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盛世宠婚,韩先生娶我吧

第二章 销魂的一夜

盛世宠婚,韩先生娶我吧 居将军 2046 2018-09-18 21:32:07

  纪如卿粘在韩海身上不下来,不安分的小手一只圈在韩海脖子上,呼出的气喷在韩海的脖子上,暖暖的,痒痒的。

  韩海觉得有些尴尬,又不好把她扒下来。

  周振南是个有眼色的,贱贱地笑:

  “队长,我看这个妞跟你挺有缘分的,要不你们两个今晚开个房间,一夜风流。”

  韩海转头瞪他,呵斥到:

  “你瞅你说的是什么话,还有个当兵的样么?”

  周振南见队长真的动了气,立刻缴械投降。

  “队长,我的意思是……这位小姐一个人,在酒吧也不安全,我们作为军人。我们的天职就是守护民众生命财产安全。”

  “我要照顾那两个醉成泥的新兵,护送这个小姐回家的重任,只能由最能干的队长去做了。”

  周振南说的冠冕堂堂,信誓旦旦。

  韩海眯起眼睛,眼睛里精光闪烁。

  “你不是看上这妞了么?怎么舍得拱手让人?”

  “报告队长,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

  周振南不管队长在身后杀死人的目光,贱贱的笑着跑远了。

  韩海无奈,只得认命,推了推怀里一直不安分的人儿。

  “小姐,你家住哪?我送你回家。”

  纪如卿的手顺着韩海的脖子摸到了他的肩膀,眼里雾蒙蒙的。韩海还把着她的腰,这动作别提多暧昧了。

  “小姐,你手机给我,我给你联系你的亲人朋友。”

  纪如卿的手一路往下摸到了他的胸,还调皮的按了按。

  美人在怀,还如此主动。韩海不是圣人,有种特殊的悸动萦绕在心间。

  这是前所未有的事,韩海已经五年没有碰过女人。

  自从他选择进去“猎鹰”以后,每天生死未卜,前女友因为常常联系不上他,也无法给她想要的安全感,因而与他分手。

  从此他再也没有碰过女人,不是因为他长情,而是他的工作性质,不一定哪天就以身殉国,如此这样耽误人家的大好青春,还不如不开始。

  纪如卿的手还在往下滑,韩海再也忍不住,恶狠狠的低声说:

  “你再乱动,我就办了你。”

  脸红扑扑的纪如卿好像根本听不懂韩海的话。

  手一路向下,划过六块腹肌,摸到了韩海的皮带扣。

  韩海这会儿真的按耐不住了,再也不能放任纪如卿的捣乱。

  深吸了一口气,一把拦腰将纪如卿抱起,顾不得让人的眼光,大步流星走出了酒吧。

  ……

  第二天,纪如卿实在陌生的环境醒来的。

  睁开眼满目的豪华装潢,头顶是雪白的天花板,窗帘被暖和的微风身下是柔软得不像话的床,身上盖的黑色鸭绒被轻得像羽毛,却又十分的舒服暖和。

  隐隐的头痛,纪如卿艰难的坐起身,感觉到胸前一凉。

  白色衬衫的前三个扣子都已经解开,隐隐约约露出墨绿色的胸衣,胸前的旖旎风光现出大半。

  纪如卿脑子一片空白,她只记得昨天喝醉了,被两个猥琐男调戏,之后……难道是被下了药?

  床的另一侧的被子动了动。

  有人?她花容失色,惊叫一声。

  纪如卿连忙抓起被子,盖住胸前一片春色。恐惧,害怕席卷而来,吞噬了她的一切,她一只手紧紧地抓住了枕头,时刻准备自卫。

  先从被窝里出来的是一双手,那双手手上布满老茧,是一双长时间摸枪的手,在部队摸爬滚打,手背也有了不少伤痕。

  然后是胳膊,肌肉匀称,肤色是健康的小麦色。

  韩海懒懒的伸了个懒腰,好久没睡这么踏实了。

  没等他爬起身,枕头劈头盖脸的就砸了过来。

  虽然枕头是软的,砸下来并不怎么疼。

  他刚刚睡醒,意识朦胧,一时摸不清状况,出于自卫他伸出手试图抓住那只枕头。

  可砸枕头的人带着强烈的恨意,力气大得惊人,边砸边骂。

  “禽兽!”

  “畜牲。”

  “不是人。”

  他好不容易抓住了那双空中挥舞的手,定睛一看。

  大而亮的杏眼,带着氤氲的雾气,紧咬的银牙,恨意卓然。虽然带着嗔怒的样子,却格外的生动。

  记忆渐渐在脑海里恢复,正在他愣神之际。

  “啪!”的一声。

  响亮而清脆。

  韩海的半边脸,立刻就出现了清晰的五个指纹。

  羞耻感还未来得及袭来。

  “啪!”

  又是一声脆响。

  旋即带着哭腔的怒骂。

  “你不是人,你趁人之危,你这个小人,我要报警,告你强奸,让你在里面蹲半辈子!”

  韩海这辈子从来没受过这样的打,却又不敢怒不敢言。

  心里属实带着愧疚,无法还手也无言解释。

  只好任君打骂,悉听君便。

  纪如卿却却以为,他不解释不狡辩也不求饶,是因为他确实做了坏事心虚得说不出话来。

  打了一阵她也累了,放下枕头,开始抽噎,越想越委屈,想想自己刚刚失恋就遭遇这样的事,大脑不自觉想象昨天耻辱的一幕幕,心里越发悔恨。

  旁边的韩海看她哭的断了声,心有不忍。

  出声道:“你知道昨天发生了什么吗?”

  这一句,点燃了纪如卿心头的战火。

  她对昨天晚上的事并不记得了,只知道她喝醉了,有人帮她赶走了骚扰她的猥琐男,之后的记忆就是她在宾馆衣衫不整的醒来,身旁是一个陌生男子。

  但是如果说不知道,这个男人会不会趁机不认账。

  “我当然记得,你这个禽兽,昨天的事我都记得,你趁人之危,我不会放过你。走,我们去警局,你这种人就应该被化学阉割。”

  韩海下面一紧,真狠啊,这个女人。

  可是她这个样子显然是喝醉断片,已经什么都不记得了。

  然而却又是一副理直气壮的认定了他昨天做了坏事,迫不及待想要制裁他,恨不得亲手杀了自己的样子。

  “我没记错的话,你是那个中央卫视的记者吧,我看过你的采访。”

  “是又怎样,现在我是一个被侮辱,为自己维权的女人!我一定会让你昨天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纪如卿咬碎钢牙,恨不得生吞活剥了眼前这个自然云淡风轻的男人。

  “可是如果被爆出知名京都卫视记者,酒后乱性,失节调戏良家妇男,会怎样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