没有因为景新家道中落就离他而去,也没有两人家境悬殊而颐指气使,两人一路走来也一定不太容易,但是两人就像正常的小情侣,平淡快乐。

  “真的希望你们长长久久。”

  纪如卿真挚的眼神祝福着,景新这个人最不正经,也最怕别人别人正经。

  “羡慕吧,羡慕就赶紧找个对象,再过几年,熬成了大龄剩女危害社会。”

  “我的理想就是傍大款,下半辈子衣食无忧,安心做米虫。”

  纪如卿语调夸张,动作夸张,表情夸张,浑身上下写着一个词“浮夸”。

  “你今天抓住机会,来的不是富二代官二代就是青年才俊,你看好哪个就赶紧勾搭,完事儿赶紧嫁了。”

  “我有男朋友。已经谈了六年。”

  这回轮到景新挑眉。

  “谈那么久怎么还不结婚一定有问题。”

  “他是军人,比较忙。”

  这话说的纪如卿自己都有些心虚,大概,是因为忙吧。

  她笃定书言对她的感情。为什么书言到现在还没有求婚呢?

  “要我说,谈五年六年的还没结婚的,基本就结不了,彼此都没有了激情,最容易产生疲态的,所以也是最不稳定的,纪如卿你要小心一点。”

  纪如卿对于书言很放心,大手一挥。

  “我家蒋书言在部队,平时看不见几个女人。”

  景新坏坏的笑。

  “难道你不知道,男人进了部队,十个有九个都会变异。”

  纪如卿秒懂,旋即一个飞腿,景新躲闪不及,正中红心。

  “你才是弯的,你们全家都是弯的。”

  玩闹间,十点已经十点零五了,司仪维持秩序,众宾客纷纷落座,记者们也都开始摆弄自己的相机和稿子,确保一会儿万无一失。

  十点十分的典礼,取十全十美之意。

  众人屏息凝神,等着新娘新郎出场。

  白色的婚纱代表纯洁和忠诚,复古心形领上方,洁白的天鹅颈上衬一一颗晶莹的红宝石,空灵的浪漫白色羽毛,裹在新娘婚纱层叠下摆。头纱下,看不清新娘的容貌,不过看身段也是个倾国倾城的美人。

  婚礼进行曲响起,新娘挽着父亲的手,缓缓走向记者台前的花台。

  新娘实在太美,导致纪如卿的眼光全都在新娘身上,一举手一抬足都有些大家之气。

  不过大喜的气息,新娘心情好像不太好,一直低着头没看像新郎那边一眼。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纪如卿的眼睛,和景新的摄像头一直都在新娘那里,也不知道新郎长什么样子,不过首富千金,市长公子,光门当户对不够,一定要男帅女靓,这才符合大众心里偶像剧期望。

  新郎在红毯的那一边,等新娘缓缓走向新郎,新娘父亲郑重的把手放在新郎手中,新娘与新郎并肩而立的时候。

  纪如卿在看清新郎的脸的一瞬间,仿佛天地间飞沙走石,世界崩陷,末日降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