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名门婚令:吻安,小甜妻

第5章 小叔叔?是他!

名门婚令:吻安,小甜妻 墨时慕 1450 2018-09-10 10:57:27

  偌大的薄家别墅,为了避免柒柚半夜偷袭自己薄南尧还刻意把两人的房间隔远了,一个在东一个在西。

  以防引起别人注意,柒柚只能每间房的阳台翻过去。

  就在这时,柒柚眼前倏地一黑,再抬头看去时原本灯光明亮的别墅已经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

  停电了?

  外面还下着雨,墙壁和栏杆湿湿滑滑,柒柚这一愣神以至于手掌不小心打滑了下,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就从两个阳台之间的空隙摔了下去。

  “啊!”

  柒柚低呼一声,忍着被两面墙壁撞得发疼的后背,身子灵巧地抓住一个支点往上一跃,借着微弱的月光跳进了楼下的某间房里。

  流年不利,她难得翻次阳台容易吗她?

  揉着刺痛的手臂柒柚心里吐槽着,一边往漆黑的房间里走去。

  可刚踏入房内几步,柒柚便发觉有什么冰冷的东西贴上了自己的脚踝,她猛地顿住脚步,咽了口唾沫往下一看。

  “什么鬼?!”

  柒柚吓得差点跳起来,昏暗光线下一只手正紧紧抓住她的脚踝,她用力地想把自己的脚挣脱出来,那只手却越抓越紧,柒柚一张脸都快吓白了。

  “闭嘴。”

  黑暗中,低沉沙哑得近乎隐忍的男性嗓音传入柒柚耳中。

  只一瞬,空气中的温度都下降了好几个度,森冷危险,让人心尖都止不住发颤。

  柒柚却松了口气,是人就好。

  只是这声音似乎有点耳熟?

  “你是谁?还有你能不能先松开手,很吓人的。”柒柚动了动小腿,还有些心有余悸,想起来薄家的二楼一般都是禁止任何人随便进出的,不由问道。

  “药,桌上。”

  男人并未回答她的问题,简短三个字,嗓音虽然虚弱,却让人有种仿佛被扼住咽喉不得不执行命令的危机感。

  柒柚用力想扯回自己的小腿无果,搞不懂这个男人为什么明明处于虚弱状态还这么大劲,只好妥协帮他把桌上的药瓶拿来。

  半躺在沙发一侧的男人似很痛苦般,发出低低的痛哼声,扣着柒柚脚踝的手掌越来越冰凉,凉的柒柚莫名有些心慌。

  “喂,你没事吧?”柒柚有些不忍地蹲下来,拍了拍男人的肩膀,把药倒出来递过去给他,“吃药,你可别死在这儿让我背锅。”

  男人轻抬墨眸睨了她一眼,几乎是在服下药的那一刻,他便动了。

  柒柚以为他吃了药就会松手让自己走了,谁知他竟猛地抬起手臂掐住了她的脖子,没有任何停顿地将她压在沙发边缘。

  黑暗中,那双冷肃锐利的墨眸深如寒潭,如有实质一般落在柒柚身上。

  “你做什么?!”柒柚睁大双眸想要反抗,男人的手却猛地收得更紧,周身迸发的冷肃气场让人忌惮不已。

  “秘密只有死人会遵守,你很幸运,由我亲自了结。”

  柒柚险些气笑,脖颈传来的刺痛让她后悔无比,刚才就该让这个恩将仇报的男人痛死算了!

  “还真是应了农夫和蛇的故事!”

  柒柚艰难地吐出这句话,与此同时手臂迅速的攻向男人的腹部,在男人伸手回防的一瞬拼尽全力一脚踩中男人的脚背!

  男人眸光微闪,像是失神了一瞬,手掌也缓缓松开。

  柒柚见机立即挣脱开他往旁边一躲,靠着墙大口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

  差点就被这个疯子掐死了。

  就在这时,房间里的灯光骤然亮了起来。

  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紧随着的是薄南尧恭敬小心的询问声,“小叔叔,刚才别墅供电出了点问题,现在已经恢复了,您在里面还好吗?”

  柒柚听到声音后退的脚步一顿,听到薄南尧的话,目光诧异地朝刚才想掐死自己的男人看去。

  轰隆——

  窗外响起一声惊雷,一道白光划破天幕,森冷可怖。

  一瞬间柒柚就像是浑身力气都被抽走一般整个人被钉在原地,脸色煞白如雪,不过片刻后背已经被冷汗浸湿。

  那双星眸惊恐不安地定在眼前只穿了件白色浴袍,墨发微湿容颜绝色的男人身上。

  那一身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清冷,以及当初开枪时眼也不眨的狠戾,柒柚死也不会忘。

  灵魂仍在颤栗不停,柒柚眼底汹涌而出的恨意怎么也藏不住。

  如果可以,真希望这辈子下辈子都不要再见到你。

  薄夜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