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妈咪,爹地又来了

第32章 他的狂躁症犯了…

妈咪,爹地又来了 风柠霜 2022 2018-09-29 00:01:00

  一听到是简小姐,他不做他想,脑子里第一时间就窜出了那个女人的脸。

  他还以为是那个女人来了,倒是忘了他还有一个未婚妻,一个刚好也姓简的未婚妻。

  慕清寒嘴角一挑,深邃俊朗的容颜上,浮现了一抹讽刺的笑。

  怎么可能?

  那个到处招蜂引蝶的女人,对他做了那样的事情,恐怕躲他都来不及,又怎么可能会来找他?

  想起了那个吻,想起了那天他将她拉进卫生间的所有举动。

  他不是一直弄不清楚,自己到底是怎么了么?

  不是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不讨厌女人了,还是独独对那个女人不同么?

  那就验证一下吧。

  想到这里,慕清寒睁开了眼睛,看向哭的梨花带雨的简如梦,“过来!”

  简如梦浑身一震,瞬间停止了哭泣。

  他说什么?

  他让她过去!

  简如梦抑制住自己濒临爆发的情绪,看向慕清寒不确定的问道:“清寒,你是让我过去么?”

  慕清寒皱眉,在简如梦期盼的目光下,缓缓点头:“嗯。”

  简如梦狂喜不已,浑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在抑制不住的颤抖。

  他真的是在叫她!

  他这是打算接受她了么?

  简如梦朝着自己的梦想,朝着四年来从未靠近一步的慕清寒,慢慢的走了过去。

  慕清寒深吸了一口气,在简如梦离他还有一米远的时候,闭上眼睛,修长的大手伸出,一把将简如梦给拉了过来。

  “啊!……”简如梦发出一声惊呼,直接跌坐在了慕清寒的腿上。

  简如梦又惊又喜,痴痴的看着离她如此之近的慕清寒。

  他是那样的完美!

  完美到连每一个毛细血孔,仿佛都经过上帝之手的打磨。

  她爱了这个男人四年,从见到他的第一眼,就深深的爱上了他。

  如今,她终于坐在了这个男人的怀里。

  他是要接受她了么?

  知道慕清寒讨厌、厌恶女人,尤其的讨厌身上带有异香的女人。

  为了能得到慕清寒的喜爱,简如梦从不在见慕清寒时,在自己身上涂抹香水,或使用任何带有香味的化妆品。

  可就算是如此,在简如梦跌坐在慕清寒腿上的瞬间,一股属于女人这种生物的,荷尔蒙的气息,还是直接钻入了慕清寒的鼻息。

  慕清寒难受的屏住呼吸,睁开眼睛,看向怀里的简如梦。

  那是一张泛着花痴的脸,一张带着蠢到极致的笑容的脸。

  他的大脑一下炸开,额头青筋暴露,他呼吸困难的捂住胸口,眸光慢慢变得猩红,

  他再也忍受不住,挥手,一把掀开了简如梦。

  “啊!”简如梦被慕清寒大力的掀出,直接跌落在地,发出了一声痛呼。

  慕清寒黑眸泛着冷翠的光,冰冷的扫了一眼跌落在地的简如梦,暴怒戾呵:“滚!滚出去!”

  简如梦还没有来的及消化慕清寒接受她的事实,还未来的及做出进一步的举动,就被残酷的现实狠狠的打了一巴掌。

  她瞬间从以为的天堂,跌入了无间地狱。

  她顾不得身上传来的疼痛,从地上爬了起来。

  她不愿意就此去往暗不见天日的地狱,不愿就此被判了死刑。

  他刚才不是还那么温柔的么?

  他让她靠近,他将她拉入了怀中。

  感受到了他的触碰,他胸膛的温度。

  她怎么肯就此放弃,怎么肯就这样什么都不做的从他的视线里消失、离开。

  简如梦带着无尽委屈的眼眸直直的看向慕清寒,一边向他爬过去,一边娇柔中略带不满的说道:“清寒,你……”

  慕清寒站起身,如铁钳般的大手,用力的一把掐住了简如梦的咽喉。

  简如梦接下来的那半句‘怎么可以这么对我?’,直接被慕清寒扼住咽喉的动作,吞噬,永远的留在了肚子里,再也无法宣之于口。

  慕清寒面目狰狞,如同地狱走出来的魔鬼、撒旦,他双目猩红,手中的简如梦,在他的眼中俨然变成了一具没有呼吸的尸体。

  “给我滚!你这个恶心、低贱的女人!社会的耻辱、败类,我要掐死你!掐死你个贱人,去死吧!”

  慕清寒修长的指节用力,再用力。

  被扣住脖颈,双脚离地的简如梦,早已失去了呼吸的本能。

  此刻的她脸色涨得青紫一片,双眼无神的凸起、泛着诡异的白色,随时都会在下一秒和这个世界彻底的告别。

  骆笙在发现慕清寒的异常变化时,一切都已经来不及,简如梦已经被他抓在了手中,快掐死了。

  他立即跑过来,大声的呼唤:“少爷,快放手!快放手!她不是玉娘!她不是啊!少爷,您快放手啊!她快被您掐死了!她是简如梦,是您的未婚妻!是千帆的生母啊!”

  千帆的生母,不是玉娘?

  慕清寒浑身一震,找回了一丝暴走、狂虐的神智。

  他一把将简如梦扔了出去,开始疯狂的打砸客厅里所有的,可以用来供他发泄的东西。

  简如梦被丢出很远,重重的跌落地面,一口鲜血立时从口里喷了出来。

  “咳咳……”简如梦狼狈的躺在地上,急急的喘气,顾不得擦拭嘴角的鲜血,顾不得感受来自于喉咙、身体的疼痛,惊恐地、难以置信的看着发狂的慕清寒。

  他这是怎么了?

  怎么会变成这样?

  他像一个魔鬼,一个疯子!

  难道……

  难道是因为那个叫‘玉娘’的女人?

  她的靠近,让他想起了那个叫‘玉娘’的女人?

  那么他这么些年,不肯让女人靠近分毫,纵使她抱着儿子上门,他也只给了她有名无实的未婚妻身份,却始终不肯接受她、娶她,是不是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慕清寒的打砸还在继续,没有一会儿,客厅里便被他砸了个稀巴烂……

  而简如梦这边,在她跌落地面,口吐鲜血,惊恐万分、不可置信的看向慕清寒的时候,管家骆笙直接朝着她走了过去。

  “简小姐,你赶紧离开。”骆笙说完,完全不等简如梦反应,直接强势的一把将简如梦从地上拎了起来,半拖半推的将她给赶出了别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