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盛世宠婚,韩先生娶我吧

第七章 他是市长的公子

盛世宠婚,韩先生娶我吧 居将军 2375 2018-09-26 15:31:12

  “他在哪呢?和你交往还脚踏两只船?也不照照镜子看他配不配?走,哥带你算账去。”

  说着,他摘掉了眼睛,解开了袖扣,撸胳膊挽袖子,一副大干一场为纪如卿报仇的架势。

  纪如卿又淡淡啜了一口咖啡,好像没有更加苦涩了。

  “他是市长公子。”

  “emmm,市长公子?”

  叶琛的眉毛明显的跳了跳。

  “卿卿啊,忘了他吧,别在纠结了,他是个渣男,哥完事再给你介绍好的。”

  叶琛的气焰顿时矮了半截,眼睛又重新带了回去,默默把袖子也放了下来。

  门外。

  “喂喂,台长过来了,别玩手机了!”

  同事A小声的传递着信息,就像小时候发现班主任在后门,左右串通的样子。

  “咦?台长怎么过来了,台长不是从来都不来我们办公区的么?”

  “那还用问么?肯定是纪如卿捅的篓子太大,惊动了台长,台长来算账呗。”

  甘莹盈旁边冷嘲热讽道,颇有些幸灾乐祸的味道。

  好在平时纪如卿人缘极好,所以没有人接她的茬。

  他们的台长长的十分年轻,看上去三十五岁的年纪,身份证上已经四十五岁了,可谓卫视界一株不老传奇。

  而且这个台长不仅不老,而且仙风道骨的样子,眼尾的皱纹都有一股仙人的感觉。远看不食人间烟火,近看更有一种星君下凡的气质。

  台长象征意义的敲了敲主编办公室门,旋即就走进了办公室。

  叶琛和纪如卿全都一惊,之前同事进叶琛办公室的时候,都要叶琛一声“请进”之后,得到允许之后才能进。

  这一下子,要是被同事撞破,纪如卿做到了自己的椅子上,该被外面那一干同事如何议论,各种八卦传闻一夜之间一定满城风雨,他以后还如何树立威信?

  叶琛惊得一下子站了起来,来人不是同事,是台长。松了一口气。

  不过,台台台长?!!!自己的顶头上司台长???!!!

  这下子,出大事儿了。

  “领导,领导你听我解释啊!”

  一副被爸妈发现自己偷摸在家不学习,玩儿电脑游戏的模样,叫的声情并茂,涕泪横流。

  台长并没有看他,眼睛直视在老板椅上坐得稳如泰山的纪如卿。

  “你昨天晚上怎么不回家?”

  没有想象中领导者威严,而是是那种严肃关心的情绪。

  怎么没回家?什么情况?叶琛本想替纪如卿想好了没有做好采访辩解的回答,比如生病,拉肚子,婚礼上迷路了这样云云的回答,可是没回家?他该如何解释。

  不对!台长不关心采访搞砸,不关心她做到了顶头上司的椅子,为什么只会关心纪如卿回没回家?叶琛心情复杂的左看看台长,右看看纪如卿,心里奇怪,有猫腻一定有猫腻。

  纪如卿前一秒和仿佛云淡风轻的和叶琛说这件事,这一会儿眼泪却已经滴答滴答的留下来,落入咖啡杯里。

  “爸~”

  “爸!?”叶琛惊得差点跳起来,这世界疯球了,台长是纪如卿她爸?

  他算上实习期入职六年,认识纪如卿也有七年,他居然如今才知道纪如卿的爸爸是台长。

  叶琛一直引以为傲的定力抛到了乌拉国,他本来就是一个外边稳重沉静故作老成的青年,其实内心戏丰富得像有三十个女人,现在心里更是咿咿呀呀火花四溅,热闹得不亦乐乎。

  纪如卿已经故作坚强了一个晚上,昨天又是在一个陌生的床上醒来,犯下那样的错误。现在遇到了亲人,再不能自持,扑到爸爸怀里痛痛快快哭了一回,鼻涕眼泪都抹在了纪爸爸的西装上。

  纪爸也放下了平时的领导架子,恢复成一个安慰女儿的父亲。

  慈眉善目,好言相劝好似早就知道蒋书言是市长公子,并且要与首富千金结婚。叶琛在旁边看的神经突突一蹦一蹦的,这画面实在是有些突兀。

  自己的下属坐在自己的椅子上,趴在自己上司的怀里哭诉,自己的上司还好言相劝。

  叶琛开始反思,自己平时对纪如卿是不是太过苛责,是不是让她去买咖啡的次数太过频繁,是不是上回因为她把机器摔坏了,自己说她的表情太过严肃,自己的升职加薪之路还有没有希望?

  终于纪如卿抽抽搭搭的止住了眼泪。纪爸爸也将衣服上的褶皱整理好。

  纪如卿自小和爸爸相依为命,母亲在她那里没有概念,不过她并没有像那些单亲家庭的孩子产生类似遗憾,类似缺爱而叛逆的的情节。

  这归功于她的父亲,她爸爸将所有的爱都给了她,既充当了父亲严厉的角色,又充当了母亲慈爱的角色。

  父亲虽然不善言辞,却给了她恰好的关注,恰好的温柔,导致她今天的性格,自信张望,独立自强。

  看到女儿委屈,身为父亲临走的时候摸了摸女儿的头,想说点什么,想了想到底还是没说,叹了口气,只说:“晚上回家吃饭。”

  一句话蕴含父亲深深的关切,听闻此话,纪如卿的眼圈又红了。

  “那个领导。”

  叶琛毕竟是叶琛,业务能力也是极强的,虽然心里早已似被十万架轰炸机轰炸过,不过面上还是那副温文尔雅的样子,工作还是得照常做的。

  “在马里那边的战地记者老孔,在昨天的恐怖袭击中受伤,已经安排好了回国的飞机,只不过接任记者还没安排……”

  叶琛本来是想安排纪如卿的,因为纪如卿是她手下最优秀的记者,应变能力与适应能力极强,她去叶琛放心。

  只不过今天刚知道纪如卿是台长女儿,台长不会愿意纪如卿去那么危险的地方。所以继任人选就成了问题。

  台长看着叶琛,目光坚定。

  “派你觉得最合适最优秀的记者。”

  一句话,叶琛已经懂了,心里对台长更是肃然起敬。

  响亮的回答:“是!”

  台长走了不久,就看到纪如卿眼圈红红的从主编办公室出来。

  众人大惊,如卿可谓卫视传奇,新闻界神话,外号人称铜豌豆。都说她蒸不熟压不弯煮不烂。形容她强大不屈不挠,面对采访时受到威逼利诱,艰难险阻,宁可流血不留泪。

  这样坚强的一个人,今天居然也在主编和台长的双重打击下,被骂哭了。

  众人心里都不是滋味起来,平时强悍的女人,脆弱起来才更让人心疼。

  甘莹盈心里也不是滋味,她只不过是刀子嘴豆腐心,她在自己的座位偷偷瞥了斜对面的纪如卿好几眼。

  终究还是心软,踩着高跟鞋走到了纪如卿身边。

  “喂,你哭什么?还以为你多厉害,原来一戳就破,你怕什么主编和台长,你拿过那么多记者奖,害怕他俩炒你鱿鱼?”

  说完趴在桌子上的纪如卿一动不动。

  本以为纪如卿会因此振作的甘莹盈红唇一撇。

  “真没出息。”

  说完恨铁不成钢的踩着高跟鞋又走了。

  纪如卿另一个同事景新咬着可乐吸管,吊儿郎当地走了过来。

  “嘿!醒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