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灵异鬼怪 掌灯斋孤

第三十七章 雅乐阁

掌灯斋孤 雪非冷羽 2115 2018-11-09 11:49:29

  “怎么突然就走了,这不是你的风格。”

  殷月卿最后也没有一起去衙门,而是陪许愿找了个客栈歇息。他看着许愿将还未醒来的世渊轻放在床上,暗在心中道了声“麻烦”。

  “衙门很重视这次的事。”许愿弄好了一切才启齿,“方才,我要进门时,被挡了一下。”

  “挡?”

  殷月卿眯了眯眼,随意地坐在一旁椅子:“可是那门贴?”

  “我猜是。”许愿点了点头,“不过,挡得应当不是人,而是世渊。”

  “如此说来,这次行凶的并非鬼祟,而是妖了?”

  殷月卿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勾唇一笑:“呵,看来‘小渊子’这次不能随便出现了呢。”

  “什么小渊子……怎么连你也乱叫了。”

  许愿一阵无语,只是照例给世渊把了把脉:“只是不知,那鬼孩会不会一并出现……若是那般,事情便会越发棘手了。”

  “那倒未必。”殷月卿注意到许愿微微皱了一瞬的眉头,知道世渊还是没有转醒的意思。“这次人手足够,对付这几个小角色自然不需大费周折。”

  “你还未见到便觉得不麻烦,倒是看得开。”

  “为何不看开些,反正横竖皆是路,走不走不还是取决于我们?”

  许愿无奈一笑,倒也不否认其说法:“好吧。总之还是别太放松了,可还是要注意注意。”

  “知道了。”

  殷月卿这一声“知道了”,在许愿看来笑得格外不怀好意。

  “啊,看起来结束了。”

  殷月卿突然站起身道,原来他是感觉到自己腰间的玉石在微微振动发光。“走吧,我们去汇合吧,小渊子就留在这里休息好了。”

  “……嗯。”

  许愿起了身,刚准备与殷月卿一同离开,似是觉得不妥,又回过身将自己的玉佩放在世渊枕边。

  “阿愿,那不是你的通灵玉么,为何给他?”

  殷月卿见此微微皱了眉。

  “若是他突然醒来,我们又未回来自然也是不好,留个通灵玉让他可以便于联系我们。”

  殷月卿在许愿身后无声的啧了一声,有些粗鲁的将房门砰的一声带上。

  “来了?”

  殷馨见到赶来的二人,她正与崔勇交谈,看起来二人是分到了一起行动般。且两人都着常服,若是不说倒是无人得知是捕快在办事。

  “阿姊,可是分头行动?”

  殷月卿瞥了一眼崔勇,倒也不意外其会与自己的姐姐一起。从二人在茶馆的交谈便可得知,许是常在一起办事有了默契,交流皆是一来一回的。

  “嗯。这次行动涉及的地域较广,且出事地点皆是分隔极远。”

  殷馨一边说着,一边走在前头带路。“可能是几个人一同犯事,但不排除行动迅速、单人行动的。”

  “你们两个可要小心些。”崔勇突然插了话,“出事的都是男子,而且都是……衣衫不整,啧啧。”

  “崔勇,别闹。”殷馨无奈止住崔勇的话头,她看了一眼殷月卿,果然是眸中闪过一丝厌恶。“……崔勇说的也不算不对,出事者皆是男子。不过,也可能只是因为身怀修为才会被袭击。你们注意安全,莫要单独行动便是。”

  “自然不会。”

  许愿如此回应,殷馨于是不再说什么,只是向崔勇要了柄剑递给了他:“拿着。此次行动尚为危险,几人之中你是唯一一个手无利器的,还是拿件防器在身为好。”

  “殷馨姑娘思虑周到,我便收着了。”

  殷月卿却是忍不住俏皮一笑:“许愿,不如我护着你吧,连剑都不需要拿了。”

  “胡扯。你若是如此说,怕是会被司空所笑话。”

  “呵,上次是我让着他,否则会被他钻了空子胜了我?”

  二人如此胡闹着,倒让本有些紧张的气氛舒缓了许多。殷馨却也没说什么,显然也已经习惯了他们如此的样子。

  “既然想比个高下,不如在此处比?”

  崔勇突然出言打断许愿、殷月卿二人的玩笑。殷月卿看到面前不远处的三层华楼,嘴角漾出一丝诡异的笑:“此处?”

  许愿也下意识看了一眼目的地,却是……

  “雅乐阁。”

  此雅乐阁,可当真是“雅”与“乐”了。雅,即风雅女子。乐,即寻欢做乐……

  “殷馨姑娘……犯案地点之一是这里?”

  饶是许愿如此的人,也还是微微诧异了一下。“……这不是……”

  “就是烟花之地啊。看来你从没来过呢。”

  崔勇拍了许愿后背两下,哈哈笑道。殷月卿却也没有说看起来很不喜的模样:“如此倒也合理,毕竟此处男子众多。至于有无修为,一试便知。”

  “看来你很懂了?”殷馨冷不防的来了这么一句,吓得殷月卿马上补上了一句:“……怎么会,我只是听闻,听闻。”

  “殷馨姑娘也要进去么?”

  许愿这才想起,此行的所有人中最不适合进去的人应当是殷馨,毕竟是个姑娘,来这种地方是最为不喜的。

  “我在周边巡视便好,崔勇和你们进去。”

  殷馨果然是不愿进去的,抱臂就要离开。

  “殷捕快,你可以像上次那般穿一身男装……”

  “敢提,我回去就和头告发你上次乱来的事!”

  崔勇似是想劝殷馨一同进来,却被其挑眉威胁了一声,他只好耸了耸肩:“好吧好吧,我带他们进去便是……”

  “不许带坏他们。”

  殷馨留下这句话,便隐没在人群之中,大抵是去周围踩点探查了。

  “阿姊不会真的男装进过这种地方吧?”

  “你猜。”

  “咳。崔公子,凶手是如何下手的?”

  许愿适时的打断了他们,以免崔勇被殷月卿套了话说出殷馨不愿说的男装一事。

  “这个嘛。”崔勇摸了摸下巴,“你们进去之后呢,就自行感受……拿着,这个东西若是燃起了,便是凶手准备出手了。”

  他分别递给二人一张道符,上面的符文略懂的人可以看出,写的是“鬼”字。

  “准备出手时?那时我们才动么?”

  “当然。”崔勇笑了笑,将自己的符缠在自己腰间佩剑柄上,看着倒像是简单的防脏布料。“其他事,可别轻举妄动了。”

  其他事?

  还未等许愿细细理解崔勇这句话的意思,手臂便被几位衣着清凉的姑娘环上了。

  “几位公子,可是要来听曲儿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