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冷霜华

第三十九章:兵法

冷霜华 微风初现 1410 2018-10-11 19:29:39

  待送元太傅出了学堂,苏尚书便坐下道:“除五更绕练武场跑三圈外,每日的院士不同,讲授的东西自然也不同!”苏尚书顿了顿,翻开眼前的书,继续说道:“本院士是兵部尚书,掌武选、地图、车马、甲械之政。今日,我们讲的便是兵法,《孙子兵法始计篇》。”苏尚书扫了一眼众人,便唤道:“杨文广,你先念一段。”

  “是,孙子曰: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故经之以五事,校之以计,而索其情:一曰道,二曰天,三曰地,四曰将、五曰法。道者,令民与上同意也,故可以与之死,可以与之生,而不畏危。天者,阴阳,寒暑、时制也。地者,远近、险易、广狭、死生也。将者,智、信、仁、勇、严也。法者,曲制、官道、主用也。”杨文广便拿着书起身念道。

  “好,请坐!”杨文广念至此,苏尚书便让他停下。“想必在座学子也都读过《孙子兵法》,有哪位愿意先来讲讲对这一段的见解?”

  苏尚书一一望着各位学子,看见东方弘避开他的眼神,他毫无察觉地微微一笑。其实,昨晚东方弘喝得虽不如苏慕羽多,却也醉了,还好悠然提前准备了醒酒汤,送到东方弘的房间,早间又送了一碗。喝了醒酒汤后,东方弘好了许多。

  之后他又盯着苏慕羽,苏慕羽酒醉,虽说睡了几个时辰,头脑仍然不太清醒,杨文广念的他也一字未听进去,哪有心思思考。苏尚书摇摇头,被苏慕羽看见,苏慕羽惭愧地低下了头。

  林清玄教昭阳读过《孙子兵法》,可他看昭阳似乎并不感兴趣,便不曾解释给她听。昭阳埋头装作思考。

  元知著对诗词歌赋最感兴趣,对于功夫却不上心,至于兵法,也曾详读,但究竟不擅长,况他想,往日念书,林清玄便深通兵法,他尚且一言不发,自己也不愿起身。

  林清玄并不知元知著心中所想,他只是在看昭阳而已。果然昭阳如他所想,他微微地摇摇头,露出一丝微笑。

  江亦辰倒是想昭听听苏慕羽有何见解,便望着他,不想苏慕羽却低着头,假装在看书。他想,早知如此,昨晚便不该与他斗酒,害他今日这般模样。其实,苏慕羽和他斗酒时醉得不厉害,只是后来又和东方弘喝了些,才头疼。

  杨文GD张西望,看看有谁先发言。薛清宇不似昨日行酒令时,也安静起来。其他学子也是相互望着,都不出声。一时,学堂里鸦雀无声。

  韩云溪见众人皆不出声,便起身醒了一礼,“院士,学生浅见,望各位指教。”苏尚书赶忙让他说来。

  “用兵乃国家大事,攸关百姓生死,国家存亡必慎之又慎。若论战争的胜负,必从五方面推测:一是道,二是天,三是地,四是将,五是法。道,指君主和百姓目标相同,意志统一,可以同生共死,而不会惧怕危险。天,指昼夜、阴晴、寒暑、四季更替。地,指地势的高低,路程的远近,地势的险要、平坦与否,战场之广阔、狭窄,是生地还是死地等。将,指将领足智多谋,赏罚有信,仁爱部下,勇敢果断,军纪严明。法,指组织结构,责权分明,人员编制,管理制度,资源保障,物资调配。院士,不知,学生说的,可有纰漏?”韩云溪侃侃道来。

  “嗯,请坐!”苏尚书满意地点点头,“孙子兵法乃兵家必读之物,其内容博大精深,思想精髓富赡,逻辑缜密严谨,各位学子需反复琢磨。然,兵法之道,贵在随机应变。古有赵括,纸上谈兵,在于不懂变通。之后,若有兵事,朝廷会派各位学子亲自上战场磨砺。”苏尚书又接着说道。

  如今,四国表面上虽是一团和气,但天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各国都十分重视练兵,都有一统天下之愿。慕容国虽在慕容瑾的治下国富力强,然天下之大,穷乡僻壤也偶有强盗山贼,各国边界亦有亡命之徒滋扰百姓,若是当地官员无法剿灭,朝廷便会派国学院学子带兵前去。

  江亦辰点点头,他想起道长教他兵法时便告诉他,兵法乃变化之道,因时因地制宜才是制胜法宝。苏尚书果然不是纸上谈兵之徒,日后必当好好跟苏尚书讨教。林清玄素日便知苏尚书善于兵法。东方弘的兵法是东方夜亲自传授的,可他实在无感,总是打瞌睡,东方夜也拿他没办法。今日,他也是听得昏昏欲睡。昭阳开始便打起精神准备仔细聆听,虽听进去了,却也是一知半解。众学子们纷纷点头,受益匪浅。

  苏尚书看了看下面,便说道:“好,我们继续!”

  如此,晌午很快就过去了,学堂便散了,学子们便去午膳。午膳过后小憩,便又去了学堂,依然是苏尚书教授兵法。这一日便是如此过的。

  “今日便到此为止,大家散了吧!”学子们纷纷起身行了师礼,苏尚书回礼,便走了。

  “终于可以用晚膳了!”东方弘伸了个懒腰,把书合上便交给阮修杰,走到昭阳身边拉她去用晚膳。他午膳时胃口不佳,现在是饥肠辘辘。

  “舅舅,您慢点!”昭阳小声说道,书也没来得及收拾,便被东方弘拉走了。林清玄起身让悠然把书整理好,便和江亦辰一道也去用晚膳了。

  “兵法实在太枯燥了,我听得都睡着了!”东方弘让昭阳,林清玄和江亦辰到自己房里用晚膳,他一边用膳一边对昭阳说。

  昭阳点点头皱着眉头说道:“我倒是认真听了,可实在不懂!”

  “昭阳不学兵法也无妨。”林清玄说道。昭阳是公主,兵法也用不上,不学也罢。至于东方弘,林清玄不想劝他,一来,劝也无用,二来,他既不愿学,便不需劝。

  东方弘连连点头:“我也不必学,有清玄和亦辰在,将来若是上战场,你们运筹帷幄便是,我去冲锋陷阵,才不费那神。”林清玄和江亦辰相视一笑,继续用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