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灵异鬼怪 狐妖的奇异物语

第二章 穿错军装惹麻烦

狐妖的奇异物语 月黑码字夜 4251 2018-09-14 20:37:37

    第二天一大清早,夏洛克便打车来到苍鹰俱乐部的门口,可没想到此时自己俱乐部的教官们也都已经在俱乐部里搬运着设备忙得不可开交,他们已经换上了这次活动的军服,三点红军装!

  夏洛克看着他们,一身的绿色军装,腰间扎着武装带,一侧背着老式的军用水壶,另一侧则是一个帆布的挎包,那穿着就像是电影中的一模一样,想到自己也有机会穿着这样的军服,夏洛克的脑海中不断的幻想起自己在炮灰纷飞的战争年代,冒着枪林弹雨抢救伤员的情景,顿时自己的心中热血澎湃。

  “你怎么才来啊!”王建抬起头,看见夏洛克站在门口一动不动的出神,王建来到他的面前,看着他眼中闪着光,直勾勾的看着其他的教官。

  “哎!哎!”王建用手在夏洛克的面前晃了晃,打断了他的幻想。

  夏洛克这才缓过神,看着俱乐部里忙忙碌碌的教官们:“你们来的也太早了吧?”夏洛克看了看自己的手表,明明集合时间是六点,可看这样子,他们至少在五点半前就已经来了。

  “等你来了黄花菜都凉了,赶紧去找张雪,让她给你拿衣服!”陈立志吃力的将两箱装备搬到车上,对夏洛克说道。

  张雪刚刚从仓库里搬了一个纸箱出来,看见夏洛克站在门口,便招呼他过来。

  夏洛克赶紧走到张雪的面前,忽然发现张雪的眼睛似乎有点不对劲儿,眼圈的一周有淡淡的乌青。

  “你的眼睛怎么了?”夏洛克关心的问道“被谁欺负了?”

  “被谁?”张雪的眼睛微微眯了眯,昨天听完了夏洛克的故事,张雪就心存恐惧,本打算开着灯或者开着电视睡觉,可谁曾想一个挨千刀的晚上喝醉了酒竟然驾车撞坏了电线杆!

  要问这乌青哪里来的?一夜没睡好附送的黑眼圈!

  “还不是拜你所赐,要不是你昨天晚上讲那些恐怖故事,我能一夜没睡好?”张雪放下手中的纸箱用手指了指自己的眼睛“你看怎么办吧!”

  “请你吃饭?”夏洛克想也没想顺嘴就来了这么一句。

  “哎!这可是你说的!”张雪的反应极快,不等夏洛克接着说下去,便立即敲定,板上钉钉了。

  “行,没问题。”夏洛克也觉得不好意思,本来今天就有任务,昨天晚上讲了那么多鬼怪之事,把张雪变成了国宝,理应补偿一下。

  得了便宜就不卖乖了,张雪招呼着夏洛克跟自己到仓库去拿衣服。

  看着张雪从箱子中拿出装在塑料袋中崭新的制服,夏洛克更加激动起来。

  最近,好多的影视作品都在讲述那个时代的故事,夏洛克也深受到电视剧的渲染,尤其是那部《十一级台阶》中的岳军更是他的偶像。

  “放心吧,这衣服都是洗干净了装起来的。”张雪见夏洛克拿着衣服迟迟没有反应,以为他是担心这衣服没有洗。

  “不是,不是这个意思。”夏洛克急忙从张雪的手中接过了衣服。

  “你先换,我出去了,有事情叫我。”张雪说完又交代了几句后,便离开仓库,关上了门。

  见张雪走了,他赶紧把衣服从塑料袋中拿出来,轻轻抖了抖,又幻想着自己穿着它穿越战场的情景。

  夏洛克把上衣穿在身上试了试,还挺合身的,看着小开领上的两片红领章,想起先辈们就是穿着这样的军服保家卫国,在炎热艰苦的环境作战时,夏洛克的心中不由得升起崇高之情。

  把自己的衣服都放进背包中,打开医疗包检查了一下,需要的东西都准备的非常齐全,盖上盖子,把医疗包挎在身上。

  拿起放在旁边的贝雷帽,这贝雷帽和国外的那种不太一样,戴在头上总是整理不出形状,夏洛克弄了好一阵子才把帽子戴好。

  换上胶鞋,来到大厅,众教官看见夏洛克换上的衣服,纷纷直起腰来欣赏,他们谁也没有说话,只是在笑。

  这一脸的不正经的坏笑看得夏洛克浑身发毛,他不知道他们究竟在笑什么,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也没什么问题啊?

  王建坏笑着从夏洛克的头上摘下帽子,重新整理了一下,扣在夏洛克的头上:“这叫无沿帽,不是贝雷帽。”

  原来是这样,自己的帽子没戴明白,夏洛克不满意的瞪了一眼这些教官们,至于吗?一个帽子就让他们这样。

  “快!赶紧把东西搬上车,千万别留机会!”陈立志招呼着。

  教官们开始加速把设备装上客车,检查好后,赶紧让张雪锁上门,快点出发,这一切几乎是在夏洛克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一气呵成。

  张雪在车上给大家发放了面包牛奶和香肠,夏洛克一边吃着面包,一边望着窗外发呆,夏洛克喜欢发呆,清空自己的大脑,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在乎。

  王建吞下手中的面包,扶着座椅靠背站了起来,来到夏洛克的身边,望着窗外:“我们现在已经出城了,回不去了。”

  “回去?”夏洛克抬起头,撇着嘴,看着王建“怎么?你们又忘了什么东西吗?”

  王建摇了摇头,得意的看着夏洛克,故作神秘:“我有个秘密想要告诉你。”

  王建这样,向来没有好事,夏洛克立即警觉起来,这家伙没事儿就给自己下套,戏弄自己,他说有秘密,肯定没什么好事。

  “你有没有发现我们有什么不一样吗?”王建咧着嘴坏笑着。

  “什……什么意思?”被王建这么一说,夏洛克更是一脸的懵逼。

  王建用手指着他的衣服:“你不知道你穿的是女装吗?”

  “啊?!”夏洛克不相信王建的话。

  “难到这个衣服分男装女装吗?”张雪也有些不太相信王建的话,她都在俱乐部里当后勤快一年了,从来没听说过军装还分男装女装的。

  王建用手指着自己的衣领:“我们这个是小翻领,你的那个是开领,不过……”他贴在夏洛克的旁边蹭了蹭他“你穿女装比男装好看。”

  “我去!快调头!我要回去换衣服!”夏洛克站起身,冲着司机大喊着。

  “那是不可能的了,我们现在可没有那么多时间了。”王建得意的用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军装“哎呀,这衣服正合身,穿着真舒服。”

  “那……把你们的衣服跟我换!”夏洛克指着其他的教官“快!脱下来!”

  “唉~”陈立志面露难色“我亲爱的夏洛克同志,就凭着我们的这高大威猛的身材,你能穿得了吗?”

  “救命啊!”夏洛克崩溃的大喊着,更是引来了教官们的狂笑。

  客车行驶了半个小时,夏洛克被这群教官调戏了半个小时。

  可算是熬到了场地,这是一个私人的农场,因为开发失败,所以一直都处于搁置状态,幸好,现在当下很流行的野战俱乐部救活了这个农场。

  夏洛克狼狈的挎上杂物包,扎上武装带,挎上装满水的水壶、杂物包和急救包,把对讲机别在武装带上,别上医疗袖标,跳下车,站在车门口,每下来一个教官,他就要上去踢一脚报复。

  王建是最损的一个,这一脚,夏洛克是绝对不会轻饶了他,可无奈,这王建动作矫健,轻松的躲过了夏洛克的断子绝孙脚,还不忘气他两下。

  其他的教官都去忙着准备装备去了,而夏洛克准备好了自己的东西后,就坐在山坡上不去帮忙,谁让这些人在车上戏弄自己了!

  一阵清凉的风迎面吹过夏洛克的脸上,像是温柔的手在抚摸自己的脸,夏洛克闭上眼睛,刚刚享受了一下,心中那种感觉忽然间又开始不安稳的攒动起来,似乎又有什么在召唤自己,总是这样,从小到大一直都是,只要是和那感觉有关的,必然就是有鬼在找自己帮忙。

  参加活动的两队人马一共将近两百人,一队是穿七十年代的美军装备,夏洛克所在的队伍穿戴的则是七十年代的解放军装备,他们穿装备和战前准备还要好一阵子呢,不如就趁着现在去看看那感觉又想让自己帮忙什么事。

  夏洛克穿过农场的小居住区,那原本是老板给自己准备的地方,现在成了仓库和工人的宿舍。

  来到场地旁,夏洛克站在山坡上望着不远处一望无际的绿色玉米田,当风吹过时,田地的玉米随着风轻轻摇摆,发出沙沙的声音,像是绿色的海洋。

  夏洛克扫了一圈,那感觉最后定位在了场地另一侧的山沟。

  山沟里有什么?不用想,能召唤他的肯定已经不是活在这个世间的了。

  夏洛克站在山沟的边上向下望去,山沟底除了茂密的灌木和厚厚的落叶外,这里什么也没有,可不知为什么,心中那感觉更加的强烈。

  既然来了,总要有结果,他抓住山沟旁边的小树,一边抓着那些灌木,一边小心的向下滑去。

  终于下到了沟底,他拍了拍手上的灰尘,沿着感觉的地方,低头开始寻找起来。

  夏洛克不知道自己要找什么,因为感觉不会告诉他那是什么东西,只有自己看见了,才会明白,他随身捡起一根枯树枝,拨弄着地上的落叶,一是为了打跑隐藏在落叶中的蛇,二是为了寻找那自己根本就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

  转了一圈,夏洛克也没有找到那个东西,这时的无线电里也传来了队伍正在集合准备山上的消息,必须要离开了,等有时间再说吧,夏洛克想着,转身抓住坡上的灌木枝向上爬。

  忽然。好像有人抓住了他的脚踝向下拖拽,慌忙中,他急忙抓住地上的杂草,一个什么东西在杂草中闪着金光映入他的眼帘。

  此时的夏洛克也停止了下滑,他坐起身,拍了拍自己身上的落叶,把那个东西从杂草中捡了起来,瞬间,那种感觉消失了,它就是带着自己来找到这个东西。

  原来是一枚徽章。

  夏洛克把它拿在眼前,仔细的观察一番,这是一个六边形装饰着叶片略有些锈迹的什么章,中间红色的士兵一手持枪,一手托着红五角星。

  翻过来,只见背面浮雕着:自卫反击,保卫边疆,云南省革委会赠,1979年,下面还有一个名字?夏洛克擦了擦上面的锈迹,郝……什么军。

  这可能是这个人的勋章,说明他曾经参加过那场战争,夏洛克轻轻叹了口气,为勋章主人的没落而感到惋惜。

  他将勋章上的泥土仔仔细细的擦干净,装进胸前的口袋中,抓着杂草从山沟里爬了出来。

  此时的场地上已经狼烟四起,双方正在进行着惨烈的战斗,夏洛克来到山坡上,和其他的教官站在一起观看着场地上的厮杀。

  从上午一直到傍晚,双方也没有决出胜负。临近太阳落山,在农场两侧的树林里安营扎寨,搭起帐篷,偃旗息鼓,明日再战。

  晚餐是厨房做好后装在数个大桶用三轮车送来的,两荤一素还算可以,吃过了饭,无事可做的教官们自然开始用穿错军装的夏洛克消遣时间,按照他们说的话:逗夏洛克比玩游戏都上瘾。

  一直折腾打闹到晚上十点多钟,大家这才开始有些疲惫准备睡觉,教官们晚上要轮流起来值班,对于夏洛克可没有这样的要求,简单的洗漱了之后,他便将自己身上所有的东西都放在旁边的折叠床上,脱下外套,现在因为是在野外,所以不可能像是家里那样的休息。

  他躺在床上,盖在毯子,手里把玩着今天捡到的纪念章,一天的疲惫令他很快便进入了梦乡。

  睡着睡着,忽然间,夏洛克猛的睁开眼睛,不知道为什么,一种兴奋而又烦躁的感觉在心里猛然爆发,似乎一股力量,或者是一股气流在自己的身体内攒动。

  从床上坐起来,夏洛克披上自己的衣服站了起来,从来没有过的感觉大爆发,他就像急不可待的猫在帐篷里不断的踱步。

  不行了,这感觉实在是令他无法忍受,他穿上外套,把手机装进衣兜中,来到帐篷的门口,刚刚掀开帘子,忽然间,一股风带着一种说不出的味道迎面吹到他的脸上。

  夏洛克急忙走出帐篷,忽然间,看见一个黑色的影子从帐篷中钻出,从他的眼前一闪而过。

  那是什么?夏洛克只见那黑影带着血腥味朝着山庄的北方飘去,那里不是对方驻扎的地点吗?!夏洛克忽然感觉这事情没有那么简单,那感觉不停的催促他,让他一定要跟上那个黑影。

  夏洛克提上鞋子,沿着树林中的小路,在淡蓝色月光下,朝着北方走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