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盛世宠婚,韩先生娶我吧

第六章 昨日最亲的某某

盛世宠婚,韩先生娶我吧 居将军 2053 2018-09-25 08:30:15

  纪如卿睫毛上都沾了泪水,晶莹却又冰冷。

  颤抖着好像她现在的心,去萍中芥草,飘飘荡荡,无所依靠。

  “我和你认识十年,交往六年。我以为我会跟你结婚,跟你白头到老,长长久久,到最后才发现,其实我只是个第三者。”

  蒋书言心都碎了,他无法再隐忍下去,他几乎要将一切和盘托出。

  “卿卿,昨天的婚礼只是个过场……我对她没有感情,我只爱你。”

  “有什么区别,她是你明媒正娶的妻子,我是你深爱的小三。”

  纪如卿笑了,笑得凄风冷雨。

  “算了吧,昨天没来得及说,书言,我们分手吧,我不会祝福你,我会恨你,恨你一辈子。只是,无论生死我都不想再见你。”

  纪如卿在出租车上,哭得仿佛世界末日到来,司机见她哭得实在凄惨,也不敢多问,只暖心的悄悄讲音乐声调大。

  “只因人在风中,聚散不由你我。”

  张学友的歌声在初夏微暖的风中,路边的法国梧桐抽出嫩绿的芽,春暖花开的季节,为何她却感觉寒彻骨髓。

  在电台楼下的卫生间里,补好了妆,面容姣好,气色尚佳,看不出一点憔悴,只有眼底一片苍凉。

  等她刚到办公室,就有人坐不住了。

  “呦,昨天的采访搞砸了吧,要我说没有金刚钻,就别揽瓷器活。没有那本事就别抢活干,现在我们台弄丢了独家,谁负责?”

  平时和纪如卿就不对付的甘莹盈,今天更是抓住了话把,冷嘲热讽。

  纪如卿本来就心情不好,无处发泄,现在有人自己撞上来,可别怪她不客气。

  “我负责。”

  “你拿什么负责?市长和首富的政商联姻,这么容易的你都采访不到,当初就应该好好的让给我去采访。”

  甘莹盈,身材火辣,脾气也一直样火爆,她容貌尚好,大龄剩女一枚,三十二岁,相亲无数,无奈心气太高,物质又拜金,一心攀高枝。

  只是真心想娶她的没钱。有钱的只想玩儿玩儿。

  本来她对市长公子与京城首富联姻这个case,心之向往。现场一定是人才济济,个中翘楚。运气好或许能钓一个政界新秀,或是商业大鳄,可是主编点名要纪如卿去,不管她如何争取。主编都是一句话:“她比你更有经验。”

  她明明比纪如卿还大六岁,可是主编却偏偏更信任纪如卿。

  她憋了一肚子气,如今纪如卿丢了独家,她终于能发泄。不过她低估了纪如卿的战斗力。

  “你拿什么去采访,36D么?到现在弄不清的区别,新闻采访要求采访者具有新闻敏感、应变能力和采访技巧,你有么?跟踪暗访市高官贪污腐败,你没拍到,你只拍到他保养小三小四。去采访交通事故伤患,你看到血,吓得话筒掉到了地上。采访稿不准备好,每次在被采访面前都支支吾吾,不知道的还以为这年头结巴都能当记者?”

  “让你去?不知道自己哪来的自信。”

  “喂!你欺人太甚!……”

  甘莹盈羞愤交加,刚想反击。

  主编从一旁的玻璃墙办公室里走了出来。

  “纪如卿,来我办公室一趟。”

  纪如卿一个头三个大,说到底昨天的采访任务自己中途从采访台跑掉,这如何解释,都是自己失职在先。她能在甘莹盈挺直腰板,却无法在上司面前理直气壮。

  纪如卿前脚走入主编办公室,办公室的透明玻璃墙,被主编关掉,变成白色磨砂玻璃,看不清里面的发生了什么。

  “呵,看她到主编那里还能不能这么神气。”

  甘莹盈“哼”的一声,坐回了椅子上,将手中的文件“啪”地一声,狠狠砸在书桌上,依旧觉得不解气。

  在外人看来,纪如卿因为害怕被训抑或是深深觉得自己做错了事,蔫头耷脑的进了主编办公室。

  可进了办公室,主编在一旁泡咖啡,她却四仰八叉坐进了主编自己特意从意大利家具定制的特别舒服的高背真皮老板椅上。

  主编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还给她端来了咖啡。

  “加奶加糖,喝吧。”

  他们的主编姓叶名琛也可谓是青年才俊,不过三十就已经身为主编,和周围例如娱乐版主编,政治新闻部主编都是四五十岁秃顶老头子,相比格外的凤毛麟角。不过因为年纪小,业务能力也深受质疑。

  不过新官上任三把火,三把火熊熊燃烧的在三个月内,叶主编以其敏感的新闻风向捕捉能力,果断的领导才能,以及温润如玉,翩翩公子的外表。获得了社会新闻部上下一致好评。

  纪如卿也不客气,接过咖啡双手环住咖啡杯,啜了一口。

  甜度味道刚刚好,淡淡的奶香混在咖啡的醇香比外面咖啡厅里买的还美味。

  “怎么回事?昨天婚礼上发生什么了?昨天一天你的手机都关机?卿卿发生什么事了么?”

  亲近的人都会叫纪如卿“卿卿”,叶琛也是之一,他是纪如卿的学长,更是纪如卿参加的吉他社社长,纪如卿则是继任社长。

  纪如卿大二,叶琛大四,毕业之后,在社会新闻部重逢,全是老友,从同窗到同事,两人的革命友谊得到了升华。不过这些,外面的同事都是不知道的。

  “你知道昨天婚礼上的新郎是谁么?”

  纪如卿双手紧紧扣着咖啡杯,缓了好一口气才能连贯的说出来这句话。

  “是谁?”

  叶琛注意到了纪如卿发白的脸色。

  “蒋书言。”

  “蒋书言?哪个蒋书言?”

  叶琛一开始没反应过来,随后想到了什么,又不敢相信,赶忙反问纪如卿,

  “蒋书言?是你的男朋友蒋书言?谈了六年的蒋书言?”

  纪如卿没有说话,愈发苍白的脸色给了他回答。

  叶琛暴怒了。

  “妈了个*,他大爷&*$,狗太阳的$&……”

  纪如卿没有想到,平时金框眼镜,斯斯文文的主编叶琛,学长叶琛,社长叶琛。居然这么会骂人,足足十分钟,叶琛的脏字没有重复过。

  纪如卿悲伤稍稍淡去,对叶琛同志发自内心的一钟肃然起敬的情绪,油然而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