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娜西的眼睛

娜西的眼睛 阿忆眯 32 2018-09-14 20:42:52

  娜西哭累了,声音沙哑眼睛红肿,她觉得自己从小到大从没这么哭过,她真的不能再哭了,她看到那个男人像木雕一样坐在她身边,无动于衷。娜西:“我要回家!”丹增这才转过脸看她说:“你终于想通了吗?”娜西说:“我不想坐在这里过夜,我想回家!”丹增说:“谁说我们在这里过夜啊,你很饿了吧,我们先找个地方吃了饭再说。”他说完拉着娜西的手朝摩托车走,娜西看看夜色四围的草原,冷冷的风包围着她,她坐上摩托车的后座。丹增看到这里也没说什么,他把自己的眼镜戴给娜西,把手套套在了娜西的手上,然后骑着车继续朝陌生的地方开着,开得不快,娜西双手紧紧抓住后座的架子,没有之前难受了。丹增比她高一头,头发被风吹得站了起来,从墨镜中看就像一个硕大的圆球,娜西想:如果这真的是一个圆球就好了,自己会毫不犹豫的将它踢到地狱去。

  前面出现了一个驴友之家,丹增把摩托车开到那里停下,伸手把娜西扶下来,娜西并没有领情,避开他的手自己从另一边下车。丹增走在前面走进房子里,胖胖的男老板看见来人了,忙上前招呼客人,询问吃什么住什么价位的房间。丹增指着菜单比划了一下,老板笑眯眯地进厨房忙活去了。娜西坐在一张饭桌前,把眼镜和手套取下来放在桌子上,一股浓烈的汗臭味从那上面冒出来无法驱散。她看了看这个有点简易又整洁房子,里面有一股温暖的香味弥漫着,她以前只听过驴友之家没有见过,真的有一点家的味道。开春时还太冷,骑行的人并没有在这里驻留。丹增对着她坐下看着她,脸上带着温暖的笑意,好像她是自己的家人一般,娜西别过脸去,看厨房里何时把饭菜端来。等了一会儿,老板端来一大钵热气腾腾的红烧排骨,接着又端来一盘咸烧白和一小桶饭。丹增让老板拿两个小玻璃杯倒他们自制的梅子酒,娜西看到香喷喷的饭菜自顾自地吃起来,丹增把一个酒杯放到她的前面说:“娜西,这酒甜甜的很好喝,喝了你就不冷了。”娜西没说什么,现在没有什么比吃饭更重要的事了,她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么饿过。丹增却慢悠悠地边吃菜边喝酒,酒喝得越多眼睛就眯得更厉害,他对狼吞虎咽的娜西说:“娜西,你慢慢吃,不够我们再叫菜嘛,我希望你开心。”娜西打了一个饱嗝,喝了一口梅子酒,“好甜!”她不禁说出这个词来,好像已经忘了自己的处境,这让丹增笑得前仰后合,好像她的一个小举动都可以牵动他的神经。娜西知道酒不能喝,但梅子酒甜甜的味道太好了,她不禁喝了三杯,梅子酒甜甜的味道已经留在她的印象里了。她吃饱喝足了坐在那里犯困,丹增继续喝酒吃菜,脸上充满了愉快的红晕。“老板,你过来,你给我们开一间这里最好的房间啊!”老板连声说好,把他们带到三楼,打开一个有露台的一个大房间,把钥匙交给丹增后笑笑就走下楼去了。

  娜西太困了,看到床就直接躺在上面,一会儿就传出了轻微的鼾声。丹增也有些微醉,但他心里明白这是什么状况。他看到娜西已经睡熟就把她抱进被子里,脱下她的衣服,再把自己的衣服脱掉钻进被窝里,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烫得像火子,当他触摸娜西的身体时,感觉到她的身体比自己的身体还烫,散发出一种甜香味,他慢慢地打开她的身体,进入一个更让他欲罢不能的火坑,娜西皱着眉头“哎呦”地痛苦叫了一声还是没有醒过来,丹增不敢太抱紧害怕她醒过来,就撑着自己的身体不停地蠕动,他第一次与这么干净的女孩做,有一点不忍心,但占有一个自己喜欢的新鲜的领地更让他天不怕地不怕。他同时在心里下定决心,要用一辈子的时间去偿还娜西。等他享受了所有的过程倒在了一边时,娜西还在痛苦的睡梦中。

  娜西一直在做一个恐怖的梦,她看见一个无头的魔鬼一直在追自己,她不停地逃跑魔鬼不停地追,她觉得自己一直都是跑得赢魔鬼的,从来没有魔鬼真正追上过她,以前,他们总是会消失在娜西恐怖的叫喊中。可是,今天的这个魔鬼不怕她尖叫,千山万水地追,她穿过荆棘遍体鳞伤,她纵身跃下悬崖,那个魔鬼还紧紧跟在她的身后,她绝望的尖叫后倒在无处躲藏的荒漠中,魔鬼跟上来,毫不犹豫地一刀劈开了她的身体,她分成两半的身体痛苦得无法呼吸,她看着被分开的身体不停地寻找另一半,可是被分开的身体好像失去了方向感,总是找不到另一半,又觉得分开的身体上长满了痛苦的眼睛,但这些亮闪闪的眼睛是看不见东西的瞎眼,魔鬼饮尽了她的血后扬长而去,她怎么痛苦地喊叫都无法让分开的身体粘合,也无法让自己从恐怖的噩梦中惊醒。

  “咚咚咚”,一阵上楼脚步声传来,娜西醒过来,她觉得自己全身都痛得无法站起来,脑袋也昏昏沉沉,她发现了自己和丹增光着身子睡在一起,丹增这时候也醒过来,他们目光无意间对视了一阵,娜西这才发觉自己的痛苦来自哪里,她像疯子一样挥起拳头向丹增打过去,没打着两下就被丹增紧紧抱住无法动弹,娜西还没有消肿的眼睛又开始哭起来了。丹增轻言相劝:“娜西,娜西,我的宝贝,昨天我们都喝多了,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如果我无意中伤害了你,请你原谅我吧,从此,你就是我的爱人,我的老婆,我会像爱护自己的眼睛一样爱护你的,请你相信我的话。”娜西埋头哭泣,根本不理会丹增说什么。

  驴友之家外面的世界,高原的太阳已经从雪山上洒下金色的光芒,早上七点钟,一切都醒过来了,一切都忙碌起来了,牛羊们已经向着水草丰美的地方出发,它们都不知道,昨晚的娜西做了怎样的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