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盛世宠婚,韩先生娶我吧

盛世宠婚,韩先生娶我吧

居将军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18-09-13上架
  • 767004

    连载中(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难道是中了春药?

盛世宠婚,韩先生娶我吧 居将军 3285 2018-09-13 14:15:35

  是夜。

  酒吧人声鼎沸,意乱情迷bartender旁的调酒师手中玩弄着酒瓶,上下翻飞。

  像是那些酒吧里或是低沉,或是狂欢,或是无助,或是兴奋形形色色的男男女女,在这天地造化之间逃不过命运之手的嘲弄。

  晶莹的棕色酒杯里闪耀着刺眼的霓虹灯光。一双染着红色指甲的极美手轻轻拿起酒杯。

  骨节洁白丰润,犹如春天刚发出的葱白,手指修长。

  绯色的指甲配在这双精雕细琢的手上,一点都不显得媚俗,反而有一种说不出的明艳。

  这样美到极致的手,人难免不会对这双手的主人的长相引起好奇。

  抬眼看去,那是一张极美的脸,一双杏眼,似情愁生动,这是一双会说话的眼睛,静静看你就感觉似琉璃光转,真正的“脉脉眼中波,盈盈花盛处”。挺秀的俊鼻点缀在白皙如脂玉的瓜子脸上。纤薄的红唇,嘴角一弯,甜如侵蜜,真正的倾国倾城貌。

  这双手的主人此刻整微蹙着眉,眼神涣散,像是专心致志的在看着手中的酒,又像是思想早已飞出天外。

  全酒吧的男人女人看到她的时候都不由得侧目,这一看便移不开眼睛。

  这样的脱俗的美貌,男人爱慕,女人嫉妒。

  纪如卿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些目光,她回想起白天的所见,心中又是一阵绞痛。

  书言,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这么对我。说好两个人一生一世,你怎么可以自己一个人先……

  极致的痛楚一直在纪如卿心头萦绕,挥之不去,无法消解。只能又灌了自己一大口酒。

  用嘴里的辛辣缓解心头那种消之不去的钝痛。

  在那个纪如卿不远处六点钟方向的四个与众人格格不入的男人。

  来酒吧的多半是爱玩好玩的摩登年轻人,都穿着休闲潮服,衣袖鬓香。

  可那四个人都是寸头,有两个一看就是毛头小子,可是他们两个正襟危坐,腰板挺直,仿佛他们不是在酒吧,而是在人民大会堂开会。

  可是另外两个年纪稍大,显得放松很多。看神态和喝酒动作都是都像是酒吧常客。

  一个男人那人拿着威士忌,勾兑出深水炸弹,喝得正欢,自娱自乐。看样子已经半醉,兴致正浓。

  另一个男人最为引人注目,他周身气质不俗指尖拿着烟,慵懒的动作仿佛漫不经心,眼皮轻轻一抬,眼神的邪气里带着风情万种一下子泄露出来。

  狭长的凤眼比酒还烈,性感薄唇微抿,一米八多的个子,身材比例极好,宽肩这个男人仿佛罂粟,极度美丽,却又极度危险。

  最让人匪夷所思的是,这四个人都是西装笔挺,只有那个气质有些邪魅的男人的领口的领带已被自己扯开,衬衫前两个纽扣已经被解开,露出大片带着粉红色的胸膛。

  喝得正欢的男人轻轻一怼那个邪魅的不像话的男人。

  “队长,你可快管管他们俩个,怎么还坐的像两个小学生,就差胸挺直,手背后了。”

  说完把空酒杯放下,其中一个稍见老成的规矩男人赶紧上前,拿起酒杯,给他满上。

  “副队,俺们从来没来过这地方,俺觉得这地方太乱,不是俺们该来的地方。”

  “就是,副队,队长不是说带我们去喝庆功酒么?怎么来了这里?”

  显然两个人这些话想说很久了。

  一直沉默的队长,从沙发上坐起身,伸手捻灭了烟头,火光在指间忽悠一下失去了活力,只剩下一小撮灰弹了出来,留下袅袅余烟,慢慢也泯灭了。

  “我们又没穿军装,怎么来不得?我们来喝庆功酒,酒,就在桌上。”

  “可这里都是洋酒……”

  “酒场就是战场,喝的就是胆量和气魄,在战场上遇到了洋人,是敌人就得撸起袖子干!遇到了洋酒,你也得喝!”

  话虽简单,语气却不送拒绝两个新兵诺诺无声,稍老成一点的那个,率先醒悟,一狠心,给自己面前到满了酒,举起酒杯,眼神决然的分别敬了队长和副队,一饮而下。

  受不住威士忌不同于白酒的辛辣,脸呛的通红。他却不以为意,放下酒杯,豪爽的拿袖子擦了擦嘴角,又将酒杯倒满。

  副队眼里赞赏有嘉,这小子识时务,能成大事。

  另一个兵,平时就规规矩矩,从不干半点出格的事情,依旧坐着不动,无声的表达着抗拒。

  队长狭长的眼睛斜睨向他,薄唇微起,语气是不容抗拒的威严。

  “蒋凡尘。”

  “到!”

  那个毛头兵,立刻更加坐直腰板,中气十足的答到。

  “军人的天职是什么。”

  “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

  “知道就好,喝!”

  蒋凡尘不敢违抗,为自己倒满了酒一饮而尽。

  副队长抱着酒瓶子噗嗤噗嗤的笑起了起来。

  “你小子就是条条框框太多了,不大的岁数想的太多,累!”

  蒋凡尘放下酒瓶,恭恭敬敬的转向副队长,说话掷地有声。

  “是!”

  副队长无语,无奈的摆了摆手。

  “当我没说。”

  队长韩海举起了酒杯,那三个人也纷纷倒满了自己面前的酒。

  韩海一饮而尽,其他人纷纷效仿,他们眼睛放着光,充满自豪。

  韩海,中国空军特战部队“猎鹰”队长,才三十岁的年纪,在部队出生入死,早已军功赫赫,是部队的不败神话,战神传说。

  交杯换盏,觥筹交错,这才是真正的喝起来了。

  部队的人酒量都不错,只是那两个毛头小子刚入部队不久,不一会儿就喝趴了,一个去厕所吐了,一个也在沙发上起不了身。

  那两个老油条也喝可不少,神志还算清醒,但也已经飘忽不定。韩海不愿与周振南多喝,怕手下的人喝多了寻衅滋事,自己身为领导回去还要写报告。

  副队长周振南百无聊赖,开始四处张望,周围都是成群结伙的年轻人,漂亮的女人举着酒杯摇曳身姿,妆容千人一样,看着都是那么媚俗,看到纪如卿的时候他眼前一亮,赶紧拿着空酒瓶戳了戳队长。

  “诶,你看那边有一个好靓的妞。”

  队长韩海懒得理他,这个副队数他最会玩儿也最爱玩儿,看见漂亮美女一定要上前搭讪,而且百发百中,撩到手了必在自己面前炫耀一番。

  而且过了三个礼拜准会分手,且分手的样子可以称之为惨烈,从没有善终的良缘。

  想追杀周振南的前女友们如过江之鲫。所以周振南觉得好看的美女,韩海看累了也不想再看了。

  “嗯。”慵懒的敷衍,表示自己看过了,实际上连眼皮都没抬过。

  周振南并没有发觉,依然兴致勃勃。

  “我跟你说,这个妞我泡定了。”

  “加油。”

  队长一只烟刚燃尽,又抽出一只叼嘴里,说出的话也是含糊不清,开始在西装上衣里怀摸打火机。

  周振南回头看他爱搭不理的样子也不生气。

  “你表情别那么严肃,别吓到老百姓,看你到不像是摸打火机,倒像是摸枪。”

  摸了半天没摸到,大概是刚刚倒酒滑了出去,心中有些烦躁。

  “摸枪的话我摸的就不是衣服了。”

  说完似笑非笑的往后一靠,看着周振南。

  周振南秒懂。

  不是衣服,是裤子……

  “你这个车开的真是‘污污’作响。”

  他们两个打荤期间,没有注意到,纪如卿身边莫名多出了两个人。

  那两个人相貌猥琐,勾肩驼背。不怀好意的坐到了纪如卿的桌子。

  “滚。”

  纪如卿头也没抬,冷冷吐出这两个字。

  纪如卿本就心情不好,脾气暴躁,熟悉她的人都知道,这时候惹她简直就是太后头上动土,活腻了。

  这两个猥琐的男人却不知道,自然嬉皮笑脸,涎着脸凑上前去,油腻得像两坨肥肉。

  “呦,妞,脾气火爆啊。”

  说着一双肥手就搭到了纪如卿的肩膀上,挑逗似的捏了捏。

  纪如卿忍无可忍,一把抓住那双猪蹄,狠戾地转到身前,往外一扭,那胖子吃痛,“哇哇”的叫着。

  另一个见状,自然撸起袖子要教训纪如卿。

  “你个小贱人,敢动手打人,听没听过本大爷的名号。”

  他刚要上手,胳膊就已经被人死死钳住,动弹不得。

  他回头一看,那人风轻云淡的姿态,仿佛根本没有用力,但是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的手腕承受了多大疼痛,那人狭长的眼睛里有隐隐的杀气。

  他看的出来,这个人的穿着西装定是个不好惹的,他怕了,连连求饶。

  随后过来的周振南慢慢悠悠走了过来。他也不看那两个男人,他知道韩海在这里,这两个男人再也整不出什么幺蛾子。

  他只是奇怪,韩海这个在战场都冷静如冰的男人,怎么这两个调戏良家美女的小混混惹得韩海生这么大气。

  都不给自己英雄救美的机会,箭步如飞的冲到了美女身旁,倒不像是平时的他。

  难道千年铁树终于要开花?他看上了这个美人?

  现场气氛十分紧张,周振南的心里却燃起的熊熊八卦之火,噼里啪啦。

  “滚。”

  韩海也没教训他们,他们两个如获大赦,屁滚尿流的滚了。

  纪如卿晃晃悠悠的站起来,她已经喝醉了,刚刚教训小混混的威风荡然无存。

  脚刚刚沾地,瞬间腿就软了下来,软软的倒了下去,韩海赶紧上前一步,环着她的腰,让她不再往下滑。

  纪如卿的脸红扑扑的,微醺的脸上更显得媚眼如丝,满面春色。贴在韩海身上的肌肤也是滚烫的。

  韩海感觉不对劲,难道刚刚两个小混混在酒里放了春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