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含识

第七章

含识 小沐斐 2068 2018-09-14 20:52:59

  这样的日子对于有些人来说过于平淡,但是对于朱含识来说,她却十分珍惜,她喜欢这样的日子。

  何添铭最近大约是比较忙,连着一个月都没回何府,而何家的下人又隐隐约约对朱含识不恭敬起来,朱含识心中奇怪,但是面上不显,日子如常的过。

  这天,朱含识正端坐在茶几旁看报纸,芸藿却是哭哭啼啼地跑了进来:“小姐,他们说我们要被赶走了,说正主来了,你这个替身就要被赶走了。”

  朱含识早已了解情况,倒也不甚惊讶,慢慢地放下报纸,把芸藿叫来身边,用身边的绢帕替芸藿擦去脸上的眼泪,并温柔道:“不要哭了,我无名无份地住在这里,早晚得走不是吗?如果你舍不得这里,我就让春兰留下你,好不好?”朱含识极力让自己的语气平静,仿佛她不在乎这些事,但是她的内心却是被人划了一道口子,她知道这一天迟早会到,但是当这一天真的到的时候,她还是觉得有点措手不及,犹如再美的梦也总有醒来的一天,但是她还是舍不得梦中的温柔。

  芸藿听了朱含识的话,急忙摇头:“不不,我要跟着小姐。”

  朱含识笑道:“那不就好了,你和我在一起。”

  朱含识的话并未让云藿放下担忧:“可是太太说了,不让你回去啊!”

  朱含识一怔,想起了之前柳氏的话,苦涩道:“对哦,我回不了家。”

  话一出口,云藿刚刚才稍显安定的心又担忧起来,直嘟囔:“怎么办?怎么办?”

  朱含识摸了摸耳朵,颇有些后悔让云藿担心,只得安慰道:“别担心,我有积蓄,可以自己租房子啊!”

  芸藿看着朱含识,见她一脸平静,不似有难过或者担忧,从小她就跟着朱含识,想着朱含识从来没有让她受过苦,顿时觉得安心多了,自己用手擦了擦眼泪,不好意思地对着朱含识说:“小姐,您别担心,我一直跟着您。”

  朱含识欣慰地点点头,无论何时何地何种境遇,云藿都向着她。

  云藿也不在多说,行了礼,拿起刚才擦自己眼泪的绢帕就出去做活了。

  直到云藿走出房门,朱含识在空空的房间里,渐渐开始心神不宁,她在房内不安地走来走去,思考接下来的安排。莫莉回来了,她会被赶走么?应该会被赶走,那么她又会被安排去哪里呢?朱家肯定回不去了,而老爷爷和小五这边似乎也不大好。她该怎么办?手上的现银有限,租房能撑多久?这些都是摆在她面前的现实问题。

  可是她想的最多的是,何添铭真的会不要她吗?这几年的感情他真的可以说不要就不要么?他对她真的就一点感情都没有吗?

  朱含识一直认为自己没什么优点,唯一的优点就是懂事。她觉得如果何添铭真要她走,她就不应该再死皮赖脸留着。这样,何添铭会难做,而她自己也只会更难堪。

  朱含识叹了口气,在房内转了一圈,发现除了刚来的时候穿的那件半旧不新的旗袍和已经坏了的皮鞋外,其它东西都是何家的。

  朱含识穿上了来时穿的旗袍和皮鞋,整理好自己的房间,然后拿着报纸看,焦躁地等待着。可惜白费了她一番打扮了,那天很平静,只有春兰前来送饭和送药。

  春兰见她已经换了衣裳,想张口却说不出话,只得小心翼翼地伺候着。

  如此过了几日,何家的下人们则越发猖狂了,有时连朱含识要的热水都没有。芸藿气地都吵过好几次了。春兰也越发无奈,幸好她在何家还有些体面,能在芸藿吵架后压得住那些下人。

  所有的一切朱含识都看在眼里,何添铭也依旧未曾回过何府,而她的心则越来越凉,她每天都穿着自己来时穿的旗袍,静静地待在房间中呆坐,默默地等待被赶出何府的那一刻。

  霍妈妈内心有点不安,何添铭的新闻闹得何家上下皆知,她眼看着家下人对朱含识越发无礼,她仗着身份呵斥过几次。奈何她也见不到何添铭,从而无法得知何添铭的意思,所以她的话在何家也没那么好使。直到何添铭电话让她带朱含识走,她不安心的心才稍稍有点定下。但是,在去找朱含识的路上,她一直在思考怎么和那个病秧子说她不受三少爷待见,要被赶走了?如果朱含识寻死觅活不肯走,她可怎么好?三少爷只是吩咐这人去别院,看着失宠了,可是也没说不要这人。万一真出点事,霍妈妈觉得三少爷多少会有些难过。

  霍妈妈惴惴不安地敲门,开门后的情景倒让她惊讶,只见朱含识穿着一件淡蓝色的旗袍坐在茶几旁。她依稀记得这身衣服是是她刚来朱家时穿的衣服,关键,何家才不会给她穿那么旧的衣服。

  霍妈妈顿时有点尴尬,在思考怎么开口比较好。

  朱含识见霍妈妈有口难言,乖巧地说:“霍妈妈,我能得三爷眷顾,已经是我最大的福分了。我不会让三爷和你为难的。”

  霍妈妈见朱含识说的一脸平静,突然放心了,这两日何家被闹得鸡犬不宁,就算三爷严令不许让朱含识知道此事,但是也架不住人多嘴杂和下人们的势利眼。她想到朱含识一直都很乖,如今见朱含识如此平静,想来也不会有什么幺蛾子,况且还有整个朱家需要依仗三少,想来朱含识也不会怎样。于是大胆地说:“九小姐,三爷说您身子不好,让您去近郊的别墅休养,别墅我已经派人收拾妥当了,您去啊,不会受苦的。”

  朱含识微微皱了眉,让她去近郊别墅?他到底还爱不爱她?她想硬气地说不去,她想用实际行动告诉他,她和莫莉一样,是个独立的新女性。可又一想到目前的状况,她不自觉地打了一个寒颤,她似乎也没更好的去处,只能无奈地同意了。

  当朱含识知道自己已经点头同意被送去别墅的时候,她突然意识到何添铭不爱她是对的,对于这样优秀的男人来说,她过于优柔,她真的配不上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