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上仙,好生无耻

第三十三章 师水相遇

上仙,好生无耻 鱼家小二 3196 2018-10-11 19:54:06

  熏池一看二八逃走了,急忙跑上去追,手还未及,一黑影便落到了二八面前。二八一看救星到了,大喜,泪如雨下:“爷……”大呼着扑了上去。

  “爷啊……”还没等二八近身,伴随着一声嚎啕,怔然地看着大红色身影比他还快的向黑影扑了过去,趴在地上抓着脚踝大哭起来:“爷啊,小的终于看到您了,小的对不起您啊,小的没用,小的没看好依丫头。”

  琉亦鄙夷的望了一眼脚下的武罗,嫌恶的扯过被蹭上的衣摆,抬起脚将武罗卷到了一边,蹙眉道:“给我把鼻涕收回去,站起来说话。”

  武罗一听口气就知琉亦的心情极为不佳,规规矩矩的从地上爬了起来,但还不停地抽泣。

  琉亦望了眼周围,没有看到熟悉的身影,有些失落的蹙眉道:“看来你们也没找到。”

  话音刚落,武罗连同熏池一起跪了下来,熏池负荆请罪道:“请爷责罚。”

  “请爷责罚,我们让爷失望了,没保护好依丫头,中了魔族的奸计,辜负了爷的重托。”武罗亦在旁一把鼻涕一把泪道。

  两人本以为琉亦对此事盛怒不已,必是会对他们大刑伺候一番,甚至武罗已经做好了准备,就算再吃一百条鱼也不会有任何不怨言,正当叩首,却不想琉亦竟然一甩袖将其制止住,叹了一口气道:“此事不怪你们,是爷我太低估魔界了,如果当初我带她走,也不会遭遇不测。”

  说完,武罗和熏池大惊失色,不可置信的望着琉亦,众所周知,琉亦好面子,想要他承认错误,比登天还难,更别说以他的性格,还能不责怪他人,肯定是哪里出了问题。

  武罗一下又扑了上去,直接抱着琉亦的大腿哀嚎起来:“爷啊,就算小依不在了,您也不能自暴自弃,寻短见啊,您还有我们呢,您还有沧夷,还有……”

  琉亦一脚将武罗踢了开来,不悦道:“谁说老子要寻短见了?谁说老子想不开了?老子不在这几天你们是不是都让猪给啃了?是不是想让老子给你们治治了?”

  武罗抬起梨花带雨的脸,抽着鼻子问道:“爷您真的没事?”

  琉亦像看傻子一样,嫌恶道:“爷我好好的能有什么,老子哪能那么容易会自寻短见。”

  琉亦不愿再与武罗闲扯,望向熏池问道:“你们有什么发现?”

  “喂,你就是娘娘腔和大个子的头吧,我和你说,你赶紧把他们带走,胖爷我好歹也是佛门中人,没杀人没放火的,这成天粘着我算怎么回事?我……”熏池从刚才的震惊中缓过神来,轻咳了一声,刚踏上前准备回话,站在一侧的杨大锤突然蹦了出来,仰首望着站在高处的琉亦愤然道。

  武罗急忙上前拉住,一口气训斥道:“我说死胖子,你没见我家爷说话呢,知不知道礼数啊,你是佛门中人怎么了,佛门中人就不知道礼数了,你知不知道我家爷是谁,你不要脑袋了是不是。”

  杨大锤一把甩开武罗的手:“我管你家爷是谁,胖爷我……”

  “你继续说”琉亦望了一眼武罗和杨大锤,虽有不悦,但也未打算理会,打断杨大锤的话,转头望向了熏池。

  熏池走上前躬身回道:“之前已经猜测到恒铭便是魔界的人,我们也一直怀疑小依的消失一定与此人有所关联,本想从他身上下手,但恒铭远比我们接触时还要狡猾,而且此人做事极其缜密,除了他刻意留下的,我们查不到任何线索,后来我们在青丘搜寻无果,便连夜去了魔界,可魔界也查不到任何信息。我和武罗本打算前往冥界查看小依是否依然在世,但后来我们在路上遇见了这位杨兄弟,他说在女烝山曾出现过五色之光,我们怀疑小依是不是去了那处,正准备前往。”

  琉亦听完,点了点头,沉思了片刻,淡淡道:“冥界不必去了。”

  熏池心中一凛,抬起眼眸:“爷可是去过了?”

  “那依丫头还活着吗?”一直和杨大锤争执不休的武罗,听到琉亦和熏池的谈话,怒气冲冲地推开杨大锤,走上前关心道。

  琉亦微垂首,沉声道:“嗯,生死薄上并未有她的名字。”

  武罗听完抽了抽鼻子,又哭了起来,用绣帕擦着泪水道:“还活着就好,只要活着就还有希望,不管被魔界藏在了哪里,我天涯海角也要把丫头找出来。”

  琉亦抬眼看向武罗,深不见底的墨瞳升起一丝复杂的情感。

  对于武罗的哭闹,熏池早已习以为常,望向琉亦,沉着冷静道:“那此事更不得解了。”

  武罗一听,停下哭泣不满道:“什么不解了,依丫头活着你就不解了,你这木头存了什么心啊。”

  琉亦不语,等着熏池继续说下去,熏池继续道:“我们虽然猜测魔界是冲着爷来的,但他们的真实目的我们还不确定。不过我猜测近段时间妖魔在凡间肆意作乱,想必已经有复起之心,但罹煞已故,魔界早已大不如从前。这万年来爷和沧夷阁四处镇压魔界余党,他们想要复起并不那么容易。”定睛看着琉亦:“除非爷和沧夷阁再也不会成为他们的威胁。”

  “确实是”武罗不知何时停止了哭泣,忽然正色起来:“这段时间魔界一直向爷和沧夷阁挑衅,但依丫头不能文不能武的,带走她对他们也没有任何好处啊。”

  “而且此事冥界也参与进来了,恐怕没那么简单。”熏池望了一眼蹲在一处发呆的二八道。

  武罗眨了眨眼睛,疑惑的望向琉亦:“是啊爷,这冥界不是向来不参与世间之事吗?”

  琉亦冷哼了一声,看了一眼二八,吓得二八不禁打了个寒战。琉亦走到湖边,望着波光粼粼的湖面道:“那转轮王薛在上古之时曾是师兄身边的小厮,恐怕早就猜到了我的身份,这几万年那冥界早已一年不如一年,十个老儿胆小怕事。在魔界那没讨到好处,跑爷我这来哭穷了。”

  武罗走到琉亦身侧,好奇道:“那爷的意思呢?”

  琉亦侧首望了一眼武罗,邪邪一笑:“白得来的便宜,不占白不占,冥界有意称臣,爷我怎么好意思拂了他们的面子。况且这冥界被魔界折腾的惨不忍睹,那几个老小子还有意瞒着我,若不是爷我视察了一番,怎么知道那地府的小鬼不知道被吃了多少个。”

  “吃鬼修?”熏池震惊的望向琉亦。

  武罗也不可思议的望向琉亦:“之前青丘的那位死胖子就被吸走了魂魄,我们在凡间也见到了不少凡人丧命于此,怎么现在连鬼修都不能幸免。”

  熏池的目光也沉了下来:“魔界如今落魄,魔力大不如当年罹煞之时,恐怕他们这么做是想要以万物之魂提升己力。”

  “啊”武罗突然惊悚起来:“那依丫头会不会也是……”

  “不会”琉亦沉声打断:“如果他们想要夺取若依的魂魄,结果便会和那胖老头一样。”眼眸渐渐眯了起来“他们把她带走恐怕是别有用意。”

  武罗觉得确实有些道理,点了点头道:“那爷我们现在怎么办。”

  “先找到那只笨狐狸。”转而看向依旧站在一处的杨大锤:“你不是觉得他们缠你嘛,怎么没跑?”

  杨大锤一见是和他说话,扣了扣耳朵:“胖爷我虽不喜欢那娘娘腔,但我也不稀罕这种背地里撂下人跑的事。”又好奇的走到琉亦身前:“不过刚刚听你们说什么魔界的事,怎么的,让胖爷我也参一脚呗。”

  “你还想参一脚?”武罗冷笑着瞥了一眼:“你也不看看你自己,你一个凡人还想打妖魔,你可……”

  “怎么的,瞧不起人?”杨大锤猛的从身后拿出一把大锤,吓得武罗往琉身后躲了躲,用纤纤玉指,指着杨大锤道:“死胖子,你可别嘚瑟,我……我好男不和胖子斗。”

  “切”杨大锤白了一眼武罗,收了大锤,转首望向琉亦问道:“这位爷中不中?”

  琉亦饶有兴致地望了一眼武罗,转首望向杨大锤,之前便发现此人虽是凡人,但身上竟然有佛门法印加持,扯了扯嘴角笑道:“难得武罗能遇到个对口的,爷我可不想错失这个良机,你知道女烝山的路吧?”说着向前走了去。

  杨大锤没明白琉亦之前话的意思,挠了挠头“知道啊”。

  琉亦走到二八身前,看了一眼,二八之前还在为武罗是琉亦的手下感到惊悚,但被琉亦这一吓,立马会晤过来,谄谀一笑,“爷”屁颠屁颠的跟在了身后。

  琉亦望了一眼,挑眉邪恶一笑,对着杨大锤道:“那就带路吧。”

  女烝山位于太SX侧,但因琉亦与武罗他们是在太山南侧的师水相遇,所以几人需往西北方向而行。

  琉亦与武罗、熏池向来都是行云而走,但二八和杨大锤哪里会驾云,杨大锤乃一界凡人,虽长年身居佛门,但却没有半点法力;而二八常年身居地府,哪里有机会行于万丈高空。

  二八已经习惯身居地下,一听要飞于白云之上,吓得抱着琉亦的腿就不撒手了。琉亦瞥了一眼,顺手就把二八扔到武罗身上。杨大锤也本打算跟着熏池的,哪想一转头,熏池已经跟着琉亦走了。无奈之下,武罗带着两个拖油瓶跟了上去,但因为超重,一路上跌跌撞撞、东倒西歪、紧赶慢赶才跟着琉亦到了女烝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