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妈咪,爹地又来了

第8章 她给他擦咖啡汁,顺口说他不行…

妈咪,爹地又来了 风柠霜 2020 2018-09-19 00:02:00

  就在这个时候,总裁办公室的房门被人扣响,秘书端着咖啡走了进来,“总裁,您的咖啡。”

  慕清寒冷哼,“嗯。”

  秘书恭敬的上前,将咖啡放在慕清寒的面前后,又走到坐在沙发上的简如歌跟前,将手上端着的咖啡递给简如歌,“简小姐,您的咖啡。”

  简如歌脸上挽起一抹微笑,柔声致谢:“谢谢!”

  秘书被简如歌脸上璀璨的笑容,迷的一时之间愣住了神。

  “咳!”

  一声冷咳,召回了秘书的神志。

  他来不及跟简如歌说上一句‘不用谢’,便匆忙的退了出去。

  总裁办公室里,再次只剩下了慕清寒和简如歌两人。

  简如歌端坐在那里,优雅的搅拌着手上的咖啡,时不时的浅酌上一口。

  她自顾自的喝着自己的咖啡,不说话,亦不起身告辞,不知在想些什么。

  慕清寒看着这个无论对谁,都能露出招眼笑容的简如歌,很想开口直接将她给赶出去。

  可是开口赶她走的话,在喉咙里打转了许久,就是说不出口。

  “SHIT!”慕清寒心中低咒,烦躁的站起了身。

  只是他站的太急,一时不察,竟碰到了桌上放着的咖啡。

  咖啡杯撞翻,浓黑的咖啡液体瞬间洒落而出,洒到了慕清寒笔挺的长裤上。

  简如歌立即站起身来跑过来,“唉呀,妹夫,小心烫!”

  慕清寒站在那里,眉宇烦躁的皱起。

  不知道是因为素来有洁癖的他,裤子上被染上了咖啡污渍,还是因为简如歌叫出的那声无比刺耳的‘妹夫’。

  不待慕清寒做出下一步的反应,简如歌就已经朝着他跑了过来。

  她拿起一旁的纸巾,立即给慕清寒擦拭了起来。

  当然擦拭的同时,简如歌还不忘记苦口婆心的劝慰了起来。

  “妹夫你说说你,怎么就这么不当心呢,那里可不能烫,你说原本你就不怎么行,这样一烫岂不是就更不行了。”

  慕清寒眉头紧皱,愣愣的看着简如歌动作,这个女人在说什么,什么行不行的?

  简如歌蹲在地上,不停的擦拭着慕清寒西裤上溅到咖啡渍的地方。

  随着她嫩白小手的动作,慕清寒浑身僵硬,身体更是漫过一丝奇异的感觉。

  只是这感觉未来的及扩散、壮大,就被简如歌接下来的话,给直接浇灭了。

  “妹夫啊,你现在还年轻,这辈子还长着呢,可千万别想不开,断送了自己的性福!要知道,现在的医学这么发达,只要你不放弃,还是有机会的。”

  之前听月月说他不能人道,看着这么好看的男人却不行,简直暴殄天物!?

  慕清寒看着蹲在他跟前的帮他擦着咖啡的简如歌,盯着她乌黑的发顶。

  突然生出了一种,要掐死她的冲动。

  这个女人在说什么?

  他不行?医学发达?

  这个女人居然说他不行?谁给她的胆子!

  他活了二十多年,这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敢如此大胆。

  她是嫌自己的命太长,不想活了么?

  居然敢当着他的面,在距离他如此之近的地方,大放厥词,说他不行!

  慕清寒身上冷气迸发。

  他冷冷的看着简如歌,如同在看一具,即将会在他手中送命的死尸。

  既然这么想死,那他就成全她好了。

  慕清寒心念一动,刚要伸手挥过去,简如歌却在这个时候缓缓的站了起来。

  她笑意嫣嫣的看着他。

  漆黑的眸子晶亮一片,犹如璀璨的星河。

  同时随着她的起身,有一股淡淡的馨香,飘进了慕清寒的鼻息。

  慕清寒微楞,这个味道很好闻,像极了海水的清爽味道,莫名的带给他一种熟悉感。

  这个女人身上的味道,与那些他讨厌、厌恶的女人,身上所带有的香水味,和荷尔蒙的味道不同,是一种来自于大自然的沁香。

  就如同她此刻身上所穿着的衣服,如同她的人一般,带给了他一种清新的、心旷神怡的,一种大海的感觉。

  对,这就是大海的味道!

  慕清寒幽深的黑眸,泛起一道道黑色的旋窝。

  他定定的看着这个,距离他只有一步之遥的女人。

  他竟然没有推开她,亦或者是直接掐死她!

  反而是看着她的眼睛,意外的陷入了迷惑!

  呵呵,这个女人,还真不是一般的会勾—引人啊!

  慕清寒内心腹诽、冷嘲,只是,她身上的味道,却该死的好闻!!……

  慕清寒忍住彭拜的内心,低沉着声音,冷漠的开口,“你,出去!”

  简如歌微微一愣,倒是没想到慕清寒突然的行为,又是闹得哪一出。

  不过不管他是想闹哪样,她都能坦然面对。

  “好,我这就出去。”简如歌浅笑着退开,端起之前被她放在桌上的咖啡浅酌了两口。

  之后,她才优雅的转过身来。

  简如歌举起手中的咖啡杯,眉宇含笑的看着慕清寒开口,“慕总,多谢您的咖啡。”

  说完,简如歌将咖啡杯重新放到桌上,漆黑的眸子,扫了眼慕清寒的西裤上那一块湿湿的地方,轻笑着开口,“慕总,告辞。”

  简如歌就这么轻笑着,一路走了出去。

  她的笑声确实很轻,却依旧清晰刺耳的,传入了慕清寒的耳中。

  慕清寒全程呆愣的,看着这个胆敢取笑他的女人,看着一袭水蓝色的长裙,从他的眼前飘走。

  屋里的那抹清香,随着女人的离开,慢慢的淡了下来,直到消散……

  慕清寒看向自己的西裤,烦躁的将那该死的咖啡杯给挥了出去……

  咖啡杯飘出办公桌,撞击到了总裁办公室的木质地板,发出了嘭的一声响声。

  这是第一次,有人惹怒了慕清寒,得罪了慕清寒,却又能全身而退的从他的眼前,从他的办公室走了出去。

  ……

  而这边,简如歌一走出总裁办公室,就看到了等候许久的何子娴。

  看到简如歌平安无恙的出来,子娴焦虑不已的心,才终于放了下来。

  作为简如歌的助理,她一早就打听了关于慕氏的所有情况。

  自然也清楚的知道了,关于慕氏总裁慕清寒的所有传闻。

风柠霜

宝宝们,赶紧留言投推荐票,难道不想要红包和礼物了么?(坏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