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农女修仙:拐个相公去种田

【055】腊八善心佛缘加身

农女修仙:拐个相公去种田 梦幻女帝 4416 2018-11-09 12:55:00

  乡亲们互相搀扶着起了身,又规规矩矩的回去排队,一个个去领来了端着碗里浓稠的腊八粥离开,陆陆续续的又有人得到讯息赶来。

  清莲静静的看着,那些和尚们没再多说什么,而是也排着队去拿出自带的瓦钵去接了粥,全部站到一旁盘坐着,无声的开吃。

  清莲淡淡的说道:“万福,去镇上的包子铺,看看他们还有多少馒头,马上买来打包给那些和尚师傅们送去,你再去后院,捞些泡菜酸菜之类的切了,用素油炒了来给他们带路上吃。”

  万福应声去了。

  不多时,跟包子铺的老板一起一人搬了个大大的蒸笼过来,揭开两个大蒸笼的盖子一看,里面杂七杂八啥样的大小馒头大小花卷都有,还有一些个圆圆的糖包子……

  清莲:“……”自家的仆人听话,也实在!

  “师父们,还请吃上几个馒头,吃饱吃好,再把这些带上……”万福笑容可掬的把一个个馒头花卷糖包子之类的朝和尚们的怀里塞。

  “多谢施主……”

  “多谢女施主……”

  “多谢,施主,请替贫僧多谢那位女施主施粥赠馒头与酱菜……”

  清莲耸耸肩,对包子铺的老板点点头,算招呼,转身,对身后出现的沐风说道:“你去接大少爷,我们该回家了。”

  “是……”沐风应下便出门朝镇上的学堂走去。

  清越带着沐风的身影一出现,清莲就迎了上去。

  清越扬起笑脸:“姐姐……”沐风告诉他,姐姐到镇上来接他放学,他听到就开心得很,这一见到人,急忙小跑着过来:“姐姐,呵呵……”

  清莲腻了他一眼,抬手将他鬓旁散落的碎发拢到耳后,又温温柔柔的微笑着问:“学堂里冷不冷?衣服裤子鞋子可还干燥厚实?给你新做了大氅你还偏偏不带上,看你这小脸儿给冻得,回去准挨骂……”

  “姐姐……”清越笑嘻嘻的摇着她的手:“不冷,我真的不冷……”

  清莲没好气的说他:“以为撒娇就可以了?我是管不了你,大少爷啊,等回去了,总有人收拾你。”

  姐弟俩一边朝回走一边说,一看就感情很好,少年沐风默默的跟在他们姐弟身后,微微垂着的脸上那一双眼眸,若有似无的抬了抬,看看主子的背影,又连忙垂下。

  大少爷他,有姐姐真好!

  *

  清莲与清越、沐风一人一骑回了家,让三房的弟弟妹妹们全部围拢过来缠住,陪着他们玩了一会。

  顾明仁在旁边喊:“清莲,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跟个孩子似的疯疯癫癫的?还不去请你师父过来一起喝腊八粥?”

  弟弟妹妹们对爹(大伯父)都有些发怵,平日里,其实大姐很久都没有空闲理会他们了,今天觉得像是要过节,几家大人说是聚在一起到大房吃晚饭,一不注意就得意忘形,忘了大伯父是个对大姐尤其严厉的。

  “姐姐……”清越有些担心的看着姐姐的脸,她被父亲当着家中人和下人的面训斥,对着他们这些弟弟妹妹一直都是笑盈盈的,被爹猛不丁的一声呵斥,她突然间便收敛了笑,又成了那副清冷淡然的样子。

  “姐姐,我陪你一块儿去……”清梅也吓了一跳,倏然低头时,眼中闪过一丝怨恨。

  姐在家时,爹不分场合随时随地的吼姐姐,姐不在家时,爹娘就在他们面前说姐姐不听话,让他们这些小的不要跟她学。

  爹从来不给姐姐一个好脸色,对她也没什么笑脸,平时对家里的长工下人哪怕是来他们家干粗活的那些人,也比对她们姐妹俩的脸色好看无数倍。

  清灵也是还小吧,爹有空还会逗逗她萌哒哒的学说话,让她喊爹爹,其余时候,也就大哥清越能让爹跟他心平气和的说话,二弟清华更是个在爹娘爷奶面前都受宠的。

  也只有姐姐,对她这个妹妹最好了,在清梅的记忆里,从去年开始,大哥清越、她、二弟清华、小妹清灵的换季衣物被褥鞋袜等,全部都是姐姐拿钱出来给他们置办。家里的一切开支,下人的工钱衣裳所有的用钱的地方,全都是她姐姐在张罗,在付出。

  而她这个别人嘴里的二姑娘二小姐,身边侍候的丫鬟秀儿都是姐姐给买的,爹凭什么吼她的姐姐?姐姐那么好……

  “姐姐,以后我长大了嫁人了也会对姐姐好,不让姐姐受委屈。”低着头走路的清梅,突然抬头,跟清莲说了这么一句。

  清莲一怔,侧身看清梅,这张倔强的小脸儿跟她有几分相似,外人当面奉承时,都说二小姐跟大小姐长得像。

  “好。”她扯了一抹柔和的微笑出来:“不过,在别人面前可不许说什么长大了嫁人之类的话。”

  清梅点头:“姐,别说是外人了,就算是爹娘面前我也不会说这话的,你放心,我就跟姐姐好,还有大哥……”

  清莲抬手轻轻的抚摸着她跟自己相似的小脸儿,带着笑的眸子里有不赞同:“傻瓜,还有清华和清灵呢,一个是你弟弟一个是你妹妹,我们姐弟兄妹五个都是一母同胞,以后长大了,都要互相照顾。”

  “哼……”清梅没好气的,耸耸鼻子瞪大眼嘟囔:“清华弟弟有爷爷奶奶和爹娘疼,清灵妹妹也是爹娘的宝,就我们两个,是不受待见的,尤其是姐姐你。”

  清莲蹙眉,心想她的这对父母到底是怎么回事儿?生了儿女出来那对待却是那么明显的区别对待,以前是她心中有怨,如今是清梅,唉……

  一时半会儿的也说不清,因为楚家大门就在眼前。

  姐妹俩抬脚跨过门槛,清梅就俏生生的喊了:“楚伯伯,我姐和我来啦……”

  “小清梅跟姐姐一起来啦,呵呵……”堂屋内的楚慎之并没有开口让她们进去,而是应声而出,身旁还有一个和尚并肩同行。

  “……师父”清莲愣了,这和尚好像刚在镇上有过一面之缘。

  “楚伯伯……”

  姐妹俩一起来了个拱手礼,因为她们都跟着楚慎之练武,这是习惯了。

  楚慎之笑容可掬的,看来心情不错,朝她们姐妹俩点头示意,并说道:“了然大师,这是我刚收的小徒儿清莲……,清莲,这是为师的好友了然大师。”这是示意她们姐妹上前见礼。

  清莲清梅略转方向拱手:“小女清莲(小女清梅)见过大师!”

  大师,慈眉善目啊,一看就是个得道高僧……清莲此时心里就是这么个感觉的。

  之前在镇上,因为不熟,她可没这么想……

  清莲心中的戒备减了一大半,脸上也带起了柔和的微笑:“大师,相请不如偶遇,今日腊八节,家里熬了香浓的八宝粥,不如……与我师父一起,去我家吃个饭?”

  大和尚脸上带上的是很明显的笑意,那眼神,明明就是在无言述说她之前的态度前后判若两人,心情瞬间就不错了:“贫僧可不想再喝粥吃馒头了……”

  清莲一愣,这是直接拒绝了?

  谁知楚慎之笑着开口说道:“清莲,你去命人收拾些食材过来,鸡鸭鱼肉都要,再拿一壶好酒,你就在我这儿亲自下厨,做一桌好吃的,算是给大师赔罪。”

  看来,之前她在镇上,这是给怠慢了什么重要人物?立马跑来她师父面前告了她的状,还是个喝酒吃肉的得道高僧?哼!心里冷哼,脸上笑盈盈:“是,师父,大师,请稍等片刻,我这就去准备。”

  姐妹俩来请人吃饭,没请到人不说,清莲还一迭连声的吩咐下人赶紧给准备丰富食材带去楚家,老爷子问明了情况,带着两个儿子一起急匆匆的也去了。

  一会儿,父子三人回来,都一脸笑盈盈的,跟家里其他人说是楚慎之那里来了贵客,让大家出门谨言慎行。

  清莲把端来的两大碗腊八粥送到师父面前,又泡好两杯茶,便在楚家的厨房里开始动手做菜,沐风被她抓来烧火,袁婆和秀儿在一旁给她打下手。

  大半个时辰,煎炸炖炒整出来好几个荤素搭配的菜肴,所谓的好酒,其实是从她师父的屋子里搬出来的,她手里可没有烈酒,只有她自己动手酿的米酒……

  油焖猪蹄、回锅肉、清炖鸡、红烧鸭、清蒸鱼、缠丝兔跟板鹅只需要直接砍了装盘里端上桌,清炒小油菜,油爆花生米,凉拌黄瓜,丝瓜蛋汤……

  九个菜一个汤,两个人吃,再大的肚子也够了吧!

  “师父,大师,吃饭了!”跟个和尚聊什么呢,一聊就那么久。

  夜幕已经降临了,楚家院子里挂起了两排不知打哪儿来的宫灯,堂屋里也是灯火通明,这阵仗……

  “大师,请!”

  “大将军,请!”

  楚慎之笑着率先坐在主位上去了,等了然大师一起落了座,便开口道:“清莲,倒酒!”

  “是!”

  她执壶,去给客人先满上了,他师父却在一旁:“我不喝这个,把你酿的米酒给我来一坛。”

  清莲:“是……”

  大人们喝酒吃菜,她倒了酒便退下了,交代一旁的沐风:“好生侍候着,有什么事情便回来跟我说,我先回了。”

  “是……我送您回去!”沐风不由分说跟在她们后面送入家门,这才抬脚回去替她侍候。

  清莲不知道昨晚她师父是不是喝多了,总之昨夜无话,今天一早起来,去楚家晨练时,楚慎之便跟她说:“清莲,战事吃紧,护国寺五百武僧赶赴前方战场,你,能不能提供他们的口粮?”

  清莲一愣,张口就来:“鸡鸭鱼肉样样准备?”

  那位大师瞬间尴尬了,在一旁假咳掩饰不自在。

  “你个臭丫头……”楚慎之笑着瞄了一眼了然大师,道:“一天三顿,每人两斤米面、一斤蔬菜豆类、二两咸菜豆腐干之类的,一人两只碗一双筷子……嗯,还要油盐酱醋等,长期提供,用我给你的人手随时运送。”

  清莲一默:“行,我这就回去准备。”她刚转身抬步又转回来:“鞋袜等需要吗?”

  楚慎之点头:“可!”

  清莲:“我知道了……”

  等她收罗了物品回来,交了清单给楚慎之,他一看,上面还多了一百条棉被,其余的是:五千斤粮食、一千斤蔬菜、五百斤素油、一千只鸡蛋、十坛子酸菜、二百斤盐一百斤酱油、五十斤醋、十二斤麻油、五百双布鞋、五百双足衣。

  “这也是我爷爷的意思,我们一家人,有力出力有钱出钱,尽我所能,支持护国寺的师傅们保家卫国之行!”

  四叔所在的地方,战事竟然如此吃紧,后方,连护国寺的八百武僧都派了五百个去,她心里真有些担忧四叔的安危!

  十月怀胎的四婶,刚有人来传话说,已经发动了……

  “你是个好孩子,我佛慈悲,会保佑你,和你在乎的人。”

  荤素都不忌口的了然大师在一旁双手合十,说出来的话,那是个意味深长。

  “希望如大师所言,我会心想事成。”她笑笑,转身看楚慎之:“师父,你……”

  楚慎之笑,这丫头,心思玲珑剔透:“我也会去,放心吧,告诉你四婶,我会找到你四叔,护他性命无忧。”

  清莲一默:“师父,你也要照顾好自己,我这就去给你准备行李,给大师打包好吃的。”

  楚慎之:“去吧!”

  了然大师:“小施主,多给我装点儿卤肉……”

  清莲:“……”

  她去了痛楚呻吟的四婶门外,让玉氏进去把她师父的话跟她一说,杨氏一高兴,力气用大了,她的小堂弟一溜儿就生出来了,这顺利的!

  腊月初九,辰时末,好日子!

  这个生辰的日子,引起了她心中前世便深埋着的情殇疼痛,与今生今日的喜悦交织在一起。

  她那一世的初恋,她交出身心的男人,也是今天的生辰……

  顾家上上下下都忙碌起来,有村里的乡亲们听到此事,默默的翻找柜子箱子篮子,家里实在是没有东西拿出手的,索性去自家地里拔菜,或者是去山里,赶紧的挖一篮半篮子野菜送来。

  消息很快传出去了,镇上顾氏米粮铺外,领粥的人多,来送东西上车的人也多。有的捏着两三个鸡蛋,有的拽着一把野菜,有的半袋子米面,有的,拿出了家里当家人的鞋袜等。

  傍晚,后面赶来的四五百个精神抖擞的武僧,也都眼里带上了俗世的笑。

  王老板也出现了,笑眯眯的表示,他家酒楼今天不营业,所有的食材和碗筷以及桌椅板凳都拿来给武僧们解决一顿饭;

  镇长激动的跑来了,命衙差四处去传唤乡绅带粮食蔬菜和衣物来捐赠。

  顾氏米粮铺子外面,真的是太挤了……

  不过,腾空了的两家铺子,里里外外都空荡荡的,还不错,正好晚上提供给僧人们住宿。

  稻草一车车的运来,铺在地上,顾家紧急从布料店里买来的一匹匹厚实粗布,作床单都不用撕,展开就成。

  镇上的客栈老板也来了,免费提供住宿,很不屑的表示,用不着你顾家啥事儿都给钱!

  清莲得知了也不语,那客栈,基本上就没人投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