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韶华灵雪

第十一章 人言可畏

韶华灵雪 莫铭雪 2045 2018-09-15 00:42:59

  空灵雪与摄政王在别苑整夜共处一室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皇宫,一传十,十传百,传到最后连空灵雪自己都不知道那是自己的经历了,可谓百口莫辩。

  这不,这楚司也来兴师问罪了,只是他为何如此生气?

  “并非传言那样,什么临幸了我那都是子虚乌有的事”这皇宫乱嚼舌根子的人可真多,那些深宫女人看着她也是恨不得活剥了她一样。

  “铭花苑里发生了什么,只有你自己清楚,只是楚司不解,为何你与摄政王那夜之后……”楚司看到了空灵雪直直的眼神后,微微停顿了一下,语气温婉了许多“舍妹就回来了”。

  “我怎么知道?你该不会认为我会为了你……去那啥了吧?你不觉得自己太自恋了吗?”她承认对他的确有些好感,可也不至于为他献身来着。

  空灵雪一语惊醒了楚司,是了,眼下他是楚司,她怎会如此?

  “咳……”楚司有些尴尬的咳了一声,“楚司只是不想舍妹之事为难到了姑娘”

  刚才,他是关心则乱了吗?为何如此断章取义的失了分寸?

  “谣言止于智者!”空灵雪有些生气,悠悠众口她是管不住的,只是这楚司怎能也如此?

  “抱歉,是楚司失态了,楚司愿为刚才之事向姑娘赔礼,不知姑娘打算如此处置楚司?”

  “处置?”空灵雪笑了起来,从来都是别人处置她,今儿似乎反过来了?

  楚司觉得今日的阳光格外明媚,以至于有些花了眼。

  “你一会叫我姑娘,一会叫我灵雪,一会疏远,一会亲近,真是个怪哉的人”空灵雪拍了拍楚司的肩膀“一个误会而已,解开就是了,不需要任何的弥补与处罚”

  “这算是原谅楚司了?”楚司的双眸含着温柔的目光,这柔情似水的模样若是一个姑娘,定能迷惑不少男子,可惜他却是个男人。

  “这皇宫里的人都被闷坏了,我也不是那么小气的人,闲话而已,让他们说去吧,我不在乎”

  “姑娘可知,这闲言碎语也有杀人致命的本事?”

  “若心胸豁达则无所畏惧,何况我本就是死过一次的人,过去我过得小心翼翼亦难逃一死,如今能得这新生,定要好好珍惜”随心所欲或许做不到了,但至少也要活出自己想要的样子。

  “楚司受教了”

  “不知眼下这时节,向日花开了吗?”空灵雪一脸期望的望着宫外的方向,那是只有宫外才有的花。

  “请随楚司来”楚司牵起了空灵雪的手,或许是她的眼神太过于的落寞了,或许是她的神情让他有了愧疚,又或许他不希望那样的神情出现在她的脸上。

  “你要带我去哪?”

  楚司没有回答,空灵雪也没有反抗,两人就这样牵着手小跑在宫门里,一直爬着不知同样何处的阶梯,她累了说不行时,他就笑着要背她,无奈之下,她又只能自己接着爬。

  “到了”楚司回眸看着她笑,他们的手一直未有松开。

  闻言,空灵雪向前一步,这巍峨山河着实震惊着她的灵魂,这里可以放眼看到整个皇宫内外,向外看去可以看到帝都景色。

  “你看那边”楚司的手指着一个很远的地方,空灵雪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看到了金黄一片,虽然很远,很模糊,可是空灵雪看得出那是向阳花。

  “听闻,帝都有一位商贾是卖葵籽等物,其女儿也同你一般喜欢这向阳花,所以便在帝都附近种下了这大片花田,此处为帝都至高处,故而能看到一些,只是还是太远了”楚司摇头叹息,向阳花,永远只对着太阳开放的花朵。

  “谢谢你”空灵雪的内心有一瞬间的悸动,原来被人在意的感觉是如此的好。

  “嘘!”楚司突然神色紧张起来,牵着空灵雪的手很利落的躲进了一个角落,这举止是如此的娴熟,空灵雪不禁疑惑此处他是经常来了?

  一会功夫,一个穿着龙袍且稚嫩无比的孩童与一名带刀侍卫出现在了此处。

  “皇帝陛下,这里风大,还是回屋吧?”

  “朕想多看看着万里河山”那本该稚气的眼眸却透露着不符的成熟。

  “皇帝陛下,久了摄政王会担心陛下的”

  “皇叔?嗯,不能让皇叔担心,走吧”

  两人离开之后,空灵雪陷入了沉思,这北梁皇帝明明只是一个孩子为何却透露着那般成熟?这便是生在帝王家吗?

  “在想什么?”楚司用力握了握空灵雪的手,唤回了空灵雪飘远的思绪。

  “他明明只是一个孩子却看上去是那么成熟,失了童真的他不知为何让人有些心疼”

  “帝王家皆是如此,若不能早慧便只能死于非命,莫说帝王家了,权贵之家也是这般,尔虞我诈无非一个‘权’字”过去的他又何尝不是这般?在他尚且稚嫩之时,所有的童真与幸福就被自己的生父扼杀了。

  “那你呢?你也是如此吗?”也是为了权力不择手段的人吗?

  空灵雪的眼神让楚司有些不敢面对,他觉得这眼神十分的灼伤人,楚司下意识的松开了空灵雪的手,不在看她的眼睛,只是目光的飘远的看着远方。

  “并不是每个人都有选择的权利,有些东西从出生时都就已经注定了,只有强大的人才有资格去选择,否则就只能被选择”

  此时,空灵雪听不懂楚司的话,她只知他有他的无奈与心酸,她懂时却是在太晚太晚的将来。

  “如此看来,我还是幸福的,至少今时今日有一半是我自己选择的,不是命定,不是安排,那怕本来的结果便是如此”至少她不是漠然接受的,而是自己所选择的,她不后悔亦无怨恨,只是心中有些遗憾不甘。

  “姑娘的话真是绕人,有时真的觉得看不懂你”于他而言,过程如何、自己本意如何都不重要,重要的只是结果,倘若结果一样便不算任何改变。

  “不知为何,我总觉得你像极了一个人,可你明明不是他”空灵雪望着楚司,她不知道是他二人太像,还是自己变了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